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神医祖宗回来了〕〔武道凌天〕〔超越狂暴升级〕〔邪世帝尊〕〔地球第一剑〕〔丘子坟〕〔我是半妖〕〔傲天圣帝〕〔龙武战神〕〔都市之最强仙帝〕〔重生家中宝〕〔萌宝甜妻,冰山总〕〔超强电脑管家〕〔舟行诸天〕〔我的知识能卖钱〕〔诸天万界红包系统〕〔曹操的主厨〕〔仙宫〕〔大魔王又出手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二章 又疯了一个?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屁股下面暖洋洋的,还在动,这是?按摩椅?这么硬?卧槽这么low的按摩椅?

    楚垣夕的意识瞬间清醒过来,主要是这么low的按摩椅他已经好几年没接触过了,很奇怪又有点温馨的感觉。但身体居然不听使唤?

    紧接着,有一股庞大的声音在脑子里晃荡,大音希声,反而什么都分辨不出!他勉强睁开眼,顿时,产生一个错觉——我被绑架了?

    这是个半新不旧的走廊拐角,远处亮着灯而附近一片昏暗,前面摆着一堆帐篷,他躺在一张按摩椅上,旁边还有一张按摩床。这当然不是小康的办公室,也绝不是医院之类的地方,假设他的意识出现断片,醒过来时出现在医院或者救护车里都算正常,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等下?

    这环境他略微感觉有点眼熟,然后脑子里一疼,那股庞大而奇怪的声音似乎化作信息的洪流一样,刷刷刷的在他脑子里烙印下一些什么。

    一阵脚步声自远及近,楚垣夕有点紧张。他脑袋里翻浆一样,根本没法思考,但直觉感到自己好像也不是被绑架了?虽然身体确实有些异常。

    “卧槽,楚哥,你都按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享受够?屁股都磨烂了吧?”

    耳中传来一个略带不满的、即陌生又耳熟的声音,楚垣夕怔了半晌才恢复反应,同时想起这个声音属于谁,不可思议的说:“你是……杨健纲?”

    “是啊,咱都两个小时没见了,您居然还认得小的?”这个叫杨健纲的,长的本来就很诙谐,这时居然抱拳拱手,一脸荣幸的欠揍表情,露出胳臂上一个醒目的“adidos”山寨商标来。

    真是久远的回忆!杨健纲,是鹏飞科技的一个老策划,入职时间比楚垣夕到这家公司来做产品经理还早几个月,一身山寨货不穿烂了绝对不换,自从2014年楚垣夕从鹏飞科技离职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今天这是……等下!

    忽然,楚垣夕倍感惊恐,像见鬼一样看着杨健纲!就在这一刻,随着脑海中奇怪的信息流融合完毕,诡异的声音消失了,他不但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大脑也恢复了思考能力!

    他就像是突然解除点穴状态一样,反射神经先于大脑向身体发出信号,后背屁股腿一起用劲,然而用力过猛,“蹭”的一下直上直下蹿了起来,吓得对面的杨健纲往后一趔趄。

    楚垣夕扶着按摩床站稳,立刻狠狠掐了大腿一下,然后一咧嘴,剧痛!

    杨健纲莫名其妙,而且有点害怕了,悄悄离楚垣夕远了一点点。不就轮流使个按摩椅,至于的么?这大晚上的是要闹哪样?最近听公司里边疯传楚垣夕的压力有点大,似乎有人准备把一口大大的锅甩给他,这是要出事?

    只见楚垣夕魂不守舍的盯着他,问:“你还在这傻逼公司工作呢?”

    “你不是也一样么——”

    我擦!

    杨健纲说着就感到局势相当不妙!

    为啥?2016年的时候鹏飞科技就疯过一个员工,同样也是产品经理,事情闹的挺大,在圈子里狠狠刷了回屏。

    杨健纲跟那个人不熟,听说是搭讪美女被鄙视了之后突然向公司讨要七百万的游戏分红,还@了一堆游戏圈大佬来给他站台,弄得许多大佬一脸懵逼。但这都是听说,不在一个项目组,具体怎么回事他还真不清楚。

    但是他跟楚垣夕熟啊!想不到啊想不到,别人也就算了,楚垣夕这种百炼成钢的也……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而楚垣夕顾不上杨健纲。他脑海里诡异的记忆纵横错乱,两股似是而非的经历在交融。

    “哎我好像不用按摩了,楚哥你接着按,多休息,多注意保重龙体要紧。”杨健纲看楚垣夕像是着魔了,说完赶紧一扭头就跑了,把楚垣夕一个人留在这个昏黑的角落里。

    楚垣夕干脆躺在按摩床上,盯着天花板,好像能透过天花板看到什么一样。旁边的按摩椅还在动,发出低沉的咕隆音。半晌,他掏出手机一看,2018年1月8日晚8点,时间是对的。

    关上手机,拐角昏暗的光线里,黑黑的手机屏上,映出他的脸来,邋遢,胡子拉碴,但除此之外没什么不对。甚至,感觉头发更浓密了,发际线也更健康?

    他痛苦的抱住脑袋。

    脑浆渐渐稳定下来,里边,有两段截然不同的历史,演绎天差地别的人生。

    如果人类真的拥有修仙小说里的“识海”,现在他的识海中应该像太极图一样黑白分明,两段神识贴身盘旋着吧?

    融合后的记忆在2014年出现分叉,分叉之前完全一样,但到了这个节点上,一道走向离职创业,而另一道并没有。

    另一道记忆中,这里是鹏飞科技的员工休息区,他是鹏飞的老员工,当了五年的产品经理,大部分时间带手机游戏,现在带一个社交app项目。

    鹏飞科技是个做手机游戏和社交的公司,他2013年入职,这是两段记忆中相同的,但没在2014年离职,当然也没人在2016年找他创业。这四年,他就蜷伏在这家公司里,能力眼界都没什么大的提升,人脉也没什么拓展,除了多认识了一些有钱的玩家之外,就是没日没夜的当牛做马,一轮又一轮的重复劳动。

    一句话来概括——这是一段it加班狗的咸鱼人生。可惜了,时间大把的浪费在这么垃圾的公司里。融合了两段记忆后的楚垣夕,有原世界中超高的眼界,自然明白这个公司的种种套路是多么恶心,立刻被他扫进最垃圾的公司行列里。

    任何一个员工在某个公司待五年都会有无数槽点,就算谷歌苹果也不可能免俗,但这公司让楚垣夕厌恶的原因实在能找出太多了!

    他又按开手机,搜索“小康生活”。

    擦!映入眼帘的,全都是“小康生活的标准是什么?”

    满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是什么狗屁?小康生活哪里去了?我的四亿用户呢?我遍布20个省的加盟店呢?我票房40多亿的电影呢?那么大的平模后宫团呢?今天晚上该翻谁的牌子了?

    他有些歇斯底里的笑起来,笑得很浪。杨健纲还没走远,吓得打了个哆嗦。

    尼玛难道只是我做的一场春秋大梦?难道那么多创业经历都是梦里意淫出来的?楚垣夕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突然,他的身体像定格一样静止住。不对!不可能是做梦!他忽然想到,就算真是大梦一场,这梦也得是在2014年做,在记忆分叉之前做,对不?可现在的时间是2018!

    做梦,除非是变成植物人了,否则无论梦里度过多久,睁开眼顶多也就过去一天,怎么可能过了四年?这段人生再咸鱼,那也是真实的人生啊,上班下班吃饭撩妹,难道咸鱼梦游混过了四年?根本不可能!

    对!一个人就算在2014年做了场璀璨的梦,梦境中演化到2018,他醒过来也只能还是2014年,根本不可能一觉醒来时间线向后走了4年,然后还能得到这4年里的真实经历?

    那就是说?

    楚垣夕的心咚咚直跳,那就是说融合到他脑子里的,并不是他的经历,只是一段真实无比的记忆!这段劈叉的咸鱼记忆不是经历,楚垣夕十分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经历过这段咸鱼人生,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漫无目的的点开微信,一大堆陌生又熟悉的群在冒动着。

    某个群中有人做了个分享,楚垣夕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突然,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凝重!

    只见分享中的公众号推文标题上写着:2018年的第一周总结——聪哥撒币,张铭撒币,红衣教主撒币……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