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19章 管家的剑
    宁静心已经从芦笙两人口中得知了,秦风的剑,秦风的剑法,都是举世难寻的东西。

    宁静心若是得到,她有把掌控住整个青锋剑派,甚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也并非没有机会。

    一想到这里,宁静心就忍不住心痒难耐。

    可惜,她始终无法找到秦风,一来是她能力有限,二来,要找人有时候真的很困难。

    李清秋盯着宁静心看了片刻,暗中不屑。

    别人或许不知,她却听过‘清心剑’的名头,说是清心寡欲,实则就是个贪婪的小人。

    见王平阳几人还未彻底相信,宁静心又道“王大人,李家主,你们试想一下,若是你有此等剑法,可甘心蜗居?更何况是少年人!”

    王平阳皱眉,他也曾少年过,那时候书生意气,自负才华,也自信要去那庙堂之上,搅动风云。

    所以,宁静心的话,他是信的,只是那些镇民的口供,却又不是如此。

    见王平阳眉头锁紧,李楠石适时说道“我们边吃边聊好了,菜凉了。”

    说着,他举杯示意。

    一群人自然附和,觥筹交错。

    这时候,李家老管家不经意的续上附近的香炉,淡淡的烟气从莲花缝隙中飘散而出。

    香气淡雅,闻着令人精神一震。

    宁静心心情舒畅,闻到香味更觉精神抖擞。

    她举杯给王平阳敬酒,王平阳身份不低,宁静心也想多结交一二。

    王平阳自然更擅酒桌之道,两人倒是相谈甚欢。

    但就在两人讨论正酣之时,秦风站起来,打断道“李家主,老夫不胜酒力,已经有些醉了,就先行告辞。”

    李楠石一惊,他自然知道这是托词而已,连忙道“是否酒水饭菜不合先生胃口,我立刻命人做几样先生爱吃的。”

    李清秋同样惊讶,怎么好端端的,秦风就要走。

    李清秋歉意道“先生息怒,是清秋照顾不周,让先生受冷落了。”

    秦风道“两位误会了,老夫不擅此道,也不便打扰各位雅兴。”

    “哼!”

    被秦风打断谈话,宁静心已经很是不悦,放下杯子道“先生此举已是极为扫兴了,是不把我等放在眼里吗?”

    “李家主,恕我直言,此人未曾以真面目相待我等,莫非是看不起我们?”

    宁静心脸色一沉道“我宁静心平生光明磊落,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藏头露尾的鼠辈了!”

    李楠石沉神道“宁女侠,先生是小女的恩人,你说话客气点!”

    身为一家之主,李楠石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一位知道上古医术,甚至可能与药神世家有联系的人物,为他得罪一个小小的青锋剑派实在不值一提。

    果然此话一出,宁静心脸色变得很难看,李楠石分明不把她放在眼里。

    秦风看了一眼李楠石,此人倒是有几分笼络人心的本事。

    但还不等宁静心说话,一道苍老而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李府老管家佝偻着身子,怪笑道“先生还是酒足饭饱再走吧,否则可就是我们招待不周了!”

    老管家开口,李楠石立刻眉头一皱,有些怒气的准备说什么。

    却见阴暗中,王平阳的侍卫突然出手,剑光夺目,剑若灵蛇吐信。

    这一剑干脆无比,直取李楠石胸口。

    “好大的胆子!”

    李楠石怒气一闪,真气喷薄之下,一掌落在侍卫胸口。

    “噗!”

    一掌之下,真气如饿虎跳涧,令得此人横飞而出!

    “王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楠石眼神阴鹜,站在主座上,一身真气充盈鼓动。

    这是李家的三流下乘内功,真气轻盈,配合李家的轻剑,相得益彰。

    王平阳也愣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何自己的贴身侍卫会突然出手!

    这一切来得太快,在场无人不变色。

    “难道王平阳想铲除李家?”宁静心面色变换着,手掌轻抚在剑柄上。

    “李家主,本官绝无……”

    王平阳神色焦急,忙着想解释几句,但话到嘴边却戛然而止。

    这一刻,王平阳瞳孔骤缩,他仿佛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

    李清秋脸色也在此刻变得苍白,这个心有城府的少女,此刻却是已经失声惊呼。

    因为此刻,一柄剑已经刺穿了李楠石的胸口。

    这不是侍卫的剑,更不是宁静心的剑,但却让李楠石毫无反应的被刺穿胸膛!

    一群人的目光绕过李楠石,最后锁定住了他身后的存在——李家的老管家!

    这是他的剑,他像是一条毒蛇,蛰伏在阴暗中,在黑暗下出手。

    他整张脸沉下来,像是树皮一样,满是皱纹。

    居然是他,居然一个管家,居然让李楠石这种高手都毫无反应。

    李楠石吐出一大口逆血,震惊道“为什么?”

    李府管家没有回答他,反而出手刺向宁静心。

    他的剑不快,可以说慢得出奇,剑法如婴儿般稚嫩。

    宁静心冷笑一声,她早就准备好了,迅速出手,挥剑斩向李府管家。

    宁静心身为真液境一层的高手,纵然剑法并不高深,但出手却也极快,后发先至。

    “这种剑法也敢来送死!”

    宁静心暗道一声,剑光纤细洁白,扫过李府管家的脖子。

    一群人看到剑光掠过,心头大喜。

    只是下一刻,他们便再也笑不起来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惊骇无比。

    李府管家身首异处,脸上却还挂着诡异的笑容,开口道“清心剑的剑法,也不过如此。”

    宁静心脸色唰的惨白,她身旁的刘婷和芦笙甚至忍不住颤抖起来,头掉了居然还在说话,简直闻所未闻。

    然而就在所有人惊骇之际,一道沙哑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恐惧。

    秦风目光注视着一个角落,道“这种小把戏,你到底要让我看到什么时候?”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禁目露异色,那个角落分明空无一人。

    就连受伤不轻的李楠石都忍不住抬头看着秦风。

    但为何秦风会对空气说话,难不成是被吓得失了心神?

    只是下一刻,那里空气陡然扭曲,如有热浪蒸腾,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浮现。

    “怎么可能?!”

    李楠石心头大惊,忍不住吐出一口逆血,真气之力居然将真空扭曲到如此程度,这绝不是真液境能办到的!

    一个管家而已,怎么可能有如此通天的武力?又怎么可能曲尊在此?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群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秦风,他们都能感觉到,只有这位先生,恐怕才知道缘由!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