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策长安〕〔修罗帝尊〕〔近战狂兵〕〔闪婚厚爱:总裁娇〕〔王妃快逃:王爷太〕〔妈咪,他才是爹地〕〔那龙家族〕〔报告总裁:夫人要〕〔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神兽大人要抱抱〕〔东晋北府一丘八〕〔玄门妖王〕〔全都知道我爱你〕〔嘉平关纪事〕〔我看到了你的死亡〕〔我从史前来〕〔萌宝认亲:爹地你〕〔女主是个钱罐子精〕〔萌萌小甜妃〕〔九转帝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六十六章 云开雾散
    “你都这时候了还看我笑话!”齐雨的泪水再次打起转来,“我要是被房东赶出来,连从小陪我长大的长毛绒玩具和相册,还有集邮集币那些零碎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不会的,你现在无非就是缺几千块钱而已,我给你派个零工,这茬就过去了。”

    “其实我现在发愁的就是找工作,钱么,实在不行先跟马爸爸借一点都可以。”齐雨擦擦眼泪,问:“什么零工?”

    “给我唱几首歌,我用你的声音,别人对口型做短视频。一千块一首,怎么样?”

    楚垣夕当然可以直接借钱给齐雨,但是齐雨这个状态,相比于钱更缺尊严和自信。顾书君的嘴脸,当时很多人看到了,他说的话只要在微信群里爬楼就能看到。楚垣夕知道齐雨现在心里肯定憋着一口气难受,齐雨一直在强调钱,恰恰是因为这不只是钱的问题。

    她,在掩饰,掩饰被人赶出公司的窘迫和狼狈,掩饰被砸碎的尊严。

    “一千块一首?”齐雨自嘲的一笑,这样她仍然觉得楚垣夕是在可怜她,变相给她塞钱,她不觉得自己的歌值得一千块一首那么高的价。

    虽然有点小高兴,但是这不是她想要的,于是说:“要不我也去你那工作,你那还缺打杂的不?给我预支点工资就行。还有,你那是正经公司不是?不是我可不去。”

    “正式工作的话,我这手续证照齐全,算是一个备选吧。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推荐,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那种。”

    齐雨流着泪笑了一下,“什么工作啊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大铁棒子医院?”

    “郑德基金市场专员。”楚垣夕慢慢的说。

    这段时间他跟袁敬袁苜可没少说话,知道他们最近人才流动不小,正在招人,安排个市场应该很轻松,如果确实没有市场的岗,学点别的也没什么难的。

    “基金?”齐雨惊诧了,“怎么是基金,基金公司里我能干嘛?我是做市场的。我行么?”

    “具体能干啥我得去问问郑德的总裁。”楚垣夕看齐雨基本不哭了,算是松了口气,说:“放心,基金一样需要市场人才,有活干。”

    市场和商务,简而言之区别在于,市场是花钱的,现金流出,商务基本上是挣钱的,现金流入,有时也会签一些不涉及现金只涉及条件交换的合同。对基金来说,向外投资就是花钱,股权转让投资退出就是挣钱,这个循环里市场岗位的员工也不可或缺。

    “你还认识基金公司的总裁?没看出来啊。”齐雨破涕为笑。

    “对啊,他打算投资我。”

    “那妥了。”齐雨美美的说。

    “可是我拒绝了。怎么样?牛逼吧?”

    “你就吹牛吧!”齐雨举起手来“啪”的打在楚垣夕肩膀上。随着这一下,她心里的一天云彩也散了。

    楚垣夕在微信里点了小群,然后发现,袁敬袁苜已经很久没在小群里说话了。这几天他们话都挺多的,像这样快一天没说话挺反常的。

    袁家兄妹现在显然没心情上微信,因为左眼突然攻势如潮。

    左眼傍晚得到鹏飞准确的回话之后,跟洪兴简单说了几句,直接打电话给袁苜,提出他的新要求:买断郑德手中的所有股份。

    别说袁苜,连袁老板都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心说这人是猴子请来的楚垣夕吧?

    袁苜袁敬对视一眼,袁敬一努嘴,袁苜沉着的问:“左眼大神,你要买断全部股权,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打算出多少钱呢?”

    “哈哈哈哈,不能让你忙前忙后的不赚钱是不是?就七千万吧。”左眼说的还挺豪爽的。

    袁苜气得直想摔手机。七千万?就加一千万,打发要饭的呢?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袁苜的职业式回答是:“我们需要内部研究一下。”标的物有了,报价有了,内部研究一下,没毛病。

    但这“缓兵之计”左眼根本不吃,隔着电话都能听出浓浓的骄傲:“你们研究可得快点,主要是我这边商业计划比较多,还要兼顾演出和直播,非常非常的忙,也就现在有点时间。这事要是不赶紧定下来,后面几个月我都抽不出时间来了。”

    这话明着是装逼,实际是威胁。这事的麻筋双方都清楚,左眼可以用心用力的帮助影片宣传,电影票房越高,对于提升他自己未来的身价越有好处。但是他也可以对付,死样活气的完成合约规定的内容,这就当是挣了一笔闲钱。

    既然他非常忙,后面几个月都没时间,所谓的宣传自然也就是走走形式喽,这能怪谁呢?

    所以袁苜感觉自己是有些被动的,有求于人非常不爽。

    因此袁苜也不能把话说死,想了想说:“明天。明天你来郑德或者我去你的工作室都可以,我们当面谈谈,主要还是价钱的问题。”

    “好,明天上午我去郑德吧。另外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出钱,所以我要带几个合伙人来,没问题吧?”

    “噢,都是谁?”

    “鹏飞科技的人,还有浪涛信息的老洪,洪兴。”

    “没问题,我在郑德恭候。”袁苜说完挂了电话。

    袁敬就坐在旁边,袁苜看见了气不打一处来,“哥,你倒挺悠闲的!怎么办啊?”

    “怎么办,问问楚垣夕呗?”袁敬看着微信说。

    “问他?你不觉得他们其实是一伙的?”袁苜现在最想捶的人就是楚垣夕,就跟三国演义里的袁绍想杀田丰一样,谁叫这乌鸦嘴全都说中了呢?

    “你哥这双眼睛见过无数人精。”袁敬老神在在的说,“他要是跟那帮人是一伙的,那他早晚得奥斯卡。他把才能用在坑你这点影视股权上面实在太得不偿失了,高射炮打蚊子。”

    “合着我是蚊子?我是蚊子你是啥?哼!”袁苜小小撒个娇,也看了一眼微信。微信上,楚垣夕在小群里有条大大咧咧的留言:我给你们推荐个做市场的?我的老同事,靠谱。

    袁苜:明天我没空,左眼又来买股了。

    楚垣夕: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袁苜:左眼只给七千万。

    楚垣夕:“只”给七千万?七千万买20%挺高的吧?

    袁苜:是七千万买我全部,50%!

    楚垣夕发了个怒火中烧的表情:怼他!

    袁苜:为什么要怼他?不是你要我们把股份出手的吗?不亏就是赚到了。

    楚垣夕:你傻吧?你、我和你哥不看好票房,他们又不知道,那毕竟是春节档,他们要是不看好他们为啥要买?显然还是看好赚钱的,在你这无非想压价而已。

    袁苜:那,我坐地起价?

    楚垣夕:这实际上是一场比较简单的博弈,博的是双方对于市场前景的判断和心理状态。你算算票房盈亏线就知道该要多少了。

    袁苜一想也是,本宫说不卖,完全可以不妥协。这个价位至少对方应该是知道不可能的,低的太离谱了。死挺着不卖,就算缺了左眼的粉丝效应,看起来很大可能结果是:仍然会赚钱,至少赚的比一千万多。

    说到底,左眼不做宣传,无非票房少赚一些,假设预计是十亿票房,而左眼搞破坏,最后票房六亿,损失惨不惨?惨啊,但是项目公司仍然能分到两亿的分账,郑德拿一亿回家,还是美滋滋。因此袁苜只需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就行了,至少在对方看来应该是这样的,万幸啊,对方又不都是左眼那种蠢货,还有鹏飞科技的精英人士呢。

    楚垣夕没有吐露实情,因为实情太骇人。他不是不看好电影票房,而是这部电影会“创造历史”,只不过现在袁家兄妹已经劝动了,不需要再爆出这枚核弹。

    这时,袁敬发话了:小妹你去谈判吧,我来面试楚垣夕的老同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咸鱼的自救攻略》,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