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平生至爱你一人〕〔悠闲大玩家〕〔盛世婚宠:前妻,〕〔总裁爹地宠上天〕〔长生不老混都市〕〔重返洛杉矶〕〔全球高武〕〔商场大咖〕〔盛世书香〕〔你是我戒不掉的甜〕〔绝世仙尊在都市〕〔狂医归来〕〔都市无上仙王〕〔婚途漫漫:甜蜜新〕〔婚前婚后:腹黑总〕〔一代狂婿〕〔进击的赘婿〕〔高冷总裁霸道来袭〕〔第一好婿〕〔机战天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这仇结大了
    等到一行人离开帝豪ktv,高文明开始无限惆怅,也不知道是发愁他的雪茄还没拿出来呢,还是发愁他金卡上还没消费的余额,但是这个场子他是肯定不敢来了。

    六个人都没怎么说话,直到上车。房诗菱欲言又止,但发生这些事也够她心累的了,只好在无声中目送楚垣夕离去。

    等特斯拉发动,李洛哼了一声,说:“幸亏你发了个微信给我说你们打架了。”

    “到底什么情况?”

    不但楚垣夕问,蹭车的齐雨和朱魑也支棱起耳朵来。

    “苏豪洗的并不是特别白,能在帝都三环开场子,靠的是一个叫袁荣的。他出钱,袁荣占这家店的一半股份,给他拉来不少客人,然后充当他的社会关系网。”

    “我明白了。”楚垣夕一句话就全明白了。

    “你知道袁荣?”

    “我知道,不是袁敬的亲戚么?”楚垣夕冷笑。袁荣还没有那么大的脸,能承担一个开场子老炮的社会关系网,特别是这场子还不大干净,但是袁家可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后时刻苏豪被吓住了,因为袁家的掌舵人就是袁敬,苏豪闹不明白楚垣夕和袁敬的关系之前恐怕这个春节都过不好了。

    “但你估计不知道今天苏豪是下了狠心了。”李洛一边开车一边说:“我一开始干躺下那小子,你猜他手里是什么?”

    他单手控制方向盘,另一只手揣兜里,拿出一个透明塑料的小包来,一晃。

    “冰?”

    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这玩意他们在影视作品里见过很多次,今天看到真的了!

    “对,这个他们叫三号,正准备塞你兜里呢,然后等警察一来……”

    “这栽赃太低级了吧?这有什么用啊?”齐雨很迷。

    “还有一种神仙水,听说过么?他们这叫二号。你们的房间没收拾,杯子里撒上了。这样就不低级了吧?”李洛说着把那袋塑料包又揣起来。

    “卧槽!什么仇什么恨?”楚垣夕先一惊,但马上反应过来不对,“我没吸过,可以体检验出来的,有什么用?难道还栽赃我贩?”

    “嗨,你以为他们会怎么弄?显然先坐实了再打一顿然后勒索啊,正常人遇到了保准怕到死。最后送你进去待几天,等你自证清白的时候都春节后了。”李洛说着,就看楚垣夕逐渐冷静下来,眼神非常凶。

    楚垣夕冷笑,“可能还存着污我清白然后泼脏水毁我名声的想法?最近国家正在拼命打击自媒体里宣扬毒品犯罪的。抓住都是永禁。这仇结大了……”

    “你没吸就是没吸,总会真相大白的吧?”齐雨天真的说。

    楚垣夕摇摇头:“水军,你别忘了。带带节奏,白的都能说成黑的。”

    李洛点点头,目不斜视的说:“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他的动机是什么,是单纯看你们肥鸡想黑一笔钱,还是怎么的。但是我不会帮你报复。”

    “我的仇我自己报。你……”楚垣夕见识了刚才那一幕,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李洛。

    “放心,他不敢跟我玩花招,而且我也不觉得是苏豪本人要跟你为难。倒是你啊,小心点吧,别傻呵呵的哪都去。”李洛觉得自己跟楚垣夕算熟了,于是话明显变多起来。

    “高文明怎么这样啊!”朱魑十分不解她的高师兄为什么出没于这种场所,“这种地方以后千万别来,不对,今天你就不该答应来,楚垣夕你是不是傻?”

    楚垣夕心说不是你下午跟那点半天头的么?不过这糟就不用吐了,归根结底是自己的错,进门一看应该扭头就走,高文明这傻x管他去死!

    “其实我来也有点小想法,可惜被这档子破事搅和了,没来得及试探。”

    “什么想法?”齐雨立刻把头靠上来问。楚垣夕坐副驾,她跟朱魑坐后排。

    朱魑心说还用问?老阿姨呗!死楚垣夕!

    然而,楚垣夕说:“不能总是他们收购我们啊,我也想问问《高站长之家》什么价。”

    “你可拉倒吧,高站长估值9000万,你哪来的钱,还问价?”朱魑撇撇嘴,不过心里爽了很多。

    “所以我也得找机会才好意思开口问啊,咱们现在确实没钱。”

    “你还真惦记上了?你投资我师兄干嘛?”朱魑虽然比较迟钝,但也知道《高站长之家》现在的经营情况不咋地,反正不是上行趋势。

    “不是投资,我投资他干嘛?”楚垣夕石破天惊的说:“我要的是收购。不过9000万就别想了,他这辈子也很难值9000万了。”

    严格来说,高文明的号对楚垣夕来说是极为有用的,各种意义上的有用。他提出的公众号电影的玩法是很好的,不然也没法把估值一度撑到9000万。只是他没那个能力亲自下场玩电影,玩不动。

    但楚垣夕玩的动,所以投资是不可能投资的,只有整体收购。

    “啊?”朱魑顿时愣住,心说楚垣夕是不是晚上受刺激,疯了?表面沉稳内心狂躁说的就是这种吧?“你收购高站长,干嘛啊?”

    “这就甭说了,反正也买不起,以后再说吧。”楚垣夕说完开始闭目养神,直到把两个女生送下车,然后直奔cbd郑德中心。

    等到郑德中心的时候已经快要晚上九点来钟了。郑德里面也黑了大半,工作了一年的白骨精们揣着年终奖纷纷踏上回家的路,只有很少几个房间还亮着灯。

    然而郑德的御用厨师还没走,在餐厅中站最后一班岗。

    楚垣夕验证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小花厅中的夜宵才刚刚开始,袁敬袁苜相对而坐,桌上还放着小本本,于是他很自觉的给自己加了张凳子。

    不用问,袁敬袁苜肯定是做年终复盘来着,也不知道袁敬白天着急忙慌叫袁苜回来有什么事。

    郑德的夜宵吃的是法式煨羊腿,先用香料腌,再用慢火加调料煨。小羊羔的腿本来就肥,而且再小的山羊羔子也难免有膻香味,无论怎么煨,加多少香料也去不掉,夜宵吃这个还是挺重口的。

    袁敬看楚垣夕来了倒没多说,羊腿还有多的,叫厨师加了一套餐具。袁苜看楚垣夕叉起羊腿就吃,得意的捻起倒有红酒的勃艮第杯摇了摇,说:“这么好的羊腿给你吃,真是牛嚼牡丹花。”说完颇为陶醉的抿了口葡萄酒。

    楚垣夕真的感觉很好笑,因为他知道袁敬袁苜的美食水准,就这两头牛,也敢说别人牛嚼牡丹花?“请问,美食家袁苜,吃法式煨羊腿为什么要喝红酒?”

    袁苜和袁敬瞬间被这问题问住了,吃法餐,当然要喝红酒了,这也需要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