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妻〕〔最坑军婚:我跟名〕〔落枝飞〕〔明末汉之魂〕〔夫人,你马甲又掉〕〔七零律政俏佳人〕〔爆笑王妃:邪魅王〕〔末世小馆〕〔幕后佳人〕〔最强外卖系统〕〔私人订制大妖王〕〔我的科技很强〕〔废土指挥官〕〔人生游戏修改器〕〔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契约婚宠,秦少的〕〔盛夏星晴始慕秦〕〔隋唐大猛士〕〔修真传人在都市〕〔帝少追缉令,天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五百一十三章 打赏引发的惨案
    房诗菱算是知道了,韩博对直播行业缺乏基本的了解,大概看过几天直播的水平。

    “你这个渣渣一个西单大悦城开鞋店的有个鬼的面子!”她心里咆哮着:“你知道周敏溪这个咖位的签主播合同光签字费多少钱吗?把你全部身家搭进去够吗?至少2000万起步啊!啊——”

    楚垣夕十分意外,在场的老同学里还不止韩博一个人知道周敏溪,另有两个立刻开始给别人科普,特别是给女同学科普。

    这样楚垣夕就更欣慰了。虽然说空山新雨的号上有两千万多点粉丝,而周敏溪也算是几次掀起话题性的网红,但又1200万是之前齐雨攒起来的。他没想到周敏溪在城市青中年群体里影响面这么宽,看来回去得研究一下大数据了,他一指主观的以为周敏溪的号上年轻粉丝比较多。

    另一边的房诗菱因为当着楚垣夕的面,必须努力维持自己的人设,要有知性美,因此咆哮是不可能咆哮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咆哮,只能吐糟:“你真跟周敏溪很熟?微信名片给我来一张?”

    韩博面色一囧,不过反应很快:“她宇宙国人,不用微信。人家用人家那边的聊天软件,不过我没装。”

    不知何时楚垣夕已经走到他后边了,此时非常小白的问:“宇宙国也有聊天软件?叫啥啊?”

    “我,我怎么知道啊?我又看不懂宇宙语,反正肯定有就是了。不过我真的跟她很熟的。”

    楚垣夕心说你特么顶多就是个浮粉,你连《乱世出山》都认不出来还敢说跟周敏溪多熟?他继续扮演小白:“跟这种大主播混熟了需要打赏多少钱啊?”

    “这你不懂了吧?一般是打赏七个火箭加微信。”

    楚垣夕心说这不是zz平台的规矩吗?周敏溪只在抖音直播哪有这么一说……但韩博还没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周敏溪没有微信,平常就在直播间说话。我打赏了一万多块呢。”

    囧,楚垣夕非常囧,甚至不忍心戳穿他。在周敏溪的直播间打赏一万块的人估计连贵宾席前十都进不去,这还是某一场,而不是历史累计,抖音直播不是专业的直播平台,不显示历史累计打赏排行,给了很多人留下吹嘘的余地。

    楚垣夕心说您抠门的样子很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

    可还没等他决定是继续默默的看他出洋相还是退回去继续吃,突然,身旁飘来一股极其浓郁的“香风”。

    香到极致就是臭,因为超浓都是香精,化学合成的,而吲哚这种合成物的来历简直无法深究。楚垣夕赶紧闪开,一扭头,只见一个带有“大女主”风格的的女人跟他擦身而过。她这体型是真的大,腿粗脸盘子大,一边走一边从脸上往地下掉粉,过去“啪”一巴掌扇到韩博耳根三叉神经上,怒吼:“你个不要脸的!”

    韩博被突如其来的一击打了一个跟头,只听大女主继续怒吼:“拿着家里的钱在外面祸祸,请你的野鸡同学吃饭,巴结小狐狸精,这都算了!打赏女主播?你打赏了多少钱?没看出来啊姓韩的,你长本事啦——”

    柳旭似乎认识韩博的老婆,赶紧上去劝架。不劝还好,一劝之下大女主夹枪带棒的把在场的所有同学都给捎上了。

    这场同学会简直别开生面,楚垣夕一缩脖,今天看见新鲜的!韩夫人似乎是不想让他老公掺乎这种社会活动,这是成心让他今后没法再参加同学聚会的节奏。

    这一刻楚垣夕甚至有点可怜韩博,他这身价千万大概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具体到个人有多少水分真不好说,靠着在同学会上找回一些自我和掌声,连这点小小的幸福也被掐断。可见,早早结婚的人是真的惨,楚垣夕觉得自己不结婚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很快,韩博被他老婆一通骂,瑟瑟发抖什么也不敢说,眼神像死鸡一样空洞,目送他老婆气势汹汹的离开。

    柳旭觉得自己应该在这时候站出来挽救这场同学会,于是提议:“要不咱们去唱卡拉ok吧?朝阳门钱柜,我有vip。”

    当时就有人响应,特别是之前埋汰楚垣夕的。柳旭神色得意,顺手从兜里掏出车钥匙,纯黑,中间一个三叉星的车标。

    韩博像是恢复了一点生气,或者是不甘示弱:“那走啊。”说完也拿出车钥匙,同样纯黑色,一端空空如也,另一端有个跟锤子一样亮银色带着艺术感的t。不少人没见过这个车标,相比之下奔驰的车钥匙辨识度就高多了。

    楚垣夕的袖子被人拉了拉,他扭头一看,是陈玉。

    这也是初中时候一个同桌,当年颜值不输房诗菱,而且带着些叛逆感,属于看脸就能感觉到心中有种不甘于平静和寂寞的那种。用现在时髦话讲陈玉当年的颜叫做“恶女颜”,李婉华、朱宝意的感觉,可惜学习成绩是真差。

    不过她这个同桌坐了多几个月就休学了,据说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而得了一种无法学习的病,必须要休学。但是她跟楚垣夕关系一直不错,喜欢开点小玩笑,属于特别开朗那种,甚至有些时候故意表现得色色的,其实人不差。

    陈玉刚才是跟着一圈人一块进来的,楚垣夕也没来得及打招呼,十多年过去了她一点都不见外,小声问:“韩老板那个是什么车?”

    “特斯拉啊。”楚垣夕眨眨眼,“特斯拉有这么低调么?”

    “我说怎么没见过呢?”陈玉恍然大悟,“你消失太久了吧?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一般般吧,工作太忙天天加班,有点时间还不够歇着呢,佩服你们这么爱聚会。”

    陈玉心说谁不愿意歇着?“你这人真可以的,十多年不露面了,进来就是吃,也不说抓紧时间跟老同学沟通一下,至少交换一下信息?这都是人脉,说不定哪天就用得上呢。”

    楚垣夕心说那我不亏惨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近的关系都有可能走散。趁着人生的宴席正酣,多吃点好吃的美食才值得回味。”

    何婷正打算蹭韩博的车,手里拿着杯可乐从旁边路过,听了呵呵一笑,咗了口可乐:“你懂的够多的啊刺蛇。你开什么车来的?”

    “我开劳斯莱斯,怎么的?”楚垣夕再次眨眨眼,何婷差点把可乐顺着管子喷出来,喘了口气:“我知道你当年就特别能吹,但是你不怕把自己吹爆炸啊?您这一身,开劳斯莱斯不怕把劳斯莱斯弄脏了?”

    “咍,公司的车,不心疼。”

    韩博的脸色还没完全恢复正常,呈现酡红色,但特斯拉给了他勇气和信心,因为他相信自己的车在这个圈子里是最好的。甚至房诗菱的宝马mini cooper也只是一辆经济适用车,杨炎小而连车钥匙都不敢套。

    但是什么情况?楚垣夕说啥来着?韩博灌了几口酒没听清楚,似乎是劳斯莱斯?还公司的车?艹!

    韩博冷哼一声:“我刚才好像喝了点啤酒,你看我这脸红的……找代驾不值当的,要不我搭你的车吧楚垣夕?”

    “可我,不打算去唱歌啊。”楚垣夕感到很好笑,心说您那脸是被打的吧?“你们唱吧。have a good day。”

    韩博不干:“哎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好多年不出现,出现了不参加集体活动。你这没有同学感情啊!”

    “我这不忙于工作么?”楚垣夕心说您找优越感找到我这来了?他不想再磨叽了,虽然很遗憾初中同学中出了垃圾人,但是跟垃圾人浪费时间是一种耻辱

    因此,看韩博还要磨叽,他冷淡的说:“再说,本来我跟你也没什么感情。”

    空气突然安静,所有人的动作都顿了一顿。韩博的脸色更红了,红通通的不用找交警,让人一看就是喝了酒的。

    杨炎赶紧拉了拉楚垣夕。他有点埋怨,何婷、韩博和楚垣夕这三个都不是省油灯,本来还能修复的聚会气氛这下荡然无存。何婷就是个事儿精,楚垣夕这嘴上从来不饶人,这下好了!

    可楚垣夕觉得自己就够友善的了,要不是多年躲着不见这些同学从人情世故上来说确实有一点点不够意思,他早找机会溜了。

    人,毕竟不能完全割舍掉自己的过去。特别是楚垣夕,知道不远的将来成为明星企业家之后这种低俗而纯真的感情会变得遥不可及。就算他珍视,也会无形中产生疏离,这是社会和阶层带来的离心力,拉远心和心之间的距离,完全无法抗拒,而他已经经历过。

    古人云过两句话,一句叫“贵易交,富易妻”,一句叫“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前一句被鄙视,后一句被赞扬,为什么呢?因为前一句经常上演,后一句很难坚持。

    这也是楚垣夕愿意来参加一下这个久不参加的初中同学会的原因,趁着还没成名,突击参加一次。

    可惜体验确实比较糟糕。

    陈玉凑到楚垣夕耳边:“你真是一点都没变,明明打个哈哈就过去了,非要口嗨。”

    “你可是变了不少,搁过去你肯定比我还嗨。没想到你也有贤良淑德的一天。”

    “那倒是。你加油。”陈玉回忆起自己造作的青春,可惜当年楚垣夕不肯陪着她留级,不然女学渣坐在男学霸旁边,简直不要太嗨。“我也不想唱歌,你真开车了?”

    “真的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你们为什么都觉得我在骗你们?”

    陈玉白了楚垣夕一眼,而何婷的心早就站在韩博那边了,就算韩博被他媳妇打了也没变,甚至觉得更妙了!一边往出走,她一边不依不饶:“刺蛇,你要是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待会可得坐坐劳斯莱斯,我活了快三十年还没坐过呢!”

    “这……恐怕是不行。”楚垣夕也往外走,听了呵呵一笑,“据我推测待会房诗菱大概找我有事,你插进来不合适。”

    何婷想了半天,只有一句话:“你牛逼!”

    楚垣夕惊了,何婷竟然对他直白的表示出“你低于房诗菱”没有进行任何反驳,没有感到任何不妥,甚至没有不快,只是因为觉得他吹的牛新颖别致而称赞他。

    这就是老夫的同学?一时间楚垣夕觉得何婷应该是个很好的员工吧?社畜化100%的那种,完全认清了自我。

    陈玉也不知道是该为楚垣夕待会没法下台而翻白眼呢,还是为他鼓鼓掌,这叫输人不输阵,绝对光棍,绝对楚垣夕风格。

    只见楚垣夕要往外走而不是找电梯,何婷呵呵一笑:“你那么好的车不停地库么?”

    “没啊,停路边了。”

    “劳斯莱斯停路边不怕被人划拉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满地都是摄像头,现在谁那么不开眼啊?这是大望路,没那么多熊孩子。就是车位不太好找,你要想看看就跟我拐个弯。”

    楚垣夕说着,就看几乎所有人都跟出来了,仿佛有默契的跟上来参观一样。有的目光同情,有的等着看戏,也可能有人就是单纯好奇想看看车。

    房诗菱落在最后,左边柳旭右边韩博,在两人轮番献殷勤中偶尔开开口,看到他在看她,立刻露出个尴尬的笑容。

    “这是打算把我们带到哪去?”

    “韩博这何苦呢?逼别人出丑?”

    “自己刚出完丑不得拉个更丑的衬托一下啊?”

    “这样他以后还参加咱们聚会吗?”

    “爱来不来呗,他以前也不来。”

    一阵嗡嗡嗡的小声议论中,拐弯来到饭店后边,远处,一辆略宽的suv停在路边林荫里,车头帕特农神庙,上边欢乐女神,一眼看上去像看山峦一样安稳,不是一般的款能压住这个气势。

    “我艹还真有个豪车啊!这是劳斯莱斯么?劳斯莱斯也出suv?”

    “你不认识那个双r型的logo啊?”

    “卧槽握草——”

    一阵吸气的声音中,有人小声说:“该不会是楚垣夕来的时候看见这停着这么一辆车……”

    他马上不说话了,因为楚垣夕已经掏兜拿出钥匙,黑色钢琴烤漆工艺,深沉庄严低调奢华,而且上面也烙着双r车标。

    韩博看见车就感觉不妙了,期盼着这是楚垣夕的玩笑,看到车钥匙就有点走不动道了,但不是有不少穷逼故意配了假的豪车钥匙去夜店泡妞的么?

    然而楚垣夕随手一按,车门轻轻一响,像是“啪”的一巴掌扇在韩博的三叉神经上,紧接着车灯一闪,犹如一记灼烧伤害,把他的心气瞬间烧没了。

    有激灵的现场百度劳斯莱斯suv,看到价钱六七百万又是一片卧槽,这次是真的卧槽了,特斯拉跟劳斯莱斯毕竟不是一个咖位上的,只是经济适用车。

    何婷鼓起勇气,呐呐的说:“这车,你们公司给你配的?”

    “不是,公司十一刚买的车,我借出来玩玩。”

    韩博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左右看看发现并没人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还好还好。他的勇气也恢复了一点点:“你们公司买这么豪的车当商务车?”

    “不是商务车。这车是打算开年会的时候当成终极大奖发给员工的。”楚垣夕说着还有点得意,心说这奖品十一之后一宣布,加班的热情肯定高涨300%。

    “我靠,你们什么公司这么豪啊?”

    楚垣夕神秘的一笑:“就是,周敏溪所在的公司。你用词不太妥当,那不叫恩客,应该叫金主。感谢金主爸爸们的打赏,使得公司能够买得起库里南当奖品。”

    陈玉幽幽的问:“你在这公司做什么啊?”

    “打杂?”楚垣夕觉得这么描述应该是没错的。

    陈玉翻了个大白眼:“拜托,打杂的能从公司借出这么豪的车出来?我学习不好你不要骗我。”

    “嗨,我们公司老板人好,大气,对员工一视同仁。”楚垣夕说着冲陈玉挑了个大拇指。房诗菱忍着笑绷着脸,保持面无表情。

    库里南中间的车门是对开的,这时房诗菱慢慢走了过来,楚垣夕顺势拉开车门,房诗菱流畅而自然的坐了进去,然后对外面一点头,“唱歌我也不去了,我真有事要问楚垣夕,他们公司的事。”

    陈玉故意在何婷旁边说:“你看,楚垣夕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人很快走光了,房诗菱看到车里居然还有饮料和小桌子,把桌子一转给支起来,开了灌橙汁:“你刚才看韩博的眼神其实很奇怪。好像在可惜什么?”

    “哎你还真说对了。”楚垣夕坐在对面,“我本来是看韭菜的,但是他媳妇一出来,我就可惜了,他失去了当韭菜的资格。”

    “你买这种豪车然后弄成二手车再发奖品是不是不太好啊?”

    “这你不懂啊,这车限量的,必须提前排队,过村没店。不是什么时候想买当时就能提车的。”楚垣夕一抬头:“什么事要问我啊?”

    “其实是感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