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慢慢喜欢你林初夏〕〔玄门妖王〕〔影帝先生有点甜〕〔以妻之名〕〔修罗重生之复仇嫡〕〔反派求生手扎〕〔杀机较量〕〔最强觉醒者〕〔重回八零小辣妻〕〔超神纪元〕〔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顾先生,求共度余〕〔全职女婿〕〔食道升仙〕〔黑产〕〔特战尖兵〕〔老婆的头号黑粉〕〔都市神王在线〕〔盛少,情深不晚〕〔绝世天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三百二十三章 雷思云这种人应该怎么怼?
    雷思云被楚垣夕连着三个“我知道啊”给噎了三下,顿时皮笑肉不笑的问:“那您为什么对别人平均三四十万一条的广告无动于衷呢?我对比了和巴人粉丝数差不多,播放量也差不多的播主们得到的数据,一条广告就是三四十万的啊!”

    楚垣夕翻了翻眼皮,反问:“那您可知道油土鳖上最赚钱的大播主们一年大概挣多少钱?”

    “不知道啊。”雷思云一愣。

    “00万美金。”楚垣夕朝他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去年的数,今年大概还会涨。”

    “这不是挺好的么?”雷思云快速心算了一下,“2000万刀换算成人民币按每天一条广告正好不到30万一条?”

    “那您知道人家的有效播放量是多少吗?”

    “不知道啊。”

    “00亿次。”楚垣夕冷笑着说:“注意是有效播放量。您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不知道啊。”雷思云说完忽然发现自己像个傻逼,这三个“不知道啊”就是傻逼的反击。

    “油土鳖是长视频,人家有效播放每天小3000万次,才挣30万。而抖音是短视频,您知道豆芽是怎么刷抖音的吗?一个短视频的浏览时间可能连一秒都不到,瞄一眼就刷过去了,这里有多大的水分?这单次播放的广告价值连油土鳖的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都没有,他们哪来的脸,敢报价四五十万每条?”

    其实这是有些强词夺理了,因为油土鳖的广告跟抖音的广告也不是一个广告。油土鳖是中插广告为主,而抖音星图广告是纯广告。当然,油土鳖上也可以做纯广告视频,不过不是主流。

    然而,楚垣夕打赌雷思云不懂其中的区别……他能问出这种愚蠢的问题来,就说明了自己的不专业。这种人,一看就是那种唯数据论的,那就用数据怼死他好了!

    所以当被楚垣夕气势汹汹的质问时,雷思云立刻就词穷了,然后他忽然想起来:“等下,我记得年初的时候你们巴人娱乐就收到过20万每条的广告报价了,那时你们的粉丝数比现在少多了吧?”

    楚垣夕傲然说道:“但那时也只有我接到过这样的报价。”

    看雷思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楚垣夕呵呵一笑,反手递过一个台阶:“雷总啊,你不关注市场的变化,只看流量主公布出来的数据,是很容易造成误解的。你要是能够注意到从提供星图和du+两个功能以来,一周之内抖音上的妖风卦得多么盛,可能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更加不想去接星图广告。很多账号突然间粉丝数和播放量涨到天上去了,我连这功能都没申请。”

    其实这事是明摆着的。像巴人娱乐这种公司不可能对市场上这么大的变化没感觉,就在抖音推出一系列广告主功能和蓝v认证之后,似乎突然开窍了一样,数据突然繁荣了!

    要知道在这之前抖音的数据是最难操作的,微博上僵尸粉横行,微信公众号的订阅用户数和注水肉没什么区别,但抖音的关注不一样,虽然活跃度非常之低,然而数据真实性却比较可靠。

    所谓星图就是一个官方渠道的广告市场,申请星图功能的账户,官方会给出它的数据,平均播放量、粉丝数等等,还有最关键的,单条广告的报价。这样买广告的人也不用去挨个问你的播放量是多少了,一目了然。

    du+功能更简单,是账户向抖音官方买播放量。用户上传作品的时候如果向du+里边撒钱,就可以换来抖音的主动推送,不论你这作品做的多么垃圾,都会有一定用户看到。

    这个功能也是很诱人的,因为由官方筛选用户定向推动,被推送的都是喜欢这类作品的用户,有很大几率点赞。这就相当于起点的晚八点红包一样,明码标价。

    可随着广告主功能开放,不知道是抖音的防御策略被攻陷了呢,还是有意为之,或者是希望让n们感觉到du+的力量,总之这一下就跟脱缰野马一样,最后一方净土消失了。几天之内“超爆款”视频像雨后春笋一样诞生,同时大号的粉丝数立呈爆炸之势,巴人娱乐这两千多万粉丝瞬间就不够看了,让楚垣夕一度怀疑人生。..

    当生态环境发生剧烈改变时,有人拥抱这种改变,有人固步自封。楚垣夕就是那个固步自封的,因为不肯操作。

    袁苜是昨天来访的,就在她来之前还有同行找上楚垣夕问他要不要操作一下。

    同行先吐糟被限流之后有多惨,然后自己实操之后效果很好,安全有效。楚垣夕觉着倒不用怕安全问题,问题是这么做会留下污点的,万一到时候被人翻出来可就麻烦了。

    其实楚垣夕也想操作一下,因为最近两个账号的新增粉丝数量都很成问题,增长数呈明显下降的趋势。如果说大号很长时间没有发爆款倒是后继乏力倒是可以了解,但周敏溪接手的空山新雨上边热度是相当高的,老粉丝的活跃性明显高于正常数值,按过去的经验正是应该老粉带新粉,刷刷的爆量才对。

    这就很明显了,限流的效果非常大,不是粉丝的用户刷不到周敏溪的作品当然也就粉不过来。

    为了这个媒体支援部拿整个自媒体矩阵测试了一下,经过数值分析之后楚垣夕一干人等愕然发现,现在反而变成了微博和公众号向抖音账号导流,这个可就本末倒置了。

    不过这种根本矛盾不是“操作”能解决的问题,操作只能让数据好看,让人看起来巴人娱乐雄风犹在。这对楚垣夕来说没任何意义,因为巴人娱乐并没有“雄风不再”,而僵尸粉只对星图广告报价有影响。

    至于想不想做广告的问题?楚垣夕很想赚这个钱,然而,无论朱魑还是周敏溪,楚垣夕对她们的定位都是“未来的明星”。是明星就得把架子端起来,做直播已经是下限了,直播里给自家产品带货也可以忍,因为并不损失格局。但做广告必须慎之又慎,一不小心就会降低在用户心目中的格局

    楚垣夕希望做的是既赚钱又提升格局的广告。这种好事不好找,至少不会从星图广告平台上得到,得先看v这第一弹怎么样。金手指到期之后很多事情早就没了尽在掌握的感觉,不过创业路上听天由命才是常态,他也早就看开了。

    其实如果抖音的数据还像以前一样真实,楚垣夕倒是还有那么点心情考虑一下广告报价,毕竟广告内容是灵活的,不见得非得朱魑或者周敏溪出镜。有些广告主锲而不舍报了四个月的价,给的钱还挺多,让他都觉得不接一下都很不好意思,拒绝的时候会回一封极为诚恳的邮件,跟人家客气半天。

    然而这一周以来的剧变让广告报价一下子少了很多,楚垣夕都想以kl的身份发篇文章说点什么了。

    有这种想法主要是小人心理作祟,因为,有些账户的星图报价和巴人娱乐的广告订单差不多,粉丝数和播放量甚至犹有过之,然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里面有多大水。这不正是kl应该站出来仗义执言的时刻么?

    不过转念一想,这种文章不能发啊,发了之后抖音会干死他的!

    思来想去楚垣夕决定保持沉默,任由这个市场被做烂掉也无所谓。广告商也不是傻子,这种快钱看着爽,但也就是率先吃螃蟹的还能吃几口,后面非但无法长久,冲进去吃螃蟹的还很难不让自己节操碎满地。不过管它咧?反正这钱巴人娱乐也没打算赚。

    问题是,这里面的道道和利害关系,雷思云通通不大懂,他懂的是自己被楚垣夕鄙视了。楚垣夕在春节之前给他留下的印象不可谓不深,但也不可谓不坏,无论从私心还是从公家的角度,或者从董事会内部他所处的阵营,看见楚垣夕这种人就来气。特别是巴人娱乐的估值,他当初是00%当笑话来看的,结果现在居然还要他来做尽调,真特么想摔杯为号……

    雷思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板起脸来说:“楚总,你说出大天来,不做收入,财务报表不好看啊。这样我只能把情况如实的向董事会汇报了。”

    “当然应该如实汇报了。我就是因为不觉得财务报表难看所以才不贪图广告的。”楚垣夕对雷思云隐隐约约的威胁完全无感,“您知道视觉志吗?”

    “知道啊,国内超一线的情感类自媒体。”

    “那您看过视觉志的财报吗?”

    “听说是意外的不咋地。”雷思云淡淡的笑了,因为,国内的情况他觉得自己还蛮了解的。

    楚垣夕也保持微笑:“那视觉志的估值呢?”只不过楚垣夕假笑的功力不过关,笑得越刻意就显得越伪善,所以他很少这么笑。

    雷思云一囧,瞬间想起视觉志超高的估值来。

    “为什么他们的财报不咋地但是估值能够冲得这么高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魔法塔的星空〕〔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