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最强武团〕〔独家宠婚〕〔总裁的绝命爱人〕〔三生梦千年〕〔报告总裁爹地,妈〕〔妖女宋姬传〕〔长恨缘歌〕〔九零农媳有点甜〕〔三千韶华为君狂〕〔我家夫人病好了〕〔荆棘王座〕〔赶不走的大BOSS〕〔完美少女之魔都夜〕〔五零的平凡生活〕〔穿越宇宙找到你〕〔重生黑风山〕〔流浪在诸天世界〕〔萌妻出没,霸道前〕〔一只猫的浪漫人生〕〔奋斗在美漫世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七百二十五章 屠龙屠狗(大章求订阅)
    袁苜感觉很不妙,因为,楚垣夕虽然对小康的社交理论说的头头是道的,但是,在这之外他还没有展示过自己对社交的理解。

    换言之如果徐欣看过楚垣夕的材料之后就这这份材料聊些具体的问题,楚垣夕应该是可以对答如流,至少袁苜自己是问不住楚垣夕的,她拉上刘璐和袁敬三个人围攻楚垣夕做兵棋推演都不是一次了,角度不可谓不刁钻,无一例外都被楚垣夕打掉。

    但是如果是传统社交的话,这就真不好说了,特别是被高端圈子称为世纪难题的支付宝社交怪圈。

    要知道支付宝做社交都已经做灰心了的感觉,每年习惯性的做一做,似乎也不太清楚应该怎么做,茫然的设计茫然的完工茫然的交差,反正也不知道正确的方向,就瞎捷豹做呗。

    于是,微信有的功能支付宝大手一挥全部山寨,微信没有的功能也非常丰富,神马聊天、群聊、朋友圈、公众号、小程序、小游戏之类的那都是弟弟,支付宝简直为用户操碎了心,各种二级三级四级五级界面里面藏满了社交宝藏,别说新用户了,用了十年的老用户都未必说的清楚。

    然鹅就是没人拿它当社交软件。

    所以这个问题诚如徐欣所说,答案很多,有理有据的看上去都很有道理,但是不解决阿里的问题,所以徐欣才说是个开放性的问题。

    拿这个考楚垣夕,是不是有点耍流氓啊?

    而袁敬依旧腰板挺的笔直,老神在在一言不发,仿佛这个问题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实际也确实还没发生过一毛钱的关系。其实他很好奇楚垣夕打算怎么发功。

    楚垣夕反而更轻松了,因为这个问题本来也没有答案,就算有正确的答案,也得阿里的人看到了然后照着做一遍才能验证。所以徐欣的问题其实很容易应对,不在于答案怎么样,而在于徐欣是否认可这个答案。这种认可即可以通过真知灼见,也可能只需要一点点心理学上的小技巧就可以达到屠龙的效果。

    对楚垣夕来说,屠狗稍微难了点,反而是屠龙更简单,只是之前的一年多没有机会试刀而已,这刀都快锈住了,得赶紧来两下。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心情始终保持轻松的原因,说服那么多的投资人实在是费劲,但说服徐欣简直不要太简单!

    “徐姐,我先吹个牛。你知道,我创业的第一家公司,巴人娱乐,是生长在社交网络上的,自媒体想要做大靠的就是社交,所以我肯定是做社交的料。否则想要做起一家像巴人娱乐这么成功的自媒体矩阵来,不砸个几亿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是空手套白狼,只投了400万,还都是人工成本。

    不过我是以pgc的方式做社交,是用户角度,和开发运营并不是一条线,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你仍然怀疑我是不是做社交的料。然而,我以前是做产经的,产品经理是运营和研发的交界处,一手拉开发,一手拉运营。我的这个背景,您可知道?”

    “我现在知道了。”徐欣略一点头,表示了对楚垣夕所吹之牛的认可。

    楚垣夕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开始。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社会心理学家弗里德曼就认识到一种名为“得寸进尺”效应的交互现象,比如现在这个场合,楚垣夕只要让徐欣认可他的第一个观点,那么就相当于开始升级对方的认知,对方在潜意识中就会提升对他接下来论据的认可几率,也更容易答应他的请求。

    究其原因,在于两个字——人设。

    “人设”是一个影响心理的巨大因素,无论多么小的事情,潜意识中,任何人都有在同一个对象面前保持人设前后连贯的诉求。因此为了避免人设上的矛盾,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表示认可之后通常来说心理尺度就会放大,甚至洞开,而不会立即反转180度。

    于是趁着这个场景,最适合的就是得寸进尺。

    于是楚垣夕说:“对于你的考题,很多人的回答都是从产品本身出发的,比如说做电商的用户,对app的认知就是电商,不适合做社交,所以做不起来。又比如说功能太多太杂了过犹不及,应该大量做减法等等。这些都对,可以说支付宝app作为社交来说问题很多,不是一个问题解决了就能做起社交来。

    但是,我想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解释一下,他们的运营方式不对。”

    袁苜一愣:“运营?支付宝还需要运营?”

    徐欣也是这个问题,一般来说国民级的app是不需要运营的,比如支付宝,为什么头条和抖音差点,因为还需要运营,还需要砸钱。

    只听楚垣夕说:“是的,需要运营,因为他们把社交功能直接植入到支付宝这个app里的方式本身就是错误的。”

    袁敬凝重的问:“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凝重?因为他也没理解。

    “意思就是,他们应该重新开发一块专门用来社交的全新的app,独立运营。”楚垣夕充满自信的说:“支付宝的社交在我看来有两个显著的问题,第一,没有找到能够明显区别于企鹅两大社交应用的使用场景。它那些社交功能有什么用呢?它做熟人社交,用户即使有需求也是加一下微信然后上微信解决,除了转账付款之外很少有在支付宝上解决的。

    只有找到一个不适合微信但适合它的场景,而且是有海量需求的场景,对应的社交app才有存在的价值。而且千万别叫什么什么宝,也别以动物命名,一定要跟阿里其它服务做出明显的切割,社交就是纯粹的社交,不要有任何其它的东西。这样留下的用户才是真正的社交用户,才会成为种子,面对不适合微信的需求,他们会把社交链上的其他人拉到这个新的app上。

    为什么我要强调纯粹性?你们可以反过来想,企鹅想不想做电商?肯定想啊,但是没有在微信的一二级界面里直接塞微店的入口,微店都是基于微信的生态间接引入的。微信塞的是京东,宁可把流量引到京东去,也不引给微店,为什么?因为破坏它的纯粹性。

    第二,把社交功能都做到支付宝app里根本就不叫推社交,这似乎是阿里最近两年才意识到的问题。支付宝的流量超级大,但是把功能做在自身内部,对这种流量的使用反而不充分,用户甚至注意不到还有这么多社交功能可用,你们如果也用支付宝的话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阿里坐拥四款国民级流量,支付宝、天猫、优土和淘宝app,正确打开方式是把这几股巨大的流量当成广告来用,推一个专门做社交的app,而且找到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这样才能推的起来,而不是在支付宝里加功能。

    你们看看头条系是怎么推多闪的?如果换成阿里的方式来做,就把多闪做在抖音里了。但头条系有做app拖拉机的基因,推多闪的思路就是,不嵌入到抖音里,而是用抖音的流量去推多闪。

    我也不确定阿里这两年是否真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推了一款‘钉钉’,是这个路线,特定场景,独立app。但钉钉有自己的问题,应用场景太窄了,而且不是全域社交,天花板太低。更不妙的是,放在天朝这个就业环境下,很多用户天生就抵触这个东西。钉钉是跟社畜作对的,是资本家的皮鞭,社畜用户越用越恨的哼,所以它很难得人心。

    即便如此,钉钉也比支付宝app的社交有前途,能抓住特定市场中的一部分用户吧。阿里现在破局的难点是找不到一个真正全域的社交场景,而且能躲开微信的辐射面。

    以上就是我的答案。”

    徐欣半天没说话,眨巴着眼睛似乎在琢磨什么,然后忽然说:“我应该把阿里云的小闽叫来,我估计他特别愿意投你。”

    楚垣夕被徐欣搞糊涂了:“谁?阿里云的……闽总?他不是阿里云的首席科学家么?不是搞投资的吧?”

    “对,就是他!这你不知道了吧?他打算从阿里独立出来,不过不是创业,而是成立风投基金专门投云计算和ai,最迟上半年,想不到吧?”

    “为什么他喜欢投小康?小康只是有云和ai的业务,最重要的是社交吧?”

    “但是你对阿里的分析入木三分啊,他肯定喜欢投。说实话我刚才都想给杰克打电话了,杰克和pony做梦都想杀入对方的腹地啊,这么一说……估计杰克也想投?”徐欣说着还挺兴奋,不知道是出于信服楚垣夕的分析,还是因为找到了指点杰克的谈资。

    “哎哎徐姐,这个电话您可千万别打。”袁敬坐不住了,因为不知道徐欣是不是要来真的。“我要是像找阿里的话早就找人了。”

    “嗯嗯,其实阿里那边最近也有人问过我巴人的价码。”袁苜顺势搭茬。她看了看楚垣夕,心说人家那个开价可是很有诚意的,比您那270亿的估值可高不少,而且是并购意向,不是投资。虽然带有开玩笑的成分,但是真要是告诉c姐,不知道c姐会不会疯狂。

    他们当初签的投资合同里明确的要求了不可以随时卖,只能在融资节点上寻求转售,换言之楚垣夕不做b轮的话无论郑德也好魔都银团也罢,只能吃分红,从法理上来说楚垣夕完全可以阻止他们变现,但被并购的话就不一样了。

    所以c姐真有可能会疯。

    为了不让c姐发疯,这事袁苜就假装真的当成了玩笑,除了袁敬和楚垣夕谁都没说,也没有任何推动。

    没想到楚垣夕居然为了她的这个决定极其罕见的高度赞扬了一回,因为当一家体量尚可的大公司被巨无霸盯上的时候,怕的不是堂堂正正的出招,正是开玩笑。

    巴人是全员持股的,如果阿里堂堂正正的宣布对巴人娱乐的并购意向,巴人不但不会出现什么动荡,反而会全员振奋。因为阿里要为这个意向宣告负上责任的,与其企业形象相关,不能出尔反尔,更不能轻易调价,对巴人只有是或否,动荡顶多存在于cynthia大婶这个层级。

    但开玩笑就不一样了,特别是价码还很高的情况下,这个玩笑扩散出去,巴人内部那么多人持股,肯定会产生各种各样患得患失的想法,c姐这种外部力量也会疯狂的施加影响,哪怕苦苦哀求也要争取让楚垣夕答应。

    这种伎俩在商业上其实司空见惯,有个专有名词叫做“抛低球策略”,属于屠狗术的范畴。所谓抛低球,就是先抛出一个明显优惠的价码做甜头,调动对方的预期和兴奋点,然后找个借口说我刚才开玩笑哒,顺势报出正常甚至比正常略低的价码。

    这时的交易对手因为已经建立了大量的交易预期,可能连交易之后的计划都安排好了,只想尽快完成交易,很容易得手。

    当然也有不要脸的,不开玩笑直接抛低球。比如太平洋那边,有人把这种心理战术换个名字改叫“极限施压”,出尔反尔家常便饭,搞的你人心惶惶,像那什么趴在脚面上一样,不咬人但是天天恶心人。究其本质其实一样,都是通过毁约迫使对方心理出现动摇继而妥协,接受次优解或者第三选择。

    这种方式看似没有成本,通过口high就能拿到想要的结果,但实际上消耗的是形象和名声,从逼格上来说即使是在商界,在公司层面也非常的low逼。

    可是它有用啊,非常考验领导人的智慧。好在,这边也有古老的东方哲学相对应,任你千变万化,我自岿然不动。

    降低到楚垣夕的层次也是一样,非常考验他的智慧。而且他现在的精力在小康而不在巴人那边,如果突然跑去推动巴人被并购,对方要是真有诚意的话还好,不然本来要屠龙的,岂不是被人当狗给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天道爸爸〕〔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清风谣上部〕〔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自古红楼出才子〕〔大唐官〕〔第一糖婚:神秘娇〕〔盛唐贤后〕〔克斯玛帝国〕〔霸道老公宠入骨〕〔腹黑娇妻:总裁大〕〔晴歌唱晚〕〔豪门宠婚:娇妻老〕〔太古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