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情深不负,总裁老〕〔云迟晋苍陵〕〔第一战神〕〔斩月〕〔狂少归来〕〔九星之主〕〔绝世神医〕〔重生之首富人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王铁柱苏小汐〕〔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仙传 第一百三十九章:老对手
    !

    屠龙宫内

    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盘坐在一间幽暗的室内的正中央,他缓缓的睁开眼睛,那浑浊的眼睛闪过一丝遗憾,叹息道:“这方云命格奇特,捉摸不透,日后必有一番作为,乃我屠龙宫大患!”

    “周岩他们失败了?”

    听到这个老者叹息的声音,其中有一个长老惊讶问道。

    灰袍老者叹息:“都死了!”

    “什么?”

    室内的几个长老纷纷倒吸一口凉气,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周岩他们是何许人也,即便不是屠龙宫最顶尖的天才,斩杀方云也是绰绰有余,更何况有大长老的八角琉璃灯。

    一开始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方云会有活下来的机会,即便行动失败,也不可能全军覆没。

    “他…他们不是有长老您的八角琉璃灯吗?怎么会全死了呢?”一个长老依旧不敢相信的问。

    大长老看了他们一眼,浑浊的眸子却变得深邃起来,道:“这竖子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既然摆了周岩他们一道,使他们在短时间内跟八角琉璃灯失去联系,一并将他们斩杀,这小子甚至还想将我的八角琉璃灯收入囊中!”

    这话一说在场的长老无不震惊,顿时一阵沸腾,绕是他们这等经历无数风浪的人,在方云的这等作为,都忍不住动容。

    “此子不可留!”

    有许多长老纷纷谏言,八角琉璃灯都留不住方云,可想此子必有过人之处,日后若成大器必会屠龙宫的大敌。

    “当日在他们出发之前,老夫就为此卜了一卦,卦象显示此次出行存在着极大的变数,为了避免意外发生,老夫让他们带上宝灯,并叮嘱他们切不可大意,可曾料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大长老此话一出,便道出他们失败的原因所在,在场的长老都是人老成精,之所以会被方云斩杀,就是他们个个实在是太过于心高气傲,小觑敌人,才会让人乘虚而入。

    当年方云击溃孟寅,那种惊人的手段他们可是知道的,此人狂傲不羁,气势非凡,让人捉摸不透,就连大长老都算不出他的命格,可想而知,这人很危险。

    既然是他们小觑对手而导致任务失败,他们也是不无话可说了,只能默默认栽。

    “孟寅现状如何?”大长老再次闭上眼睛,淡淡的道。

    一个长老回答:“经过半滴真龙精血的洗礼后,修为不但得到提升,实力更是恐怖惊人,跟他哥哥当日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且孟寅还说,方云应该由他亲自斩杀,望大长老暂且留他一命。”一名长老说道。

    大长老微微点头,道:“交流大会一战,败于方云,乃他心头病根,若病根不除,日后修为难以增进,也罢,姑且让他再活些许日。”

    “对了,吴家那边有什么行动吗?”随后,大长老话锋一转,问。

    “早在前些日,吴江带人离开了南宫门,不知所向!”一个长老道。

    大长老沉思,道:“我一直觉得,吴家那边似乎对方云很是看重,之所以将方云关系不浅的人关押起来,应该是用来对付他的,这样吧。不管他们有什么行动,我们静观其变。”

    南域…

    方云昏迷已经过去一天,当他醒来之时,便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民宿房内,这屋子不大,显得很是朴素,见方云醒来,趴在一旁早已疲惫得不行打瞌的越湘儿也惊醒过来。

    “这里是哪?”方云问。

    原来,这里是慕容栎的家,之前方云斩杀周岩等人本地的村民都历历在目,这个村落家家户户都是非常和睦,慕容一家被灭,他们心中也是悲愤伤感,如今方云算也是为了慕容一家报仇了吧。

    这几天这些村民好几次都要看探方云的伤势,却被越湘儿婉拒了。

    一战下来,方云身负重伤,伤了根本,需要调养,不过为了不让越湘儿担心,编了个借口,伤势并无大碍,闭关两日即可。

    方云盘子坐在床上,这一动,身上的伤口疼的他眼泪都出来了,咬牙紧忍,将自己在九星宫收集的一些宝药拿出一部分,一株株宝药光华流转,虽然不是什么世间罕见的上古宝药,但怎么说也算是极为珍贵,至少以前的这种宝药放在现在来说,价值连城,极为稀少。

    方云打开一个檀盒子,里面有一枚洁白无瑕的丹药,散发着诱人香味,一时间,整个房间便香气氤氲,让他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身上的外伤只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内伤,根基受创,想要恢复很难,一般需要大量药物,配合后期调养,而方云不同,他需要抓紧时间恢复,既然今天会有周岩等人前来,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有什么张三李四找自己麻烦?

    将圆润的丹药服了下去,方云当即炼化,默默运转元力,吸取丹药的养分,滋润体内伤势。

    他抱元守一,神情肃穆,他周身有丝丝元气缭绕,将他笼罩其中,而后他相继服下几株宝药,不久之后他身上被烧烂的皮肉便渐渐恢复新生,他这一闭关,就是两天,这两天下来,方云身上的伤势在宝药的配合下恢复极快,虽然根本未能痊愈,但至少也恢复八成。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方云不断琢磨着弑魂心法,自从他领悟到了一丝丝魂力之后,对于这套功法再也没有半点增进,不过他的精神力却有了极大的提升,不过他对于这套功法却没有半点松懈,脑海中的那一页纸,是他对于弑心法最大的迷题。

    时至今日,他都没有感觉到这弑魂心法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当日玄魔说,这是一套惨绝人寰的功法,弑人先弑己,诡异至极,一旦失控,等于自毁,一旦练成,可弑魔,弑仙,弑神!

    想要修炼大成,登天还难。

    这是玄魔当日对他的警告。

    “弑魂心法停滞不前,应该跟我自身修为有关。”方云得出这个结论,也许是自己修为太低,没有资格领悟更深一层。

    又过了两天,这两天他并没有急着恢复伤势,他肉身小成,皮外伤早就恢复了,至于根基,之前服用不少药物,体内积蓄不少药力,需要时间调养,不能操之过急,若服食药物过多,反而会有副作用,如此一来便得不偿失。

    这两天来他一直在研究九星决跟那个残缺的符文阵法,九星决乃九星宫不传秘籍,万法归一,包罗万象,属于一种能量叠加,压缩,总共分为九层,而如今他连一层都没领悟到,这让他颇为头疼。

    慕容栎的死,不管怎么样还是与他有间接关系,周岩想要利用慕容栎来威胁方云,可没想到慕容栎就算是死也不让他们得逞。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方云跟越湘儿说起自己的想法,打算去烟渊山一趟,寻找慕容栎下落。

    越湘儿当然是没有什么意见,只是说出自己最近在外听闻的一些消息,之前烟渊山一战之后,无上邪功落入深渊,永州各大小势力纷纷汇聚烟渊山,烟渊山深处,凶险万分,在永州这这一带可是出了名的大凶之地,历代以来里面也不知道埋葬多少白骨,这仿佛就是一个地底世界,里面暗无天日,广阔无垠,危机四伏,就连元婴期的强者都队友这深渊敬而远之,可想而知,他们为了得到那上古无上邪功还真豁出去了。

    一谈到这无上邪功,方云就想起当日自己识海中的那一页紫纸居然会产生共鸣,仿佛是在召唤,又好像是在排斥,故此,这种不好的感觉让他感到很不详,才将那石碑给掷落深渊。

    因此,外界才疯传方云与这块石碑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有此人才能够接触这无上邪功,从另一个出发点看来,只要谁捉住方云,想等于拥有一半的邪功。

    “莫非弑魂心法与这无上邪功有些什么联系不成?”方云心中暗暗的猜测,一开始他怀疑这功法会不会是弑魂心法的另外一篇,可自从那石碑给他的那种可怕的感觉知道,却排除了这种可能。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这石碑上的无上邪功会不会与斩轩有关,毕竟这种邪恶的恐怖力量实在太可怕了,仅仅一块石碑,居然能够在南域一带引起轩然大波。

    “我们就在深渊转一圈吧,若有什么不对,我们立马离开!”方云拿定主意,决定去烟渊山一趟。

    越湘儿俏脸有些担忧,“可你的伤……”

    “无妨,已经痊愈!”方云摆手,虽然根基还未痊愈,但他并不想让她担心。

    两人离开了慕容栎的家,刚走出了这个村落,方云便遇到了两个“熟人”,越湘儿俏脸先是微微一变,而后眸子却浮现一抹怒意。

    方云也是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不过转念一想,便释然了,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眼前的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吴江跟杨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