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厨宝妈种田忙 第六十七章:都是戏精
    等了不出两个时辰,只见赵康从衙门内走出,在旁侧的公告栏上贴了一张告示。

    “林记烧饼店老板林锦绣因涉嫌通敌卖国之罪,被官府扣押,直到自证身份即可重获自由。林记烧饼店歇业整顿,待林锦绣判罪之后才可再做打算。”

    眉头微蹙,怀彦青的目光扫向了赵康,发现赵康也在看他。

    两人相顾无言,不多时,赵康的视线瞥向一旁,正是林记烧饼店的方向。

    怀彦青会意,点点头转身便走。

    而赵康则跟在他斜后方的位置,两人并没有交谈。

    到了烧饼铺,怀彦青开门进去,虚掩着门,抱臂等待赵康进来。

    赵康故意放慢了脚步,着一身官服来到烧饼铺前,背上还背着一个布包,身后跟着一群围观群众。

    无视身后的尾巴,赵康走进了烧饼铺中,随手将门带上,将闲杂人等关在了门外。

    “赵哥,有情况?”怀彦青问。

    赵康点头,示意怀彦青坐下慢慢说。

    “哎?怀哥哥回来啦,赵哥哥也在!”正说着,宁儿从厨房走出,正巧看见了两人坐在桌旁,便提了壶茶来,“林姐姐呢?”

    “正要说”怀彦青指指旁边的座位,“想听就坐下。”

    宁儿乖巧地往旁边一坐,赵康将刚才所发生之事为两人道来。

    “什么?林姐姐被扣押了?”方才听到县太爷的决断,宁儿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可能!林姐姐绝不可能是通敌卖国之人,我要去救她!”

    赵康连忙安抚她:“孙姑娘,我还没说完呢。”

    宁儿这才一脸疑问看向赵康,脸上难掩对林锦绣的担忧。

    “我原本也是认为大人真的把林姑娘扣下了。”赵康说,“但是大人并没有将林姑娘下狱,而是去见了州上的秦大人。”

    “秦大人?”怀彦青重复这个名字。

    赵康解释:“咱们雍州牧秦枢尧秦大人啊。”

    怀彦青点点头表示了解。

    “林姑娘在与秦大人交谈之后,秦大人将我叫进去,说我这几天全听姑娘的吩咐。”赵康道。

    明明是被官府以最高的罪名扣押在衙门内的人,居然让本县的捕头听她的话?

    怀彦青猜测:“是那秦大人与我家掌柜的一同合计着什么?”

    赵康用力点头:“贤弟真是聪明啊,那林姑娘现在果然是在为秦大人办事,还要我给你传话咧。”

    “什么话?”接下来的事情,似乎要有趣起来了,怀彦青满脸好奇。

    “秦大人说,要姑娘在三天之内将这粮食案件查清。”说完,赵康就将林锦绣所说的话向怀彦青重复了一遍,“林姑娘道,去告诉我家跑堂,在找赵哥用封条将店封上之后,打铺盖卷包于街上走人,出城之后再潜行回来,今日丑时去衙门将我接回家里,剩下的事情我回去再跟他们说。”

    怀彦青恍然大悟:“她这是不仅要让别人觉得自己在官府,也要让别人觉得我已经走了。”

    “看来是对方将贤弟也视为威胁啊。”赵康也是聪明之人,当然能听出来林锦绣做的何打算,“若是贤弟也离开了,他们必然要放肆起来。”

    宁儿听原来是林姐姐在为官府做事,方才的紧张也慢慢冲缓,听到林姐姐给怀哥哥带了话,连忙问赵康:“赵哥哥,我呢我呢,林姐姐有没有让宁儿帮忙的?”

    看着她想要帮上忙的期盼眼神,赵康笑道:“待会儿孙姑娘怕是要与我和贤弟合演一番戏了。”

    “就这么说定了。”怀彦青道。

    ……

    林记烧饼铺的外围人堆着人,早就挤成了一片看热闹的海洋,大家只见赵康进烧饼铺不见出来,不由得暗地里讨论起来。

    “方才在官府看到林姑娘通敌卖国的公告,可着实吓了我一跳啊。”

    “对啊,这侠义心肠的林姑娘居然是敌国的人,真是……”

    “可怜李大娘与宁儿啊,可是被她骗的呦……”

    街坊邻居正谈论着林锦绣的事情,烧饼铺的门一个响动,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引了过去。

    赵康手里拿着浆糊与封条,怀彦青则面无表情背着一个布包与他一齐走了出来。

    原来林姑娘这罪名是真的啊,店都要被封起来了!

    “赵哥哥,求你了,林姐姐她真的不可能是敌人啊!”只听小姑娘带着哭腔的声音跟在两人身后,宁儿两只眼睛哭的像桃子一样,拉着赵康的衣服死死都不松手。

    “孙姑娘啊,你就认了吧。”赵康满脸的痛心,“我也不愿相信林姑娘是通敌卖国之人,但这可是县令大人的断案,你我是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啊!”

    宁儿眼见着赵康要动手封店,无助的双眼又转到了怀彦青身上:“怀哥哥,你也信林姐姐是敌人吗?”

    怀彦青长叹了一口气:“宁儿,我也不愿信,但现在事实如此我也无能为力。”

    他揉了揉宁儿的头:“哥哥欠掌柜的一条命,但哥哥也要谋生,怪就怪哥哥实力太过弱小,没办法保掌柜的吧。”

    说着他便与赵康一同向外走去。

    宁儿一只手拉着赵康,一只手拉着怀彦青,嚎啕大哭着:“林姐姐真的不是敌人啊……”

    小姑娘哭的撕心裂肺,见者无一不叹息心疼。

    只可惜赵康公务在身,怀彦青去意已决。

    最后就剩宁儿一人,独自站在街上望着他们的方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止不住抽噎着。

    怀彦青倒着慢慢走远,看宁儿的目光充满怜惜与心疼:“宁儿,保重,待哥哥混出点样子,定会回来将你与大娘接到我所在之处,好生照顾!”

    “贤弟,放心吧,林姑娘留下来的银子足够等到你回来了,宁儿这边我也多为你担待着点,走吧。”赵康长叹了一口气。

    “林姑娘这是造的什么孽哦……”

    “这跑堂的也算是有情有义,非亲非故还想着要照顾这祖孙俩。”

    “嗨,话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自己一走就不回来了,只可怜这祖孙俩,又是落得个被抛弃的下场啊。”

    周围的大娘大婶们都围了上去,安慰着站在街上哭的宁儿。

    “宁儿啊,别伤心了,都怪那林锦绣这般假惺惺,将你与大娘也牵扯了进去啊。”

    “不是你的错,别哭了别哭了。”

    宁儿见她们这样安慰自己,咬着牙跺脚:“不可能!林姐姐绝对不是叛徒!若林姐姐是叛徒,为何要救我与奶奶的命!”

    说着她推搡着身边的人,一言不发的跑回了店里。

    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赵康贴的封条也被她拽成了两截,只有关上门的时候才能看出完整的样子。

    被她推搡过的大妈大婶们也没有怪她,只道这孩子太过有情有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结果落得个受骗的下场,着实令人唏嘘啊。

    这一场闹剧被站在人群边缘的刘生金看了个够,在附和着身边人宁儿与李大娘可怜的同时,内心可算是笑开了花。

    这林锦绣被关起来了,店也被查封了,怀彦青那个混账也走了,接下来不就是自己家店铺的最佳时机吗?

    等林锦绣因为卖国之罪被斩首了,自己再迎娶玲玲进门,不就是财色双丰收了吗?

    着实爽快!

    他回身走到店里,莫掌柜正与自己的父亲交谈。

    “情况如何?”莫掌柜见刘生金进来,询问道。

    刘生金满脸笑意:“林锦绣被扣押,店也被查封,那跑堂走了,就剩一小姑娘和一大娘,掀不起什么风浪。”

    莫掌柜点点头,这样的发展在他的预料之中。

    若是林锦绣被抓了,像怀彦青那种江湖中人,是不可能还会继续留在这里的,等他走了,隔壁就彻底没有威胁了。

    “虽说麻烦的人都走了,但你还是要谨慎一些。”莫掌柜嘱咐着,“那药就晚几天再用吧,这几天你随我去清河楼,也算是给街坊你我‘师兄弟’身份的证明。”

    刘生金觉得莫掌柜谨慎的有点过头,毕竟林锦绣都进去了,为什么还要再晚几天?不过他都说了要去清河楼,那就去,学学艺对自己只有好处。

    “没问题!”他说。

    “切记,这几天绝对不能用药。”莫掌柜看刘生金不像是个能乖乖听话的人,又嘱咐了一遍。

    “知道了知道了。”刘生金回应着。

    赵康这边。

    “那贤弟,为兄就送你到这里了。”城门口,赵康对怀彦青抱拳行礼,并从肩膀上取下一个布包。

    “这些东西是给贤弟路上用的,舟车劳顿,注意照顾自己。”

    怀彦青接过那布包背在背上:“谢谢赵兄关心,希望您能多帮我照顾一下宁儿她们。”

    赵康拍拍他的肩膀:“贤弟放心,为兄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我相信你。”怀彦青笑笑,“那我走了,赵兄多保重。”

    “去吧。”赵康轻轻推了他一把。

    怀彦青笑着,回头看了一眼青瓷县的街道,眼里还带着不舍,向城外走去。

    出了城门,只见他脚尖点地,几个闪身就消失了,引的路边一片惊叹之声。

    使轻功飞在路边树上的怀彦青终于收了他方才演出来的样子,嘴角略微勾起笑了笑。

    在城外的树林中找了一棵比较高的树就停住了脚步,他自是闲暇地往上一躺,开始消磨时间。

    整整一个下午,青瓷县内流言飞起,其中的内容不过就是林锦绣的叛国之罪与林记烧饼铺的倒闭之事。

    越传越玄乎,到了最后竟是连林锦绣如何叛国的小话本都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