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武度星河 第六十九章 真的是我?不可能吧!
    <b>最新网址:第六十九章 真的是我?不可能吧!(二更!)

    “那人....不会是我吧!”

    王阳有些口干舌燥。

    合着自己身上还有这么大的因果么。这也太狗血了吧! 转眼间,自己从一个无名小卒摇身一变,变成了救世主?

    王阳盯着剑辰天,想从他的脸上发现出一丝的端倪出来,他可不愿意相信着剑荒谬离奇的事情。

    但是,却是令他失望了,剑辰天点了点头,算是告诉了王阳,你就是这个预言者!

    王阳顿时如同泄漏气的皮球一般,变得焉巴巴的。

    “可我也不是什么天纵之才啊,我只是个无名小卒,这个身上,我可不配。”

    王阳还抱有一丝幻想,想摆脱这个身份。

    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修炼,然后强大到可以踏碎星空,去找师傅。而不是去做什么预言之人,当生么救世主啥的。

    这个东西,完全和王阳的思想驳论了。

    可是剑辰天的话如同冷水一般,将王阳仅剩的哪一点儿小小的希望给浇灭了。

    “可,你还真就是那人!”

    王阳:......

    合着,就认定我了呗。

    王阳眼珠子转了转,尔后眼睛一亮。道。

    “宗主,这也可能是那个啥大祭司预言错了啊,万一我不是那个什么预言者,到时候岂不是尴尬了啊!”

    看着王阳如同老鼠一般的眼睛快速的转动,剑辰天不由得笑出了声儿,道。

    “预言,不会错。大祭司,也不可能算错。”

    “若是连大祭司都算错了的话,那当今世上就没有人能够算出来了。”

    王阳低着头,他现在还是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无奈道。

    “可是宗主你又是怎么确定我的身份的呢?“

    剑辰天抛出一枚古朴的令牌,令牌上密密麻麻的复杂铭文交错纵横,布满了整个令牌的表面。

    一股仿佛来自荒古的气息扑面而来,淡淡的威压若隐若现。

    王阳接住了令牌,不知道剑辰天所谓何意,正想抬头询问,却是发现自己的攻伐不由自主地旋转了起来。

    破天圣法运转,裹挟着雄厚地灵气,朝着令牌之中涌去,仿佛找到了宣泄地入口,一股脑地涌了进去。

    翁~

    令牌上的铭文开始亮起一道道微弱的乌光,随着不断地灵气涌了进来,令牌上地乌光愈发大振。

    “这...?”

    王阳惊讶地看着手中的令牌,有些古怪。

    能够让自己的破天圣法自动的运转,这令牌必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不过王阳也任凭这令牌不断地吸收自己地灵气,反正有剑辰天在身边,自己出事地几率小得很。

    渐渐得,王阳体内的灵气基本上全部被令牌吸收的干干净净,丝毫不剩。

    而令牌似乎能够窥看到王阳体内的情况,在这一刻,也停止了吸收,破天圣法停了下来。

    翁~

    就在令牌的吸力停了下来的那一瞬间,令牌之上绽放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宛若一道光柱一般,金色的光芒直插云霄,仿佛要撕裂这片苍穹一般。

    王阳骇然的看着令牌上的那道光柱,他在光柱之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机。

    那是....来自于破天圣法的气机!

    王阳有些意外了,要知道,破天圣法可是当世独一无二的功法,外界根本就没有!

    当然,这是王阳的师傅告诉他的。

    但是见识过破天圣法的王阳却是坚定的知道,破天圣法就是当世独一无二的功法!

    而在这小小的令牌之中却是迸发出了和破天圣法相同的气机,这让王阳很是疑惑。

    强大的气机令大地颤抖,仿佛有数万头蛮兽在不断践踏着大地一般,开始不断地震动了起来。

    .......

    十八层天一座浑身由漆黑地城墙围绕而成的,宛若皇宫一般的巨城之中。

    一个插着一根破碎了的旗帜的祭坛之上,一个枯瘦的老者,身着白衣,白色的胡子,发丝,除了那黄色的肌肤,仿佛整个人就是一片白色。

    与这暗黑色的祭坛格格不入。

    老者眼睛半眯,仿佛在小息一般。

    这时,远处一道冲天的光柱腾空而起,宛若擎天支柱一般,屹立在天地之中,久久不曾散去。

    兀地,白衣老者的双眼猛然睁开,宛若一道锋利的刀刃一般,撕裂空气,看着那道冲天而起的光柱,目光熠熠。

    “预言之人来了!”

    老者手指不断捏出,仿佛在算着什么。

    这时,虚空颤抖,一道道裂缝被撕开,数到模糊的身影从裂缝之中走了出来。

    皆是看着不断演算的白衣老者,不言语。但是眼中却是充满了炽热,他们都是注意到了那道冲天而起的光柱。

    天空之中的身影,每一道拉去十七层天都能在哪里搅动起风云来,让人闻风丧胆。

    而因为着一道的光柱,竟然全部都站了出来,聚集在了一起。由此可见那道光柱对于他们来说的重要性了。

    片刻,白衣老者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似乎是感应到了天空上的几人,淡淡道。

    “下来吧!”

    几人闻言,均是缓缓地降落在假弹之上,位于白衣老者之下。由此可以看出,老者的地位竟然在这几人之上!

    要知道,这几人的实力都是极为恐怖的,但是在这白衣老者面前,却是如同温顺的绵羊一般,听从着老者的话语。

    数道身影渐渐浮现了自己的真身。

    四男一女。

    有宛若蛮兽一般身躯的上身赤裸的大汉,一举一动之间,恐怖的威压波散,让人不敢直视。

    有宛若书生的中年人,手中羽扇轻摇,看似没有什么杀伤力。

    有身着黑色铠甲的之人,全身由黑甲覆盖,让看看不清真容,但是一股股肃杀之意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仿佛一个嗜血的修罗,一怒血流万里!

    有一袭黑衣的老者,通身被黑色的斗篷覆盖住,若不是亲眼见到此人屹立在这里,还真的难以感受他的存在。

    还有一妩媚的少妇,身着暴露,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胸前的沟壑深不见底,玉峰高耸。粉色的舌头舔舐猩红的嘴唇,看似较小妩媚,但是其他四人隐隐约约却是和她拉出了一丝距离,仿佛不敢接触此人似的。

    无人皆是目光炽热的盯着白衣老者,想从老者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白衣老者缓缓地在祭坛地中央走来走去,手指触摸着祭坛,闭着眼睛,没有理会五人,甚至仿佛根本就没有人一样。

    下方的那宛若蛮兽一般的大汉有些沉不住气来,焦急的开口道。

    “大祭司,这时什么情况你倒是说说话啊,您可别卖关子了,可真的急死我了 。”

    大祭司双眼睁开,盯着那宛若蛮兽一般的大汉,没有言语,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他。

    大汉顿时寒毛耸立,宛若遇见了大恐怖似的,立刻闭上了自己的嘴巴,退后一步,不在言语。

    其余的四人见到大汉的反应,也是沉默不语。但是他们眼中迸发的那炽热的光芒却是将他们的焦急之色表现了出来!

    大祭司徐徐道。

    “莫急。辰天已经将人带到十八层天了,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

    底下的四人顿时一震,眼中的炽热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忌惮之意,甚至....恐惧!

    “我们要做的,就是……”

    “等!”

    .......

    王阳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道冲天而起的光柱,脑袋僵硬的转头看着剑辰天的方向。

    咽了一下口水,然后道。

    “不会真的是我吧?这不可能啊!”

    王阳真的快要自闭了,没想到这算来算去,合着自己还真的就是这个什么所谓的预言者呗。

    极度无语!

    剑辰天耸了耸肩膀,双手摊开,道。

    “对啊,都给你说了,你还不信,怪我咯?”

    王阳看着那道光柱,瘫坐在地上,心里一阵自闭。

    做一只快乐的咸鱼不好么?现在好了,成了什么狗屁救世主,还牵扯到了这么大的因果。

    想逃都逃不掉啊!

    ......

    未完待续。<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