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11章 秦风的剑
    镇上的人看秦风的眼神变得愤怒和埋怨,恨不得立刻夺过剑来。

    芦石脸上带笑道“小风啊,你也是镇上的一份子,理应为大家出一份力才是。”

    “是啊,你怎么如此自私!”张首富附和道。

    “对啊,对啊!”

    “你在镇上待这么久,我们对你父子照顾有加,这点事情都不帮忙?”

    “秦风,若是镇上的人被选中,大家脸上都跟着沾光,你应该大度一点。”

    人群七嘴八舌,芦石已经走了过来,满面红光,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道“小风,你就当帮大家一个忙好了,我们会记得你的。”

    秦风看了一眼芦石,不客气的道“我需要你记得吗?你有什么资格?”

    “你!”

    芦石脸色一下变得无比难看,涨红着脸,盯着秦风。

    他这段时间听到了太多奉承之语,真的以为自己身居高位,抬手指着秦风,说不出话来。

    “秦风,你凭什么跟我父亲这么说话?”芦笙不悦的道。

    秦风看着她道“我只说一遍,别来惹我。”

    “秦风,你还是不是人?不过让你帮点小忙罢了,说白了,身为镇上一份子,这是你应该做的。”

    人群中有声音发出,其余之人纷纷附和。

    听着周围传来的话语,芦笙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道“怎么你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我看错你了!”

    秦风目光冰冷,如一泓冬日寒泉,说道“你们可以来抢,但最好带着死的觉悟!”

    “如此好剑,落在你手中只会蒙尘,倒不如给我们,除魔卫道,护佑一方平安。”

    说着,刘婷已经出手了,锵的拔出佩剑。

    几乎同时,飞仙剑颤抖起来,剑在鞘中,却宛如出鞘,气机溢出。

    “呼!”

    倏尔,疾风呼啸,一道身影坠落下来,庞大的身躯如一座小山,砸在人群之中,激起一片惨叫。

    “啊……”

    鲜血迸溅,身影直直坠落,人群惊叫不断,慌乱逃窜。

    这是一个男子,浑身生出细小鳞甲,一股原始而野性的气息扩散而出。

    “哈哈,就是这种声音,真是美妙。”

    鳞甲男子深吸了一口沾染着血腥的空气,一脸沉醉的道。

    “妖……妖魔”

    刘婷脸色一下惨白如纸,这个男人散发出的气息,赫然是妖魔的气息。

    妖魔可以是妖,也可以是人。

    男子蒲扇大小的手掌抓住一个妇人,开始饮血。

    猩红的鲜血顺着他嘴角淌下,沿着肉鳞的缝隙,只喉咙,胸膛,描绘出狰狞的纹路。

    “救……救我……”

    妇人还没有死,满脸的惶恐和无力,看向附近的人。

    人群连忙倒退,他们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纵然是男子都不由得双股站站。

    “两位少侠,快出手救救她!”有人慌乱的吼道。

    “芦笙,快救救她!”

    ……

    人群纷纷开口,就连芦石都在呼喊。

    这门一喊,妖魔男子顿时看了过来。

    仅仅一眼,芦笙便感觉通体发凉,整个人僵立在原地,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刘婷更是不济,吊梢眼里布满了慌乱,惨白的嘴唇上下哆嗦着。

    男子笑了起来,说道“原来这里还两个小妞,细皮嫩肉的,血肯定很好喝。”

    说着他走了过来,武者的血液更能助长他的魔功。

    “你……你别过来。”

    刘婷慌乱之间,竟然连剑都掉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凉透了,脸上露出绝望之色。

    男子走过来,目光一扫秦风,后者脸上未有丝毫慌乱,只有平静,太过平静,以至于让妖魔男子都觉得心悸。

    男子低喝道“小子,你那死鱼一样的眼神让人很不爽啊!”

    说着,男子抬起蒲扇般的手掌,准备一巴掌抽飞秦风。

    “老三,回来!”

    但就在此刻,一声急切的低喝制止了此人

    说话之人是个青年,皮肤蜡黄,发如枯槁,背负一杆长枪。

    青年一步步走来,像是扼住了所有人的呼吸,令人大气都不敢喘。

    秦风看向青年,神态平静,刚抬起的右手,悄然放下。

    “老大,干嘛?”

    老三目露不解之色,他想不明白自己老大为何要阻止他。

    青年眼神阴沉,低喝道“过来,离开那里!”

    他的话不容置疑,还隐隐带着焦急。

    还不待,老三多说什么,甚至不等他动作,青年又说道“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阁下这样的人物,我的手下冒失了。”

    青年虽然说话客气,但目光却警惕无比,直直盯着秦风。

    但其他人却还没反应过来,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所以。

    芦笙和刘婷也愣住了,她们一时间也未反应过来青年在说谁。

    但下一刻,芦笙瞳孔一缩,俏脸涌上惊骇之色,不可思议的看向秦风。

    “难道……”

    芦笙满脸的骇然,心头狂跳。

    但很快,秦风便证实了她的猜想

    “你还不错。”

    秦风开口说道,声音清冷。

    青年道“我也没想到一个少年居然会让我感到恐惧,阁下到底哪派的弟子?蜀山还是雪山?阁下若是离去,我们绝不阻拦,如何?”

    “果然!”

    芦笙暗中惊呼,听到这句话,就算是白痴都能明白,秦风是高手,而且足以让这两个妖魔忌惮。

    刘婷身躯颤抖,惊恐的看着秦风,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得罪他,这下完了,完了!”

    刘婷心头尖叫着,连声道“师妹,你快让他救救我们,不能这么走了啊!”

    听到这里,人群眼中爆发出强烈的渴望,有人大吼道“秦风,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芦石这时候也开口了,焦急道“小风,你一定要帮帮大家啊。”

    秦风漠然不动,对这些话好像都没听到一般。

    看着这一幕,芦笙只觉得口中苦涩,悔恨甚至压过了恐惧。

    “风哥哥……”

    芦笙艰难的开口,眼中露出祈求的光芒。

    秦风看了看她那张已经泪眼朦胧的脸,淡淡道“这是最后一次帮你了。”

    此话一出,青年轻轻叹息,摇头微笑着道“阁下还是太冲动了。”

    但下一刻,他便笑不出来了。

    “撕拉……”

    一股冰冷的气机释放,裹住飞仙的衣服寸寸崩裂,白霜般的剑映入所有人眼中。

    剑柄、剑鞘皆是白色,如霜华一般,纯净、冰冷、美丽。

    剑鞘上,数颗明珠点缀于飞仙流袖纹路之间,美不胜收,如峨眉的云和霞。

    “这是什么剑!”

    青年惊叫起来,这柄剑的气机太过慑人了,清冷无双。

    “滋滋……”

    秦风洁白的手掌握住剑柄,神情专注,拔剑的动作缓慢而优美,剑锋摩擦着剑鞘,发出尖锐的剑吟,好像千鸟嘶吼,又如高亢凤鸣。

    一旁的妖魔男子脸色大变,瞳孔收缩之下,射出惊怒的光芒,低吼道“你这小子……找死!”

    男子浑身黑色妖气一闪,手掌迅速抬起,抓向秦风。

    “不好!”

    芦笙惊呼一声,她感觉到一股妖气席卷而过,整个人血气好像要被冻结一般。

    面对这股妖气,秦风出手了,剑快,秦风出手更快!

    剑锋顺势挥落,动作自然随意,清冷的剑光笔直坠落,疾剑无痕,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轨迹,只能看到残留在虚空绚烂剑光。

    一剑挥落,秦风神态平静无比,冰冷的剑锋斜指地面,温热的鲜血自剑锋滴落。

    剑锋鲜血落地,妖魔男子身上突兀的涌现细小的血痕,贯穿他的眉心,鼻尖,人中,喉咙没入体内三寸之深。

    妖魔男子瞳孔收缩,震惊道“怎么可能!”

    一剑瞬杀!

    芦笙不敢相信,她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回过神来,妖魔男子便已经倒下。

    看着倒下的男子,秦风淡漠道“没什么不可能,你太弱了。”

    芦笙神色复杂的看着秦风,那发丝之下的眸子是如此清澈,清澈得令人感到寒冷。

    看着这个眼神,芦笙心里五味杂陈,复杂的安慰自己道“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你的!”

    只是在她沉思之间,风吹至,疾风中一条毒蛇吐出它的獠牙。

    这是一杆枪,掌枪之人是毒蛇,这枪更是最为危险的毒牙。

    “小心!”

    芦笙大惊失色,惊呼出口。

    青年出手了,蛰伏已久的一枪,凌厉的一枪,毒辣的一枪。

    他是个充满耐心的猎人,一定要等到猎物最大意,最得意的时刻才出手。

    刹那间,枪尖绽放光芒,黑色妖气绚烂如花,如一朵诅咒的蔷薇,直取秦风的喉咙。

    他靠着这一枪不知道杀了多少对手,他的枪早就化成了毒蛇,在这个修为,没有任何剑法能破解这简单干脆的一枪。

    纵然是芦笙,甚至未曾学过武功的普通人都能感觉到这一枪的不凡,朴素却无可避免。

    但就此刻,秦风出手了,飞仙剑法第一式——清风寒月!

    没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美妙清绝,只感觉能死在这样的剑下也不枉此生。

    当然更没人避开这一剑,它像清风般飘忽,冷电般迅疾。

    月一般的剑光一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待芦笙睁开眼睛,妖人青年已经倒在血泊中。

    “怎么……可能……”

    芦笙红唇微张,俏脸写满了震惊,又是瞬杀,毫无悬念的碾压!

    这一刻,她胸膛有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弥漫,这一剑像是粉碎了她最后的骄傲,她深深明白,自己可能一生也挥不出这样一剑!

    什么门派,什么真传,在这一剑之下显得那么可笑。

    忽然,秦风声音飘来,人却已走远“自己保重。”

    看着那道渐渐远去的身影,芦笙再也抑制不住,掩面哭泣起来,抽泣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谢谢!”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