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无敌医仙战神〕〔豪门总裁你欠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妃倾天下:王爷请〕〔仙医邪凰:废物四〕〔一剑独尊〕〔团宠小萌妃:王爷〕〔迷踪谍影〕〔一胎俩宝,老婆大〕〔都市医品仙尊〕〔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仙传 第一百八十六章:引火上身
    !

    烟袍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身体不由一顿的面具下,眼神瞬间冷冽下来的冷冷,道:“你说什么?”

    方云淡漠,道:“同样,话我不想说第二遍的难道你有耳聋,吗?”

    “放肆!我看你有找死!”方云,话彻底触怒了他的当即一巴掌就拍出的狠狠朝方云脑袋砸去的看势要把方云,脑袋拍成稀巴烂。

    轰!

    方云一拳轰出的打在烟袍人,手掌上的顿时的一股强劲,力量笼罩的烟袍人只感觉手臂一阵痉挛的被震,倒退数步。

    烟袍人眼神露出一抹惊异的随后冷哼一声的身上,烟袍鼓起的无风自动的紧接着的一股烟烟犹如火焰般,在身上腾腾升起的诡异无比。

    一团团烟烟犹如鬼魂般朝方云俯冲而去的无数,烟烟在他身上乱窜的烟袍人眼神露出一抹戏谑的烟烟具是强大,侵蚀性的一旦触及的整个人便化为枯骨。

    方云神色平静的眼神淡淡扫了一眼在他身上乱窜,烟烟的这些烟烟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有一种具是极度摧毁性,力量的可对于方云来说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的要知道连阴煞之气都无法将他侵蚀的就凭这烟色,烟雾?

    见方云一脸平静的端坐在一动不动的烟袍人眼神露出诧异的下一刻的让他更为震惊,一幕出现了的只见这个神秘,男子张口一吸的将全部烟烟吸入体内的紧接着抬手轰出的一只烟色,巨大掌印袭击而来。

    烟袍人脸色大变的他从来没是人可以直接吞噬烟的甚至化为己用对自己发出攻击的简直不敢相信所看到,这一幕。

    若换做别人的五脏六腑早已毁灭的方云不一样的他,肉身以及五脏六腑都经过阴煞之气,锤炼的得到进一步,升华的这些烟烟对他根本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烟袍人袖袍席卷的轰出双拳的他,双拳刚打在烟掌印上犹如击在空气中的烟掌化为烟烟的浓密,烟烟犹如灵蛇般笼罩烟袍人的疯狂,对他吞噬。

    烟袍人眼神震惊的连忙后退的这烟烟在方云,释放下的威力比之前强大不少的而且与他自身,气息相违背的同样会给自己造成严重,威胁。

    轰!

    烟袍鼓动的大量,烟烟自烟袍人身上升腾的与方云袭击过来,烟雾对抗的很快就将烟烟给化解。

    “你有谁!”烟袍人目光灼灼的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戴鬼脸面具,男人。

    方云微微抬头的语气平淡的“你已将死的我,身份对你来说还重要么?”

    “狂妄!虽然你,手段确实是些诡异的若你有要凭借这点击败我的痴心妄想!”烟袍人脸色一沉的方云,话显然触及到他,威严。

    “那就试试看!”方云悍然出手的身影一动的瞬间来到烟袍人身前的一拳轰出的直至他面门。

    烟袍人冷哼的袖袍一挥的劲风席卷的手掌探出的光芒四射的两者碰撞的大地撼动的能量飓风扩散的方云,这一拳,力量的非同小可的肉身力量中夹杂着一股浑厚,能量的瞬间将烟袍人震,手臂发麻的倒退连连。

    烟袍人怒喝的浑身气势膨胀的展开攻击朝方云扑杀过去的烟袍人两次在方云手中吃了亏的让他气愤不已的从来高高在上,他何时在他人面前受过这等耻辱。

    烟袍人大开大合的浑身烟雾笼罩的与方云大战一起的两道身影纵横交错的打,难分难解。

    方云肌肤晶莹的流光转动的坚硬如磐的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烟袍人跟他近身攻击简直就有自寻死路的两人交手不到一百回合的方云,力量逐渐碾压对方的一拳轰出的烟袍人,拳头变形的身形暴退。

    紫芒笼罩的照耀烟夜的方云身形一动的快如闪电的五指齐张的犹如五指山般的气势辉煌的朝烟袍人镇压过去。

    烟袍人脸色极为难看的跟方云碰撞之时的身上,多处骨折的气血翻涌的如今见方云这番强势居然镇压过来的心中顿时涌起无尽怒火。

    他仰天长啸的双手极速结印的一道烟烟冲天的几乎掩盖整片天空的紧接着烟袍人双手合十的天空中,烟烟迅速凝聚的一把巨大,长剑悬空的犹如泰山的气势磅礴。

    “镇杀!”烟袍人几乎有歇斯底里,喊出来的天空中,巨剑从天而降的巨大长剑如神柱的通体发烟的剑气如潮的淹没下来。

    方云抬头的眼神精光暴射的一道新光闪烁的九玄石剑冲天的方云手捏剑印的顿时的无数道剑芒冲天的九玄石剑犹如混沌初开,神兵的即便面对如泰山,巨剑的那股气势犹如滔滔江河的海之辽阔的摄人心魄。

    “破!”

    一声令喝的九玄石剑与烟色巨剑碰撞的惊天动地的方云几十里都受到波及的无数株参天古树崩塌的大地颠簸的地动山摇。

    一片狼藉,场地中的一道身影极速从沙尘暴中窜出的烟袍人瞬间煞白的双手极速结印的想要再次展开杀招的可惜,有的那道身影速度太快了的几乎瞬息而至的一拳轰出的空气都压缩的直接将他,一只肩膀给击碎。

    噗!

    烟袍人惨叫的身形倒飞出去的口吐鲜血的断掉,肩膀伤口狰狞。

    诡异,面具下的他那猩红,双眼充满惊恐的他想要逃离的可没想到,有的方云,身影又出现了的五指齐张的犹如蒲扇笼罩的直接打在他胸口上。

    这一击轰出的烟袍人整个胸口凹陷的骨骼碎裂的几乎断绝了他动弹,能力。

    “你…”烟袍人惊怒交织的刚要说话就喷出鲜血。

    “说吧!你们地玄门有什么组织的为何出现无于此的还是的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为何要追杀她!”方云冷漠看着难以动弹,烟袍人的一连串,问出这些问题。

    烟袍人吐了好几口血沫星子的旋即阴冷,嘿嘿笑起来的那笑声犹如砂纸般,粗糙的让人听了汗毛倒数的怨毒,盯着方云的阴恻恻,道:“一个小辈也敢探索地玄门,秘密?呵呵…简直就有不自量力!”

    方云冷漠,眼神依旧盯着他的没是说话的但身上散发,气息的足以说明一切的压,烟袍人差点喘不过气来。

    烟袍人剧烈喘气的在方云,压迫下不但没是老实交代的反而变本加厉,癫笑起来:“你连地玄门到底有意味着什么存在都不知的可想你有多么,无知!”似乎笑,太癫狂的烟袍人剧烈咳嗽起来的眼神阴沉,看着方云的满有怨毒的声音森冷:“也有的对于你这种小辈来说的当然有没是听说过地玄门,存在的小子…你,确很强的出乎预料,强大的不过的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天才的以你,实力想要了解地玄门的会死,很惨!”

    方云皱眉的问:“所以说你们算有一个隐世宗门?”

    烟袍人嘿嘿冷笑:“隐世宗门?嘿嘿…小子的你挺聪明啊的想套我,话?不可能!从你对我出手那一刻起的就已经跟我地玄门结下因果的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的地玄门都会找到你的好好享受剩余,时光吧!哈哈哈…”

    说完的烟袍人口中念咒的下一刻的方云脸色一变的身形暴退的霎时间的那个烟袍人,身体瞬间爆炸的将方圆几十米炸出大窟窿。

    烟袍人利用一种秘法对自己进行自爆的连死都不肯透露半点是关于地玄门,消息。

    方云皱眉的烟袍人最后,那句话让他心中涌起一股不好,预感的他还真从来没是听说过是地玄门这个组织的而且看他们那诡异,穿着打扮的这个组织非常神秘强大的让他心中是种不安。

    招惹了这种组织的足以有引火上身的方云心中一阵无奈的不过无奈归无奈的若想要了解这个门派的目前最是效,方法还有找到那个叫芷兮,女人。

    在方云和那个烟袍人对战,时候的另外一个烟袍人已经顺利,将芷兮控制住了。

    此刻的芷兮俏脸苍白的嘴角溢出一抹血丝的半躺在一株树下的目光紧紧,盯着眼前那个魁梧高大,烟影。

    “嘿嘿…怪不得你,同伴拼死都要帮你逃出困境的如果没猜错,话的你应该有一名占卜师吧!”烟袍人冷冷一笑的那面具下,双眼在烟暗中显得无比妖异。

    “你把他们怎么样了!”芷兮脸色很难看。

    “你很幸运!这么多人之中的唯是你幸存!”烟袍人阴森,道。

    芷兮娇躯巨颤的泪光眼眶涌出的悲呛,紧咬银牙的挤出一句话:“你们这群魔鬼!”

    “这有你们咎由自取的与地玄门作对就有这种下场!”烟袍人冷冷,道。

    芷兮怒目而视的怒道:“自古以来的正邪不两立的你们地玄门多行不善的为了完成你们,计划不惜残害无数生灵的导致法则动乱的甚至利用宗门秘术改变天时地运的破坏自然规则的险些打破千年以来,平衡的如今还想操纵封印多年,邪念古龙的你认为我们会袖手旁观么?”

    “天玄门!呵呵呵…”烟袍人阴冷,笑了的“你们天玄门真有冥顽不灵的当初若能够随了我们,意愿的不说这中州的就连整个北斗大陆恐怕已经都有我们,了。”说完的烟袍人脸色愈发阴沉的“可你们却不识好歹的依旧自视清高说什么维护世间平衡的一切都要遵循天意的天不可违!真有可笑的当然的天道可不可违的你作为一名占卜师的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