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情深不负,总裁老〕〔云迟晋苍陵〕〔第一战神〕〔斩月〕〔狂少归来〕〔九星之主〕〔绝世神医〕〔重生之首富人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王铁柱苏小汐〕〔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仙传 该章节已被锁定
    !

    这个空间本来就小,再加上姬嬴散发出来的体香格外诱人,让他一下子就热血沸腾了起来,诱人的身姿,雪白肌肤露出大量chu

    se,可能因为空间小而导致气温有些热,姬嬴那迷人的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好看,充满着一股诱人的妩媚,光洁颈项,如玉光滑的双肩,饱满的amg峰,盈盈一握的柳腰,交叉着的修长的大美腿,孤男寡女的,干柴烈火,无一不在勾动着方云心灵深处的欲望啊~

    “你说什么?我警告你可千万别惹我啊,孤男寡女的我可保不准会干出什么事来着。”方云双目犹如一头豺狼般紧紧的盯着姬嬴,眼睛都绿了。

    对于方云的威胁,姬嬴轻轻一笑,美眸移到他的下体,嘲笑着道:“啧啧啧…你敢嘛?要是不怕断子绝孙,那就来吧,放心,姐姐会好好伺候你的!”

    方云猛然一个激灵,他现在看姬嬴那个笑容,怎么看都是带着邪恶的味道,下意识捂住下体,连忙盘坐下来,嘴里念念有词。

    “阿弥陀佛!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姬嬴噗嗤一笑,他觉得方云这个样子,还真是够可爱的,也察觉对方憋的够憋屈了,心里不得不暗自佩服方云的定力,要知道自己的魅惑能力对于其他男人来说一个准,而方云虽然有了反应,但却没有迷失心智,很理智的在压抑心中的暴动。

    她第一次见识到一个人的心智既然会如此坚定,虽然自己的修为境界比方云多出好几个等级,但她还是第一次对一个比自己弱小好几倍的男人有一种叹服。

    也许姬嬴自己都还没察觉到自己看向方云的目光,既然有一些异样的神彩。

    “咦?”

    外面,突然一声惊疑,守墓人有些不可置信的道:“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让机关停止的?不可能!以你们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做到!”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死老头!我说过,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方云大笑着道。

    “哼!是吗?你以为让机关停止,这样我就拿你们没办法?”守墓人冷笑着道。

    方云微微一愣,听这老头的口气,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但嘴上却不屑的说:“切!有种你就进来啊,来打我啊~你这个大傻x”

    外面再也没有响起守墓人的声音,姬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你非要这么招惹他吗?”

    方云脸上有些不自然,“你…放心,我们现在在这里安全的很,他根本不能拿我们这怎么样!等他离开以后,我们在想办法出去。”

    不久后,正在打坐调息的方云跟姬嬴突然闻到一股浓烈到呛人的香味。

    “这是什么味?”方云睁开眼睛,皱眉问,随后才发现这个小空间到处都是青烟,而香味正是来自这些青烟。

    姬嬴也是一脸茫然,方云朝外面说道:“喂,你在搞什么鬼?你该不会幼稚到想用这些烟雾呛死我们吧?”

    “桀桀…”外面传来守墓人诡异的笑声,“小子,你应该为此感到庆幸,本想老夫是想找一些毒草之类的东西给你,可转了半天才发现只有春心草,嘿嘿…相信你们已经自入不少量了,这种气味一旦过量,想要解除基本是没那个可能!”

    “什么!春心草!”姬嬴脸色一下就苍白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觉体内的血液开始狂躁起来,一股来自于肉体的欲望如洪水般爆发。

    “春心草是什么东西?”一听到是毒气,方云连忙捂住鼻子,看着面色潮红的姬嬴问。

    “闭嘴!不准呼吸!”姬嬴有些抓狂,强行压制心中的渴望。

    “哈哈…好好享受吧!”守墓人大笑起来。

    这时,方云突然感觉身体在发热,腹下血液上涌,兄弟一下子就雄赳赳,气昂昂的,突然好想那个…

    “我靠!”方云这才反应过来,这春心草不就是**么?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受控制了,刚才觉得挺香的还多吸了两口,现在他感觉浑身被火燃烧般,很想发泄。

    “怎么回事!不可能啊!”方云皱眉,脸色极为难看,按理说他应该是百毒不侵,这点春心草对他来说应该起不了作用啊。

    方云闭目感应,原来这春心草并不是侵入人体产生危害的一种毒药,而是一种直接影响人的生理上的一种催化剂。

    方云忍不住看了一眼姬嬴,此刻的她也好不到哪里去,那美丽的脸蛋通红,盘坐在那瑟瑟发抖,理智与欲望的抗争,让她香汗淋漓。

    咕嘟!

    方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这时守墓人大笑起来,“好好享受剩下的时光吧,有这么个大美人陪妳一起,死而无憾了!”

    方云脸上布满汗水,双眼血红,心中的欲望如洪水般的汹涌,不断的在冲击他的理智,他冷笑着:“一把年纪了,这样很好玩么?好啊,你想玩,我们陪你玩,正好,可以给我那些同伴争取一些时间,我想他们应该也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了吧?”

    守墓人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却不以为然的道:“哼,你以为九星宫的传承有那么好得到的吗?就凭你们这些黄口小儿?简直痴心妄想!”

    方云微微摇头,“怪不得你这几十年来什么也没得到,原来是脑子跟不上,要知道一个人的机缘,可不是单单只有实力才能得到的,机缘伴随着一个人的气运,你好歹也是半个元婴了吧,既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到这个境界的!”

    守墓人鼻子都气歪了,曾几何时有人既然敢这样跟他说话,不过生气归生气,方云这话虽难听了点,但也是并不无道理,想了想之后,觉得他们两人吸入的春心草已经够量了,即便男女交合化解药劲,那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想到这里守墓人也不生气了的,也没必要在这里跟他们耗着了,反正早晚都是个死。

    半晌后外面再也没有回应守墓人的声音,估计他已经离开了吧。

    “啊!”

    方云再也忍不住了,体内血液得不到压制,欲望得不到发泄,鲜血在浑身毛孔溢出,他双目猩红,如一头饿狼般紧紧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姬嬴。

    而姬嬴玉体通红,为了保持清醒,嘴唇已经被她咬破,鲜血直流,她也到了爆发的边缘了,只不过是在用仅存的一点理智在支撑着她。

    “你敢碰我一下,我会杀了你!”姬嬴冰冷的道。

    方云噗一口喷出鲜血,在这种情况下,他还真的保不准姬嬴会杀了他,当即盘坐下来,试图平复心中那熊熊燃烧的**。

    吸入春心草的人,想要化解必须要男女交合,一旦过量,短时间内得不到解决,则**焚身,到那时你想泄也泄不了。

    两人都没有闻过春心草的味道,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而吸入过量,即便双方都在极力克制,欲望之火不但没有消停,反而更加猛烈。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克制不住了吗?姬嬴心中焦急万分,睁开眼睛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方云那边,眼神之中既然充满着渴望,咬了咬嘴唇,心里暗道,“难道真的要跟这个男人交合不成?我…我…”

    姬嬴欲望之火已经达到不可控制的地步,身体却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朝着方云挪移。

    相比之下,方云七窍流血,浑身毛孔布满血丝,触目惊心,不过却异常平静,原本暴动的血液似乎得到控制,是的,在即将爆体身亡的那一刻,一丝丝晶莹而清凉的能量自掌心传来,原本燥热的血液很快就平静下来,让他感到倍感舒适,仿佛在炎炎烈日下的无尽的沙漠中找到一潭清湖,方云心中大喜,一时间只感到体内一丝丝清凉涌向他的四肢百骸,腹下的欲望之火也连连熄灭。

    “终于有反应了!”

    方云心中无比激动,这么久以来,这神玉终于主动起了反应。

    燥热的身体被清凉的气息渐渐给笼罩,就连在身上的血渍也都蒸发干净,方云很喜欢这种感觉,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享受的表情。

    这一幕可把姬嬴给看蒙了,这家伙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痛苦,反而很享受的感觉,她一直觉得方云定力超乎常人,但没想到在春心草这种不同寻常的药效下,既然能够支撑下来,不得不说,这让她感到很震撼。

    此刻的姬嬴感到非常的纠结,身上的衣衫在她不受控制的双手下已经撕扯的一丝不挂,看着被自己撕成粉碎的衣衫,姬嬴脸上浮现羞耻之色,这让她感到很为难,刚才明明警告方云不准靠近他,可没想到自己先忍不住了。

    姬嬴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时不时的发出嘤咛之声,这声音别提有多诱人了,这杀伤力强悍的把方云都惊醒过来。

    “你要干嘛!”望着姬嬴一点一点的挪了过来,方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他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渴望,她轻咬红唇,发出嘤咛,俏脸上却浮现出羞耻的潮红,不受控制朝方云这边扑了过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