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五十七章:状告公堂
    她直视着前来闹事的女子:“客官,我的玉米汁从最开始卖到现在少说也有一周,您说我为何要在卖的很好的东西上画蛇添足来砸自己的招牌呢?您说我是奸商,但是奸商也不是傻子。”

    “这我不管。”那女人并不想与林锦绣讲道理,她只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说什么都要让林锦绣给她赔钱不可。

    僵持不下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了古往今来妇女们的标准耍赖方法。

    又是哭又是拍大腿,那样子就像是林锦绣害死了她一家老小一样。

    那些与这女人一同来的几个人也开始哭天抢地,要多晦气有多晦气。

    林锦绣是铁了心不想做这冤大头,在这几人哭哭啼啼的时候抬声道:“若是几位觉得我林锦绣不厚道,那我们现在就报官,大家一起到衙门里,让县太爷来断定这事情吧!”

    周围一片哗然,若是换做其他商家,就拿些银子将他们打发了事,生意该做的还是做,谁愿意将这时间都花费在报官上?

    而这林锦绣刚啊,说报官就报官,完全不考虑圆滑一点的解决方案。

    看来这人将自己的名誉与清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钱少赚一天就少赚一天。

    像她这样本就是以名声为卖点的店家,若是没了名声那才叫元气大伤。

    人群中少有几个明白之人,想一想也就明白儿这等道理。

    倒是那些看不清局势的人都觉得林锦绣怎么如此之傻,明明用钱就可以办到的事情非要弄得那么大。

    见林锦绣这么坚持,那几个人接着哭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反而会显得他们越来越丢人,坐在地上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好。

    “乡亲们,我们就跟她去衙门!”那为首的妇人像是下定了决心,大臂一挥招呼着与自己一同到来的几人,“我就想看看这奸商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林锦绣冷笑一声:“怀彦青!跟我一起去!宁儿,看一下店里。”

    被她喊到的两人应了一声,纷纷动作起来。

    “几位,请吧。”林锦绣与怀彦青一左一右站在店门口,将那些前来要钱的客人们向外引。

    看着林锦绣与怀彦青的样子,那些人反而有点怂了,最终还是在那妇人的带领之下挺直了腰板向外走去。

    看热闹的人一听要报官,全都兴致勃勃,呼朋引伴地想要凑热闹。

    这一下子将门口那些在糖包店排队的人都炸开了,买糖包哪里有打官司好玩。

    一时间所有的人纷纷从糖包店门口走开,全聚在了林锦绣的门前。

    “嘁。”眼见店门口的人全都被林锦绣吸引走了,刘生金狠狠地咬着牙,“这林锦绣是不是跟咱家有仇啊?为什么总是能将家里的客人带走?”

    刘大婶看着林锦绣,心里隐隐生出些担心,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去看看。”刘二壮将手里的活计丢下,自己连跑带走地跟上了林锦绣她们一群人的步伐往衙门行进。

    “爹,你慢点!”刘生金眼见着刘二壮跑了出去,自己也慌忙把手里的东西扔下跟上去了。

    刘大婶一看自己家的男人都冲了出去,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哎字身边就没了人,留她一个人在家里面对着无人的店铺不知道做些什么,只能长叹一声,用力跺了一下脚回到里屋去了。

    林锦绣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向了衙门,被告的两位神情自若步履轻松,一路上还时不时低声交谈着。

    反而是那些状告的人有些心虚,不知是被林锦绣他们的气势震的还是怎么回事。

    “掌柜的。”怀彦青轻轻地叫她。

    “什么事?”林锦绣问。

    “刘二壮和刘生金跟上来了。”方才怀彦青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状况,却恰巧与在人群中混着的刘生金对上了眼神。

    也不知是为何,刘生金看他的眼神中总有些怨毒,细想起来两人似乎也没有什么过节,甚至都没说过话。

    难道真如掌柜的所说,自己吸引到了他看中的某个小姑娘了?

    真是幼稚的理由。

    想到这里的怀彦青对着刘生金眯眼微笑了一下,这表情看在刘生金的眼中就成了无尽的挑衅。

    仅仅是几秒钟的眼神对视就把刘生金气得脸红脖子粗。

    “他们跟上来了啊……”林锦绣思索着,“刘大婶在吗?”

    怀彦青回答:“没看到刘大婶。”

    “行。”林锦绣点头。

    浩浩荡荡一群人来到了衙门,衙门门口站岗的小捕快都惊呆了。

    若不是下一刻林锦绣拿起了报官击鼓的鼓槌,他还以为这一群人是来砸衙门的。

    林锦绣将手里的鼓槌望往身后递去,她本是被告,并不是告状人,是不能敲鼓的。

    然而这一递却没有人接,林锦绣回身一看,方才在自己店里哭爹喊娘的那群人居然都在往后退。

    那妇人左看右看发现自己居然被挤到最前面了,身后龟缩着好几个大男人,像极了正在护崽的母鸡。

    “一个个的丢不丢人?”那妇人没了办法,伸手拿过了林锦绣手里的鼓槌。

    随着鼓声的响起,升堂,穿着整齐制服的捕快们从后堂处跑了出来。

    每人手里都是一人高的诫棍,排列在厅堂的左右两侧。

    林锦绣好奇地伸头看。接下来似乎就应该是在各大影视剧里都能看到的经典镜头了,她有点兴奋。

    “威——武——”

    诫棍的底端在地上不断敲击着,杂乱的鼓点连成一片,还未走进公堂便是一片震撼。

    果真亲眼见到的比较帅气。

    林锦绣心道。

    跟随着捕快进入公堂,围观的人群被拦在了外面,林锦绣抬起眼来看那“清正廉洁”的牌匾。

    那字写得着实漂亮,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大家赐的字。

    看了几眼还未来得及细想,县太爷已经迈着沉重的步子从后堂走出来了。

    只见他费力地挺着自己的大肚子钻进椅子里,差点把面前的案几给顶翻。

    让林锦绣没想到的是,不光是县太爷从后面走出,那位她曾经只见过一面的书生也迈着轻盈的步伐溜达出来,一双含笑的眼睛自林锦绣身上扫过,也不落座,轻摇着手里的折扇站在一旁,着实悠哉自如。

    所有的人见了县太爷都跪下行大礼,林锦绣虽不习惯这样的礼节也照做了。

    “起来吧。”随着县太爷颇为慵懒的一声,大家才窸窸窣窣站起来,林锦绣起来的时候发现怀彦青好像就没怎么动过。

    “你没行礼?”林锦绣小声问他。

    “江湖礼,不用全跪。”怀彦青小声解释道。

    行吧。林锦绣耸肩。

    “何人击鼓?”县太爷瞥了那玉面书生一眼,手中惊堂木啪地一声将堂下一片嗡嗡的说话声拍静。

    那妇人见身边这些男人一个个畏手畏脚的让人着急,便上前一步对县太爷道:“大人,是草民等人击鼓。”

    “为何事击鼓?”县太爷半眯着眼睛,面无表情,似乎很是困倦。

    “草民等人昨日在这林锦绣的店里喝了玉米汁,回家之后全部腹痛难忍,上吐下泻,怀疑是她玉米汁有问题,今日去店里找她,她居然说自己的东西绝对没有问题,让报官也不愿意赔偿!”那妇人指着林锦绣道。

    县太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了林锦绣;“原来是林姑娘。”

    “林姑娘,你店里的玉米汁到底是什么情况?”县太爷问。

    “回大人,小女子店里的玉米汁自营业起就没有换过配方,若是小女子的玉米汁有问题,为何在初营业的那几天没有人腹痛?”林锦绣为自己辩解。

    县太爷点点头:“所以你是想说这几人并没有腹痛,而是来讹你的?”

    县太爷这话一出,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林锦绣身上。

    前来找事的那些人都瞪着林锦绣,其中几个甚至都做好了跪在地上说草民冤枉的准备。

    “小女子认为,这些老乡并没有说谎。”林锦绣道。

    “哦?”这听起来就与林锦绣为自己的辩解有了矛盾,县太爷眉毛一挑,“你何出此言?”

    林锦绣回头看了一眼聚集在衙门外的围观人群:“小女子认为,这些老乡腹痛是真,但是不是因为小女子家的玉米汁腹痛还有待商榷,县太爷不妨问问老乡们,可还吃过其他什么东西?”

    县太爷一听有理,告状的人也都纷纷沉思起来。

    若是林锦绣的东西没问题,那就是自己吃的其它东西有问题,左右不过是换了一个商家要赔偿罢了。

    “各位老乡,除了林姑娘的玉米汁以外,你们昨天还吃了什么东西?”县太爷问那些老乡们。

    这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这些人愣是想了好几分钟,才有一个人弱弱地举起手:“昨日小人因忙碌并没有吃饭,只记得……只记得在去林姑娘店里之前在隔壁买了一个糖包吃。”

    另一个人也想着说:“昨日也就吃了娘子做的饭,若是在外面吃了什么……除了林姑娘的玉米汁就是隔壁的糖包了,那糖包真的是太香了!”

    他们这么一说,剩下的人也纷纷应和着,都说是在喝玉米汁之前在隔壁买了一个糖包吃。

    看来那糖包果然有问题。林锦绣与怀彦青交换了一下眼神。

    “既然你们所有人都吃了糖包。”县太爷点了点头,惊堂木啪的一声,“传糖包店老板!”

    门口的捕快跟着喊:“传糖包店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帝国总裁霸道宠〕〔重生之明星奶爸〕〔建造狂魔〕〔穿越位面的魔方〕〔给我一张复活卡〕〔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七十年代之农〕〔浮游岛主的成长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