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五十八章:明日升堂
    隐藏在人堆里的刘二壮和刘生金二人心里一噤,这里面是发生了什么,居然要将他们带进去?

    父子俩面面相觑,但是捕快传人不得不去,刘二壮便跟着捕快一同来到了堂前。

    县太爷见他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道:“既然糖包店的老板也在这里,那本官就问问,究竟是林姑娘的玉米汁有问题,还是这糖包店的糖包有问题呢?”

    刘二壮一听糖包有问题,立刻抖抖索索地对县太爷道:“大人,您可不能冤枉小人啊!都是她!都是她店里的东西有问题!”

    啊?林锦绣眯起了眼睛。

    方才她也没说什么糖包店一定有问题,只是做了个猜测假设,怎么这刘二壮上来就一口咬定她绝对有问题呢?

    这刘二壮心里果然有鬼,才会这么想将自己撇出去。

    “林锦绣,你自己店里的问题为何要将我们也牵扯进来!”刘二壮很是生气,直接指着林锦绣的鼻子骂道,“从你开业我们左邻右舍的就没一天好日子过,今天还闹上公堂,你就是想让我们这些街坊邻居都死了你才开心!”

    这话说得就着实有点过分了。

    林锦绣对县太爷行礼:“大人,方才可不是我说糖包店有问题,是老乡们自己说他们吃过糖包的,大人明察。”

    县太爷一听,这可不光是几位老乡肚子吃坏的问题了,脸色一肃:“林锦绣,刘二壮上前来,本官允许你们为自己辩解。”

    听县太爷这么说,那些告状的人纷纷退后进入了围观的情况,堂前就只有两家店里的老板与员工还站着,剑拔弩张。

    “大人,小人店里的糖包可绝对没有什么问题啊!”刘二壮重复着先前说过的话。

    “那我倒是想问问老板。”林锦绣偏头问他,“您店里生意如何街坊都很清楚,为何您的新品仅仅一个上午就大卖了?”

    “呸,你还好意思说我!”刘二壮反身呛林锦绣,“你那店里的玉米还不是这样,被人吃过一次之后立刻上瘾,绝对有古怪!”

    这话林锦绣当然不认:“老板,话可不能乱讲。我店里的产品可都是来自其他地方的珍贵食材,所以小店才限量供应。倒是老板的糖包同样让人上瘾而且还并不限量,既然你怀疑我的玉米里加了东西,我当然可以怀疑你的糖包里也加了东西。”

    “放屁!”刘二壮怒了,“我刘二壮做糖包都快二十年了,怎么可能随便往里面加东西!”

    “你卖了二十年不温不火,也就这两天突然暴走,搁谁都怀疑啊。”林锦绣瞥他一眼。

    “你就是嫉妒我们家生意好!”刘二壮对林锦绣喊。

    啪啪啪几声,县太爷敲着惊堂木让俩人安静下来:“既然你们两家各执一词,那就这样吧,来人!”

    随着县太爷一声令下,旁边站着的捕快噔噔两下站出来四五个人。

    “将那些说自己腹痛的人带下去,调查一下,至于你们两个店家嘛……”县太爷略一思索,“明日你们带着各自的糖包与玉米汁再来,退堂!”

    说完县太爷就惊堂木一拍,退堂了。

    哎?林锦绣被县太爷这操作惊到了。

    居然还要留一个晚上明天才断案,那不完全给了做手脚之人可乘之机吗?

    “大人……”林锦绣想说些什么,只可惜那县太爷已经从椅子上钻了出去,挪到后堂去了。

    我勒个去。

    林锦绣见围观的众人鸟兽状散,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县太爷这样做不太对,着实震惊。

    “爹,什么情况?”刘生金逆着人群走进来,与刘二壮低语。

    “掌柜的,先回去吧。”怀彦青见林锦绣迟迟不动,便叫了她一声。

    “你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林锦绣问怀彦青。

    “嗯……”怀彦青抱着胳膊看县太爷往后堂挪去的背影。

    “干什么!不是说了明天升堂吗!”刘生金的怒声传来,林锦绣俩人回头一看。

    原来是那些想要找人赔钱的几个人堵住了刘生金与刘二壮的去路,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刘生金就冲着他们怒吼,硬是把他们想说的话给吓了回去。

    那些人让开了一条道,把刘生金两人放了过去,眼见着林锦绣还没走,就想往她这里来。

    林锦绣十分机智地抱拳作揖:“各位老乡,不要急,明日升堂,县太爷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林锦绣这么一说,那些人也没了办法,面面相觑地看了一会儿,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衙门。

    没想到钱没要到就算了,居然还来了个衙门一日游,真是不值……

    林锦绣与怀彦青见众人都散了,也开始往外走,在衙门的门口碰见了曾经到店里吃饭的小捕快便打了个招呼。

    那小捕快笑得着实阳光:“林姑娘,我是相信你的店里绝对没有问题的,毕竟我们也吃过嘛。”

    “谢啦。”林锦绣眼睛笑得弯弯的。

    “你知道县太爷下午是有何要事吗?”怀彦青问他。

    那小捕快左看看右看看,见没什么人才压下了声音:“县太爷下午要跟着头儿他们一起去剿匪,你们也是赶巧了,实在是没办法啊。”

    林锦绣与怀彦青恍然大悟。

    原来是剿匪啊,难怪县太爷这么急,连案子也不断,看来是错怪他了。

    明白了原委,林锦绣与怀彦青告别了小捕快,往店的方向走去。

    “怀彦青。”林锦绣一脸深思,“你觉得,他们今天晚上会做点什么呢?”

    “说不定连夜就会将自己的糖包换回原来那种。”怀彦青说。

    林锦绣点点头:“没错。所以趁着他们没歇业,我得赶紧想办法从他们店里买个糖包回来。”

    “我给你摸一个去?”怀彦青问。

    “得了吧你,昨天夜探你不是拒绝的很干脆吗,怎么偷个糖包你就这么爽快啦?”林锦绣鄙视他。

    “我不是为了你方便吗?”怀彦青给自己辩解。

    “得了吧你。”林锦绣手一挥,“刘大婶不卖给我,我随便找个人帮我买就行了,你看刘生金盯着你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你吃了一样。”

    怀彦青听她这么一说觉得也对,便作罢了。

    二人回到店里,店里并没有什么顾客,因为今天这档子事儿,怕是事情没解决前也不要想有什么顾客了。

    然而店里还是有一个人在等林锦绣。

    “哎?大夫?”林锦绣见来人居然是老郎中,连忙迎上去,“您怎么来了?”

    “老夫想再向您买点玉米粉啊。”老郎中看了看旁边,悄摸地对林锦绣说,“今天下午我要送几服药给我的老朋友们,他们身上的病都好几年了,一直是老夫开药,虽然病情稳定却没除根,想拿姑娘的玉米粉试试。”

    林锦绣一听老郎中拿药是去救人的,想着今天下午的玉米还没有用,便答应了他。

    下午那玉米汁做出来估计也没人买,能卖给老郎中拿去煎药也不错。

    “哎,姑娘,你这店里怎么没什么人啊?”老郎中奇怪道,“不应该啊?”

    林锦绣叹了一口气,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给老郎中说了。

    老郎中听了也叹了口气:“姑娘啊,碰到这种事情只能自认倒霉,没关系,等事情过去了就好很多了!这几天姑娘的玉米要是卖不出去,姑娘可以把玉米粉都卖给我啊!”

    林锦绣听乐了。这老郎中,真是想着办法来买她的玉米粉。

    “行,回头您提前说一声,我提前为您准备点给您带过去。”林锦绣想想自己空间里的点数还蛮够的,要不干脆专门给他种上两棵算了。

    “好好好。”一听自己又有新的玉米粉可以拿,老郎中眼睛都笑没了。

    “那我去给您拿玉米粉,稍等一下啊。”林锦绣转身去自己房间进空间收玉米去了。

    ……

    话说刘生金这边。

    “哎呦!现在可怎么办啊!”刘大婶急的忙拍大腿。

    虽然从他们的嘴里刘大婶知道林锦绣并没有出卖她,但是一听明天居然要上公堂,整个人都慌了神,在店里来回踱步:“我早都说了你们不要用这害人的东西,现在可好,店估计都要没了!”

    “什么害人的东西!”刘二壮骂道,“不就是吃多了会拉肚子吗!很多中药吃多了还会拉肚子呢!”

    “娘,你消停点。”刘生金被自己母亲转来转去弄的心烦,“这莫掌柜一直在用怎么就没出什么事儿呢!”

    “莫掌柜,对,莫掌柜。”刘大婶听自己的儿子提到了莫掌柜,“儿啊,你去问问莫掌柜,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办!”

    刘生金两人一听,对啊,可以去问问莫掌柜啊,这秘方是他提供的,若是出了事他绝对也跑不了!

    有了刘大婶的提醒,刘二壮与刘生金父子俩连忙拿了几样东西就从后门溜了出去,一路上避着熟人,径直往清河楼跑了过去。

    “小二!”刘生金对清河楼门口的小二说,“我们要见老板,有要事与他商量!”

    那小二低头看看他二人的打扮,也不像是可以在清河楼消费得起的样子,便挥手赶他们:“我们掌柜的事务繁忙,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见的,你二人还是消停消停回去吧。”

    “哎呦不是啊!”刘生金见那小二明显是看不起他们爷俩,火从心来。

    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他没办法与这店小二纠缠下去,得尽快见到莫掌柜才行。

    见小二根本不松口,刘生金便径直往店里走,把那店小二挤开,进门就喊莫掌柜。

    “哎!你干嘛啊你!”店小二见刘生金软的不听来硬的,连忙招呼了几个人把他往外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