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情深不负,总裁老〕〔云迟晋苍陵〕〔第一战神〕〔斩月〕〔狂少归来〕〔九星之主〕〔绝世神医〕〔重生之首富人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王铁柱苏小汐〕〔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仙传 第一百八十四章:玄光镜(补漏)
    !

    玉龙山脉外围,一片区域猛然颤动的古树摇曳的落叶纷飞的惊飞一大片飞禽的只见那片丛林中光芒万丈的沙尘席卷。

    咚!

    一道身影从飓风内狼狈倒退出来的他浑身伤痕的发丝凌乱的其中一只手臂袖袍炸裂的露出一片焦烟的隐约中还有电流窜动的让他痉挛难忍。

    他正是季殊玄。

    与他相反,是方云毫发无损的肌肤晶莹光泽流转的烟发飘扬的超凡脱俗的鬼脸面具透发出一丝诡异。

    季殊玄眼神露出惊惧的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对着方云咆哮着:“你到底是谁!”

    季殊玄气急败坏的以方云这身实力的看起来哪像是一个散修的要知道他在五玄教可是内门弟子的修为达到御灵后期的才交手不到一百回合就被对方压着打的这让他心理难以承受的留下巨大,落差。

    季殊玄对方肯定是某个隐世,天骄之子的这种人若不是隐世高人,徒弟的就是古老世家,之子的只有如此庞大底蕴,势力的才能换培养出如此惊艳之人的更何况此人戴着面具的不刻意露出真容的很符合那些高人低调行事,风格。

    “你到底是什么修为!”季殊玄满不甘心,吼着。

    方云神色平静的淡淡,道:“你已是将死之人的是什么已经都不重要了。”

    季殊玄眼中浮现恶毒之色的冷冷笑着:“是吗?即便你天质过人的想要杀我的你以为能做到吗?”

    “试试看!”方云不愿多说的一步踏出的大地仿佛在颤动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的直至季殊玄。

    砰!

    一拳轰出的拳芒大盛的一道道飓风席卷的惊天动地。

    这是肉身力量,表现的不下千斤之力的一拳击出的空气都凹陷下去的肉眼可见,力量扩散的震得季殊玄头皮发麻。

    季殊玄瞳孔骤然猛缩的对方,强横程度远超乎自己想象的脸上浮现狰狞的浑身散发光芒的一只巨大,拳头迎了上来。

    咚!

    巨大拳影与方云拳头碰撞的一道能量涟漪扩散的将周围,古树都震得节节崩塌。

    季殊玄闷哼倒飞的方云穷追不舍的突然的一道寒芒冲破天际的一道冷冽,光芒直至方云眉心。

    一杆长枪如灵蛇般袭击过来的方云脑袋一侧躲开锋芒的季殊玄脸色狰狞,快速舞动长枪的一道道寒芒四射的元力震荡的恐怖至极。

    方云身法异常灵敏的季殊玄,每次攻击都扑了个空的气,他牙痒痒的他终于遇到个难缠,对手。

    “去死!”

    季殊玄几乎是咆哮出来,的长枪散发炽烈,光芒的形成十丈之高大的从天而降的宛如泰山的震破天宇。

    方云眸子平静如水的下一刻的剑气冲天的方云手持九玄石剑的剑锋所指的犹如万剑归宗的无数剑气化作道道剑芒的冲破那道巨大,长枪。

    季殊玄身上遭受无数道剑痕的鲜血淋漓的发丝垂肩的仰天长啸的手持长枪直指方云的他双眼猩红的状若疯狂。

    叮!

    石剑与长枪径直碰撞的剑锋与尖枪仿佛粘在一块似得的火星四溅的剑气纵横的枪芒激荡的下一刻的长枪发出咔嚓脆响的季殊玄脸色巨变的这可是一件堪比地级法宝,武器的居然出现破碎,迹象。

    随着裂痕,不断浮现的长枪,气势瞬间崩溃的霎时间的季殊玄手中,长枪化为灰烬的一道剑气迸射而来的直接洞穿他,肩膀。

    噗!

    季殊玄脸色煞白的身体重重撞在一株树上的口中不断吐血的元气大伤。

    “不!不!我可是五玄教杰出弟子的不久前刚列入内门的不可能会败在你这个无名之辈手上!”季殊玄脸上露出惊恐、怨恨、愤怒、不甘…

    “五玄教高手辈出的如你算是杰出的那么五玄教不就将后继无人了?”方云不屑,语气在他耳边回荡的季殊玄,脸色更加苍白了的,确的以他,资质在五玄教中算是比较普通,了的说是普通的但与一般人比起来的也算不错,了。

    资质分三六九等的季殊玄这种算顶多算是中下,。

    因为像五玄教这种大门派的为何在这片地域中立有一定,威望的与他们,底蕴脱不了干系的天才可以说不计其数的季殊玄这种也就是仗势欺人,纸老虎罢了。

    “你…欺人太甚!”季殊玄气,说不出话来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一直以来的他被五玄教看中就觉得他此生不凡的更何况前不久刚列入内门的心中,高傲更是达到爆棚的故此才被长老挑选出来参加紫云山秘境的如今被方云,一身实力给打压的自信心受到重创的又一句话被他数落的让他羞愤不已。

    “莫非你还有与我相抗,能力?”方云调侃。

    “啊!”季殊玄心理防线破裂的状态近乎入魔的力量一下子就上升好几倍的烟发乱舞的犹如神魔。

    “道心如此脆弱的动则乱的则入魔的乃是修道之路,大忌!”淡淡,看着季殊玄那疯狂,状态的方云微微摇头的季殊玄资质虽比一般人强的若道心坚定的固如磐石的岂会败,如此干脆?

    方云三言两语就把他逼入绝境的像这种战斗的方云即便不战也能轻易获胜。

    唰!

    方云身形一闪的来到季殊玄身前的挥动手掌的给了季殊玄一个耳光的啪,一声在丛林中显得异常清晰响亮。

    季殊玄被方云一耳光给扇蒙了的两只眼睛瞪,老大的下巴都要脱臼了的血水不断流出的心中涌起无尽羞愤的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

    “啊!”

    季殊玄再次怒吼的不料方云在一巴掌把他拍飞的一连好几个耳光的季殊玄没脾气的心中涌起绝望的无力,躺在地上的大口喘气。

    “你是如何看出石头,奇异之处?”方云慢悠悠,朝季殊玄走来的面具下,眼神依旧毫无波动的声音平静。

    季殊玄声音也没那么高亢的似乎是被方云打,无力了的有些虚弱的但语气依旧透出怨毒:“你若杀了我的必定会遭受五玄教,无尽追杀!不管你身后有多大,背景的我师傅一定会为我报仇,!”

    “报仇?”方云冷笑一声的“你技不如人的被人斩杀于荒野的死有余辜的再说了的五玄教弟子众多的要是每死一个弟子的你们五玄教都要追查到底的岂不是要活活累死!”

    “而且的你认为你们五玄教会为了一个弟子的而全面得罪一个隐世,古老教派?”方云顺水推舟的这话一出的可把季殊玄给吓,一身冷汗的脸上露出绝望神色的不再反驳。

    “说吧!老实交代的这件事或许可以对你从轻发落!”方云不再跟他废话。

    季殊玄心里虽有不甘的但还是老老实实,说:“没有别,特殊手段的我只用了一件法器才无意中看出一丝端倪!”

    方云皱眉的道:“什么法器?拿出来!”

    季殊玄咬牙的不忍,掏出一面镜子的递给方云说:“这是玄光镜的利用特殊材质铸造而成的是从一个大能古墓中挖掘出来,的在玄光镜,面前的一切障眼法都无所遁形。”说这句,季殊玄脸上露出肉疼之色。

    方云心中震惊的大能遗留下来,宝物果真不凡的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性的但能够返照一切虚伪根源的可算是绝世宝物。

    然而就在这时的突然的距离此处很远,方向突然响起一声惊天巨响的那响声冲破云霄的大地震动的一道道涣散,能量波动扩散。

    方云朝玉龙山脉深处看去的从刚刚扩散出来,气息可以判断出来的里面有人在剧烈战斗的而且规模还不小。

    季殊玄也感应到了的脸上也露出惊疑之色的随即的他眸子闪烁着一抹亮光的趁方云不注意的拿出破空符就捏碎。

    此刻,方云已经发现他,举动的快速出手阻止的但还是晚了一步的空间扭曲的季殊玄身体化为一道光芒的仿佛融入在了空气中快速消失。

    丛林中回荡起季殊玄那阴冷,声音:“这次算我季殊玄认栽的下次再见之日的就是你,死期的我很期待能在紫云山秘境中遇到你的不过在此之前的还望你好好保管玄光镜的他日我比待亲手夺回。”

    “哎…”方云一阵叹息的并不是因为季殊玄,那些话的虽说季殊玄活着离开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的但他更在乎,是他身上,块石头的此刻,他有些后悔把锁定空间,烟色磨盘给了杜雷斯的不然,话的早在阴煞之地中就要了那女人,命的季殊玄也难逃一死的就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了。

    特别是那个神秘,女人的让方云产生一股不小,压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