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麻衣神婿〕〔近战狂兵〕〔都市之仙帝归来〕〔陈歌杨雪〕〔至尊人生陈歌〕〔夏天周婉秋小草〕〔娱乐超级奶爸〕〔陈黄皮叶红鱼〕〔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顶级狂龙夏天〕〔天王殿夏天〕〔夏天天王殿笔趣阁〕〔无敌天王归来〕〔重生之彪悍奶爸〕〔农家弃女〕〔深空彼岸〕〔天师下山〕〔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前妻马甲掉了 第110章 你相信我好不好
    “流光老师,我真的能用您的设计图吗?”

    他之前就听说了,温甜设计出的,也是一款尾戒。

    而此刻流光大神给他的图纸,竟然也是尾戒!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只要他按照流光给的图纸做,到时候珠宝展上怕是能直接将温甜做的那款尾戒打压的无地自容吧?

    毕竟这可是流光的作品啊,温甜怎么可能比得上!

    任思其内心一阵窃喜。

    温甜唇角微微勾起,道:“你如果想用的话,随时可以用。”

    “谢谢流光老师!”

    任思其小心翼翼的将图纸放入包中,脸上露出喜色来。

    他看着流光的眼神,也不由得暧昧了许多,“请问、请问我能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吗?”

    “可以。”

    温甜指尖轻轻摩挲着咖啡杯的边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您看中了我哪里?”任思其有些羞涩的问道。

    这句话让温甜愣了下。

    随即眯了眯眼,道:“你觉得呢?”

    这话,当即让任思其想多了,他抚了抚领带,不安中又带着几分期待,道:“流光大神,您有男朋友吗?”

    温甜顿时笑了,“没有。”毕竟她只有老公。

    “那么,我……”我可以吗?

    任思其话还未说完,温甜瞧见窗外,猛地一愣。

    一辆豪华劳斯莱斯,停在咖啡厅的另一边。

    车里人没出来,但看见那辆车,温甜心脏忽然一跳,因为,那是霍风爵的车,之前她见过……

    霍风爵不是在家里吗?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难道,自己被他跟踪了?

    车内。

    男人指尖轻轻摩挲着尾戒,下午温甜鬼鬼祟祟的出门,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内心起疑,便跟了出来,没曾想,跑着私会野男人来了。

    那一刻,暴戾的情绪在男人眸中升起,身周泛着层层冰冷的寒意。

    那双金眸酝酿着山雨欲来的风暴。

    男人目光冷冰冰的望向咖啡厅里那一男一女。

    前面,司机一阵战战兢兢。

    司机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大少,那未必就是夫人。”

    男人发出一声冷笑:“你瞎,我还未瞎!”

    此刻霍风爵的心情很不好,上一秒温甜送他尾戒时,还在天堂,这一秒看到她私会眼男人,顿时落到了地狱。

    这种落差感,叫人很不好受。

    不,冷静。

    未必是他所想的这样。

    男人轻轻闭起眸子。

    咖啡厅内。

    温甜虽没有瞧见霍风爵,但仿佛能够感受到他那暴戾的心绪。

    温甜有些不安,反正今日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她起身,道:“不好意思,还有事。”

    话落,不等任思其应答,便朝外走去。

    任思其惊讶的望着她,想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温甜便已经推开咖啡厅的门离开了。

    不过今天任思其已经很满足了,有什么比流光大神亲自给他开小灶,更让人感到开心的呢?

    况且,他打探到了流光还没有男朋友的的消息。

    既然流光大神肯将这条信息告诉他,是不是代表,他也有机会了呢?

    任思其步伐轻快的往咖啡店外走去。

    另一边。

    温甜将口罩往上拉了拉,出了咖啡店,便立即往旁边的小胡同里拐去。

    车内,男人打开车门,当即大步流星的跟了出去。

    小丫头,被他抓到了私会野男人,还想跑?

    男人沉着一张脸,往胡同里追了过去。

    温甜心脏噗通噗通跳,直觉不能被霍风爵抓住,不然自己恐怕要倒大霉。

    然后,当他急匆匆的拐进另一条巷子后,蓦的发现,这竟是一条死路。

    一堵墙壁拦住了她的去路。

    身后隐隐传来了脚步声,温甜知道,一定是霍风爵的。

    温甜咬了咬牙。

    一只手扣住墙壁上缝隙,双脚一蹬,猛地攀了上去。

    霍风爵追过来,便瞧见温甜已经跳上了墙头,对面宽阔的街道,真让她跳下去,就追不上了。

    男人眉头一皱。

    随即,捂着心脏,满头虚汗的靠在了墙上,男人发出一声闷哼,痛苦的开口:“该死,又发作了。”

    温甜脚步一顿。

    那句话顺着风,飘到了温甜的耳边。

    发作?什么发作?旧疾发作了吗?

    霍风爵患有心衰,温甜在嫁入霍家前就知道了,因此霍风爵脸色比一般人还要白上许多,带着一股病态。

    想到他的心衰,温甜顿时犹豫了起来。

    这里除了她,也没有其他人了,如果真是心衰发作,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温甜当机立断,放弃了逃走的打算,又从墙头上跳了下来,朝霍风爵走去。

    几乎是刚靠近他。

    男人猛地站直了身子,大手死死扣住她的手腕,随后,将她往墙上一压,整个动作都快准稳!十分流畅!压制着她的力气也不容小觑。

    这哪像一个心衰发作的人?

    温甜顿时明白,自己这是被他给骗了……

    男人抚摸着她白皙的脖颈,说道:“口罩是自己摘,还是我来摘?”

    温甜瞪着他,不说话。

    男人顿时冷笑一声,金眸中不带任何情感,直接伸手将她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

    小丫头怪谨慎,还给自己化了妆,霍风爵伸手蹭了蹭,便将白色粉底蹭到了掌心,露出内里泛黄的肌肤。

    “跟我结婚了还敢私会其他野男人?”男人眯起眼,金眸中带着危险。

    温甜与他对视,不悦道:“你不也拿旧疾发作来骗我?”

    “好得很,还会顶嘴了,不乖。”

    男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道:“那个男人是谁?嗯?我现在就派人去了结了他。”

    这男人对别人,是真的毫不留情。

    “不说?这么护着奸夫?”

    怎么就奸夫了?

    温甜叹了口气,罢了,跟神经病较什么劲呢?

    现在神经病生气了,倒霉的还不是自己,仔细想想,自己方才的行为确实可疑,他会误会也并不奇怪。

    能怎么办,哄吧。

    温甜无奈道:“不是奸夫,那个男人叫任思其,你想解决他我是双手赞同,因为我今天骗他过来,正是为了让她在ktt珠宝设计展上丢尽脸面。”

    “你相信我,好不好?要做我的奸夫,你也看他配不配?”起码得长成霍二少或者小绵羊那样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