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天价老〕〔无双神医赘婿〕〔异探笔记〕〔嫁给一个和尚〕〔男人四十〕〔西游:超级猪八戒〕〔温情一生只为你免〕〔原来婚浅情深免费〕〔林帘湛廉时免费阅〕〔闲妻不下堂〕〔超神大掌教〕〔全属性武道〕〔天阿降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我真不是学神〕〔重生八零极品女配〕〔鲛人弟弟又咬我了〕〔种田游戏就是要肝〕〔快穿:这个女配很〕〔朋克拳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十三章:白手起家
    “我去交药钱,马上回来,大娘您就先歇着,。宁儿,你照顾好奶奶。”林锦绣站起身走到那老郎中面前,“大夫,多谢您了,请问这药这方子一共需要多少钱?”

    “姑娘啊。”那老郎中并未说多少钱,犹豫了许久,还是开了口,“姑娘方才是用了什么法子让那老媪醒过来的?”

    林锦绣脸上带着微笑看着他:“李大娘能醒过来全凭大夫医术高超呀。”

    “姑娘莫说笑。”刚才那唠唠叨叨的老头居然难得正经起来,“老夫虽然老了,但是不瞎。方才姑娘在给老媪喂药之前,分明将另一个碗中的东西倒进了药中,若是那碗中没有东西,姑娘为何要做此多余之事呢?”

    “大夫,那是您看错了。”鸡蛋的秘密当然不能暴露,林锦绣开始忽悠老郎中,“我并未将药剂放于另一个碗里呀?”

    老郎中也是听出了林锦绣并不想说这件事情,想着怕是人家自己的秘密:“姑娘,既然你不愿说那老夫也不多问,但姑娘听老夫一言。”

    “请讲。”林锦绣说。

    “若是姑娘有意,老夫愿意重金求您这治病救人的法子,若是姑娘决定了,随时到这医馆来找我。”老郎中说着竟是抬手拜了一拜,“希望姑娘能够考虑一下。”

    重金?这个词引起了林锦绣的注意力。

    不是她爱钱,只是现在她缺的就是钱。

    若是这法子能够让她至少攒上一些钱,那一百两雪花银的还债就稍微有了些希望。

    “我会考虑的。谢谢您。”林锦绣点头鞠躬。

    “那就麻烦姑娘了。”老郎中再次向林锦绣表示感谢,“对了,还有件事。”

    “什么?”林锦绣疑惑。

    老郎中指着方才被宁儿扔到地上的枣糕:“那好东西不能乱扔啊,不要了让老夫拿走也成,不要浪费啊!”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林锦绣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喷笑出声:“好了,只要您不嫌弃,您要就送您了。”

    “哎呦,真的?”老郎中看样子是很喜欢吃枣糕了,“那真是谢谢姑娘了!”

    “真的真的。”林锦绣哭笑不得。

    林锦绣拿了老郎中帮李大娘配的药走到李大娘身边,宁儿已经将李大娘扶起,林锦绣将装药的纸包递给了她,去榻上抱起乐乐。

    “姑娘,您回家去吧,我们可以自己回去。”李大娘不忍再让林锦绣带着孩子送她们。

    林锦绣则摇了摇头:“大娘,走吧。”

    拿着药的老郎中也帮着林锦绣说话:“你们就先让这好姑娘送你们回去吧,她绝对不用你们担心!”说完又怯怯地往那断了的案几处看了一眼。

    林锦绣转身瞪了老郎中一眼,将乐乐重新绑回背上,接过药扶着李大娘就走出了医馆。方才她将一些碎银子塞给老郎中做药钱,但是老郎中说什么都不要,嘴上说着有事相求当然不能收钱,眼睛却不断瞥着那断掉的案几。

    这哪里是因有事相求,明明就是被林锦绣吓的,这不收钱的原因让林锦绣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强盗,来逼着这老郎中让他治病。

    一路上,宁儿和林锦绣扶着李大娘向她二人的家走去。

    在路上李大娘一直在感谢着林锦绣,林锦绣带着笑脸,面色微红却只是应着。

    转眼间几人就从繁华的街口走到了街角,停在了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地方,林锦绣注意到一家小小的店铺上挂着个已经蒙尘的牌子:“孙氏烧饼”。

    宁儿带路走进了这小小的店铺,穿过空无一人的前店和后门,一间被矮篱笆围起来的土房子出现在几人面前,林锦绣不由的蹙眉。

    将李大娘扶进屋里后,林锦绣才发现这屋里比起屋外条件更差,墙壁阴暗潮湿,连油灯都没有。

    土墙堪堪将房子分成了两间,每一间房里除了一个小凳子和一架破破烂烂的硬板床之外别无它物。

    后院一个似乎是鸡圈的带门的小围栏中只有几根鸡毛。

    林锦绣注意到,也就是那外面的店铺里还有厨房,角落里似乎还剩了点油、面之类的食材与柴火。

    房间简陋破烂,却收拾得干净整洁,看来这祖孙二人的生活虽然清贫,却不邋遢。

    只是这家徒四壁的样子,都不用思考就知道她们根本还不起这一笔银子。

    看来这想要七天之内还够银子,就要从白手起家做起了啊。

    收回心神,林锦绣赶忙坐到了李大娘的床前:“大娘,我们得想想法子,怎么还崔少的钱。”

    “姑娘,这个老身与宁儿来解决就行了,你赶紧……”李大娘想劝林锦绣离开,“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不能再让姑娘为我们操心了啊。”

    宁儿面露难色,为奶奶讲了下林锦绣为了她祖孙二人与崔少签那欠条的事情。

    听完宁儿的话,李大娘脸色唰的就变了,看着林锦绣的眼神中又了几分愧疚与急切。

    李大娘连忙拉着林锦绣的手对她说:“姑娘,你赶紧走吧。千万不能被我们拖累啊!”

    “大娘,欠条我已经签了,您赶我走我也逃不了的。”林锦绣轻轻拍了拍李大娘的手,打断了她的话,“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一起度过难关。”

    原本林锦绣就没有打算要一走了之留这祖孙二人自己筹钱,在看到这家徒四壁的样子后,林锦绣更坚信自己的决定了。

    若是她真的走了,这李大娘与宁儿哪里能掏得起这一百两?

    怕是还不到七天就被崔少拉去做奴婢了。

    自己虽然孤身一人,但是好歹是从现代穿越而来,还有个奇异的空间,从哪方面想都比这祖孙二人有赚钱的优势。

    李大娘和宁儿对视一眼,还是想劝林锦绣走,却被林锦绣再次打断,转移了话题:

    “大娘,我看你们家前面那店铺上挂了孙氏烧饼?原来您家里是做烧饼的吗?

    李大娘还未说话,宁儿便抢着回答问题:“爹做的烧饼很好吃,在我爹还在的时候,我们孙氏烧饼的生意可红火了!”

    讲到这里,宁儿就放慢了语气,仔细听似乎还带有一些愤恨,“但是爹走了之后奶奶做的烧饼味道不如他做的,加上爹的师兄手艺要更好一些,慢慢的我们店就没了生意。”

    说着宁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那张水润的笑脸上居然泛起了憎恨与厌恶的神色:

    “爹走了,不管家里,从前些日子开始,家里经常有人来收债,家里哪有那么多钱给爹还债,还了几笔后就一天比一天穷,娘的遗物都当掉给爹还债了。”

    林锦绣听着直皱眉头,宁儿这个爹,简直比原本的林锦绣的后妈还要恶劣,至少林锦绣在家里还有一席之地,干干活还有吃的。

    宁儿这爹当起甩手掌柜不说,还给家里带来了债务,完全是家里的拖累。

    现在连女儿都要赔进去了,却依旧不出面,仿佛这个家是他的提款机一般。

    “宁儿,你们原先卖烧饼都大概能赚多少钱啊?”事已至此,骂宁儿那个爹也没有什么用,只能想一想今后的出路了。

    林锦绣数了数,自己身上还有十六七两碎银,不过这银子对于一百两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要想办法拥有稳定的收入才行。

    想到宁儿她们先前一直以卖烧饼维生,其实继续卖烧饼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宁儿打开床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发黄的小本子,小本子上没有字,却满满画的道道。

    宁儿伸出手,用她细细白白的手指点着数这个道道:“林姐姐你看,家里的烧饼五文钱一个,一天我和奶奶可以卖掉六十个,那就是……。”

    宁儿扳着手指还在算,林锦绣就接口道:“三百文。”

    宁儿眼睛一亮,“对对,三百文,林姐姐你好厉害啊!”

    说完宁儿又撇撇嘴,失落道:“但是买面买油还要再扣掉五十文,每天也就能赚二百五十文左右。”

    二百五十文……林锦绣在心里计算,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这二百五十文的收入,五天下来也就是一两多银子。

    然而七天她们就要想办法凑齐一百两……林锦绣突然觉得有点绝望。

    “姐姐,这是不是……太少了?”宁儿说清了以前与奶奶一起卖烧饼的情况,也看到了林锦绣逐渐黑下来的脸,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蚊语。

    林锦绣虽然想安慰她却也不想说谎,只能点点头:“的确很少,但并不是完全没有用。”

    宁儿与李大娘都看着林锦绣,仿佛她就是她们的核心,是她们能够度过这难关的唯一希望。

    “烧饼还是得卖的。”林锦绣拿过宁儿手里的小本子,“记账的笔还在吗?”

    宁儿睁大了眼睛:“林姐姐,你会写字啊?”

    林锦绣点点头,看着宁儿将许久不用的笔墨和一个小砚台放在了她的面前,向砚台中添上一点水,躬身帮她磨起墨来:“这是爹以前想考秀才留下的,但是爹没有考上,奶奶觉得可惜就一直没有扔。”

    林锦绣看着宁儿手中的墨条,很是难磨,还发出一股陈旧的气味。

    若是写字可能难用了一些,像她们这样仅仅是记账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用清水洗了洗炸毛的笔尖,林锦绣用毛笔的尖端蘸取了一点墨汁,在纸上稳住。

    她并不会用毛笔,只是略略地接触过,用惯了钢笔中性笔的她拿着毛笔也只能够写清字符,至于是否好看她是真的不能保证。

    况且这林锦绣的原身可是不认字的,这具身体并没有任何写字的经验,林锦绣只感觉到字符在脑海中呈现,但是做不到提笔便写,很是僵硬。

    稍微适应了一下,林锦绣下笔开始计算,写出来的字符是宁儿从未见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