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39章 金顶集会
    此刻,峨眉禁地,陵风站在崖边,身后的白流云手里握着剑,垂手而立。

    “流云,这孩子你觉得如何?”

    陵风看着缥缈的云气,云气之下岩壑交错,草繁树茂。

    白流云轻轻笑道“他很像小师妹。”

    陵风闻言,轻叹道“当年若不是华山论剑,或许你们……”

    白流云摇头,温润的目中流露沧桑之色,说道“纵然师尊成全,可小师妹她爱的不是我。”

    陵风道“流云你也应该放下了,若水是个好孩子,她只是……”

    白流云道“可我偏偏放不下。”

    陵风轻轻叹息,流云逐风映水,谁把谁当真。

    情之一字,谁先动心,满盘皆输。

    顿了顿,陵风说道“那你好好教导那孩子吧。”

    白流云道“他想学飞仙剑法。”

    陵风目光复杂,轻叹道“不急。”

    飞仙剑法,乃是出世的剑法,当初风铃也是这般决绝要学这举世无双的剑法。

    可最终,出世之剑不复,真意几乎殆尽,再不见飞仙神髓。

    白流云道“那我传他流云剑法,只是他的内功……”

    他们都是高手,自然看得出秦风的内功心法不弱于峨眉剑派的‘先天太清气’。

    且他们都知道,那不是峨眉剑派的内功,更不是华山派的内功。

    “无妨。”

    陵风道“谁身上没点秘密。”

    白流云道“我明白了,前些日子大佛寺‘清’字辈的弟子来找过师妹了,为了凌云窟秘境。”

    陵风目光微微一凛,然后迅速恢复古井无波的状态,说道“血菩提?还是太阳草?”

    白流云犹豫一下道“这是恐怕是为了麒麟血,妖魔们都蠢蠢欲动了,峨眉也要早做准备。”

    陵风沉默不语,白流云也不再说什么,悄然离开。

    ……

    三日时光悄然而过,峨眉剑派渐渐安静下来,安排好了新进门的弟子。

    清晨,秦风盘坐在床榻上,身着新制的白袍,吐纳天地元气。

    他已经把握一缕精神气机,这比他预料的还要早,不出意外,真气五层他便涉足精神领域,突破祖窍神庭,精神气机外放。

    吐纳之后,秦风起身出门,按照惯例,所有内门以上弟子清晨都需要在金顶练剑。

    由传功长老亲自监功,点播弟子们剑法武学中的不足。

    而且今天不同,新进门的弟子都要训话,无非是什么行侠仗义之类的。

    秦风身为峨眉剑派的小师叔,论身份倒是不必参加,只是白流云都要去,他作为人家半个徒弟,自然也要给个面子。

    金顶铜亭前,峨眉剑派弟子早已经站好位置。

    内门在后,寥寥几个真传弟子在前,显得鹤立鸡群。

    真传之前,是真传长老,一共三人。

    其中一个人,年纪四十五六,身材清瘦,黑袍玉带,玉带上悬一柄金光闪闪的长剑。

    这是一柄奢华无比的长剑,无论是剑鞘、剑柄还是里面的长剑,皆是纯金浇筑而成!

    纯金剑鞘上,镂刻精美的龙形雕纹,两条金龙共夺一颗明珠,活灵活现,仿佛随时会挣脱剑鞘遨游九天。

    这一位便是峨眉剑派的真传长老,孤鸿子。

    他身后垂手立着三人,身穿真传长袍,姿态挺拔如松,目中锐芒掠过。

    为首一人,便是当日赵素芷等人见过的,那个与大佛寺小师叔走在一起的年轻男子——林峰。

    一位是白流云,自不用说。

    而这最后一个,便是‘冰心剑’周瑶。

    旁边,沈寒霜、叶清竹、萧凌尘排成一列,安静站在那里。

    秦风过来的不早不晚,无声站到白流云身后。

    对于这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小师叔,峨眉弟子都觉得好奇,目光一路随秦风而动。

    真传弟子同样投来目光,同样是天才,而秦风却突然成了他们的小师叔,自然会有人心头不快。

    苏若水盯了秦风一眼,站在最前方,眼底闪过隐晦的不快。

    但她身为峨眉剑派掌门人,自然不能失了身份,运转真气道“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

    “你们中有人是新来的弟子,但无论如何,只要是峨眉剑派的弟子,便不能给门派丢脸。”苏若水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说到这里,沈寒霜脸色忍不住一黯,她还因为败给秦风而自责。

    “弟子明白!”

    峨眉弟子整齐划一的回道,声音回响于云海山川之间。

    苏若水又道“明白就好,不久便是本派师祖寿诞,届时蜀地名门大派都要来观礼,免不了切磋一番,希望你们不要给峨眉抹黑。”

    “这下你可有的忙了。”

    白流云回头冲秦风说道。

    秦风道“哦?”

    白流云失笑道“你这个年轻的小师叔不好当,各门派肯定都想掂量一下你这个小师叔的斤两。”

    “蜀地门派也没几个。”秦风平淡道。

    白流云摇头道“是没几个,凌霄城雪山派,渝州城唐家,凌云窟大佛寺都是赫赫有名的势力,更何况头顶还有蜀山这尊顶尖大派,你可有得打。”

    秦风道“那正好,传闻蜀山的御剑术冠绝天下,千里杀敌不留行,正好见识一下。”

    “哈哈。”

    白流云再次失笑,这份心气还真像他的小师妹,剑在手,便有我无敌。

    “白长老,你和你门下弟子在说什么呢?”

    苏若水眼神一凝,不快的道“他身为峨眉剑派的小师叔,更要苦练,不然到时候丢的可是整个峨眉的脸。”

    白流云笑容一收,抱拳道“掌门说的是,我一定好好教导他。”

    苏若水不快的扫了一眼白流云,好像在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苏若水也不便发作,只能冷哼一声“你知道就好。”

    冷哼之后,苏若水还不痛快,看向秦风道“说起来你也是我小师弟,别怪我没提醒你,天下很大,不要以为会一式飞仙剑法便可无敌同代。”

    秦风看着她道“没有无敌的剑,只有无敌的人。”

    “哗。”

    此话一出,人群哗然,并非因为这句话多么惊世骇俗,而是因为秦风竟公然顶撞掌门人。

    苏若水脸色一沉,喝道“你是说你已无敌了吗?”

    秦风嘴角一翘,下一刻的峨眉金顶,因他一句话而寂静!

    “未尝一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