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万妖圣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赵旭李晴晴〕〔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仙传 第一百四十三章:黑渊山
    !

    烟渊山,被称之为十大凶地之一,不过在这十大凶地之中,凶险程度可以说是排在末尾,一些胆大的人,经常会在烟渊山外围寻找宝藏,例如宝药,珍稀宝石等等,甚至还有不少亡命之徒组队猎杀稀兽,获取它们的内脏以及牙骨之类重要部位来贩卖。

    烟渊山,广阔无垠,树林覆盖,古树参天,一望无垠,之所以叫烟渊山,是因为它里面有一条又长又宽的深渊,这条深渊,据说是连同着其他凶地,至于连同到哪,至今还无法考证,毕竟自古以来还没有人真正的走完。

    幽深的深渊充满着神秘,漆烟而冰冷,方云与越湘儿通往深渊入口,仿佛就走进一个魔鬼的巨口中,将他们吞噬。

    不过,进入烟渊山的人,不止方云两人,还有南域永州一带内大大小小的势力,自从邪功出世,惊动南域各派势力,修炼邪功之人人人得而诛之,之后记载着邪功的石碑便无主之物,诸多势力争夺邪以暂替保管为借口,由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烟渊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然而恰恰在那个时候,方云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一切,他毫不犹豫的将邪功抛入烟渊山。

    然而正因为如此,方云又被他们视为目标,排除灵猴不说,要知道邪功石碑异常妖邪,凡靠近石碑者便被迷惑,失去本心,纵然你灵识修为的强者也不例外。

    而方云直接接触石碑,意识完全清醒,在其他人眼中看来,方云必有不凡之处,传闻,之所以他不被迷惑的原因,他很有可能也修炼了这种邪功,还有的人猜测,说他也许是这个邪功的传人等等。

    总之,现在几乎满世界都再找他,说他很可能修炼邪功,要镇杀他,还有些道统说请方云出来让他找到石碑,要彻底摧毁才能让世人安心,还有人说我要抓起来拷问他等等借口。

    然而,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污蔑方云与邪功有关是假,利用他得到想要邪功石碑是真,毕竟,目前为止普天之下能够接触石碑的人,可能就是他了。

    方云暗暗无语了,当初他见到石碑的第一眼,脑海中的“弑”心法便产生共鸣,才不受控制的想要接近石碑,之所以两石碑抛入烟渊山,是因为这东西简直就是块烫手的山芋,留在世间也是祸害,情急之下也只能扔进深渊了。

    然而,自从石碑流失落深渊,大大小小势力,各路散修等等便暗中潜入深渊,为了就是要寻找石碑。

    方云怎么也想到,自己居然成为了他们的“猎物”了,无奈之下他便掏出一副面具戴上,这是一个鬼脸面具,是收刮周岩等人身上寻到的,现在只能用它来掩饰一下身份了。

    两人要进入烟渊山,必须要绕很远的路,而且只能外围徘徊,切不能闯入内部半步。

    两人进入深渊,其中是为了看能不能找到慕容栎,虽说能找到的机会很渺茫,但他们也是怀着侥幸的心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烟洞洞的深渊,犹如连接九幽通道,两人刚走进去就仿佛走进另外一个世界,一股寒意袭来, 也不知道有多辽阔,古树参天,烟蒙蒙一片,一路前行,不断听到有凶兽咆哮,飞禽走兽随处可见,不过并没有发生意外。

    这里一时成为了所有人向往之地,不是寻找石碑就是寻找机遇,不管怎样,这可以算是一场风波吧,原本清冷让人胆怵的烟渊山,短时间内成为是无数人前往的热带之地,

    一路上,尸体遍野,除了凶兽残缺不全的尸体意外,其中还有不少人类的尸体,一大片暗烟色的泥土被鲜血染红,断臂、残腿、甚至有一颗颗炸裂的头颅,**四溅,想必是被什么强大的异兽一招致命,极其惨烈。

    不过幸运的是,一路上他们都没有遇到什么强大的凶兽,想来这些日子烟渊山不断有人出没,一些强大噢凶兽都被他们解决的,所以一路上他们都很顺利。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以来,有多少人为了眼前利益断送自己性命!”一路上的所看到尸体残骸,方云忍不住感慨,同时心里也是一沉,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即便是死,那也是尸骨无存,在这种凶兽遍野的地方,恐怕早已经成为凶兽的腹中之食。

    方云叹了一口气,心里无法释怀。

    “站住!”

    “要命的话,把东西交出来吧!”

    在不远处,一群人将三五人围在中央,个个体型高大魁梧,凶神恶煞,浑身隐约散发一股血腥之气,一看就是亡命之徒,为首的是体型两米的刀疤男,他虎目直视比他矮上一截的男子,道:“东西留下!人滚蛋。”

    三五人群背对背警惕的盯着他们,他们都是狩猎者,同样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面对着一群人他们也没有露出慌乱。

    三五人中的首领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他对着刀疤男抱拳道:“这位兄弟,大家都是身为狩猎者,都知道这些东西来之不易,诸位弟兄贸然抢夺,恐怕不合规矩吧!”

    “规矩?”刀疤男冷笑一声,“都是脑袋绑在裤腰带过日子的人,这条命指不定哪天就没了,你还给我讲规矩?规矩能当饭吃?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刀疤男反问,他身边的人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嘲笑他谈的规矩是多么可笑。

    “身为狩猎者大家都不容易,你们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用弟兄的命换来的,来之不易,诸位如此落井下石,未免也太过分了吧?”男子脸色为沉。

    刀疤男冷笑一声道:“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好比我们这群人,为了生存,不得已走上这条路,弱者,只能成为我们的猎物,这个规矩,你恐怕也不难理解吧。”

    男子气的脸色发抖,他很想一刀劈这些家伙,可最终关系到这些弟兄的性命最终还是忍下了,原本他们总共有十个人,不幸的是途中遇到一头高级凶兽,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带着弟兄们撤,可奈何这头凶兽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缠着他们不放,无奈之下只能血拼,耗损了一半的人力才将它斩杀,取得其身上宝藏离开,没想到却刀疤男这群人顶上了。

    男子忍下了,命人将东西留下,留在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就在这时,队伍中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反应异常,精神有些失常,盯着他们领头吼道:“钟大哥,不能给啊!这些东西可是我们拼了命才换来的,我大哥也死了,我们的兄弟都死了,若给了他们,我们怎么般,死去的家人怎么般?那我大哥岂不是白死了?”这男子的大哥被凶兽一巴掌拍碎了脑袋,死状惨烈,他终于爆发了,痛哭流涕。

    “可是…”领头一时说不出话来,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刀疤男冷笑一声道:“看在我们通往身为狩猎者的份上,这样吧,我也不赶尽杀绝,把你们刚刚击杀的那头凶兽的所有宝藏留下,再留下一半的,其余一半你们带走,这样总行了吧。”

    “这都是用我大哥命换来的,你们都给我滚!”这男子双眼充血,如同一头猛兽,拔出腰间的长刀便朝男子脑袋劈去。

    噗!

    一颗脑袋横飞,鲜血四溅,刀疤男嘴角带着残酷冷笑,脑袋分家的不是他,而是那个男子。

    “啊!!墩子!”领头凄厉的咆哮,双目顿时充血,队伍中的其他人也失控了,要动手跟他们拼了。

    “不识好歹,杀了!”刀疤男冷笑,眼神无情。

    噗噗!

    他们之前本来就跟凶兽大战过,状态疲劳,身负重伤,双方火拼不到半刻钟就全军覆灭,倒在血泊中。

    “实在太过分了,难道他们就不怕遭报应么!”就连一旁的越湘儿都忍不住动怒了,刚要上去却被方云给拉住了。

    越湘儿愕然,“方云哥哥,你就放任他们这样离去?”

    方云摇了摇头,道:“像这种情况,也许在这个世界本就是一种常见的现象,我们管不了!”

    他轻叹一声,刚刚虽然想去阻止悲剧发生,可毕竟事发突然,再加上他们离得有些远,想方云有心去阻止可却已经晚了。

    “这本来就是个弱肉强食世界,即便我们能阻止的了他们,却阻止不了其他人,即便把他们全杀了也于事无补。”方云不是大圣人,他也有一颗嫉恶如仇的心,他不是救世主,凡是都讲究因果报应,刀疤男杀了他们,种下了因,到最后始终要承受这种果。

    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若在悲剧发生之前方云能够立刻阻止,那么一切也许都不一样。

    如果方云他们都杀了,他便结下了因果,他不是上帝,不是正义之主,没有权利替上帝惩罚世间所有罪恶,对于他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人群中一个匆匆路过的行人,强者中眼中的蝼蚁,宇宙中的那一颗沙粒般渺小的可怜虫罢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