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蚀骨闪婚:神秘总〕〔娱乐超级奶爸〕〔修真弃少混花都〕〔奥特时空传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都市医品仙尊〕〔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天降三宝,爹地宠〕〔绝代神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钢铁蒸汽与火焰〕〔盖世双谐〕〔我真不是大佬〕〔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九死丹神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开局一座天道楼 第4章:再见秦始皇
    阳翟城。

    一座不起眼的小院。

    正有数人围坐在桌案周围,吃肉喝酒。

    其中,除了一青年有着儒雅气质,双眼透着智慧之光外,其他几人都是草莽英雄。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张良,张子房。

    张良因刺秦失败,一直郁郁寡欢。

    张良原是韩国贵族,祖父张开、父亲张平都是韩国丞相,深受王恩。

    他因亡国破家之恨,决心刺杀秦始皇。

    张良弟死不葬,散尽家财,巡游天下,寻得一大力士,为他打制一只重达120斤的大铁锤,然后差人打探秦始皇东巡行踪。

    最终,于博浪沙刺杀秦始皇。

    谁曾想,处心积虑的谋划,却以失败告终。

    “子房兄,来喝酒,前次在博浪沙,即便没有杀死嬴政狗贼,你能全身而退已经很了不起!”

    “子房兄,来日方长,以后我们定有机会取嬴政项上人头!”

    周围的汉子们,纷纷招呼张良。

    “来喝酒!”张良暂且放下心事,端起大碗道。

    隆隆隆!

    忽的,却传来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不好,有官军!”张良汗毛炸立,腾地站立起身道。

    “子房兄,那我们该怎么办?”

    “子房兄,你拿个主意!”

    数名草莽英雄,也颇为慌乱。

    张良眸子转了转,道:“我们从后门突围,出去后,四散而逃!”

    说完,张良率先向后门奔去,其余几名草莽英雄也紧紧跟随。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小院大门便被官军撞开。

    王贲带领大军冲入院落,看着还在冒热气的饭菜与未喝完的酒水,眉头紧皱,杀气腾腾道:“给本将追!”

    翌日。

    数架囚车,押解着凡人,直奔咸阳。

    张良与数名草莽英雄,都没有逃出王贲数千铁骑的追捕。

    阳翟城不比博浪沙,王贲率军到来,便让郡守将阳翟城门封死,对张良来了个瓮中捉鳖。

    他们怎能逃出王贲的手掌心?

    一身戎装、英武雄壮的王贲,骑着高头大马,看着囚车里的张良等犯人,不禁对那天道楼主人佩服不已!

    对方果真神机妙算!

    “你们官军,是如何知晓,张某藏身阳翟城的?”张良不甘地询问道。

    他自认从博浪沙撤退后,自己可谓是做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为何还会被官军发现藏身之处?

    张良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不弄清楚这个问题,他死不瞑目!

    王贲道:“张良啊,看在你是个死人的份上,本将就告诉你,让你死得明白!”

    “请赐教!”张良双目盯着对方。

    王贲道:“是天道楼,推算出你的藏身之所!”

    “天道楼?”张良眉头皱起,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王贲说完,不再废话,催促大军加快速度赶回咸阳。

    抓住博浪沙刺秦主谋,乃大功一件,再者,秦始皇应该也等得焦急了。

    ……

    秦都,咸阳,麒麟殿。

    头戴戴帝冠、身着帝袍的嬴政,威严端坐在帝座上。

    下方跪拜着一群人。

    正是张良等六国余孽,以及跟他有勾连的大秦官吏。

    嬴政下令车裂张良,诛灭其族人,其他罪犯也一一受到严惩。

    这一天。

    大秦刑场血流成河。

    至少杀了数百口人,还有许多人或被充军、或被关入监牢。

    随着张良被诛杀,天道楼的大名也将传遍大秦。

    陈麒麟可谓是一战成名。

    ……

    退朝后。

    嬴政招来王贲。

    “陛下,您有何事吩咐?”王贲恭敬道。

    嬴政一笑:“带上重金,随朕去天道楼!”

    博浪沙刺秦主谋张良被车裂,其同党也受到严惩,除去一个大毒瘤,让嬴政心情变得很好。

    另外,通过张良事件,他确认天道楼主人是一个比徐福还要厉害的方士。

    刚刚退朝,嬴政便迫不及待地想去天道楼。

    “是,陛下!”王贲领命。

    咳咳咳~

    嬴政吩咐完后,却剧烈咳嗽起来。

    “陛下,您没事吧?”中车府令赵高赶忙道。

    嬴政摆摆手,好一会才停下。

    “拿徐福仙师给朕炼制的金丹来。”嬴政道。

    赵高没有二话,立刻拿来一个精美瓷瓶,打开倒出一粒圆乎乎、裹着金粉的丹药,卖相倒是不错。

    嬴政接过丹药一口吞服下去,赵高送上一杯暖茶。

    嬴政喝了一口。

    吃完丹药后,嬴政又剧烈咳了一阵,咳出一口带血丝的黄褐色浓痰。

    嬴政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此时,王贲也准备好了。

    赵高道:“陛下,让老奴也跟您一起去吧!”

    他对神秘的天道楼主人,很好奇!

    嬴政摆摆手道:“你就留在宫中吧,让王贲陪朕去便好。”

    他带着王贲与几名侍卫,换上便装,提着黄金、珠宝前往天道楼。

    ……

    时至傍晚,夕阳西斜。

    金色的暖阳余晖,洒落在天道楼上,给其镀上一层灼灼金边。

    嬴政、王贲一行来到时,陈麒麟正在厨房里做晚饭。

    【叮!秦始皇带着通武侯与黄金珠宝,来到天道楼。】

    陈麒麟听闻系统之声,嘴角浮现一缕笑意。

    对方带着宝物前来,而不是带着军队,应该是抓到张良了。

    陈麒麟如是想着,他并不知道张良已被车裂之事。

    说来也奇怪,除了秦始皇这个大客户外,天道楼最近都没有接到新单子。

    好似这天道楼,就是专门为嬴政办得一样。

    最近,陈麒麟一直苟在天道楼,反正有吃有喝,也没有外出。

    对外面的事,自然不知晓。

    他看了一眼,正在煤气灶砂锅中慢慢煨炖的东坡肉,估计还需要不少时间才能煮熟。

    他便脱下围裙,走出厨房。

    “难怪今天喜鹊在枝头撒欢叫个不停,原来是有贵客临门啊!欢迎陛下和通武侯再次光临寒舍,令寒舍蓬荜生辉!”陈麒麟来到大厅,笑意盈盈道。

    嬴政可是他的摇钱树,确切说是摇点树(天道点),当然要热情接待。

    陈麒麟走到王贲面前,笑呵呵道:“陛下太客气了!您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礼物啊?”

    话是这样说,但陈麒麟自然而然地伸手,抓向对方手里的大箱子。

    王贲没有得到始皇帝命令,哪敢将金银珠宝给天道楼主,死命拽着箱子,脸涨得通红。

    按照始皇帝来时所说,带这些金银珠宝,是来买新消息的,而不是白送给天道楼主。

    但,陈麒麟力气贼大,贼溜一下,就将宝箱给夺了过去。

    【叮!系统检测到金银珠宝,可兑换30天道点。】

    陈麒麟闻声很高兴。

    王贲却不高兴了,直愣愣地想将宝箱莽回来。

    嬴政瞪了王贲一眼,示意其住手。

    王贲只好涨红着脸,灿灿的收回大手,瞪着天道楼主。

    嬴政向陈麒麟抱了抱拳,道:“先生神机妙算,助朕抓拿博浪沙刺秦贼寇,朕略备薄礼谢过先生!”

    既然,金银珠宝都到天道楼主手里了,嬴政作为一国之君,也不好意思再要回来,那样太小家子气了,便做个顺水人情。

    “陛下,太客气了!这礼不薄,一点也不薄啊!”陈麒麟微笑道。

    王贲白了一眼陈麒麟,那口箱子可是装着价值三万两黄金的金银珠宝啊!

    当然不薄了!

    秦始皇是要拿这些金银珠宝买消息的,没想到就这样,被天道楼主给黑了。

    “陛下、通武侯,两位请坐。”陈麒麟直接忽略王贲便秘的眼神,笑道。

    嬴政坐到真皮沙发上,一如既往的舒服,他伸手拍了拍扶手,看向气呼呼的王贲道:“你也坐。”

    得到秦始皇应允,王贲也一屁股坐到另一张真皮沙发上。

    原本他很喜欢坐沙发,但现在却感觉这沙发没有第一次坐得舒服了。

    陈麒麟暗暗将宝箱里的金银珠宝,兑换成天道点,然后看向秦始皇道:

    “不知陛下这次来天道楼,想要知道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