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简安安厉少霆〕〔从一把剑开始杀戮〕〔我是半妖〕〔我真的只是想打铁〕〔不好好搞科研就要〕〔诸天之盾者无伤〕〔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小祖宗沉迷养成反〕〔五千年来谁著史〕〔天才萌宝:总裁爹〕〔阴阳镇鬼师〕〔工匠之王〕〔穿到现代以后她躺〕〔玩家超正义〕〔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最强上门狂婿〕〔宗先生的追妻攻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三章:天选之子的首要麻烦
    啊啊啊,不想了,越想越头大。林锦绣终究还是放下了这想不通的事情,将注意力转移到这空间到底怎么用。这空间与她想的不太一样,什么说明都没有给她,连那果子她都是自己尝试才能知道效用。

    什么破空间,连个看板都没有,上次就差点吃死,现在这给了自己的东西又不说明在哪里,是哪位神人的失败品吧?

    砰!

    林锦绣脑子里这句话一出,一个红色的篮子就带着烟气和一个粉色缎带蝴蝶结出现在她的面前,吓得她一激灵,差点后退被绊倒。

    噫,这是背后说系统的坏话结果被系统发现的节奏吗!

    林锦绣蹑手蹑脚地靠近那篮子,探头往里看,里面整齐的放着十颗鸡蛋,鸡蛋的大小要比正常的鸡蛋小一些,色泽更加的偏红一点,拿在手里却沉甸甸的,和一个小苹果一样。

    玉米种子不在其中,林锦绣面前有了新鲜玩意也就没有在乎那种子的事情,抱着鸡蛋研究着。看了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林锦绣决定磕开一个尝一下,说不定就能发现这鸡蛋与普通的蛋有什么区别。

    乐乐喝了奶已经睡着了,林锦绣帮他盖好了被子,发现这条被子都已经发灰,心里知道不干净,甚至还有些嫌弃,但是没有替换的被子可用。

    这灰色被子与乐乐白净的小脸儿对比太大,孩子的可爱与贫困之间的矛盾让林锦绣暗自发誓,必须要过上好日子,她自己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孩子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

    转身拿了两个鸡蛋先藏进了乐乐的被窝里,林锦绣拎起剩下的鸡蛋,心念一动就出现在了空间中,她将鸡蛋放在那颗果树的底下,放好放稳,还轻轻拍了拍才离开了空间。

    鸡蛋可是个好东西,营养价值高,而且做法也很简单,而且老少皆宜。

    林锦绣将鸡蛋从乐乐的被窝中拿出来攥在手心,思来想去她决定做个鸡蛋羹。决定了之后林锦绣蹑手蹑脚地走出了自己的小茅屋,向厨房的方向摸了过去。

    林家有三院泥瓦房,东房是林大亮和王金花住的主房,西房是林姗姗住的,还有一间是客厅的作用,用来招待人,并没有睡觉的地方。

    除了这三间主屋,还有三个茅屋,一个是厨房,一个是放乱七八糟东西的柴房,还有一个就是林锦绣现在住的。

    还有一个猪圈,猪圈后面就是茅房。

    林锦绣没走多远就到了厨房,厨房里除了锅碗瓢盆之外,就再没有什么东西。

    王金花够狠,为了防着林锦绣,不让她过来偷吃东西,竟然将厨房的所有食物都藏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让林锦绣摸到厨房也见不到一点东西,只能忍受饥饿。

    林锦绣翻了半天,还是从灶台的角落中找到了一罐粗盐,里面还剩一个底,勉强能用。

    林锦绣将那粗盐在手里颠了颠:“行吧,还有一点能用的,这王金花真是粗心大意,居然把盐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外面,不用白不用。”

    生了火,林锦绣将鸡蛋打开,里面的蛋黄竟然是淡红色的,没有一点腥味。她找了一双筷子想要把鸡蛋打成混合的蛋液。

    这蛋黄外的那一层保护膜居然异常坚韧,林锦绣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膜戳开,让蛋黄蛋清搅和到一起。然而那坚韧的膜居然在蛋黄蛋清结合的时候融化消失了,也不知是为什么。

    蒸蛋羹时,林锦绣多找了一个碗将那蛋羹扣住,只因刚放进锅中的蒸蛋实在太香,若是将王金花或者林姗姗引来可就不好了。然而仅仅是从碗的缝隙中漏出的那一点点气味就让林锦绣咽了口水,比她吃过的任何鸡蛋羹都要香。

    终于等到了时间,林锦绣揭开锅,鸡蛋羹做的很完美,只是将碗从锅中端出来的动作就让那微微发红的表面晃荡出几个波浪。

    林锦绣想要端回茅屋自己偷偷吃,没想到就在她快要走出厨房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厨房门口,将林锦绣的路堵死。

    来人便是林姗姗,林锦绣同父异母的妹妹。虽说她比林锦绣小了几岁,但是她比林锦绣高出了半个头,皮肤白皙,五官秀气圆滚滚的身子一看就是家里的宠儿,与林锦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锦绣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撞上这小妹妹,而这姑娘作为农家女儿竟然还有娇嫩的双手,显然平时是不干活的。

    呵,那当然。林锦绣在心里冷笑。这活都是林锦绣做了,还有她什么事情。

    林姗姗也显然没有预料到能撞到林锦绣,捏着鼻子满脸的嫌恶向后退去,直到看到了她手里的鸡蛋羹,才猛然间睁大了眼睛,好像是逮住了林锦绣的把柄一般。

    “好你个林锦绣,胆子肥了,我爹娘生你养你这个贱种,你竟然敢偷家里的钱!”林姗姗用手指着林锦绣骂道。

    这完完全全就是王金花的语气,让林锦绣都不知该如何评价她。这林姗姗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主,跟自己那混蛋母亲不学好,学着欺负林锦绣。

    林姗姗见林锦绣不说话,走过来就拉着林锦绣的衣袖,嘴里说道:“走,跟我去见我娘,让她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羞的东西!”

    然而林锦绣已经不是原来的林锦绣了,对于林姗姗的威胁她只觉得原主是真的可怜。

    “放开。”林锦绣纹丝不动。

    林姗姗根本不放,还在拉扯,林锦绣用力一甩,竟然让林珊珊一个趔趄摔倒,咚地撞在了灶台角上,头上被磕破了一层皮不说还鼓起一个大包,林姗姗捂着额头尖叫:“林锦绣!你敢打我!”

    说着林姗姗便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喊,“娘啊,你快来啊,你女儿要被欺负死了,快来看看这个贱人,她嫉妒女儿好想破女儿的相啊!”

    林锦绣的注意力完全没在那个正在撒泼的林姗姗身上,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细胳膊的力气竟然这么大?

    这果子厉害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长出来一颗,林锦绣心里有些高兴。

    不多时王金花便被林姗姗的哭嚎声吸引了过来:

    “林锦绣!你这个贱人又干什么混账事让老娘不安生!”

    这女人还未得知到底是什么事情便直接对她开骂,针对之意毫不掩饰。林锦绣虽然在记忆中确认这王金花是个刁蛮妇女,没想到如她这般连借口都不愿找。

    她向厨房外看去,一个身材壮实的中年妇女踏着大步走来,凸起的颧骨衬着那抿着的薄唇,居然天生就一副刁蛮的长相。

    王金花走到林锦绣面前狠狠瞪了她一眼,在看到林姗姗受伤,毫不犹豫就对着林锦绣破口大骂起来。

    “林锦绣,我老林家是白养你了是不是?给你吃给你穿,你这贱人败坏家里名声不说,现在竟然还敢来祸害我姗姐儿,我告诉你林锦绣,我姗姐儿要是留个疤嫁不出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就去扶起哭哭啼啼的林姗姗:“呸,真是晦气,死驴糟蹋过的贱人怎么就不死在野男人身子底下去。”

    呸。林锦绣也呸。这王金花的嘴简直比她以前见过的奇葩客户还要脏,生的一副恶人相不说,还不知道给自己积德,怕不是死了下地狱都要骂上一骂那阎王爷。

    王金花瞥一眼林锦绣,看到了她脸上冷笑的表情,开口又骂:“你那是什么态度?不跟姗姐儿跪下道歉你还笑?翅膀硬了管不了你了是吧?”

    说着王金花伸手就想打林锦绣的脸。

    “娘,这个贱人居然有鸡蛋羹吃。”林姗姗可是会找时机火上添柴,指着林锦绣手里端着的鸡蛋羹,“姗姗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鸡蛋了,她竟然有鸡蛋羹吃,她凭什么,肯定是偷了家里的钱!”

    方才王金花还闻见一股香味儿,现在定睛一看果然是鸡蛋羹,家里总共就两个鸡蛋,她和林姗姗还没吃,这小浪蹄子居然敢自己做着吃?

    顿时王金花火冒三丈,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却被林锦绣后退躲过,见一击未中,王金花指着林锦绣鼻子又骂起来:“好你个小贱人,偷鸡摸狗的事情都做出来了,不愧是野男人身子底下出来的,胆子大成这样了我王金花管不了你了是吧?”

    说完就对着外面大喊:“林大亮,你快过来看看你那个死婆娘生的这个贱种,竟然偷家里的钱,还让我们怎么活??”

    说着还觉得有些不够,王金花居然直接坐在了地上,拍着大腿拉开了哭腔,“哎呦,我在家也是爹妈的宝贝,嫁到这林家之后我真是一天好日子都过不上啊!还要碰到个挖自己墙角的,林大亮你过来管管啊!她林锦绣是想把林家搞垮啊!”

    林锦绣不是原主,王金花与她没有亲戚关系,然而仅仅几句话间这刁妇居然就引起了她的生理不适,若不是努力隐忍,林锦绣真的怕自己直接弯腰吐出来。自己吃进肚子里的可是宝贝,为了这种人浪费实在是不值得。

    转身还没来得及溜,左邻右舍的都看了过来,院口围着一堆端着箩筐看热闹的妇女和小孩子,甚至还有个身着绸服的年轻人也挤进来看,他身边的人拉都拉不住。

    “你这是做什么?还嫌咱们家不够丢人吗?”一位皮肤黝黑,有一米八的精壮男人,拨开人群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地上哭的王金花,觉得十分丢脸,“你这婆娘真是没一天安生的!”

    这男人就是林锦绣的父亲林大亮,他阴沉着脸,王金花却根本不怕,跳起来指着林大亮的鼻子就骂:“你说我丢人?我们家丢人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宝贝亲女儿!这小浪蹄子做的事情还少吗?老娘整天被人戳着脊梁骨骂老娘就活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