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简安安厉少霆〕〔从一把剑开始杀戮〕〔我是半妖〕〔我真的只是想打铁〕〔不好好搞科研就要〕〔诸天之盾者无伤〕〔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小祖宗沉迷养成反〕〔五千年来谁著史〕〔天才萌宝:总裁爹〕〔阴阳镇鬼师〕〔工匠之王〕〔穿到现代以后她躺〕〔玩家超正义〕〔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最强上门狂婿〕〔宗先生的追妻攻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二十八章:谁敢动我的孩子
    “就是!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欠你钱的人是雷锋!你去街坊邻居问问,谁不知道我家姐姐叫林锦绣!”宁儿只花了半晌就反映了过来,这林姐姐当初留在欠条上的好像是假名啊!

    崔少傻了眼,他是没想到林锦绣还有留假名这一出,若是面前这姑娘真的姓林不姓雷,那他手中的契约根本就是无效的!

    别说人了,连那一百两银子都拿不到!

    “好,好,真是漂亮,漂亮啊。”崔少嘴都气歪了,手从袖口中抖出,为林锦绣这神操作拍起巴掌来。

    然而这可不是大街上,崔少没有必要为了崔家的名声给自己戴面具,那眼中愤怒的光似乎要将林锦绣刺穿。

    半张着嘴,舌头从牙间舔过,山林间的野猪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崔少一指林锦绣:“好啊你,居然敢骗我,啊?把人直接给我带走!”

    林锦绣早就背到身后的手将一根玉米杆噌地抽出,从头顶上方如拔剑般拽下来,像是棍棒一般拿在手里,拦住了崔少身边家丁的去路。

    这玉米杆不拿还好,一拿在手里,那些家丁一片哄堂大笑,有的甚至捂着肚子东倒西歪,差点笑得背过气去。

    林锦绣并不理会他们的笑声,她只是身边没有防身的东西,虽然这玉米杆打人没什么太大作用,但是防个身拖延时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些家丁的其中一人一边抹着笑出的眼泪一边向她走近:“雷姑娘,不对,林姑娘,你打不过就不要打了,拿着个玉米杆做什么,不如早点跟着我们少爷回家去!”

    “来,你朝这儿打。”那家丁弯腰摘下帽子,把头伸到林锦绣的面前,“这玉米杆子要是不断,我管你叫爷……”

    林锦绣劈手便是一杆下去,正中那家丁的头顶,只听一声沉闷的棍棒到肉的声音,那家丁就晕了过去,连话都没有说完。

    林锦绣手中那根玉米杆却依旧挺立着,连缝都没有一根。

    别看林锦绣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她内心早就慌得一批。

    这玉米杆子打人的效果完全在她的预料之外,上一次与那小贼搏斗的时候似乎没有这么有用,难道这玉米杆子是看准了那小贼不会伤害她,还会自动调节战斗力不成?

    得想个办法把这些人引到大街上去,林锦绣的眼睛开始四处乱瞟。

    想得简单,做起来谈何容易?

    本来就小的院子被七八个男人死死围住,后方还有那崔少像个镇山石一般堵门,说不定镇山石都没他堵门厉害!

    林锦绣那一杆子完全敲没了那些家丁嬉笑的心,他们明显没想到林锦绣居然这般凶悍,一群精壮汉子居然停了脚步没人敢继续上前,与拿着玉米杆的林锦绣僵持着。

    “你们都是废物吗!一起上啊!两个小姑娘和一个老太婆都搞不定吗!”

    崔少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家丁们楞了一下,互相交换着眼色,为首的那个举起手里的拳头,呀地一声大叫向林锦绣冲去,剩下几个人在他的带领之下也冲了过去。

    林锦绣立刻后退,将李大娘与宁儿挤进屋内,仅仅一人能够通过的门框是她的优势,连续几人都被逼退,剩下的人想进来都没了空间,只能被林锦绣逼在门外。

    “呀!”身后突然响起宁儿的尖叫。

    林锦绣向后一看,居然是其中一个身材比较娇小的家丁从那塌了半边的空隙中钻了进来,直取老将,将宁儿的双手抓住,扛在了肩膀上。

    李大娘本就重伤未愈,更不是那家丁的对手,只一只手就被拦住了。

    “给我放手!”林锦绣转头就是一杆,门口防御亏空,那些家丁顿时就涌了进来,七手八脚地将林锦绣也擒住了。

    “放开我!你这个登徒子!放开我!”

    宁儿一直在尖叫却无济于事,敲在那家丁背上的小拳头对他来说与挠痒痒无疑。

    眼见着情势被控制,崔少终于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四周环顾了一下情况。

    宁儿那边?没有问题。

    林锦绣这边?四个男人把她按着,就不信她还能翻天。

    至于自己这些鼻青脸肿的家丁……哼,一群废物,索性没坏了好事。

    “林姑娘,你这是何必呢?”知道林锦绣真名的崔少改了口,伸手捏住了林锦绣的脸,“老老实实跟着本少走就行了,何必去受这皮肉之苦呢?”

    林锦绣冷哼并不回答。

    “哎呀呀,你看这,不好办啊。”崔少满脸都是得意的笑容,脸上的肉一直在抽搐着。

    他在房间里踱了几步,视线投在了床上。

    乐乐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们这边。

    方才屋内的打斗吵醒了他,仅仅哭了两声乐乐就被吓得瞪大了眼睛没了声音。

    现在看到一个眼神凶狠的陌生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瘪了瘪嘴又要哭,还没哭出声就被崔少抱起,颠着哄着怀里的孩子居然笑了出来。

    “啧啧啧,多可爱的孩子啊。”崔少抱着伸着小手想要玩的乐乐,转过身来面对着林锦绣。

    一看乐乐在崔少的手上,方才还在考虑如何逃跑的林锦绣怒吼出声,身边的四个男人都差点压不住她:“你把我的孩子放下!”

    “放下?我可舍不得。”崔少的眼睛凶残无比,他靠近林锦绣,将孩子放在了她的眼前,“再看看,多看两眼,一会儿就看不到了。”

    乐乐看到了妈妈,伸着小手喃喃着想要抱抱的样子看得林锦绣目眦欲裂。

    “姓崔的,你特么就是个畜生!”林锦绣当然知道姓崔的要做什么,额角青筋暴起。

    “孩子这东西,以后再生不就得了。”崔少不以为然地将孩子抱走,慢慢举高,“只不过再生的,就是崔某的孩子了。”

    松手。

    “不——”林锦绣拼命挣脱,那按住她的四个男人居然一瞬间被她甩脱,她伸着手向乐乐扑了过去,而那四个男人也向她扑了过来。

    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

    “县太爷驾到——”一个洪钟般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那两个家丁和崔少的注意力被外面的声音所吸引,林锦绣则满心都是自己的孩子,在乐乐落地的前一秒扑到了乐乐的身下,用自己的身体为孩子做了肉垫。

    “县太爷来这里做什么?”崔少暗道坏了可能要出事,抬脚就往门外走去迎接县太爷。

    门外,一身官服的县太爷冷着脸背手走进这破败不堪的院子,他的肚子将那一身锦袍撑出的弧度,竟是比林锦绣十月怀胎时还要夸张。

    他背后还跟着好几个捕快,个个手上都拿着戒棍,为首的甚至还配着刀。

    眼见院子里居然没人迎接,县太爷略一皱眉,示意身旁捕快喊话。

    那捕快与县太爷交换了眼神,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再喊一声,那半塌的房子里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惊的所有人后退了半步。

    县太爷定睛一看,那崔少居然直接飞了出来摔在地上,后面跟着出来一位单手抱着孩子,怒发冲冠的姑娘。

    “拦着。”县太爷眼看那姑娘还要冲崔少动手,忙叫捕快上前。

    两位捕快速度很快,在林锦绣踏出第二步的时候便拦在了两人中间。

    林锦绣见是捕快拦住了自己,硬生生收回了自己握紧的拳头,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崔少被摔懵了,他完全没有预料到林锦绣真的会对他动手。

    在看到县太爷的那一瞬间,他打了一个滚跪在地上,方才整齐的袍子都脏了,腰后还有个明显的脚印。

    他在地上连续爬了几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冲着县太爷告状:“大人啊!你可要为了小人做主啊!这贱民欠钱不还不说,还无故殴打小人啊!”

    “你放屁!”林锦绣见这崔少颠倒黑白,当着县太爷的面便骂出了声,“若不是你想摔我孩子!我打你作甚!”

    “大人啊!你看着贱民还颠倒是非贼喊捉贼啊!”崔少方才还嚣张无比,现在就跟林锦绣杀了他七舅老爷一般委屈。

    林锦绣气得说不出话来,眼眶都红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贼喊捉贼,他是什么样的脸才能说得出这话!

    县太爷看看哭哭啼啼的崔少,又看看气得浑身发抖的林锦绣,差不多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崔少平时的行径他能不清楚?只可惜今天他可是来办大事的。

    “闭嘴。”县太爷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崔力,你给我站起来!”

    崔少见县太爷居然没有与以前一样向着他说话,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大人,她,她可是打了小人……”

    “给我闭嘴!起来!”县太爷怒吼。

    崔少缩了缩脖子,完全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只能慢慢地从地上爬起,连衣服上的灰都不敢拍,乖乖地站在一边。

    “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县太爷威严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眼见着崔少想要开口说话,一眼将他瞪了回去,“这位姑娘,你来说说。”

    林锦绣不是崔少,当然不会添油加醋,言简意赅地将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讲给县太爷听,还指出了那张欠条现在就在崔少那里。

    县太爷示意捕快将那欠条从崔少手中拿过来,捕快走到崔少面前伸手,看崔少颤巍巍地拿出欠条放在他手上。

    然而一下还没抽过来,捕快一瞪眼,用力将那欠条从崔少手中抽走,放在了县太爷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