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简安安厉少霆〕〔从一把剑开始杀戮〕〔我是半妖〕〔我真的只是想打铁〕〔不好好搞科研就要〕〔诸天之盾者无伤〕〔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小祖宗沉迷养成反〕〔五千年来谁著史〕〔天才萌宝:总裁爹〕〔阴阳镇鬼师〕〔工匠之王〕〔穿到现代以后她躺〕〔玩家超正义〕〔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最强上门狂婿〕〔宗先生的追妻攻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十八章:“祖传”秘方
    笃笃笃!

    她敲了敲门,老郎中正在给人把脉,在看到林锦绣的时候两眼迸发出光芒,若不是林锦绣示意他自己可以等,怕是那老郎中要把手里的病人撂下来招待林锦绣。

    老郎中给那染了风寒的客人开了药,叮嘱事项,随后急不可耐地把人家打发出了医馆,沏了一壶茶给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的林锦绣端了过去。

    “为何不耐心等方才那病人走了再说呢?”林锦绣双手接过茶杯笑道,“我听到那人在出去了之后说您像个老流氓,只知道招待姑娘。”

    老郎中大手一挥:“管他呢,这么一个病人也能阻我追求治病救人的法子?姑娘这次过来是考虑好了要将法子卖给老夫?”

    林锦绣看他激动地搓手手的动作只想笑,那老头胡子都快飞起来了,面色涨红怕也是即将坐不住。

    “对。”林锦绣便直说了,“我这次来,正是将我这治病救人的法子,卖给您老人家。”

    “哎呦!姑娘英明!”老郎中内心的猜测得到了印证,眯缝着眼睛笑着,“那老夫可要问问姑娘,这救人的法子究竟是什么呀?”

    林锦绣将手伸到了桌子底下,在老郎中的灼灼目光之下她不得不刻意去掩盖从空间里取物的动作。

    一包药材被放在了林锦绣面前的桌上,老郎中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拆开包裹,只是解开了绳子,那玉米的浓香爆炸般散开,冲的老郎中差点一个跟头跌过去。

    “嚯……”老郎中虽然闻出了这是玉米的香味,但是他在这药材中没有看见一点玉米,药包中的药材也是很常见的几味养身体的药,但是他从未遇见过能散发如此惊人香味的玉米。

    林锦绣当然知道老郎中在震惊什么。这浓郁的玉米香气即使在林锦绣以前所生活的那个工业时代也没遇见过,老郎中又怎么可能见识过这等极品。

    “这是,玉米吧?”老郎中试探着问林锦绣。

    “这就得大夫自行研究了。”林锦绣并没有否认却也没有答应,昨日里她便想好了对于这药的说辞,“这是我家祖传的药方,是祖上年轻时去波斯帝国远游所得,小女子也是见大夫医者仁心才决定给予这方子。”

    老郎中点点头,认真听的样子像是个兢兢业业的学生。

    “但是。”林锦绣话锋一转,“这毕竟是祖传的方子,若是小女子直接将房子给予大夫那便是违背了祖训,只得按照药方配一味药给予大夫,至于这药的方子,大夫若研究出来,那便是机缘。”

    老郎中根本就不知波斯帝国为何物。这话从林锦绣的口中说出来听着实在是唬人,在老郎中所不了解的情况之下,他只能不明觉厉地顺应着林锦绣的说法:“原来如此,姑娘这侠义心肠老夫了解了,不知这良药,姑娘开多少价啊?”

    林锦绣稍稍犹豫了一下,伸出了五根手指。

    仅仅是一点玉米粉而已,自己要五两银子已经有些谴责心灵,让她觉得自己在敲诈。

    没想到老郎中捋着胡子笑了出来:“姑娘的心意老夫心领了!五十两银子真的太便宜了!待老夫这就取银子来!”

    老郎中心中也有自己的算盘。其实在林锦绣将五根手指举起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声,这姑娘怕是会要五百两雪花银啊。但是五百两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贵了,只能假意曲解姑娘的意思,算作五十两,至少不会亏了自己的本心啊。

    对不起了姑娘,老夫这是求方若渴,若是老夫能与祖上一般为京城名医,那老夫连五千两都愿意出啊!

    虽然老郎中觉得自己坑了林锦绣一笔,但是这欠条已经在他心里打下了,在其他的地方多补偿帮助一下这姑娘吧。

    咦?

    只想提出五两银子的林锦绣愣在了原地。五十两?便宜?

    老郎中的反应让林锦绣不知自己是该哭笑不得还是欣喜若狂了。他这五十两银子对她们来说简直是救命的稻草,让她身上的重担瞬间清了一半。

    但是这仅仅是一点玉米粉而已啊!而且还只是半个玉米的玉米粉啊!

    白花花的银子放在手心,老郎中竟是比原先还要热情,林锦绣也不好意思接受老郎中与她塞的好茶,只能以帮助李大娘开店为由匆匆离去,像是逃命一般窜出了医馆。

    “唉,真是个好姑娘啊,怕是看出了老夫只能出这么多,连价都没有讲啊。”老郎中看着林锦绣有点狼狈的背影,自言自语着。

    ……

    “姐姐!我要那个小兔子的!”

    “那个小猫的是我的!谁也不能抢!”

    “姐姐!可以做小猪的样子吗!娘亲属猪,我想给娘亲买回去!”

    待林锦绣李大娘的烧饼铺的时候,生意正在热火朝天做着,可能是因为今日有所不同,店铺的周围,有很多举着铜钱的小孩子伸着自己的小手,向宁儿索要着林锦绣心血来潮做出的异形烧饼。

    宁儿那可爱的脸真的十分讨喜,那泛红的面颊和浅浅的酒窝简直太适合吸引客人了,那群小孩子在她的哄与引导之下自觉地排起了队伍,每人一个,秩序井然。

    林锦绣与宁儿打了招呼,宁儿正干的热火朝天,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将自己的手艺送到别人的手中,听他们说好吃的声音,她脸上的笑容就会更加灿烂。

    怀里揣着五十两银子的林锦绣心情也很是不错,去看了乐乐之后挽起袖子也帮祖孙俩干了起来。

    阳光从太平线上慢慢升起,逐渐地就过了早餐的点儿,大多数的人都吃过早饭开始了一天的劳动,烧饼卖出的速度也渐渐慢下来,放在店窗口的那几个筐里也仅仅剩下了小半烧饼。

    “姐姐,今天卖的果然要比以往多得多呢!”宁儿抹了抹额上的汗,将剩下的烧饼放在了一个篮子中。

    “接下来的今天之内能够卖完吗?”林锦绣问。

    宁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因为今天做的卖的已经比以往多了。以前早饭时间过了顶多剩下几个,不过以前做的比较少。”

    “这样啊……”林锦绣将宁儿递给她的那个装满铜钱的小盒子拿在手上,小盒子沉甸甸的,里面的每一个铜钱或多或少都在泛着油光。

    “我们得想个办法把剩下的烧饼卖出去。”林锦绣说。

    “姐姐有什么好主意吗?”自早上那给烧饼换造型的主意出来之后,宁儿对于林锦绣的信任就更高了,她将手上的油花洗干净,迫不及待地想要听林锦绣的主意。

    早上那主意纯属是借鉴了现代的网红店群聚效应,这古代做小生意的街坊很少能够想到现代那经历了时间打磨的销售策略,林锦绣想要利用的便是自己在现代的经商经验,让她这个穿越者也能有一点穿越者的智慧。

    “宁儿,我来到县之前看到县边缘都是农田,那是青瓷县自己的农田吗?”突然想到一招的林锦绣问宁儿。

    宁儿点点头:“对的!那些田地都是县里人的田!县里有几家有地的人会雇向我们这种穷人家的男人去给他们的农田里干活然后按月给银子,虽然辛苦了点,但是县里那田的大户是个秀才,人可好了,给的晌也多,有时候中午还管饭呢,有很多人都在抢着去,生怕人家不要人了。”

    “这就好办了。”林锦绣将宁儿装着烧饼的筐分开,将剩下的烧饼分成两部分,少的那一部分拜托大娘看店的时候慢慢卖,剩下一部分用布盖起来,还打了桶井水,将店里那剩下的几个碗都装进了放烧饼的筐中。

    宁儿很是好奇:“姐姐这是在做什么呀?”

    “卖烧饼啊。”林锦绣将准备好的家伙什摆在了店里,“宁儿,到午饭的时候叫我,我们出门卖烧饼去!”

    “好!”宁儿应着。

    林锦绣打算带着宁儿去农人工作的田边,赶着他们还没吃午饭的时候在旁边叫卖,那水自然是和着烧饼要送给那些农人的。

    她想起曾经在等公交车的长队旁推着冰柜买水的阿姨总能赚的盆满钵满,用的便是这在人最需要的时候送上人最需要东西的主意。

    中午时分,林锦绣拎着水桶,宁儿臂上挎着装烧饼的筐,顶着天上的大太阳一路走到了农田旁边。在林锦绣的引导下,宁儿用她那银铃般的嗓音开始唱着歌,林锦绣在一旁改词将她们卖的烧饼也唱了进去。

    两位漂亮姑娘的出现加上这歌声很快便吸引到了劳作一上午的年轻汉子们,在清凉井水的诱惑之下,五文钱一个烧饼,有买有送,加上宁儿的嘴甜,很快就将烧饼卖光,走之前那些汉子期待明日宁儿依旧能够去卖烧饼。

    仅仅豆蔻年华的宁儿虽然很招顾客喜欢,但是她可没见过被十几个精壮汉子围住的场面,几乎全程都躲在林锦绣身后,看着林锦绣温和而又有条理地收钱发饼,送水递上,竟是一点忙都帮不了。

    不过林锦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凭她自己的力量,她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带着这堆东西来田边售卖,带上宁儿不仅是为了要让她将这方法学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

    青瓷县烧饼西施慰问田间农人,感谢他们的辛苦劳作。

    说白了,就是卖脸。

    天真活泼的宁儿哪里懂这些,一直在被林锦绣往坑里带,还躺在坑里满脸开心的样子,让林锦绣突然有了点负罪感。

    怀里装着得到的铜钱,宁儿一蹦一跳地随着林锦绣一同往家的方向走去:“林姐姐,你是在哪里学到这些方法的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