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兽帝凰妃:废柴逆〕〔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九尾落〕〔两世欢颜〕〔重生之狂暴火法〕〔最强花都兵王〕〔神医狂妻:国师大〕〔穿越兽世:兽王,〕〔都市狂少〕〔逐尘录〕〔等凤归来〕〔冷酷战神独宠仙妻〕〔星汉灿烂,幸甚至〕〔豪门婚宠:兽性老〕〔烟雨缥缈江南情〕〔大虞奇侠传〕〔简而言之我爱你〕〔重回末世之美人如〕〔我在豪门修文物〕〔农门辣妻喜耕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又有人想并购巴人了? (2/5)求订阅
    月票似乎已经被我榨干?那就改求订阅吧……

    ——————

    等这位小姐姐离开,刘璐又转回来了,一边倒茶一边吐糟:“予就是我,这小姐姐叫章射我?牛逼!”

    她做汇报是形式,内涵是想打听打听楚垣夕为啥要做东南亚市场。

    这种事情不是刘璐的业务范畴,可以不跟刘璐商量,但是绝对不可能瞒着她,因为她现在是事实上的小康二把手。只不过小康还在草创阶段,既没搞什么事业群,也没设置复杂的组织架构,都是项目制,高管对各个项目实施精确化管理。所以像什么总办、集团参谋部,还有总裁负责制之类的,暂时都没有打算。

    因此刘璐的头衔不起眼,只是个常务副总裁,但大权在握。

    这方面她还是比较支持的,搞封官许愿那一套没意义。小康还不是大公司,还没到得大公司病的时候。

    结构化的组建和调整为的是让公司更有效率而不是相反,大公司因为人多业务多,所以结构上纵向分出多个层级,横向分出多个区域,更便于管理。但这种划分到底有多少实质上的作用呢?看看百度,弄那么多内部组织和委员会带来什么好处了吗?

    这一点,刘璐最清楚不过了。但她不清楚搞东南亚的意义:“那个,楚垣夕,一般不都是公司在本地发展到一定程度了,看到天花板了,才往外走的吗?至少也是业务已经建立起来了,商业逻辑跑通了验证没问题,才会考虑外延,咱这个才哪到哪啊?就瞄准海外市场了,是不是早了点?”

    “不是早了点,你想说的是早了几年吧?”楚垣夕看刘璐一副“你还知道啊”的表情,作势长叹一声,“唉,拿你熟悉的小米来说吧,要是早几年考虑东南亚市场,现在也不会这么惨了。”

    “小米怎么惨了?除了股价惨了点之外我看还不错嘛,生态链搞的很好。”刘璐说着眼珠一转,“话说,最近我早些年的前同事里有人问我,巴人卖不卖?”

    楚垣夕静静的说出两个条件:“500亿,只接受现金。”

    刘璐一听,得,翻个白眼吧。她出身小米,现在是楚垣夕的主要助手,站在她的角度上,只要价钱不错,把巴人卖给小米是件非常好的事情,对双方都好。

    小米始终自称一家“互联网公司”,甚至于因为坚持这个说法而被证监会给问崩溃了,不得不收回a股cdr的发行申请。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因为天花板高啊,米国的gopro这么干,天朝的小米就不能这么干了?国内外的创业公司为了估值都是这个套路,努力打破自己的业务上限,如果打不开,就口头打开。

    可惜小米的互联网服务业务从来没有超过总营收的10%。

    不过,小米营收虽然1700亿,但去年总利润才85亿,正好5%,如果并购了巴人集团然后并表,互联网服务的利润大概率要超过其它业务的利润总和。

    所以由此可以得出一个很简单的结论,小米体量虽大,利润太低了买不起巴人,至少靠现金买不起。

    小米尴尬的地方在于没能实现a+h上市,眼睁睁看着a股这口三百多亿的大肥肉从嘴边溜走,但h已经上了,ipo的时候一时爽,再想融资可就得按规矩来了,于是上哪找钱成了问题,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也会面对的问题……

    这也是小米股价从最高点22一路下挫到9以下的原因之一,雷布斯大概也不知道靠什么能让买小米股票的人赚一倍。

    所以年初的时候雷布斯才当众宣布:“同学们,可能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冬天已经来了。2019年我们即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没有一丝一毫盲目乐观的余地。”

    但刘璐还想磨叽磨叽,因为她发现楚垣夕是个很灵活的人,并没有企业家最常见的固执问题,而巴人对小康虽然有巨大的提升,但怎么也不如一大笔钱的提升大。

    因此如果换个别的创业者,什么?卖巴人?想都别想不考虑!但对楚垣夕还真难说。特别是现在这个时间点似乎是个卖出巴人的好时机,再晚点,山寨品就该大量涌现了,毕竟薛明那套并不是什么不可实现的黑科技,有时间有资源都能做,只是楚垣夕勇于吃螃蟹罢了。

    她的问题是:“为什么非要现金啊?股权并购+部分现金不好吗?可以估的更高一点。”

    “高了我亏心,低了我不干,关键是小米的股价不行啊。”楚垣夕不想磨叽这事,并购肯定是要有溢价的,比如说楚垣夕给巴人的估值是300亿,但是别人要连锅端,那对不起,300亿是肯定不卖的。不过再高就是坑人了,坑的还是真大佬雷布斯,这以后就难混了。

    “哎哟你不懂股市吗?这叫超卖,价格被严重低估,是被错杀的优质股票啊,正是买入的时机。”刘璐恨不能晒她的香江交易所账号,“我最近还买了一些呢,小米去年净利润85亿,前年54亿,涨了百分之五十多啊,这帮炒股的都不看财报吗?”

    楚垣夕一捂脸,得,公司了多了个韭菜,还是特粗特值得一割的那种。“姐姐,这帮炒股的不看财报都比您清醒啊。您的小米上市的估值靠的又不是财报,靠的是讲故事好不好?现在手机眼看卖不动,故事不好讲啦。”

    不但不好讲,而且,小米也太注重市值管理了,为了提振股价,上市才刚刚半年就连着做了21次股票回购,简直视股价为生命。这是典型的被上市所拖累,精力都被做市牵累,还有多少心情在产皮上呢?

    不过刘璐看到的可不是这样:“谁说没故事的?小米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好不好?你也太不客观了,没听雷布斯说要all in iot吗?这故事不好?”

    楚垣夕再次捂脸,摆出微信里最常用的一个表情:“我靠iot的故事都讲好几年了,也没人讲明白。而且你说的iot不会是米家的大家电吧?小米这操作跟gopro当年去做无人机简直异曲同工啊我靠!这也太睿智了,我给我新任助理出的面试题应该也给你来一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唐官〕〔第一糖婚:神秘娇〕〔盛唐贤后〕〔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晴歌唱晚〕〔三国处处开外挂〕〔鱼不服〕〔快穿有毒:高冷BO〕〔绝世战神〕〔捡了一书斋〕〔等凤归来〕〔地狱狂兵〕〔恶魔果实供货商〕〔万界基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