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心尖蜜宠:帝国总〕〔你好,King先生〕〔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世纪之交〕〔洪荒之证道永生〕〔放开那个小师傅〕〔无限副本时代〕〔风雨缘沐林亦可〕〔言夜星〕〔我的系统竟然想让〕〔修真狂少〕〔尔的暗黑盒子〕〔我的竹马经常死于〕〔逍遥医少在都市〕〔重生之都市修神〕〔网游之最强法王〕〔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娇妻来袭:顾少高〕〔天刑纪〕〔网游之狂暴审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六百七十七章 价值体现(求月票)
    看我待会开单章求月票,哼!

    ——————

    伊丽莎白把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冰冷而无情的论调恰好命中她的软肋,她的牌不多,而且不是通用性的。什么资源是通用性的?很多,比如说钱,一般等价物,硬通货。这种资源曾经对她来说唾手可得,但现在变得极为稀缺,目测不会超过百万$量级。这个钱对普通人来说仍然是巨款,但对她重启创业之路来说简直杯水车薪。

    但这个难局必须破,否则自己毫无机会。天朝的人是否熟悉她暂且不说,毕竟和欧美不是同一语系,她的隐蔽性能够达到最大。

    米国加拿大就不用说了,欧洲南美实际上也是印欧语系,楚垣夕一针见血,她想和人接触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就像自带瘟疫一样,谁都比之唯恐不及。就连关系最好的那些人,私下里的接触也是小心翼翼的,甚至在社交媒体上都纷纷取关,极力做出切割。

    隐蔽性,现在成了她必须首先考虑的问题。否则以自己和杰克马谈笑风生的关系,直接寻求帮助是最值得尝试的机会,但是不行,那样一旦被拒绝,就将暴露在天朝整个投融资体系的面前,隐蔽性全失。所以现在不但不能去找杰克马,还要千方百计的瞒过他。

    这是个地狱难度的开局,但是,对于一个已经掉进炼狱中的人,还在乎地狱难度吗?

    在米国她已经没有任何生存的土壤,能够不被刑事起诉不用去坐牢已经是天大的喜讯,是她筹划多年准备极为充分的回报,但想再次创业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米国名义上是个信用社会,没人会为她打工,没人会做她的联合创始人。因此她的价值无法体现。

    但在天朝不一样。伊丽莎白皱起来的眉头逐渐松缓下来,充满自信的说:“既然你也是个创业者,而且了解我,就应该知道虽然我的创业失败了,但我的眼光和经验就是价值所在,毕竟,我曾经做起一家估值接近百亿$的公司。如果当初我选择一个uber之类的创业方向,肯定不会比卡兰尼克做的差,更不会被赶出公司。我失败的地方就在于创业的时间点太早了,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实在太多了,但我没有机会转型。”

    楚垣夕乐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伊丽莎白能给他带来点什么,但不是这种形式。看得出来,伊丽莎白虽然一无所有,但总裁的范儿还在,这样的她是无法给自己带来什么的。得把她的黄马褂扒掉,端起来的架子才能放下!

    她说的对也不对,是否比的上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不好说,但是做在线打车她应该不会比青青做的差。以作为总裁的能力来说,只要不是硬核科技的项目,会讲故事的人更容易成功,而讲故事这件事,在地球上都没什么人能挑战她,这是用90亿$灰飞烟灭证实的事情。

    可惜她偏偏选了一个超硬核的生物科技,关键是偏偏自己不够硬。这是她个人的杯具,也是米国的荒诞剧。

    伊丽莎白不喜欢楚垣夕的笑,但更不喜欢他的话,只见他摇着手指说:“你可拉倒吧!你公司都在去年十月注销了,而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败,这样的经验有什么价值?”

    这话很难听,但其实是客气的,因为她距离进班房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米国的司法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是否能判刑,不在于有没有罪,而在于是否能够定罪。因为准备充分,她坑了这么多人,但是在米国传奇律师的辩护之下,没法给她定罪。米国的律师道德感不同于普通人,特别热衷于给恶棍脱罪,越是罪大恶极越热衷。比如说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为辛普森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团获得了巨大的名声。

    但被楚垣夕这么当面扎心,即便以伊丽莎白的涵养和气度也难以忍受。她想拂袖而去,但又舍不得,毕竟一个主动搭讪的人,代表着可能有点什么机会?要知道米国那边的嘲讽烈度是楚垣夕的一万倍,让她不敢打开社交媒体,不敢面对任何熟人,这都能挺的住,被楚垣夕喷两句又算的了什么呢?从容面对中伤的感觉非常棒,让她感到自己的坚强。

    因此,她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说:“我不觉得这算是失败,只是没有来得及成功。”

    楚垣夕心说你赢了!你这说法和那些网文界的太监写手说自己并没有太监,只是没有写完,有什么区别?

    只听伊丽莎白接着说:“至于你说我的经验没价值,请问,管理一家大公司,几十个事业群,不同的委员会,面对媒体,处理各种公共关系,这种管理经验难道没价值?对于创业模式的思考,对创业架构的选择,这种战略经验难道没价值?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但你连这种价值都认识不到,想来层次比较低?”

    今天,在王庆坨这个偶然的地方遇到偶然的她,楚垣夕的思路逐渐明晰起来。如果只是变成一场互相伤害的话对楚垣夕来说毫无意义,至少也要形成单方面的伤害输出,帮伊丽莎白认清形势。

    因此他露出今天最真诚的笑容:“我就是做移动互联网的,公司目前的年度净利润经过测算不少于八亿$,你的公司这么多年累计下来都没有赚到过这么多钱,你的战略经验高在哪?至于所谓管理经验,你知道我们大天朝有一个叫做baidu的公司吗?他们的事业群比你多多了,委员会遍地都是,处理公共关系的手段极为丰富,但是该亏损就得亏损,有什么用处吗?”

    八亿$,是楚垣夕把《乱世出山》海外部分也算进来的结果。对《乱世出山》的代理让奈特码宝的股价在宇宙国股市上连着打了两个涨停,海外的流水其实不算少,但因为是代理模式,巴人能分到的净利润就相对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唐官〕〔第一糖婚:神秘娇〕〔盛唐贤后〕〔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晴歌唱晚〕〔三国处处开外挂〕〔鱼不服〕〔快穿有毒:高冷BO〕〔绝世战神〕〔捡了一书斋〕〔等凤归来〕〔地狱狂兵〕〔恶魔果实供货商〕〔万界基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