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五十九章:幕后黑手
    刘生金见这些人居然要强行把自己丢出去,连忙抱着头就躲,一边躲一边喊着莫掌柜,在大堂的桌子中间来回绕。

    客人们都四散躲开了,店里的人像是抓老鼠一般转着圈去逮刘生金,气急败坏的抓了半天才把他按在地上。

    “好你个家伙。”那店小二追刘生金追的气喘吁吁,“区区一介草民敢在我清河楼闹事?”

    “我是真的找莫掌柜有事啊!”刘生金双拳难敌四手,被抓着往外拖,动弹不得,实在是没办法了,他压低了声音对小二说,“我是来找莫掌柜说有关于秘方的事儿的!秘方!”

    他这秘方两字一出,店小二连忙上前将他的嘴捂住:“乱说什么呢你!”

    说着就把刘生金拖到了后堂。

    “外面那么多客人,你嘴上也没个把门的!”那店小二生怕有客人听到他方才所说的秘方,“掌柜的真的把秘方给你了?”

    刘生金左看右看见自己老爹没进来,估计是被挡在门外了,“当然给了啊,我这次就是为了秘方才来找掌柜的啊!出事了!”

    听刘生金说有关于秘方的事情出事了,店小二方知不好,便拉着刘生金去找莫掌柜了。

    此时莫掌柜正坐在二楼的雅座中,桌上放着不少菜,但是他与他对面的那一位一筷子菜都没有碰,而是只品着茶,商量着生意上的事情。

    正商量到关键位置时,门被敲响了。

    “进。”莫掌柜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拿起筷子夹了一点菜放进自己面前的盘子里。

    雅座的门开了,伸进一个脑袋。莫掌柜见是家里的店小二,便问出了什么事情。

    店小二抬眼看莫掌柜对面的人,见来的人是崔家的长子崔德便放下了心:“掌柜的,有人找,说是秘方的事情出事了。”

    “什么?”莫掌柜与崔德异口同声,“出什么事了?”

    店小二把刘生金推了进来。

    刘生金一看莫掌柜果然在这,也不管他对面坐的是什么人了,一屁股坐在莫掌柜的旁边:“莫掌柜,出大事了啊!”

    “这是……”崔德显然不知道莫掌柜认识这样的人。一看就是个平头老百姓的打扮,平平无奇。

    莫掌柜看着崔德解释道:“前几日我将秘方卖给了他。”

    崔德明白了。

    “这是崔家的大少崔德。”莫掌柜给刘生金介绍给坐在对面那人,“他是自己人,有什么事直说便罢。”

    刘生金一听是崔德,整个人都懵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这坐下的动作实在是唐突。

    但是坐都已经坐下了,再站起来也不是个事儿,见崔德不是很在意这个,便开口说了正事。

    “掌柜的,你给我的那个秘方不是不会被发现吗?”刘生金问莫掌柜。

    “是啊。”莫掌柜疑惑。

    “但是为什么吃了我家加了秘方的糖包的人,在林锦绣家喝了玉米汁会腹痛呢?”刘生金问,他手指着门外,“现在那些人可都找上门来了!”

    “什么?”莫掌柜与崔德又异口同声。

    莫掌柜震惊的是那秘方居然还能遇到对手,而崔德震惊的是对方居然是林锦绣?

    崔德还记得林锦绣,自己那个蠢弟弟可是天天在他耳朵边上念叨,都快听出茧子了。

    本想着一个早餐店的小老板起不了什么风波,没想到她做出的东西居然与秘方起了反应?

    “莫贤弟,这林锦绣到底是何许人也啊?”崔德问道。

    “这林锦绣与兄台弟弟的过节想必兄台也是知道的。”莫掌柜对崔德说,“她手里卖的东西着实神奇,仅仅一个玉米烧饼,吃进肚子里居然可以让人精神百倍。

    莫相林一脸恨恨道,“小弟曾试图购买她的方法但是被拒绝了,所以才将手里的秘方给了她的邻居想试探一下,没想到居然试探出了这等事。”

    “一两银子一个烧饼的事情吧。”一提到烧饼,崔德便知道是谁了。

    莫掌柜点点头,又补充道:“我曾经买过那林锦绣的烧饼回来研究,却一无所获,她的烧饼无论是闻起来还是吃起来都是我从没见过的精品。”

    崔德对玉米烧饼却只是听过罢了,并没有亲口吃过。

    现在莫掌柜对她的烧饼评价如此之高,他反而有些好奇起来。

    “她自己说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原料。”刘生金急急道,“哎呀掌柜的们,现在怎么办啊?要是明天上了公堂证明糖包有问题,那各位老板说不定也会被牵扯进来!”

    他都快急的拍大腿了,这两个老板怎么只想着林锦绣那边的事情!

    莫掌柜这才感到事情不对,连忙前倾着身子看着刘生金:“现在已经闹到公堂上去了?”

    刘生金被两道灼灼的目光看着,方才还挺直的腰板慢慢地缩了回去:“那些人喝了林锦绣的玉米汁,便认为玉米汁有问题,去找林锦绣赔钱。”

    “然后呢?”崔德追问。

    “没想到林锦绣宁死不愿赔钱了事,直接就闹到公堂上了,还不知道跟县太爷说了什么,那群人居然,居然不知怎么就联系到了我头上!”刘生金最后一句话细若蚊蝇。

    莫掌柜与崔德一听到这里,皆是觉得恼人的很。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采取一些措施,这牵连起来可就不光是将糖包店拿出来挡枪那般简单了。

    “按理说,一般人只想赔了钱宁事息人就好,这林锦绣却费尽心思闹到官府,为了做什么?”莫掌柜茶都喝不下去了,用力地将茶杯敲在桌子上,茶杯中的茶溅了出来,湿了一整片桌布。

    崔德长叹一口气道:“林锦绣这女子的性子也的确刚烈,从我弟弟那件事情上就能看出来,而且林锦绣好像上面有人。”

    “有人?”莫掌柜疑惑。

    “上面?”刘生金寻思这林锦绣不就是个小老板吗?

    “我弟弟的赌场出问题被查封确实是他自己做事不干净的原因。”崔德解释道,“但是,那县太爷什么德行你我二人不知?收了钱都还要在林锦绣面前下诫棍打我弟弟,你说他在做给谁看?”

    眼见着二人并不说话,崔德补充道:“肯定是演给上面的人看的啊!”

    这句话信息量着实有点大,刘生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县太爷是收过钱的,而莫掌柜更多则是考虑林锦绣这个人究竟该怎么办。

    “但是,若林锦绣上面有人,她根本没必要报官。”莫掌柜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若是她觉得自己被冤枉了,给县太爷提上一嘴,让县太爷为他跑腿便罢,为何要这样大张旗鼓呢?”

    “我……我也并没有看出县太爷很向着她啊?”刘生金犹犹豫豫地开口,“县太爷都说明天才升堂,看起来也不是很想管这个事情啊?”

    嗯?这下轮到崔德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难不成……”莫掌柜大胆猜测,“那林锦绣上面的人,充其量也就是能够让县太爷公事公办地查案子?”

    “那也就是说……”崔德听懂了他的说法,“若是林锦绣本身就有问题,县太爷也就不得不把她查办是吗?”

    刘生金猛然抬起了头,两眼冒出火一般的光芒。

    他懂这两位老板是什么意思了。

    眼见着刘生金有了反应,莫掌柜很是满意。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很小的纸包递给刘生金:“你是赶巧了,方才我正与崔兄谈这东西的生意,拿着去办吧。”

    刘生金接过那纸包,瞥了一眼,发现正是莫掌柜卖给自己的药。

    刘生金蹙眉又将纸包递了回去:“莫掌柜,这事儿我还真做不了,林锦绣身边那个跑堂的武功着实厉害,若是让我去可能会被发现,若是失败就完蛋了。”

    莫掌柜的确听说林锦绣招了一个武林中人做跑堂,也听说前些日子那跑堂以一人之力居然打退了十几个想要砸店的人,还与捕快们搭上了线。

    也不知道那林锦绣是给这跑堂生了什么迷魂记,这等身手竟然也愿意跟着一个卖早点的干。

    “那跑堂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崔德问刘生金。

    刘生金摇摇头:“街坊邻居都说没见过这人。我也是从小道消息得知他似乎是近期才来到县上的,直接便去林锦绣店里当跑堂了。”

    莫掌柜冷哼了一声:“怕不是林锦绣那小丫头的相好。”

    “不过那林锦绣可是带了个孩子,这男人看上去条件也不差,会选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做相好?”刘生金有点怀疑。

    虽然他巴不得怀彦青就是林锦绣的相好,这样在林锦绣的眼皮子底下,他也没办法抢自己的玲玲了。

    莫掌柜喝了口茶,手指着雅座的门外:“林锦绣虽然是个寡妇,但是头脑好,嘴巴能说,长得也不错,还有自己家的生意,只要不娶她遭闲,玩玩也是可以的,这样的事我店里见的多了。”

    “这……”崔德突然想起自己的弟弟似乎也曾提起过,想让林锦绣明面上嫁给他当小妾,实际上是想让林锦绣为他崔家所用。

    “这人选就我来找吧。”崔德说,“找个身手不错的,不一定打得过那人,但是稍微做点手脚还是有可能的。”

    “那就劳烦兄台了。”莫掌柜对崔德施礼。

    崔德摆摆手,从刘生金的手中拿过那一小包药粉,“你我本就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若是这事情传出去我也没有好果子吃。”

    刘生金眼看着他们已经计划好,指着自己问着:“我,我呢?”

    “你回去这样做……”莫掌柜早就已经想好刘生金那边应该如何动作,叮嘱着他免得出现差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