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21章 雪山派
    “剑法真意,好小子,姐姐我消受不了,改日再陪你玩!”

    剑法真意一出,赤练蛇女立刻变色,毫不犹豫的飞掠而出。

    赤练蛇女离开,大厅内安静无比,每个人的喉咙都像被扼住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真意剑法!”

    良久,宁静心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惊颤的说道。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他的剑不光凌厉,而且还领悟了真意。

    这是任何人都不敢想的!

    想到这里,宁静心的脸色渐渐变了,握剑的手紧了紧。

    但秦风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偏头看着宁静心道“我劝你别动,否则我不介意杀了你!”

    宁静心心头一跳,惊怒道“好大的胆子。”

    她身为真液一层的高手,怎么会惧怕区区一个真气四层,就算他有剑法真意加持。

    秦风道“那香料中还有些其他东西,你大可以试试夺剑,不过最好准备好头颅。”

    宁静心闻言,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她刚才运转真气,发现自己四肢竟然提不起力气来,顿时对秦风的话信了一半。

    “少侠放心,有本官在,谁敢抢你的东西。”

    王平阳眼神一凝,眼里有属于上位者的威严“少侠无门无派,不如加入龙卫,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秦风道“我自有想去的地方。”

    “少侠要加入门派?”

    王平阳脸色一变,连忙道“龙卫不会逊色于任何势力。”

    秦风道“我自有分寸,不必多言!”

    王平阳苦笑,这个少年太冷了,拒人于千里之外。

    说罢,秦风冲李楠石道“李家主,你女儿的蛊毒已无大碍,我也就告辞。”

    李楠石张了张嘴,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楠石不知道该说什么,宁静心却开口了,说道“少侠留步!”

    秦风根本不想听着女人多说一个字,脚步根本没有停留。

    宁静心见他连头都不回,急声道“少侠既然要加入门派,我倒是可以引荐你去雪山派!那可是蜀地赫赫有名的二流门派!”

    雪山派,大雪山,凌霄城,十二连环峰。

    这是蜀地西部之地的门派,镇派剑法,雪山剑法,取意雪山,剑法繁复,以变幻为长,夹杂了许多梅花、梅萼、梅枝、梅杆的形态,兼古朴飘逸而有之。

    二流门派?

    秦风终于回头了,他只是突然想听听这个女人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见秦风回头,宁静心大喜过望,连声道“只要把你的剑给我,我保证你成为雪山派的外门弟子。”

    她满脸得意道“虽然是外门弟子,但我可以托人照顾你,你很快就能成为内门弟子,甚至真传弟子。”

    这话说出口,王平阳立刻以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宁静心。

    这个人只看到那柄剑,俨然已经成了一个白痴。

    宁静心继续道“我还可以给你一笔钱,甚至我也会把所学心得交给你……”

    对于这个越说越来劲的女人,秦风还没开口,王平阳已经忍不住了,说道“宁女侠,白痴也要个限度!”

    领悟真意的天才,还需要一个下九流的门派长老举荐?

    说出去恐怕会让天下人耻笑。

    “你说什么?!”

    宁静心正说得兴起,被这么打断,脸色阴沉道“我这是为了少侠好,怀璧其罪,少侠到底还是年轻,夭折的天才,可算不得天才!”

    说着,宁静心眼神如毒蛇般,满满的威胁之意,道“你说对吧,少侠!”

    秦风看着她,忽然微笑起来,他很少笑,除了开心,就是想杀人了。

    “你说的没错。”

    秦风微笑着,一步步走近宁静心,道“死人是最没有威胁的。”

    “锵……”

    清脆绵长的剑吟声响起,秦风缓缓拔剑,眼中杀机盛放如花。

    这个老女人,事到如今还敢威胁他,对于这种,秦风从来不会留手——斩草除根!

    飞仙剑冷如寒霜,而秦风的眼神比剑更冷,一步步逼近过来,宁静心不禁眼皮狂跳。

    “你要干什么?”

    宁静心厉声呵斥道“区区一个真气四层,我劝你不要自误!”

    秦风沉默,单手举剑,居高临下的俯视宁静心,眼神如神灵般漠然。

    这一刻,宁静心终于露出惊恐之色,她能感受到秦风的漠然,这个少年有着属于剑客的无情。

    宁静心想运真气,但真气运转越快,自己却越发提不起力气。

    “你敢!”

    宁静心惊怒交加,色厉内荏的吼道。

    秦风神色更加冷漠,瞳孔深处掠过一抹厌恶之色,举剑的手已经有了挥落的趋势。

    “风哥哥不要!”

    芦笙此刻就在旁边,不由得失声惊呼。

    她自小就认识秦风,知道他的性格,秦风真的会动手,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自己师父。

    秦风余光扫了她一眼,淡淡道“我说过,之前就是最后一次!”

    芦笙看着秦风,一咬牙扑到秦风面前,眼中带着一抹坚决。

    “你要动手的话就先杀了我!”芦笙咬着嘴唇,大声说道。

    她神色复杂,俏脸带着坚决。

    这一刻,芦笙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救自己师父亦或是想确定一下,自己在秦风心里是否还有那么一点位置。

    秦风目光平淡,甚至已有了距离,眸子里的神情像是不屑,又像是失望。

    两人目光接触,芦笙牙咬得更紧,努力让自己不后退。

    终于,秦风收剑。

    芦笙眼中浮现一抹窃喜,嘴角微微一翘,急忙的想说着什么。

    秦风却不给芦笙机会,用冷漠的目光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道“你很好!”

    说罢,秦风根本不愿多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望着这道背影,芦笙感觉被一盆冷水淋了个透,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悔意。

    她有种感觉,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自作聪明。

    “风哥哥!”

    沉默片刻,就在秦风快要走出李府大厅时,芦笙突然开口,脸上涌现慌乱之色。

    没人知道这一刻她有多想秦风停下来,证明他还愿意为自己停留驻足片刻。

    可秦风连头都没回,甚至脚步的节奏都没变,就那么缓缓远去。

    片刻,芦笙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背影,最后连他的身影也彻底消失。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