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万妖圣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赵旭李晴晴〕〔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仙传 第一百二十章:回府
    !

    方云脸色一变,身形极速暴退,与此同时,双手朝前一压,化解了那股强大劲气,一击未果,姬嬴正要发起第二攻击,方云见状连忙叫住。

    “等等…是我!是我啊!”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姬嬴才愕然的停住动作,这才认真的看向烟暗中的那道人影,见芈姬停住攻击,方云朝前走了两步,生怕她认不出自己来,道:“你搞什么?用得着这么警惕么?连老子的都敢打,反了你?”

    “方云?”姬嬴微微惊讶,秀眉微簇,“你…怎么还活着?”

    “呸呸呸…”方云被姬嬴的话差点给气晕过去,瞪了一眼芈姬,“说的什么话啊,我凭什么就不能活着了,你这未免也太狗眼看人低了吧!再说了,要不是有我,你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姬嬴皱眉,细细回想,当时她只感觉自己被守墓人给击飞,当场昏死过去,之后什么都不记得,现在醒来,却发现自己还活着,连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以你的实力,我们怎么可能还活着?那守墓人呢?”姬嬴问。

    “他已经死了!你放心吧,我们现在已经逃出来了,而且快要到山脚下了。”方云解释道。

    这时姬嬴才反应过来,美目打量起四周,脸上露出一抹惊讶,惊喜,还有不解。

    “这…怎么回事?”姬嬴有些反应不过来,问。

    方云便是简单的跟姬嬴解释,特别是听到叶风要抢她元婴果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检查到元婴果还在的时候,姬嬴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美眸流转着一丝感激看着方云,笑道:“真没想到,当时带你一起进来,是个正确的决定,看来我这次是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方云苦笑连连,既然无言以对。

    突然看到姬嬴丢出一样东西,方云连忙接住,这是一个小瓶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颗烟色的药丸,不用去问,方云大概已经猜出是什么,顿时一阵大喜,他娘的,既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娘的,为了这个解药,真是拼了老命了,他现在真想大声喊出来:老子终于要脱离苦海了!!

    “给!这是解药,算是还你这个大人情吧!”姬嬴笑道。

    方云二话不说的将丹药服了下去,将手中空瓶子随手一扔,对着芈姬道:“好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互不相欠,就此别过吧!”说着方云转身的走,洒脱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等等!”姬嬴突然喊道。

    方云微微一愣,眼神迷茫的看着她,“还有什么事?该不会赖上我了吧?”方云露出惊讶的表情。

    姬嬴嫣然一笑,在朦胧的照耀下却显得那么美丽,她道:“看在你帮我了我这么多次的份上,我还得提醒你一声,叶风跟林青两人可不是甘愿吃亏的主,你如此摆了他们一道,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你好自为之吧。”

    方云冷冷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完,扭头就走,很快的消失在烟暗中。

    望着那道熟悉的背影渐渐现实中在她的眼前,姬嬴眼中露出复杂,心中不由暗叹一声,真是世事无常啊,一开始本当作玩弄的方式来惩罚这个自不量力的家伙,可结果这个人却处处给她惊喜,要是按照以往,一个小小空灵在她面前她巴掌就可以把他拍飞,可不知为何,此人修为不高,但散发的气场却异于常人。

    “希望我们还会见面!”姬嬴喃喃自语的道,这话包涵的太多的意思,方云一定会面临叶风林青两人的报复,如果没有强大的背景,凶多吉少,生还的可能性很少,对于姬嬴来说,这句话的意思,自然是不希望他死,但是,这种的可能性大吗?无从得知。

    和姬嬴分开之后,方云心情也是莫名的复杂,有激动,有不舍,激动的是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妖精的控制了,不舍的是,这个大美女每日的陪伴,特别是想起那次的缠绵,让他意犹未尽,或许是习惯了这段时间的打闹与陪伴吧,毕竟怎么说,也是共患难的过命交情。

    一阵胡思乱想过后,方云猛的摇了摇头,把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思绪都甩开,暗骂一声犯贱,方云很清楚这个世界的法则,强者为尊,两人虽然经历过九死一生,同甘共苦过,即便如此,但在强者的眼中,你始终还是个蝼蚁,感情?你没这个资格!感激!更谈不上,因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只有拳头说话,其他的一切都是狗屁!

    方云一阵苦笑,解决一个麻烦惹来了更大的麻烦,姬嬴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这叶风林青可不是什么善茬啊,接下来的日子,可就好过咯。

    “这个世界本就是卧虎藏龙,我这个实力在他们眼中,还是差太远了。”方云心中微叹了一声,“力量,看来,我还要更强大的力量!”

    方云抬头看上天空,这片天空的另外一端,就是所谓的仙界,那个地方,是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梦想,同样也是方云的目标。

    离开成龙山脉之后,方云在附近的一座城池中,找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现在方云可是比暴发户还要暴发户,乾坤袋不但挤满了那些宝贝,光是那九星宫宫主的空间戒指里面的财富都是个惊人的程度,各种法宝,灵药、兽皮、妖核、魔核、丹药、等等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有了钱自然是住高级贵宾套房,里面什么设施都齐全,美味佳肴,温泉水池,还有美人伺候,不过美人却被方云遣散了,好好吃了一顿之后,再泡了一个舒服的澡,方云出奇的既然没有修炼,倒在床上闷头就睡着了。

    这一觉方云睡得格外踏实,想想也好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的睡过一觉了,天一亮,方云吃了点东西就上路了,他要抓紧时间回去,离开了这么长时间,他们肯定是担心坏了。

    下午,杜府门前,方云看着大门上的门匾,心中不由一阵感慨,终于回来了。

    轻叹一声之后,当即便迈步走了进去,刚要踏入大门,门口的两个壮丁便拦住方云的路。

    “这位兄弟,很面生啊,请问你找谁?这里可是杜府,没有杜府的召见,不得踏入半步。”一个守门男子面无表情,语气带着告诫。

    “哦,是这样的,我是你们杜大少爷的兄弟,麻烦你去通知一声,说方云求见。”方云道。

    两人眼神露出意外之色,另一根男子道:“我们大少爷在一个月前就离开了,至今还未回来。”

    方云皱眉,一个月前就离开了?顿时心中一惊,莫非自己这段时间在古墓里待了一个月?

    “等等!”

    然而就在方云正在沉思的时候,那个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紧紧的看着方云:“你说你叫方云?”

    方云点头:“正是!”

    两人脸色顿时就激动起来,这不就是杜府这段时间正在派人打听的人么?他们寻找了一个月都没找到,可却没想到他自己出现了。

    “我马上是通知家主!”一个男子激动的手足无措,转身连忙跑了进去。

    “方云兄弟,请进!”这男子对方云更加恭敬了,哈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一进院子,方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激动的声音。

    “你确定是方云哥哥回来了?”女子激动的道,脚步声愈加急促,好像是奔跑过来的。

    “我就知道方云哥哥会平安无事的!”女子压抑住心中的激动,眼眶都有些红了,她迫切的想要见到方云。

    听到后院传来的声音,方云笑了,同时心中也有些自责,自己消失了一个月的时间,生死不知,肯定是担心坏了。

    不一会儿,里面匆忙的跑出一道倩影,看到这道身影,方云心中一动,还没等他走过去,那道倩影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

    越湘儿眼泪夺眶而出,扑在方云怀里哇哇大哭了起来,自方云消失的那天之后,越湘儿每天过得不安与焦躁,她在害怕,害怕失去方云哥哥。

    方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心头不由的一疼,这丫头真是担心坏了,在这个世上,除了她的父亲以外,自己就是她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如今南宫门被屠龙宫占据,越无群也多半是凶多吉少,她从小生长在南宫门,从未踏出世俗半步,而现如今,方云就是她的保护伞。

    越湘儿年龄才不过十五,在方云的观念中她还是个孩子,当人,虽然这里的人发育的快,看似十八九的领家女孩,隐约有一种少妇的韵味,虽然跟他相差八岁,所以在他心中,方云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般的对待。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不哭不哭!”方云轻轻拍了拍她,笑着安慰。

    好一会儿越湘儿才停住哭泣,但声音依旧有些哽咽,“方云哥哥…这段时间你到底去哪了?杜大哥他们找了你整整一个月都没有你的消息!”

    方云帮她擦拭脸上的泪珠,“没事,只不过遇到一些麻烦,现在那份解决了,我就回来了。”

    越湘儿娇哼一声,语气中透出一股子怨气,:“我听负杜大哥说你是被一个臭女人抓走的,那个女人有没有对你也怎样?”

    “额…”一提起姬嬴,方云脑海不自觉的浮现起那晚与她一起缠绵的画面,不过很快就被他拉回现实,虽然发生了那样的事,但也是形势所逼,逼不得已而为之,再说了,他已经跟芈姬没有任何关系了,日后也更没有交集,所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

    方云打了一个哈哈,道:“一个女流之辈而已,还能把你的方云哥哥怎样?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方云刮了一下她的琼鼻。

    “嘎嘎…”这时,在他们身后,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金色的影子直接窜了过来,跳上方云肩膀,手舞足蹈的叫唤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