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六十三章:贼喊捉贼
    “升堂——”

    捕快响亮的声音在衙门上空响起,还带出了隐隐的回音。

    紧接着又是一声低沉雄壮的“威武”。

    “传林锦绣——刘二壮——”

    听到自己的名字,林锦绣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单手拎着装好玉米汁,挺胸抬头地走进了衙门,笑容依旧自信。

    “林姑娘,若是你现在跪下求我,或许我还会考虑放你一马。”

    刘生金并排走在林锦绣的旁边,悄悄地说。

    “看来你挺有自信的。”林锦绣斜眼瞥他,完全不掩盖自己的鄙夷。

    县太爷依旧大腹便便地挤在案几背后,那玉面书生依旧摇着他的无字折扇微笑着观案。

    一切看起来与昨天没什么不同。

    “民女林锦绣,叩见大人。”

    “草民刘生金,叩见大人。”

    屈膝跪地行大礼,林锦绣并不喜欢,微微蹙着眉,连额头都没有完全贴地,便在县太爷的一句起来后站起了身,偷偷将手揣进宽袖中拍了两下作为清理。

    县太爷半眯着眼睛,看样子很是疲惫,估计是昨日剿匪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毕竟以他这个提醒,别说剿匪,说不定跑两步都要喘。

    “两位店家可将与案件有关的证物带来?”

    两人同时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桶与篮子放在了堂前的地上后就退回了原位。

    林锦绣轻轻抽了抽鼻子,发现刘生金带来的糖包果然是换过的,并没有前几日她闻到的那种幽香。

    她静静地扭过头看了刘生金一眼。

    “两位。”县太爷将二人带来的食物放在自己面前,点了点头,“两位有什么话说吗?”

    刘生金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再次对县太爷施礼:

    “小人可保证自己的糖包绝无问题。”

    “你凭何作保?”县太爷问。

    “认识小人的街坊邻居都知道,小人前些日子出门学艺,师从京城名厨裴先生。”刘生金正色道,“这糖包的技艺就是裴先生传给小人的一张配方。”

    师从京城名厨?

    林锦绣只是从街坊邻居的口中知道刘生金前几日方学艺归来,没想到居然是京城名师?

    不过看他那副样子,编的也说不定,现在又没有学历证书这种东西作证。

    “你是在京城名师那里学做菜?”林锦绣问他。

    刘生金一改入公堂之前的嘴脸,正色道:“正是。”

    “也就是说,你做的那糖包是京城的方子喽?”林锦绣问。

    “正是。”刘生金道。

    林锦绣觉得奇怪:“既然你师承京城名厨,为何不在京城发展,反而要回到这小县城?”

    “林姑娘,我学艺途中依旧心念父母与家里生意,为何不能回来?”刘生金蹙眉。

    林锦绣故作不解的看着刘生金,直看的刘生金心里发慌,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若是我在京城学艺,我肯定会想法子接我父母去京城。你却不顾京城繁华,执意回县城这小地方,看来刘兄觉悟果真是高!小女子佩服。”

    哎?刘生金愣住了,这等情况他的确还没想好怎么应对。

    但是林锦绣这番疑问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对啊,你刘生金都随京城名师了,为什么不能将自己的父母接到京城,或者是州城也行啊!

    你回来做什么?

    你真的去学艺了吗?

    “我,我当然去学艺了啊!”刘生金听到围观群众的议论,连忙给自己解释,“我不去学艺,前些日子我出去是做什么去了?”

    周围人群嗡嗡声一片,刘生金的话都差点被淹没。

    “肃静!”县太爷惊堂木啪地一声将众人的议论压了下去。

    “刘生金,口说无凭,你可有证人?”县太爷摸摸自己的一小撇胡子。

    “我……”一听县太爷问他有没有证人,刘生金涨红了一张脸,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只是不停地往身后的人群中看,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一般。

    县太爷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刘生金,你可有证人?”

    “我,我有……”刘生金这么说着,底气却不太足。

    县太爷见他有话也不说清楚,惊堂木用力拍在案上:“实话招来!”

    “我能作证。”忽的,人群后方传来一声他人的声音。

    居然还真的有人作证?

    林锦绣回头一看——

    莫掌柜拿着扇子翩然入内,竟是步履无声。

    只是在路过刘生金的时候颇为无奈地看他一眼,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

    ……莫掌柜??

    他手中扇子啪地收了起来,抱拳行礼:“参见大人。”

    “莫掌柜的?你说可以担保,是真是假?”县太爷居高临下望着这两个人,语气很是严厉。

    “在下可以担保。”莫掌柜道,“不仅如此,裴先生也是在下推荐的。”

    莫掌柜这话一出,围观群众一片哗然。

    这刘生金到底是什么本事,居然可以让莫掌柜为他推荐老师?

    “你二人平日里还有交往?”县太爷也觉得似乎不太对。

    刘生金只是集市上开店的小市民,但是这莫掌柜是什么人啊?

    县上最大的酒楼的老板,据说这酒楼还只是个分店,总店在省城或是在京城还不得而知。

    他是怎么跟这刘生金扯到一起的?

    林锦绣死死地盯着他们。

    她没想到这莫掌柜居然真的与这事情有关系。

    仔细想想,这莫掌柜为什么要帮着刘生金来作证对付她?

    以莫掌柜的身份来说,不值啊?

    林锦绣努力思考着。

    只待莫掌柜行礼之后起身,向前一步站在了林锦绣的身边时,林锦绣突然间明白了。

    莫掌柜身上传出了几分淡淡的幽香。

    这幽香让林锦绣醍醐灌顶!

    她想起来了,为什么糖包中的香气那么熟悉。

    她在清河楼也闻到过!

    不对,不对。

    莫掌柜并不是来帮刘生金的,或许刘生金才是莫掌柜的棋子!

    从头到尾,应该是这莫掌柜想要弄她才对!

    ……坏事了!

    这莫掌柜的智商可不是刘生金能比的!

    林锦绣咬着牙,想着若是今天可以出去,绝对要给怀彦青那个乌鸦嘴写上个三十年卖身契!

    “我二人曾在酒馆相识。”刘生金言,说着还看了一眼莫相林,“当时我与我的兄弟正在酒馆喝酒。”

    “刘兄记得真是清楚,当时在下是去进货的。”莫掌柜接着刘生金的话说了下去,“在下与他二人在酒馆相遇,交谈甚欢,便时有联系。”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说的跟真的一样。

    “机遇使然之下,在下便将刘兄推荐给了我的老师,也就是名厨裴先生。”莫掌柜看了一眼刘生金。

    那眼神真是惺惺相惜,仿佛两人真的师出同门。

    “小人在外学艺,然而心向家中父母,待学艺完成之后立刻返回家乡想要替父母张罗生意,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

    刘生金满脸的痛心:“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林锦绣,害得我们刘记生意一落千丈,所以我才重新改良了糖包的配方,生意这才大火起来。”

    说着他就将矛头转到了林锦绣身上:“小人努力经营店铺,不料这林姑娘看我生意兴隆心里不服,便买通了几人将我刘记拖了进来!”

    刘生金目光灼灼看着堂上的县太爷,仿佛自己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明明就是挟私报复,还请大人明察!”

    “什么?”林锦绣难以置信。

    “那些人什么都说出来了!”刘生金指着林锦绣,“他们就是被你买通了才来状告我们的!”

    话还没说完,昨日那些告状的人便纷纷跪下,开始哭诉是林锦绣给了他们银子让他们来告官的,与他们本人没有任何关系。

    林锦绣默默地注视着他们,那些人中却无一人敢抬头看林锦绣的眼睛,都跪在地上将头死死的埋在双臂之间。

    “我并没有买通任何一个人。”林锦绣向县太爷施礼。

    “这是诬陷。既然他们说是我买通的人,那我自然也能说是他们买通的这些人,毕竟莫掌柜财大气粗,在这县上谁人能比?”

    贼喊捉贼,真的是贼喊捉贼。

    林锦绣的确生气,但是她得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与人辩驳才不会被人拿到把柄。

    “林锦绣,你还不承认吗?”刘生金质问她。

    林锦绣走到那些跪着的人面前:“抬起头来!”

    那些人不敢抬头。

    “不是说收了我的钱吗?”林锦绣看着那些人低着的头颅,问道“怎么不敢抬头看我啊?心虚了?”

    显然这些人并没有刘生金与莫掌柜那样的气度,一个个只敢趴在地上,被林锦绣吼了一声之后连话都不敢说了。

    刘生金看见这些人没有动作,心里暗骂都是没出息的怂货。

    但是证词还得说完,他不得不悄悄地踢了自己旁边跪着的人一脚。

    那人感受到刘生金的动作,本就心虚身子发抖,这下更严重了。

    被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还是抬起头来,哆哆嗦嗦地说:

    “是,是,是林老板,让,让让让我们告刘老板的……”

    林锦绣看着他那张快要哭出来的脸,心里清楚一定是刘生金他们那边使诈:“作证就作证,小哥为何看起来很是害怕?莫非是心虚?”

    跪着那人还没来得及回话,莫掌柜已经率先开口道:“姑娘说话这般凶狠,想必人人都会害怕吧。”

    林锦绣冷笑:“若是心里没鬼,怕个什么?”

    莫掌柜摇摇手中的折扇,慢悠悠道:“就怕林姑娘这样的恶人啊。”

    “你……”

    “够了够了。”县太爷手中的惊堂木一拍,两人顿时停下争执。

    冷眼看着那些趴在地上不断发抖的人,县太爷严肃道:“堂下几人,你们说的可是事实?”

    这一下子就更没有人愿意抬起头来作证了,甚至有人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一片骚臭的气味在堂上传了开来。

    “公堂之上,像什么样子!将这几人带下去。”

    县太爷对这些人没了办法,吩咐捕快马上将他们带走,说完还颤巍巍的用余光扫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阎王爷。

    看他无甚反应之后,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继续审案。

    作证的那些人被带走,堂上立时只剩下林锦绣他们几个:“刘生金,你控诉林锦绣的玉米有问题,可还有其他证据?”

    “大人,且先容小人回禀。”莫掌柜的声音传来。

    见县太爷应允,他才从自己的袍袖中取出一张纸抖开,“前些时候,在下曾与林姑娘有过一段不愉快的交易。”

    林锦绣眯着眼睛看莫掌柜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在下师弟的糖包,在京城也不过只是一味小食罢了,但是林姑娘这烧饼堪称人间天上绝无仅有。”

    莫掌柜看着林锦绣,一脸意味深长。

    “就连小人这等见过诸多美食之人都从未见过,所以在下曾诚心邀林姑娘一叙,愿出三千两银子购其秘方,却被林姑娘拒绝了。”

    莫掌柜这话一出,四周又是一片哗然。

    三千两银子,这可是三千两银子啊!足够一个家庭荣华富贵生活三代,她……

    她林锦绣居然拒绝了?

    “林姑娘,我曾调查过,你身为贝岗村人,家里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继姐,生活也不过是一般水平罢了。”

    说到这里莫掌柜稍微停了一下,眼看着林锦绣的拳头慢慢捏紧,他才继续开口道。

    “……可否问一下,若是姑娘这秘方属正经来源,为何会拒绝我这双赢的交易啊?”

    “生意拒绝就拒绝了,难道莫掌柜觉得我必须将这秘方卖给你?”林锦绣反问。

    莫掌柜笑笑:“在下也是调查之后才得知,家中亲人对林姑娘的评价是偷鸡摸狗,在村里做尽坏事。现在想来,林姑娘拒绝在下实是在下之幸。”

    莫掌柜说这话的时候并不看县太爷,反而用余光在观察着身后的围观群众们。

    “呵,偷鸡摸狗?”林锦绣气笑了,“莫掌柜,你调查的这么清楚,可调查过那对母女是什么德行?”

    林锦绣抱拳看向堂上的县太爷:“大人,民女那继母继姐在家中没让民女过过一天好日子,处处为难于民女,民女实在无法才离家独自求生。”

    莫相林正想打断林锦绣,开口说话,林锦绣却没给他机会:“这一点贝岗村的村长可以为民女证明,况且自民女来到这青瓷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大家可都看在眼里。”

    她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道:“民女是否为偷奸耍滑之辈父老乡亲心知肚明,她母女二人的一面之词实是污蔑!民女句句属实,还请大人明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