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麻衣神婿〕〔近战狂兵〕〔都市之仙帝归来〕〔陈歌杨雪〕〔至尊人生陈歌〕〔夏天周婉秋小草〕〔娱乐超级奶爸〕〔陈黄皮叶红鱼〕〔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顶级狂龙夏天〕〔天王殿夏天〕〔夏天天王殿笔趣阁〕〔无敌天王归来〕〔重生之彪悍奶爸〕〔农家弃女〕〔深空彼岸〕〔天师下山〕〔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前妻马甲掉了 第119章 我想要他
    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整个人都显得很开心,浅金色的头发衬的他皮肤白皙,那双浅金色的眸子茫然无措极了,惶恐的朝四周张望着。

    乔司尔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说道:“这人真的是c国前王室小王子?”

    “他是。”温甜淡淡道。

    “太离谱了吧?前王室血脉流落到拍卖所?”乔司尔有些不敢相信。

    “您也说了,是前。”c国对于失去王室继承文的废王子一向残忍。

    温甜叹了口气,道:“他是个茫然。”

    是的,明修看不见,那双瞳孔没有任何焦点,这一点温甜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真的会有人拍他吗?”乔司尔对此保持质疑。

    温甜也有一丝不适,她道:“上流社会中,喜欢玩弄美少年的人多得是,更遑论,是前皇室王子了。”

    温甜话刚说完,拍卖场台下,便传来一道猥琐的声音:“五百万!”

    “呵,这王子的滋味,我还没尝试过呢。”那人满脸猥琐的说道。

    明修的外貌实在太出色了,像一匹误入豺狼虎豹中的小鹿,整个人看着都干净清贵。

    场下,有人质疑的问道:“请问他是雏吗?还干净吗?不干净的男人,老娘可没有兴趣!”

    拍卖师笑着说道:“这一点还请诸位放心,他很干净,没有任何人碰过他,我以紫罗兰拍卖所的信誉向您保证。”

    听此,那美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小王子是吗?正好,我也好奇小王子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滋味。”

    “一亿!”美妇当即竞价。

    猥琐男人见此,顿时皱了皱眉,道:“许夫人,您都五十岁了,居然还想老牛吃嫩草,要不要脸啊。”

    美妇当即柳眉一挑,泼辣道:“严老板,你说我老牛吃嫩草,你看着可没比我年轻多少。”

    美妇保养的相当好,人至中年却仍旧美艳,看着不像是五十岁的,倒更像是三十岁的。

    严老板顿时满脸不屑道:“今日这明修王子,我还就要定了!”

    “两亿!”严老板举牌到。

    就在两人争执间,温甜淡淡开口:“这位王子是一位瞎子,你们确定你们要花这么高的价钱,拍一个瞎子回去吗?”

    听见这话,笼子里的明修浑身一颤,脸上露出受伤的神色来。

    美妇正打算竞价,听此,当即质问:“什么?竟然是个瞎子?”

    拍卖师叹了口气,道:“明修王子确实眼睛有损,这也是他身上唯一的瑕疵了,我保证,你们拍他回去,不会吃亏。”

    温甜不知怎的,并不想让美妇和严老板拍到这小王子。

    小王子看起来干干净净,就应该带着太阳底下,应该干干净净的站在那里。

    而不是被富人拍去玩弄至死。

    一但被他们这种有特殊癖好的人拍到手,明修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可就不一定了。

    因此温甜是故意出声提醒的。

    台上,明修也连忙道:“我、我虽然眼睛不好,可我什么活儿都能干,我可以认你们做主人,绝对不会给主人惹麻烦。”

    温甜听此,微微抚额。

    这位小王子,到底明不明白,被他们拍走会面临怎样的待遇?

    严老板也有些犹豫了,道:“什么?竟然是个瞎子?是个瞎子怎么不早说!”

    拍卖师一阵尴尬,道:“明修王子虽是盲人,但平时生活能够自理,与平常人无异,为什么要特殊看待他呢?”

    美妇摸了摸下巴,道:“是个小瞎子啊,小瞎子到也别有一番风味。”

    “两亿五!”美妇举了牌。

    严老板踌躇不定。

    他不是很想拍个身体有缺陷的人回去,玩都玩的不过瘾。

    但他看了眼明修的美色,又犹豫了。

    他长得真的很干净清贵,是有钱人家才能养出的那种气质,平日里这种货色可遇不可求。

    严老板看腻了胭脂俗粉,明修这种还是头一回见。

    严老板咬了咬牙,道:“三亿!”

    拍卖师敲了敲锤子,道:“目前最高出价!三亿!还有人要出价吗?三亿一次,三亿两次……”

    这下轮到美妇犹豫了,因为花三亿拍一个鸭子回去,还是个瞎子,显然付出还是太大了些。

    许夫人叹了口气,道:“严老板,这次我就不跟你争了,你既然喜欢这瞎子,便拿去好了!”

    严老板冷哼一声。

    就在拍卖师要一锤定音之际!

    温甜忽然举牌,道:“四亿!”

    她一开口,登时就有人认出了她。

    温甜对那孩子有一股天生的好感,不想看这么干净的孩子被人拍回去糟蹋了。

    主要是,那双金眸不同于霍风爵和霍风霖,眼色淡淡的,像一抹暖阳。

    温甜喜欢他的眼睛。

    “她不是刚才拍下流光大师那根发簪的人吗?”

    “这么有钱的吗?竟然又看上了这小王子?”

    就连乔司尔,也震惊的看着她。

    乔司尔小声道:“温甜,你拍他做什么,难道连你也……”

    温甜语气淡然,她道:“教授,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想保护他。”

    乔司尔皱了皱眉,道:“你现在是霍家的人,万一爵爷知道这件事……”

    温甜随和的朝他望去,说道:“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吗?我不会将这小王子带回霍家的。”

    是的,温甜打算等拍卖结束,就放他自由。

    这么干净的孩子,就该堂堂正正的活在太阳底下。

    而不是成为富人的私人玩物。

    乔教授用恨不赞同的语气对她说:“温甜,你要想好,万一这件事被霍家人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台上那是个大男人,兴许霍家人会觉得你不忠,他们能给你宠爱,自然也能在一瞬间将这宠爱扼杀。”

    “老师,我总觉得,做人就要随心所欲一点,我想做,所以我做了,哪怕最后收到霍家人的指责,我也无悔。但我如果想做而不做,我就会一直记着这件事,说不定往后会后悔终身。”

    是莫家人,将她养成了这种洒脱的性格。

    乔司尔被他说的一愣。

    “温甜,你……”他忽然觉得面前的女孩,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