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十章:本女侠叫雷锋
    没想到这一句话正巧触了崔少的霉头,在那两条粗眉瞬间拧起来的瞬间,香炉被一脚踢飞了三尺远,崔少用扇子指着宁儿怒道:

    “好啊你,居然暗指本少不如一个要饭的?我给你们时间,给你们活路,没想到你们不领情啊?来人,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给我绑回去!”

    说着还看了一眼李大娘,狞笑着道:“大娘,这可是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您可不能怪我啊!”

    话音刚落,家丁们一拥而上,两个人拖着宁儿的胳膊把她往外拉,李大娘死死抱着宁儿的腿阻止他们带走她,刚才还低眉顺眼的李大娘猛然间爆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想动我的宁儿!先从我这把老骨头上跨过去!”

    而剩下的家丁看到李大娘阻碍了他们的行动,那壮年男人手臂粗的棍子抬手就往李大娘的肩膀,背上,甚至是头上招呼,毫无怜悯之心。

    “奶奶!不要打我奶奶!”

    “宁儿!”

    “老不死的滚一边儿去,别挡事!”

    一时间,棍棒着肉的声音,怒骂声,撕扯衣物的声音,女孩子的哭声掺杂在一起,侵占了整条街道,而街边的每一个人都在宁儿求救的注视下默默低下了头。

    没有人愿意去惹家财万贯的崔家,即使这崔家的公子早已是镇子上的人公认的纨绔子弟。

    一个人都没有去帮忙,甚至是为她们说上一句话。

    每个人都在叹息李大娘有多么可怜,怎么有了那样一个拖累的儿子,居然招惹上了崔少,还赔了自己如宝贝一般的亲孙女。

    叹息声有多大,宁儿的绝望就有多大,棍棒招呼在李大娘的身上带出一片又一片血迹与淤青,就在心疼奶奶的小姑娘被逼急了准备发狠与身边至少一个人同归于尽的时候……

    “都给我住手!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老人和小姑娘有什么意思!”

    这用尽力气才达到让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嘶吼对于宁儿来说……比那年河上那个弹琴的书生弹的凤求凰还要好听。

    这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家丁们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宁儿挣扎着扑到躺在地上的李大娘身上不断抽泣着,满脸泪痕,咧着嘴同身边的人一起,寻找着那声嘶吼的来源。

    “来者何人!”崔少对于自己的好事被打断很是不满,循着声音寻找着那人,结果在人群的外围,一片围观者躲嫌般让开的空地上,发现了一个年轻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的孤身女子。

    只见这女子皮肤白皙甚至略显病态,身材瘦弱得仿佛风一吹就能够吹走,但是单手抱着孩子的她又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感。

    那双眼睛里的坚韧与气势一瞬间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而她怀里的孩子还在喃喃吮着拇指。

    这女子当然就是林锦绣。

    路还没问到,自己就被这边的喧闹吸引住了,惦着脚尖在人群的夹缝中看到的第一眼,便是那棍棒往一老妇人身上招呼的惨烈景象,让她的心仿佛也被重重击了一拳。

    心里还没对目前的状况做出分析与取舍,愤怒便强行让那句话脱口而出了。

    在林锦绣抱着乐乐垫着脚往人群中看的时候,就已经从围观人们的议论中得知中心其实是一个贪婪而不负责任的父亲因为自己的欲望而卖了女儿的故事,只是这崔少的解决办法着实暴力,让她忍不住出言相帮。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当然是好事,但是林锦绣有点后悔。

    她后悔自己应该先报官或者先采取一点有效的措施再喊,不然也不会让自己落得这样一个抱着孩子手无缚鸡之力出头的情况。

    但是转念一想,等自己的人找来了,恐怕这老妇人就已经被打死了,虽然莽撞了些,也算是救人的命吧。

    想通了的林锦绣将抱着乐乐的薄被解开,将小家伙绑在了自己的背后,面对带着家丁的崔少,居然没有一丝胆怯。

    当然,报名号也不能报真名不是,她的名字代表着她,代表着她的前身,对她来说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

    她可不想最开始就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让人记仇以后找上门来。

    “在下……在下……在下雷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说出这个名字的林锦绣有一点心虚,但还是挺直了腰板面对眼前的这一群暴徒,“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人家还是老妇人和小女孩,你们一群大男人上去打人家,丢脸不丢脸?”

    崔少一见来人居然是个抱娃娃的女人,顿时气笑了:“一介女流之辈,还学别人管闲事?赶紧回家奶娃娃去吧!”

    家丁们哄笑一片。

    没有人觉得林锦绣有能力来管这个闲事,就从她背上背着个娃娃还穿着朴素来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有背景的大户人家,而她一个女人……打架是肯定打不过的,根本不值一提。

    “女人怎么了!”林锦绣生平最讨厌别人歧视自己的性别,即使她明白自己现在处于古时的男权社会,“我是女人我还知道不能欺负弱小呢!你们男人都不知道,还不如我一个女人!你看老太太被你们打的!”

    说着林锦绣走到了李大娘的身边,轻轻拍了拍还在哭泣的宁儿的肩膀,右手并成剑指轻轻放在老太太的鼻端。

    突然林锦绣表情一变,再次用手指探了一下老太太的鼻息,站起身来就气势汹汹的指着崔少,惊声说道:“没气了……你们杀人了!”

    林锦绣表情严肃,毫不作假,这么一喊,人群中突然一片哗然!

    大家虽然知道这崔少当恶霸当惯了,却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敢当街杀人,一时间周围议论纷纷。

    宁儿更是哭着扑倒在李大娘身上,伤心欲绝得呼喊着,瘦弱的背影让一些围观的妇人看了也跟着偷偷抹起眼泪来。

    崔少和那帮打手也变了脸色,却不见如何慌乱,仿佛人命还触不到他们的霉头上,只见一个表情狰狞,脸色凶狠的打手举着棍子恶狠狠道:

    “明明是这个老太婆自己往棍子上撞的,你可不要颠倒黑白!在场之中,谁看到我们动手打她了?”打手对着人群一个个转过去,周围的人纷纷后退,没人敢站出来多说一句话。

    崔少阴沉的脸色才渐渐缓和几分,有点得意的看着林锦绣。

    这人只是一条因为有着凶恶主人才敢放肆的狗,拴住他们的狗绳自然在崔少的手里。

    林锦绣的视线仅仅在那个家丁身上停留了一下,就重新回到了崔少的身上。

    “崔少,人命为大,钱的事情先放一边,让我们将老太太送去医馆救治,你看如何?”她灼灼的目光照射在崔少的身上,看似在询问的话语中充满着坚定,在崔少的眼中显然成为了一种命令。

    崔少当然不愿意将老太太送到医馆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别以为这种借口就能拖延!”

    “您说的不错。”林锦绣不可置否,听得崔少眉梢一挑,却又见林锦绣话锋一转冷冷道,“可一旦牵扯人命,惊动官府,也不知还得花几个一百两才能摆平,我想,这府衙里的规矩,您可比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懂吧!”

    “这赔的钱说不定早就过一百两了!”

    “就是,这一百两对于崔少来说又不是什么大事,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来讨债吗?明明就是来打人家的。”

    “哎,这你可想错了,老太太有什么打的,他分明就是看上了宁儿,不要钱,来要人的!”

    “还说什么为奴为婢,说不定带回家就是自己的小妾了!”

    林锦绣着实佩服围观群众的想象能力,她还未开口以抢人为目的来怼崔少,那些隐藏在人群中虽然不敢露头,但是却什么话都敢说的人就将让崔少更加没面子的话说了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这把火煽起来,崔少更不敢再轻举妄动!

    崔少听着周围群众的议论,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

    他的确是来抢人的,他早就知道李大娘她们还不上钱,本以为可以顺利地带走宁儿,没想到却差点闹出了人命官司,真要闹到官家,这一定会被家里虎视眈眈的那几房知道,到时候……

    该死,这个带着孩子的女人究竟是哪里来的!

    居然敢坏他崔少的好事,得想个办法把这个女人搞定,不然今天不光这人抢不到,连自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女人……

    崔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林锦绣的身上,她脸庞虽然消瘦但还算清秀,虽然还是个带着一些稚气的小姑娘,但是身材的窈窕曲线已经开始发育,显得凹凸有致,即使是较为宽松的衣服都遮挡不住。

    看清这一幕的崔少眼睛已经扎在了林锦绣身上,半晌没挪开,想必养得好了也是个尤物啊。

    感情这拦住自己的女人居然还是个美人胚子,这略显成熟的风韵比起清纯的宁儿来说让他更是着迷。

    顿时,崔少便对这个小女人产生了无限的兴趣,他咧开嘴笑了,露出了两颗泛黄的门牙。

    “这大家可就误会本少了。”崔少提高了声音,“我当然是来要钱的。毕竟这孙贵在本少的店里不仅欠了一百两银子还叫嚣辱骂本少,所以本少才如此生气。”

    他手中的折扇啪地一声打开,靠近了林锦绣:“姑娘,事已至此,你我各退一步,今日我便先让你送老太太去医馆,可这一百两……你倒是说说该如何还呢?”

    “还请崔少再宽限一阵子……”林锦绣没想到崔少突然松口,一不做二不休再替祖孙俩讨个转圜之机。

    可话还没说完,就看崔少五个手指捏在一起,并成一个数字:“七天!就七天,我的诚意可就在这儿了,雷姑娘也该知道,这要债也是辛苦活儿,我底下还有这么一帮弟兄们要养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