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九章:初入青瓷县
    林锦绣再次鞠躬道谢。李桂花将林锦绣的包裹给她拿来,林锦绣将包裹背在了背上。

    说是包裹,其实就是两间旧衣服和孩子的尿布,还有一张被压在床板中好好保存的方帕。

    在原主的记忆中,这个方帕十分重要,但是得到方帕的过程却十分模糊,仿佛原主当时是神志不清的状态。

    林锦绣看这方帕精致的很,便带在身上了。

    张林帮林锦绣叫的去县里的马车已经到了,林锦绣再次向张林与李桂花表示感谢,抱着儿子坐上了马车。

    在从马车车窗探头出去与张林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林锦绣看到了街角有一个不愿出现的男人的身影,远远地看着她。

    林锦绣只当自己没有见过那人。

    毕竟有很多事情,弥补是弥补不了的,错过了,也就错过了。

    所以接下来,她一个带着孩子的独身女子,要如何在那县里活下来呢?

    那里是新的生活,林锦绣隐隐有些期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林锦绣着一身华服双膝跪于龙座之前,身后跟着乐乐,这个浓眉星目的年轻人正不住憋着笑,双眼间狡黠之意不断露出,那双水汪汪的眸子咕噜转着,时不时偷瞟林锦绣。

    “封民女林锦绣,其子林乐乐为御膳大厨,负责皇帝饮食,钦此——”太监尖细的声音将圣旨读完,而那位被称作陛下的人用浑厚的声音接道:

    “平身,姑娘。”

    “谢皇上隆恩。”林锦绣双手举过头顶,接过圣旨,带着大方而平静的喜悦笑容将头抬起,面对上皇帝那一张碳一般的黑色面庞,上面还有几个粉刺和一把浓密的胡子。

    ……咦?

    “姑娘,姑娘!”那浑厚的声音将林锦绣渐渐唤醒,车夫的黝黑面庞出现在林锦绣面前,而他头上的龙冠与龙袍在渐渐消失。

    林锦绣慌忙坐正,因不小心睡着而压乱的发型让她有些尴尬,连忙腾出一只手整理着,而乐乐睡得正香,口水都流出来了,沾湿了林锦绣的衣襟。

    “有,有事吗?”林锦绣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看向车夫。

    车夫完全没有意识到林锦绣的窘态:“姑娘,青瓷镇已经到了,你该下车了。”

    “啊,好。谢谢了大哥。”林锦绣从衣襟里取出走之前村长给自己的盘缠,数出车钱交给了车夫,与他道谢之后抱着乐乐走下了马车,站在了青瓷镇略显繁华的街道上。

    看着与村子里全然不同的场景,林锦绣略略驻足,想起原身那凄凄惨惨的记忆,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了窒息感才缓缓吐出,像是在与曾经的自己告别。

    不光是与那个穿越之前的自己,更多的是与那柔柔弱弱的软包子林锦绣的告别。

    我替你而活,就当是为了这一具身体,为了费尽力气才抢回来的乐乐——

    从今天开始,从这里开始,就是新的生活,曾经的一切就完全抛弃吧。

    只是为什么会在马车上睡着还梦到自己被册封御膳大厨呢,难道是在设想以后出路的时候想入迷了?

    甚至连圣旨的格式都是错的,完全暴露了古文没有学好的事实……

    天,居然都想到了当御膳大厨的那一幕,实在是……

    太丢人了,不想了不想了。

    林锦绣在袖子里摸了半天,摸出几片被掐的不成样子的树叶来。

    这是村长给自己留的他侄子的地址,只是村里根本没有识字的人,也就没有笔墨无法书写,她只能在记忆尚在的时候找了几片大一点的树叶掐出笔画较少的字母来给自己的记忆一些提示。

    “如果要去这里的话……”林锦绣紧了紧包着乐乐的薄被,眯着眼睛走进了青瓷镇。

    与此同时。

    在林锦绣东拐西拐连问带猜找路的时候,青瓷镇的主街道上。

    七八个手里拿着棍棒的男人正将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妇和她身前不出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围在中间。

    为首的男人衣着光鲜,一看就是镇上少有的大户人家,与他同行的那些男子想必就是他的家丁了。

    “李大娘,我也不是为难您啊,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是不是?您儿子在我的庄子里欠了这么多钱,他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那男人手里提着一把折扇,忽的打开为自己扇了几下风。

    他走到老妇人的身边围着她转,愁眉苦脸的无奈神情配上凶悍的眼神很是违和,“没人给我还钱,我心里也不是个事儿啊,您看我在这镇上只能找得到您了,您儿子的事情,您给个准儿呗。”

    崔少那张堆积着横肉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油光瓦亮,若是林锦绣在,绝对可以想到一种叫红烧猪肘的菜。

    但是崔少这脸看起来可不会让人拥有食欲,那双嵌在横肉中间的小眼睛,上翘的眼角和耷拉的眼皮就像个元宝——明明白白生了一对钱眼儿。

    略显细瘦的四肢,凸起的肚子搭配上那浅金色缎子的常服,活脱脱一个成了精的元宝。

    那小姑娘张开了双臂像是翅膀一样跟着那男人转,想方设法将老妇人与他隔离开来:“我爹是个混账,但是你也不能直接上来就打人啊!不许动我奶奶,谁再动我奶奶我就跟谁拼命!”

    “崔少,我儿不争气,他欠了您多少钱?”李大娘一手捂住了因为被袭击而疼痛的肩膀,一手将那小姑娘拉到自己身后,“小孩子不懂事,崔少您别放在心上。”

    “奶奶!他明显是欺人太甚!我爹都六年没有回家了!他欠的钱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到底欠没欠钱都不知道呢!”小姑娘倔强地挣扎着,想要甩开李大娘拉住自己的手,试图再一次挤到自己的奶奶与崔少之间保护自己的奶奶。

    崔少轻啧了一声,那小眼睛滴溜溜在小姑娘身上转悠:“小姑娘啊,我们可都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这欠钱的事情怎么能说谎呢?大娘啊,您看。”

    一张印着手印的纸张从崔少的袖子里滑到他的手心:“看看,白纸黑字,明摆着呢,您认字吗?不认字我念给您听听?”

    还没等李大娘回话,崔少手中折扇一收,啪的一声将李大娘的话头压了回去,开始当街高声读着他手中那张纸上的内容:

    “鄙人孙贵,在崔氏钱庄欠款一百两……”

    “一百两!”小姑娘惊呼出声,“这么多我们怎么还得起!你们找我爹本人去!我们还不了!”

    “宁儿!”李大娘轻叱,“你爹再怎么混账,她也是你爹!”

    宁儿气鼓鼓地缩回了李大娘身边,只能搓着衣角小声嘀咕着什么,只是没人听清。

    “……以此画押。”崔少读完了几个字,将欠条举在李大娘的眼前。

    “崔少,您确定这欠条是真的?”李大娘咬着牙问。

    崔少指着那欠条上的手印和崔氏钱庄的印章:“这儿还有您儿子的手印呢,当然是真的。”

    李大娘低下头,压低声音骂了一声逆子,随后看向崔少:“一百两实在是有点多,崔少可否宽限几天,我们一定尽快把这钱凑齐。”

    “宽限?还想要宽限?”崔少吼了一句,随后正了正表情收回差一点露出的狰狞表情,“这张欠条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了,今天是最后期限!一炷香的时间,一百两,一文不差,不然……”

    说着旁侧的家丁就将一个香炉压在了地上,香烟袅袅上升,如同催命符一般。

    而崔少一副事情尘埃落定的样子,眼神又不受控制地落在了宁儿的身上。

    从整齐的发髻到白皙的手臂,从柳叶般的细眉到樱桃般的小嘴儿,从束身的腰带再到袖珍可爱的绣花鞋,最后竟是转了个圈,停留在了略略有些隆起的胸前。

    “哦,对了,还有一句。”崔少将视线从老太太身上转移到宁儿身上,“……若是还不上款,便将爱女孙宁宁送至崔府,为婢为奴。”

    “什……”原本还试图与崔少顶嘴的宁儿霎时睁大了眼睛懵住了,红润的小脸儿变的煞白,葱指指着崔少,在恐惧与愤怒中从喉咙里憋出提高八度音的尖叫:“你,你不要脸!”

    “你爹更不要脸。”崔少的嘴角浮上一丝狞笑,“他可是一点都没有犹豫就把你卖了呢。”

    “你——”

    “宁儿!”李大娘提高了声音,“别说话了……别说了……”

    这张被柔软褶皱覆盖的疲惫面庞渐渐泛上了绝望的神色:“崔少,求求你不要带走宁儿,钱,我会想办法的……”

    崔少见二人的反应,与自己的家丁交换了一下眼神,两张同样凶恶的脸上泛起了嘲笑:“行了,老太婆,你们没时间了。我带走你孙女,就当为你儿子抵债了,以后决不来找你的事。”

    周围的家丁们挥舞着手中的棍棒,有的甚至发出呲呲的笑声,似乎很是享受每一次与崔少前来催债参与暴力的快乐。

    “不!”李大娘上前一步将宁儿抱在怀里,“我家徒四壁只剩宁儿与我相依为命,你们不能带走我的宁儿!”

    “奶奶!”宁儿也叫起来,刚才还咕噜噜转着的一双大眼睛蓄满了泪水。

    “时间不多了。”崔少的眼睛一直放在香上,这种特制香最大的好处就是烧得快,对他来说,比较节省时间,“真是愚蠢,跟着本少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总比你跟着这老太婆喝西北风要好。”

    “呸!”宁儿叫道,“你崔家有什么好的!我就是在外面要饭也不会跟你回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