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天周婉秋小草〕〔娱乐超级奶爸〕〔陈黄皮叶红鱼〕〔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顶级狂龙夏天〕〔天王殿夏天〕〔夏天天王殿笔趣阁〕〔无敌天王归来〕〔重生之彪悍奶爸〕〔农家弃女〕〔深空彼岸〕〔天师下山〕〔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一号狂婿夏天〕〔神兽召唤师〕〔六年浴血王者归来〕〔龙零〕〔寒门小福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前妻马甲掉了 第104章 霍二少很甜
    猎豹看到这手链,愣住了。

    因为这是红缨多次想买,却舍不得买的,她本来打算等攒够了钱,就买回来向红缨求婚,终究是没有等到那个时候。

    “呜……”猎豹放声大哭了起来。

    即便红缨死了,老大也还记得红缨身前想要的一切,帮红缨将这条手链买了回来,这么好的孤灯,红缨到底为什么要背叛她?

    猎豹想不通,他真的想不通,明明他们在夜雨阁的时候,大家都是好好的。

    猎豹将红缨的尸体抱紧。

    温甜走出地下室,心情有些讶异,她道:“有糖吗?给我一颗。”

    温甜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吃点甜的,甜味能够让人放松下来。

    “没有。”男人怜惜的看着她,道:“没有糖,倒是有我。”

    话落,男人扣住她后脑,吻了上去,他似要吞噬掉她的一切,那些烦恼,那些让她惦记的人和事物,那些东西,怎么配占据她的心房?能占据她心房的,只要他一个就够了。

    他吻的凶狠。

    温甜心烦意燥之下,没有拒绝这个吻,她五指深入他的发丝之中,用力揉了揉,亦回吻的很凶狠。

    这不像是一个吻,倒像是一场较量。

    水渍声叫人耳红心跳,温甜浑然忘我,吞噬吧,毁灭吧。

    死了一个属下而已,又有什么紧要的?只要他还活着就够了,夜雨阁还需要她,莫家还需要她。

    不管是谁,只要背叛了,下场便只有一个死字。

    凭什么要给红缨例外呢?红缨和别人一样,都是夜雨阁的成员罢了。

    猎豹伤心又如何,难过又如何?背叛就是背叛。

    没有组织,能够容忍下背叛者。

    似感受到她那强烈的情感,男人金眸微微一沉,大手缓缓移至她的细嫩的后颈后,细细的抚摸着,又滑又嫩,好喜欢。

    我喜欢你,他拼命的将自己的这一想法,通过这个吻表达给他。

    非常的喜欢。

    自从第一眼见到她起,就被她那双干净的眼睛给吸引。

    这个世界上,孤灯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而他,也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他和霍风爵,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个体,而不是什么人格,什么人格分裂中的一员。

    她柔软的嘴唇,被他吻的微微红肿,带着些许水光,像那待采摘的樱桃,诱人而又甜美。

    男人大拇指在她唇上蹭了蹭,问道:“我甜吗?”

    温甜不得不承认,她因为这个吻,那压抑的心绪被抚平了,“很甜。”

    “欢迎再次光顾,糖哪有我霍二少甜。”男人挑了挑眉,眸中带着深切的欲、念。

    霍风霖这个男人意外的甜美,甜美,却不能沉溺。

    想清楚自己的身份,温甜提醒自己。

    身后。

    猎豹抱着红缨,缓缓走出地下室,当烈阳照到红缨的身上,驱散了地下室的阴翳。

    猎豹带着哽咽,问道:“老大,红缨走的时候,痛苦吗?”

    温甜本想让她好受一点,说一句不痛苦。

    可霍风霖却不痛快了,猎豹正是方才让温甜不开心的罪魁祸首,孤灯直到这时,还顾念着他的心情。

    而这个猎豹方才,却毫不在意孤灯,大肆用言语来刺伤她。

    温甜体贴他,谁又来体贴温甜?

    霍风霖道:“死的很痛苦,被我折磨一番,怎么可能不痛苦?你也看见了,她四肢被我砍了,双眼被我戳瞎了,就连身上,都被我凌迟了几百刀,你觉得还能不痛苦吗?”

    猎豹听到这话,脸色一阵难看,随后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温甜瞥了他一眼。

    男人冷哼一声,总之,方才这猎豹让小孤灯不开心了,所以他也要扎猎豹的心窝子。

    谁让小孤灯不开心,他就让谁不开心。

    他这个人,可是很睚眦必报的。

    “哦,对了,你怀里的这位红缨小姐,身前还想过要勾引我你知道吗?若非我躲得快,此刻该被她玷污了,你看人的眼光这么差,你真的是小孤灯的手下吗?”

    霍风霖满脸嫌弃。

    “不可能!”猎豹吼道。

    “呵,你又知道不可能?我看,你就从来没了解过你的红缨,否则怎么会连她背叛了阻止这件事都不知道?看你这样,你在组织里应该是和她相处最长的吧?”

    猎豹被堵的哑口无言。

    是啊,红缨叛变,本该他第一时间察觉,可他却什么都没发现,还差点酿成了大货。

    红缨死亡这件事,也有一部分责任在他身上,如果他能细心点,早点知道红缨背叛……或许就不至于发展至此了。

    “老大,对不起……”猎豹讷讷的开口。

    他想他先前,确实是太过冲动了一些,对老大说了些不好的话。

    是啊,相处这么多年,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老大的人品性格?

    他这条命,都是老大给他找世界最好的医生救回来的,否则他早就死在数年前的毒寨里了。

    老大根本就没有必要骗他。

    “对不起,我回去可以领罚,能、能等我安葬完红缨再罚我吗?对了,这手链……”

    看到这条手链,猎豹眼眶瞬间又红了。

    他认真道:“这手链的钱,我会认真攒齐了还您,就当是我猎豹欠您的。”

    温甜淡淡开口:“你欠我的,还差这一条手链吗?”

    是啊,她欠老大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还不轻了……

    “尸体你带走吧。”温甜淡淡道。

    猎豹抱着红缨跪了下来,一字一句,郑重道:“红缨生前犯下了重罪,我猎豹,会在夜雨阁做牛做马,为她还清这罪过。”

    话落,他“咚咚咚”用力磕了三个响头,“阁主,请您不要将我开除夜雨阁。”

    猎豹很少叫她阁主,只有在认真的时候才会这么叫她。

    看来她想开了,不再为红缨的死而是非不分一味沉浸在悲伤里面。

    “好。”

    “多谢阁主宽宏大量。”

    猎豹背上红缨的尸体,一步深一步浅的朝外走去。

    霍风霖叹了口气,道:“那手链,可是花了我三十亿啊,本来买给小孤灯的,没想到,小孤灯转手就送给了一个死人,还是当着我的面送,实在伤我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