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卧河山〕〔这份喜欢有点甜〕〔日娱风云〕〔韩娱之你的名字〕〔主宰星河〕〔锦衣春秋〕〔守业专家〕〔起源密码〕〔沧元图〕〔风云霸王〕〔重生之暗夜传说〕〔第一圣僧〕〔元明问道〕〔我的属性修改器〕〔被诅咒的异能人生〕〔金龙仙途〕〔医侠道途〕〔格兰小镇来的探险〕〔甜妻来袭:祁少追〕〔只取天下三分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七百三十七章 谁作恶(求月票)
    楚垣夕心说我这还没说什么呢,等她仆街那天我得开新闻发布会喷,所谓待到秋来九月八,喷她一个满脸花,这才哪到哪啊?

    不过既然是谷歌的人,必须给点面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旁边这还有一位文豪看热闹呢。

    他瞧了瞧谷歌这位帅哥,还没等问,对方先开口:“我是谷歌亚太地区大宗交易部商务和市场行业总监与推广解决方案负责人王嘉元。”

    楚垣夕一看这振奋的神态,心说这是高文明的劲敌啊!房诗菱的公众号应该改教如何养舔狗,或者做付费知识分享,绝对爆卖!

    在他惊讶的时间,对方向前走了一步,走到房诗菱的前边,正容说:“我希望你向房女士道歉,做男人应该有风度一点。”

    这时因为房诗菱气势汹汹闯过来的原因,周围已经很多人在围观了,认识的就稍微离远点,不认识的看到美女了恨不能往前凑,就差搬小板凳卖瓜子,一群人的视线集中在楚垣夕身上。

    楚垣夕一脸莫名其妙:“您对‘风度’的理解是不是有什么偏差?我这正跟人聊天呢她扑过来开嘲讽,我应该怎么样算是有风度?”

    “问题是人家嘲讽你的地方不对吗?”王嘉元的脸上挂着自豪的微笑,“君子有成人之美,房女士邀请高先生,你添什么乱呢?”

    “不敢请教您是?”

    “他们两人共同的朋友。”

    楚垣夕看丫还挺得意的,气不打一处来:“不是,我是说您刚才介绍的那个,在谷歌的岗位。”

    王嘉元不解其意:“谷歌亚太地区大宗交易部商务和市场行业总监与推广解决方案负责人,怎么了?”

    楚垣夕呵呵一笑:“难道您不知道头衔越长人越滖的道理吗?像我吧,头衔就是总裁、董事长,简洁有力。”

    这意思就是你算个什么捷豹玩意?丫的根本没资格跟我说话,滚!只不过表达的方式特别委婉,使得仅仅略懂汉语的文豪想了三圈才想明白楚垣夕这是在骂人……

    他一直没走,躲在楚垣夕身后的台阶上把整个撕逼的过程听了个十足,不但听,而且看到房诗菱气势汹汹奔过来的时候就以迅雷不及眼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打开了录音,然后近距离录下了一场教科书式的撕逼,现在正回味呢,已经脑补出了一场爱情伦理大剧。

    此时似乎体会到汉语的奥妙,他忍不住乐出声来,星条旗的帽子差点给甩掉,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吵架中的三个人。

    只见王嘉元的脸涨的跟猪腰子似的,而楚垣夕听到他的笑声就知道不用因为他而积德了。

    王嘉元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这种当面开撕的人了,而且还是在谷歌的主场!他非常非常不适应,而且彬彬有礼惯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只见房诗菱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说:“算了算了,我的事,不要把你牵扯进来。”

    “不是!难道这世界上就没有道义了吗?”王嘉元被房诗菱一拉,忽然激动了,“你不就是个搞自媒体的总裁吗?有什么可牛的?”

    “是没什么可牛的,但你一个不知所谓的人,有什么法理依据要求我道歉呢?你是哪来的脸,指责我没风度?我的风度是为了你们而存在的吗?”

    眼看火药味渐浓,文豪从台阶跳下来,“你们先等一下!”

    他扭头问楚垣夕:“我刚才听你说,你在去年并购了那位没到场的姓高的男士的公司?而他现在在为这位女士,也就是你的竞争对手工作?你也在争取他,对吗?”

    见楚垣夕点头,文豪一拍脑门,“你并购的时候没签竞业禁止协议吗?”

    “必须得签啊,但是我还是比较尊重老高的,我希望用更好的条件吸引他,而不是靠激活竞业协议的办法限制他。”

    楚垣夕从容解释,不料房诗菱一撇嘴:“你得了吧!老高的竞业协议是限制他转世重生用的,并没限制他进行创作。”

    “那说明你不懂法。”楚垣夕将脸色在从容和冷笑之间无缝切换,但实际上,这个事情真不好说。

    他要是真拿竞业协议做文章,按照法律,最大的可能性是——逼泰山台和房诗菱签约的时候改合同,更改递交台本的时间节点。

    要知道按照做合同的流程,台本也是要申请知识产权的,要有版权证,正式递交的台本上要有著作权人。这个名誉如果高文明也肯让出来则楚垣夕无**说,如果他不让,那么因为《高站长之家》是去年7月收购的,竞业协议限制一年,今年7月之前这个版权证一交就是罪证,而真到了法院,泰山台有义务作为证人出庭。

    但实际上没有实质性的妨碍,因为高文明自己写东西,既不发表也不产生商业行为,谁也管不了,他还是可以产出内容给泰山台看。更何况在天朝,法律的尺度某些时候是值得商榷的,竞业协议更多的是威慑,楚垣夕拿这个做文章只是给泰山台添堵而已,这对巴人对楚垣夕都没任何好处。

    因此现在拿来zhuangbility正合适。

    这个bility装的恰到好处,文豪顿时一拍手,对王嘉元说:“兄弟你看,风度不是商业上首先要考虑的,合同才是。你对楚的指责毫无道理,他已经极为有风度了。”

    王嘉元盯着文豪的帽子,显得极度失望,“我原以为只有只有我们天朝才会出奇葩,没想到你一个米国人也这样,真给你们米国人丢人。”

    文豪:喵喵喵?

    王嘉元又转过头对楚垣夕,阴沉着脸说:“我们谷歌的信条是‘不作恶’。如果你要用这种恶心的手段对付房女士,你的价值观不符合本公司的信条!”

    “你先搞清楚谁作恶,是你想舔而舔不到的房诗菱,从我的合作伙伴那里偷走我的创意,然后舔着脸跑到我公司来要我把项目让给她,我不同意就硬抢。”楚垣夕心说你还威胁我?为了让吃瓜群众们听清楚他特地抬高了音量,用手比划着,“现在请你秉持谷歌的信条,赶快离作恶的人远点!”

    王嘉元的脸如同砸开五味瓶一样,青筋暴跳肌肉扭曲,用腐尸一样的嗓音低吼:“你喊这么大声是有意扰乱会场秩序吗?请你立刻离开!谷歌不欢迎你,立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