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13章 古巫之术
    一群人迅速赶至,只听屋内传出丫鬟的惊呼。

    “先生快请!”

    李楠石焦急的道,生怕晚了自己女儿性命不保。

    秦风走进屋子,这里有三个丫鬟伺候着,纵然如此,李清秋脸上的痛苦却越发浓郁。

    “打一盆热水过来。”

    只看了一眼,秦风已经知道了,立刻吩咐李楠石派人准备。

    “快去,热水,照先生说的做,马上!”李楠石挥手,三个丫鬟受惊似的跑出去,迅速准备秦风要的热水。

    秦风走上去,从怀里摸出银针来。

    见秦风直接摸出银针,孙立行嗤笑一声,讥讽道“呵呵,这就上去治病?你怕是在害人。”

    秦风不咸不淡的道“要不你来?”

    “你……”

    孙立行被一句话噎死,气得老脸通红。

    他要会医早就上去了,哪会等到现在。

    “先生,您看小女都这样了,您快出手吧,能减轻她的痛苦也是好的。”李楠石焦急开口,这两人斗嘴不要紧,关键是他女儿遭罪啊。

    秦风不语,深吸一口气,神情渐渐变得凝重,但却没有出手。

    见秦风不出手,孙立行又笑了一声,道“我说,你不会连穴位都认不得吧?”

    年轻男子附和道“朋友,这可是人命关天,你不要乱来,害了小姐!”

    李楠石脸色变了变,若真是如此,他真要发怒了,到那时候,他不介意杀了秦风,也算是为民除害。

    可接下来,所有人都闭嘴了……

    秦风手指连动,好像在弹琴一般,拨动银针,一根根银针飞出去,犹如仙女散花。

    这手法随意而飘忽,动作行云流水,说不出的自然优雅,看得孙立行等人老眼瞪大。

    “好妙的手法!”

    孙立行脸色渐渐变了,这手法虽然不算高深莫测,但也绝不是谁都可以的。

    虽然手法并不代表医术,但也足以证明秦风不是江湖骗子。

    “这……”

    李楠石满脸惊喜之色,如今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来,秦风绝对有真本事。

    最后一根针落入李清秋的眉心,后者痛苦有所收敛。

    李楠石见状大喜过望,孙立行两人则露出惊讶之色,想不到秦风真看出了门道!

    虽然手法巧妙,但也只是让孙立行二人态度稍缓,并不能认可,因为这仅仅是手法而已,治好病才是根本。

    虽然认可手法,但两人不想落了下风。

    年轻男子怪里怪气的道“只是手法而已,能不能治好还是未知之数。”

    李楠石脸上笑容一僵,虽然话难听,但的确是这个道理。

    没有去管几人的态度,秦风淡淡的道“腐心草半株磨成汁。”

    “腐心草?!”

    所有人都是一愣,李楠石虽然不懂药理,但也明白腐心草可是剧毒之物。

    “快去取来,立刻!”

    虽然心惊,李楠石还是立刻吩咐下去。

    “先生,这是热水。”李楠石又道,丫鬟连忙将热水递上去。

    秦风不急不缓的走上去,然后……洗了个手。

    “……”

    窒息,令人窒息。

    李楠石等人彻底懵了,这他妈一开始说得那么紧张,你用来洗手?!

    逗大家玩呢?!

    秦风看了看他们,说道“不然你以为呢?真当热水包治百病,什么病都是多喝热水?!”

    “呃……”

    一群人石化,这话无法反驳。

    很快腐心草送来,已经碾磨成汁,乌黑的药汁散发出淡淡的腥味。

    腐心草汁送来,年轻男子又开口了,语气怪异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可是剧毒,搞不好会毒死人的。”

    李楠石脸色变了变,道“先生……”

    根本不理旁人,秦风直接道“滴血进去,血气越旺越好。”

    “这……”

    李楠石还想说什么,终究没能说出口,伸手去滴血,这里就他武力最高,血气正是巅峰。

    但嘴上不说,李楠石心里却暗中决定,一旦出问题,他肯定让秦风陪葬。

    “滴多少?”

    李楠石开口问道。

    秦风说道“不需要很多,七八滴就可以了,你想多点也行。”

    李楠石苦笑,滴了七八滴血。

    秦风点点头,目光陡然一沉。

    片刻,他翻手一挥,将手里的腐心草液挥洒出去。

    汁液散落,滴滴分开。

    “好俊的功夫!”

    李楠石目光一亮,这一手功夫,没有几年的苦修,怕是做不到。

    秦风却不觉得如何,他手指一弹,真气运转之下,一滴滴药液稳稳落在银针顶端。

    “好!”

    “起!”

    李楠石拍手喝彩,但他话音未落,秦风已经动了,真气运转之下,一根根银针竟然颤抖起来,发出细小的蜂鸣。

    一滴滴乌黑药液悬在银针顶端,竟未有一滴落下。

    “我的天!”

    “神乎其技!”

    这一次,饶是孙立行再怎么不服气,也忍不住心神一颤,这一手医术前所未闻。

    秦风手掌置于银针上,真气牵引之下,银针不断颤抖共鸣,隐隐有奇妙韵律存在。

    眼见这一幕,孙立行隐隐想到了什么,失声惊呼起来“这是,古巫之术!”

    “早已经失传的手法,你……你……”孙立行颤抖着,老脸涨红,死死盯着秦风,好像在看女子的美妙胴体般,眼都不眨一下。

    古巫手法,当世几乎不得见,今日他居然亲眼见到了,怎能不惊讶欢喜,那是最神秘的年代,有最古老的医术,让所有医者都神往。

    此刻,老头跟发情了一样,比谁都激动,比谁都叫得凶。

    但当李楠石等人听到‘上古’二字时,同样无法淡定了,呼吸急促的盯着秦风。

    此刻,李楠石的心已经彻底放松了,上古医术,就凭这四个字,便足以让人安心。

    秦风扫了孙立行一眼,淡淡道“雕虫小技,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

    “雕虫小技?!”

    孙立行红着眼,这等精妙的手法,竟然被说成雕虫小技,让他恨不得上去抽秦风两耳光。

    这混蛋太气人了,有真本事,但性格真的欠揍。

    但就在此刻,在场所有人突然变色,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见孙立行整理衣冠,神态恭敬的长鞠一躬道“前辈之术,小老儿叹服!”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