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火〕〔精灵掌门人〕〔临界血线〕〔仙帝归来混都市〕〔妖孽仙皇在都市〕〔修真弃少混花都〕〔巅峰赘婿(又名:王〕〔宦海弄潮〕〔拯救女神系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氪金剑仙李太白〕〔星际大佬的掉马生〕〔完美老公养成日记〕〔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疫灭〕〔我来到这个年代〕〔大宋最狠暴君〕〔凤凰指天〕〔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玩家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六十五章:好大的帽子
    “任良任大夫到——”门口的捕快高声喊道。

    惊堂木终究还是被打断了,县太爷愣了一下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传任大夫!”

    林锦绣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现在终究是有了喘息的时间,顿时心里的弦就恢复了松紧,避免了断裂。

    整个公堂一片肃静。

    “哈哈哈,林锦绣,你没翻身机会了!”刘生金一听有大夫到了,捧着肚子笑起来,“估计啊是有人吃出问题了找任大夫看病,被看出来了!”

    “据说那任大夫可是京城名医,祖上还是侍奉过先皇的!告老还乡才来到这里,碰上他,你这玉米里有再多猫腻也没办法!”

    “刘生金!”县太爷惊堂木又拍,“公堂之上不得喧哗!”

    林锦绣并不理会刘生金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了门口。

    “让一下!乡亲们麻烦让一下!”人群中传来一个老人的喊声。

    不多时,林锦绣瞪大了眼睛:“大夫,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只见人群中挤出一个瘦小的山羊胡老头,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把自己的一条腿从人群中抽了出来,往前连跌了几步才站稳:“哎呦喂,可算赶上了……”

    竟是在林锦绣那买过玉米粉的老郎中!这还是林锦绣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

    老郎中将自己头上的帽子扶正,也不搭理林锦绣,从身后的人群中搀出几位老人。

    那些老人大多锦衣玉袍,一眼看去都是富贵人家的老人。

    “爹?”县太爷看着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时失言叫出了声,“你怎么站,站起来了!”

    县太爷的父亲与县太爷完全不是一个画风,消瘦精神,白须长髯,竟是一副仙风道骨的形象。

    “你数日未归家,老夫还不能自己治病了?”老爷子眼睛一瞪。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

    “这就是县太爷的父亲?”

    “没错,据说年轻时可是在州上做官的,回乡养老呢!”

    老爷子看着县太爷,神色严肃,“还不坐回去?公堂之上成何体统。”

    此句一出,方才站起来的县太爷只好又坐了回去:“来人,给几位老人家上座!”

    “不用了,大人。”为首的老郎中带着几位老人对县官行礼,“草民任良,见过大人。”

    “任大夫快快请起!”县太爷明显对任大夫很是尊敬。

    任良这才看向林锦绣,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草民任良,专程前来为林姑娘作证!”

    “什么??”刘生金大惊失色。

    “大人将以何罪名将林姑娘定罪?”任良瞪了刘生金一眼,并未继续解释,而是这样问道。

    “叛国的嫌疑之罪。”县太爷在自己父亲的灼灼目光之下老实回答。

    “大人,若是您将林姑娘以叛国之罪下狱,恐怕会害了这县上很多人,包括您的父亲啊!”任良低头行礼。

    县太爷一听,这任大夫说的话着实严重了:“这是为何?”

    任良道:“林姑娘这玉米粉,不是害人的,是治病救人的啊!”

    后面的围观群众又炸锅了。

    之前那莫掌柜与刘生金还信誓旦旦地说林锦绣的玉米汁绝对有毒,说她有叛国之罪的可能。

    大家伙儿都快要信了,没想到这老郎中的话却完全推翻了他们的言论!

    “老夫与林姑娘打过几次交道。”任良接着说,“她曾与老夫道,自己的玉米来自于遥远的波斯帝国。”

    拨丝帝国?没有人听过这个国家,大家面面相觑。

    “老夫也曾目睹林姑娘将一垂死老妇救活,便向林姑娘讨要了这治病救人的方子。”

    任良那京城名医的头衔十分响亮,在他说话时堂上居然无一人发言。

    “林姑娘给予老夫一个方子,让老夫自己研究,可惜老夫才疏学浅,去询问姑娘才得知其中原委。”

    任大夫居然说自己才疏学浅,要询问林锦绣才能够知道这药房中的奥秘?

    “听了林姑娘之言,老夫用其玉米的玉米粉作为药引,使药方功效提升了数倍!”

    数倍!这是什么概念?

    光是风寒而已,以药汤调理身体皆需要十天半个月,若是提升数倍,岂不是一两天就能好?

    “大人,这几人,包括您的父亲都是老夫的病人。”任良道。

    县太爷点头,父亲的病他知道,因年轻时染了风寒,老年时双腿总是疼痛难忍,近几年甚至不可站起,难道是……

    “正是以林姑娘的玉米粉为药引的药汤,才让老夫重新站了起来。”县太爷的父亲接上了话。

    “此次前来,老夫不光是为了为林姑娘证明,也想对林姑娘表示感谢啊。”

    其他几位老人也纷纷说出了自己的病情,并表示是林姑娘的玉米粉才治好了自己的病,对她表示感谢。

    “不不不……”

    林锦绣完全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情况,竟然有点感动。

    在几位老人对她作揖的时候忙不迭地回礼:“是大夫医术高超,小女子只是提供了一点药材罢了。”

    任良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林姑娘可千万不要谦虚,这玉米独你一人拥有,本可以用它来赚大钱,却轻贱卖给了老夫用来治病救人,姑娘可是菩萨心肠啊。”

    五十两还算轻贱?不愧是京城名医啊!

    林锦绣被他们夸得脸都红了。

    “若林姑娘是敌国奸细,为何要将这良药提供给老夫?”任良道。

    莫掌柜与刘生金面面相觑,这事态,好像并没有按照他们所控制的那般发展啊?

    “莫掌柜,那药确实下了吧?”刘生金偷偷问莫掌柜。

    “闭嘴,你也不怕隔墙有耳。”莫掌柜小声呵斥他,随后点了点头。

    “那也就是说,赵康喝的那一桶玉米汁绝对有问题?”

    “嗯。”

    还好留了一手。刘生金哼了一声。

    等赵康那边药性发作,我倒要看看还能有谁为你林锦绣说话!

    谁知这一等就等到了天荒地老。

    一个时辰早就过了,赵康依旧面色如常,甚至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目都更加有精神了。

    “任大夫,麻烦帮赵捕头查查病。”县太爷见莫掌柜他们一直盯着赵康,便道。

    任大夫一听有人需要查病,疑问道:“这赵捕头可有什么病灶吗?”

    他看着赵康红光满面的样子,并不觉得他有什么需要可查。

    “大夫查便是了。”县太爷道。

    任大夫满脸好奇的走向赵康,给他查起病来。

    任良不知道先前赵康的举动,又站在林锦绣这一边,现在由他来查最合适不过。

    刘生金盯着赵康,满是自信的样子让林锦绣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过不了多久,这刘生金怕是要失望了。

    不一会儿,任大夫回来了:“禀告大人,赵捕头精神百倍,体力充沛,健康的很呐。”

    “什么?这不可能!”刘生金又是一个不注意惊呼出声。

    莫掌柜又没拦住,暗地里叹了口气。

    “怎么?”县太爷斜目看他,“你是断定了赵捕头一定会腹痛或者有其他症状吗?”

    “不……没,没有。”刘生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缩回了头。

    县太爷冷哼了一声:“既然赵捕头没事,任大夫又愿意为了林姑娘作证,那林姑娘的玉米汁的确没有问题。”

    林锦绣松了口气。

    “但是!”县太爷话锋一转,“这致人腹痛的问题还未找到,林姑娘的玉米来路不明,是否得有所解释?”

    林锦绣心里一噤:“大人,致人腹痛之物民女的确不知,至于民女的玉米……天机不可泄露,着实无法说出口。”

    “虽说有人为你担保,你一日不言,本官就有权利怀疑你一日。”

    县太爷道:“燕国要事,姑娘体谅一下。来人,带姑娘下去休息,等姑娘自证清白之后再放她回家!”

    虽说并未下狱,但这决定却与软禁无疑。

    赵康见如此证明依旧是这等结局,却也说不了什么,只是上前道:“姑娘,请吧。”

    林锦绣冲他点点头,转身对着老郎中弯腰行礼:“大夫,谢谢您能来为我作证,我出去之后定会登门致谢。”

    老郎中笑了笑,“老夫坚信姑娘可以自证清白,再会。”

    “再会。”林锦绣道。

    林锦绣跟着赵康往衙门后堂走去,不断思考着怎样才能将这件事情搪塞过去,又不暴露空间。

    “林姑娘,抱歉。”赵康突然说。

    “赵哥,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为何要道歉?”林锦绣不解。

    赵康回过头看她,眼睛里满是愧疚:“赵某使出浑身解数,也没办法帮助林姑娘,真是……”

    “赵哥。”林锦绣伸手拉住赵康的袖子。

    “我能保住我这颗脑袋,全是赵哥的功劳。”她抬起脸给赵康送上一个轻松的笑容,“应该是我谢谢赵哥才对。”

    赵康苦笑。

    “赵康!”县太爷的声音响起,“带林姑娘过来。”

    林锦绣收起笑容,跟着赵康往县太爷所在的房间走去。

    这原是衙门的书房,是县太爷办公的地方,但是此时反而是那玉面书生坐在正中的案几前,县太爷站在旁边一脸谄媚地照看着。

    这玉面书生……

    “林姑娘。”那书生看见了林锦绣,手伸向案几对面的椅子,“坐。”

    林锦绣也不客气,道一声“谢大人”便坐下了。

    “看姑娘不卑不亢的样子,绝对是光明磊落之辈。”书生夸了林锦绣一句。

    方才差点被定为叛国之罪,林锦绣都做好下狱被审讯的准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