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十五章:采花大盗
    “只可惜大家做的都是小本生意,这五两银子也是大家凑的,若是需要什么帮助,姑娘随时联系我们!”那陈虎说的信誓旦旦,林锦绣不好拒绝,鞠躬感谢并表示今后一定会把钱还回去。

    陈虎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摆摆手便走出门去。

    林锦绣将这五两银子紧紧握在手中,感叹着:“好人有好报啊……”

    “林姐姐!”宁儿的声音也传来,“我和奶奶已经把这几天的原料都买齐了,只要今晚开始做烧饼就行了!”

    她将林锦绣给她的三两银子还了二两五百文:“卖油的宋阿叔说什么都不收钱,白送了我们两桶油,明日我做几个烧饼给他送过去。”

    “好。”林锦绣拍了拍宁儿的肩膀,“宁儿,这件事一定能解决的,相信我,好吗?”

    林锦绣不光是在给宁儿打气,其实她更加没有信心。宁儿年龄还小,对金钱也没有太多认知,可是她不一样,她不光是上班族,还拥有自己的小公司,深知营销与利润的复杂与难处。

    如何将这烧饼卖出去这件事已经开始在林锦绣的脑海中慢慢构型着,她前世的销售经验让她虽然感觉到没有希望,但是林锦绣还是想试一试。

    天色渐晚,从明天开始就要开始打林锦绣迄今为止参与的最惨烈的一场商战,若是输掉这场战争,就会万劫不复,她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到她手中这玉米粉的妙用。

    吃过一顿简餐,宁儿与大娘为了明日早起早早就睡了,林锦绣躺在她们专门为自己腾出来的床上,却怎么也合不了眼睛。

    心中想的事情太多,反而让她更加精神,辗转反侧了许久,林锦绣终究还是起身走到了屋外,想着吹吹晚风,或许能够心情舒畅一些。

    夜晚的小院比起白日显得更加萧条,林锦绣在院中踱步却发现连个能让她稍微靠一下身子的地方都没有,叹了口气站在了院子的中间。

    乱乱地想了几个不成熟的点子,林锦绣刚想回屋,转头却发现居然有一个陌生男子站在自己的背后!他面上带着面具看不清容貌,眼孔中透出的灼灼目光差点让林锦绣的心跳停止!

    “来着何……”她还没来的及问,就被男人一把捂住了嘴。

    “嘘,若是不想吵醒那房子里的人,你最好小声一点。”低沉的声音从男人的喉中传出,因为小声说话让两人之间距离缩短,男人口中呼出的气拂在林锦绣的耳边,让她从颈侧到腿边一颤,一时间麻了半个身子,让她十分膈应。

    林锦绣顿时恼了,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臂撂在一边:“小声个屁!大半夜往只有女眷的家中跑,我看你不过就是一采花贼!赶紧给我滚!”

    男人的手臂被抡到一侧,差点扭了筋骨,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的力气居然这么大,一时间着了她的道。

    突然间,男人感到眼前一黑,抬头见一物冲着自己的脸砸来,连忙伸了胳膊去挡,结果一声闷哼,若不是他武功高强,那砸过来的物什怕不是要将他的手臂砸断!

    他向后撤了一步稳住身形,定睛一看自己臂上居然是根玉米杆,顿时有种在做梦的感觉,很是摸不着头脑:“哈?”

    真的是这玉米杆居然能把他的手臂打得痛成这样?还是那姑娘临时换了武器?不可能多此一举啊?男人的目光瞥到了林锦绣的身上,看那张眉目清秀的脸上覆着的怒火。难道姑娘的力气居然这般恐怖?可是玉米杆并没有断,怕是这其中也藏了不少秘密?

    林锦绣拿出玉米杆当棍子防身纯粹是因为这玉米杆上写了“可作为武器”这几个字,但是见男人轻易就将玉米挡下,暗啐这东西一点用都没有,不过玉米杆没有断,还能再用几下子,见男人没有离开的打算,她重新提起玉米杆又是一杆冲着男人的头砸了下去。

    男人还未从差点被玉米杆打败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就见攻击再来,连忙侧身堪堪闪过,不愿意再接触这玉米杆任何一下:“姑娘,你若是再不冷静,在下可要得罪了。”

    “哼!”林锦绣冷哼一声,并未停止自己的动作,手里的玉米杆子舞舞生风,只可惜男人像是看穿了她的动作一般,灵活得像是一只兔子,上蹿下跳,几下子就让林锦绣一股火气窜到头顶。这感觉简直比盘头发盘五次都失败还让人憋屈!

    男人早就看出来了,这小女子也就是空有一番蛮力,论技巧简直是一塌糊涂。便使得一记好身法,成功消失在了林锦绣眼前。

    林锦绣见那男人消失,不敢放松,然而仅仅一个晃神,还未来得及反应双手就被人擒拿,玉米杆掉在了地上,手臂被向后举起,关节被控,疼痛难忍,还因为蹭到小屋的外墙上,无可避免地蹭了一身土。

    “你!”林锦绣气道。

    “姑娘,在下也是不愿惊扰他人。”刚才听过的那个低沉声音带了些许无奈,“唉,原本在下不愿动手的,真是得罪了。”

    林锦绣的肩关节仿佛要被拽脱臼了,在疼痛之下她的火气越来越大,“你个登徒子,给我放开!”

    男人并不买账,又将林锦绣的手臂举高了一些引得她痛呼:“那姑娘愿意与在下畅谈一番,而不是动手吗?”

    “你先放手我再考虑一下!”林锦绣的肩膀实在是疼,冷汗都从发间流下来了,看那男人还想将她的手臂向上抬,林锦绣连忙求饶,“行!我不打你了!你放手!疼!”

    男人终是松开了林锦绣,双手抱臂看着她,不经意地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

    林锦绣夺回了自己手臂的使用权,连忙捏着酸痛的肩膀,整理衣衫与头发才转过身面对那个男人:“说吧,你想干嘛?”

    “嘘,你小声一点,想把自己的孩子吵醒吗?”男人将食指贴在自己的唇上。

    “你怎么知道我有孩子?”林锦绣一听男人提到乐乐,还以为他是来要自己的孩子,顿时像一只护崽的母狮子一般怒视着他。

    “你别多想。”男人连忙解释,“我对你的孩子不感兴趣,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对,找你。”

    “找我有什么事?”

    “我看见了。”

    “哈?”

    “在医馆,我看见了。”男人指着她,“我看到你用一个鸡蛋救活了那个老妇人。姑娘,你身上有秘密。”

    林锦绣心里一噤。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她用了那个鸡蛋的?连老郎中都不知道她在药里放了什么东西,当时医馆里面并没有人啊?

    “我当时在房梁上。”男人伸出食指指着天,“因为……一个你不能知道的原因。”

    林锦绣的视线顺着他向上指的手指往上抬了一下,却只看到了蓝黑色的天空。她知道这个男人怕是为了她的鸡蛋而来:“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想让你用一个鸡蛋,来给我治伤。”

    男人话未说完,居然开始宽衣解带,林锦绣连忙制止他:“等等,你不用……”

    男人只是解开了衣襟,林锦绣借着月光看他的外衫里包裹着白色的纱布,在快到腰间的部分,斑斑血迹透了出来。

    “……脱。只是给你治伤?”林锦绣顺势说完了刚才还没说出口的最后一个字。

    男人点头:“对。”

    林锦绣生怕他还要干别的事情:“就这样而已?”

    “就这样而已。”男人信誓旦旦地点头。过了半晌,他又加了一句:“若是你不同意,我就取你你一家老小的性命,怎么样?”

    可能是男人赤裸裸的威胁配上他脸上止不住的笑容实在是太没有威慑力,林锦绣大大地翻了他一眼,那眼珠子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谁信你。跟我来吧,小声点,别被发现了。”

    在走进房子之前,林锦绣围着男人转了两圈,想找找他身上有没有刀具之类的危险物品,可是并没有看到。

    “你居然没被吓到。”男人摊手感到可惜。

    “你下次吓人的时候还是不要笑了,憋笑也不行,说不定能成功。”林锦绣又白了他一眼,“跟我来,你走前面。”

    男人毫无戒备心地走进了李大娘家的小房子,李大娘与宁儿睡的正香。他无意识地扫了一眼床上的人,就被跟在后面的女主狠狠掐了一把。

    “看,看什么看,接着走!”林锦绣用气声恶狠狠地说。

    “我不是故意的……”男人也用气声解释着。

    “谁信你个采花贼,走!”林锦绣用气声提高了音量。

    两人穿过小屋来到了前面的烧饼店里。制作烧饼的锅碗瓢盆已经被李大娘与宁儿收拾干净,林锦绣气呼呼地从地上抓起两根柴:“你先待着,在我做完之前哪儿都不许去!”

    男人点头应着,声音跟蚊子一样。在林锦绣点火烧柴蒸蛋羹的时候,男人四下看看仿佛想找个地方做,然而这简陋的小厨房里只有一个还没膝盖高的小凳子,坐上去怕是伤口要受到影响,就只能站着看她在灶台边忙碌。

    林锦绣将鸡蛋打好加了一点点粗盐搅拌均匀,放进了锅中,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方才那个动作是怎么做的?”

    “什么动作?”林锦绣转头看他,发现男人正在试图把自己的眼睛往上翻,结果隔着面具并不像带着鄙视的意味,反而有点像中了风,再配上四肢抽搐就更好了。

    林锦绣没忍住又翻了个白眼。

    “对,就是这个动作!”男人看林锦绣做的如此自然,询问道,“这个动作好像很有气势的样子,为什么你的眼睛这么灵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