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宠妻甜如蜜〕〔捡到一张刮刮卡〕〔甜心特工:腹黑Bo〕〔红尘仙缘:小夫君〕〔绝世赘婿〕〔本宫真不是影帝夫〕〔妙手狂医〕〔重生之都市狂仙〕〔我的女友是偶像〕〔美食攻略:妻主快〕〔太古剑尊〕〔燧灵记〕〔隐婚老公,早上好〕〔四爷:娇妃会算命〕〔美食主播是娇妻〕〔光头武僧在都市〕〔进化之眼〕〔剑主八荒〕〔精灵之传奇训练家〕〔锦绣凰途:毒医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跟她有没有那个?
    “对,我估计高文明可能就在写这种。”白沙面色带着一点古怪,“只不过你说他写的奇慢,我有点拿不准。我是觉得以他的能力,他只能写无厘头的形式,写不了前两种。但写第三种不应该特别慢啊?”

    楚垣夕心里一合计,卫宁可是说了,这综艺,泰山台是要给省领导看成果的,那高文明写成第三种估计是很难过审吧?但也保不齐他能写出第二种来,白沙都说看速度不像第三种了?“可是深夜画廊的编辑也在写稿,而且写的巨快,这是啥情况啊?”

    “我也不知道啊?”白沙心说您问我我问谁呢?“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就算第三种也不可能‘巨快’啊。你的消息准吗?”

    “应该还行吧?”楚垣夕心说难道我被反侦查了?

    巴人曾经和《深夜画廊》有过一段时间的业务交接,交接《房哥》这个ip,从粉丝通道,到剧本内容,再到画风等等,双方的一线指战员是互相认识的。当然巴人的一线指战员是声叔和椒图,类似于国民革命初期,只有将军没有小兵,而对方出动的是真正的一线编辑和画手,于是等《乱世出山》手游上线抢钱之后双方的咖位立刻就被身价拉开了。

    所以现在想要打听点什么不重要的事情,通过闲聊天或者八卦的方式并不难。

    要不要再去泰山台那边试探一下呢?再多问的话,可能卫宁都要警觉了吧?不过泰山台那边虽然负责人是卫宁,但还有很多其它势力在插手。如果项目是自己的,那就是讨厌到死,恨不能崩了这群渣渣,但是项目不是自己的,那他们都是好盆友!

    楚垣夕让白沙稍等,直接打开微信,搜到一个标注为“商总后期”的,这是泰山台外包的后期,之前他拐弯抹角通过微博加上的微信,知道他已经拿到预付款了,后面直接和房诗菱对接。

    话说手里有一个超级大v的微博号简直就是开挂神器,比如说想要加上这个商总的联系方式,不需要主动去找,只需找到对方公司的微博,然后给新发的微博点个赞留个言,就可以等对方主动找上门来。

    像这位商总,特效公司一共就800来个粉丝,比清水素人强不到哪去,平常也没什么点赞评论,被巴人娱乐这么大的号称赞了一句,楚垣夕等了都不到20分钟,吃一个瓜的功夫,微博私聊就出红点点了。

    这个项目现在的格局是泰山台控盘,房诗菱是制片人,负责找导演,出剧本,率领剧组完成拍摄,进行指挥。泰山台负责组卡以及组织资源,什么剧组团队、场地、服化道、后期处理、灯光以及配音等等这些都由泰山台出面搭配。但是这些资源搭配起来是供房诗菱使用的,所以每个单元的负责人都直接和房诗菱对接,只要钱到位了随便甲方爸爸怎么使唤。

    所以商总是个很好的触手,而楚垣夕沟通起来更简单,直说自己关心这个项目,怕房诗菱瞎捷豹搞给搞坏了,有没什么新进展?

    反正他也问过不止一次了,对方答的很快:没有什么新进展,也不可能有,拍都没拍理论上没有后期什么事。最近只是沟通了一下笑声的几种表现形式。

    楚垣夕:笑声?是乾隆仁波切哈哈大笑那种吗?

    商总:不是,那个笑是演员配音,我做的是后期处理。类似于,您搞直播的肯定懂,类似于逗逼主播情感主播之类的,在直播的时候声卡频繁播的那种背景观众笑声。

    喵喵喵?

    楚垣夕把手机拿给白沙看,俩人大眼对小眼,这个综艺里为什么会有观众笑声啊?还要几种表现形式?这一头的雾水愈演愈烈了啊?

    “算了我也不担心了。”楚垣夕把手机收起来,“反正这个项目跑不了,你安心写就完了,等她交稿的时候我再搞她也来得及。”

    “我从来也没担心过。”白沙心说我拿着钱呢我担心啥?不过楚垣夕这是有送客的意思了,但他还有问题没请教呢。

    只听白沙说:“老楚,我想问个事,你说搞动画到底有没有前途?”

    “为啥问这个?”

    “你这不是搞了个巅峰视效的动画平台么?声叔告诉我的。”白沙嘿嘿一笑,“我想给这个动画平台供稿啊,联手开发动画ip。”

    “噢,你是看见我开发ip爽了,也想试试是么?”楚垣夕很欢迎。杨健纲那做的是ugc和pgc的平台,但是也完全可以支持ip授权开发的形式。两种形式的不同点无非就在于到底谁去编那个动画表,平台方出人力编表,剧本肯定得是优质的剧本,否则还不够耽误功夫的,然后分成比例上还要稍微变一变才行,怎么看都是合适的。

    他把这两者之间的差别给白沙讲了讲,让他自己考虑是雇一个专门人才负责制作pgc的内容,主要是学习动画的编表制作以及表现形式,还是只授权ip。然后,楚垣夕以提问的形式回答:“动画到底值不值得做,有没有前途,我就问你一个事,乔布斯滚出苹果之后干了什么?”

    白沙一脸茫然,显然他并不是一个果粉,没法背诵乔教主的生平。

    只听楚垣夕说:“乔布斯被赶出苹果之后,只做了一件事,创办了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你说动画片有没有前途吧?”

    “妥了!”白沙拿起皮包要走,走到门口忽然停住,问:“老楚,你恨高文明么?”

    “啊?高文明?我不恨他啊。”

    “他得到你那么大的帮助,买了他的号给他解了套,然后帮房诗菱抢你的项目,你一点都不恨他?”

    楚垣夕心说我又没暗恋过高文明我为什么要恨他?他有什么资格被我恨?就因为跟我作对?跟我作对的渣渣多了去了我恨的过来吗?当然,表述方式得换一换。

    “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是有点不痛快。但是,《乱世出山》手游三千多万dau里至少有300万是通过《高站长》引流过来的,我占了大便宜了。300万dau什么概念?对玩家稍微狠一点,月流水破一亿很轻松,可以让一家游戏公司上市。他是我恩人啊,我每次这么想想就一点都不恨他了。”

    白沙心说擦了个擦的,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还以为你多大度呢,白感动了!这话我应该找个机会告诉高文明,看他丫的那张脸上到时候什么表情!

    本质上,《白沙》是个爱国账号,而《高站长之家》是个公知账号,高文明不见得知道白沙,但白沙肯定知道高文明。

    同样是这段时间,伊丽莎白的汉语水平可以用破冰来形容,至少能说几个简单用语了,比如你好、再见、我爱你等等。所以楚垣夕给了她一个挑战,让店面系统出个人,陪她南下,去踩点共享滑板车的代工厂和供应链。

    共享滑板车的生产比共享单车复杂,而且没有王庆坨这样集中的产业王国,所以代工厂需要仔细选择。特别是在贸易战的阴云下,全球高科技产业的供应链都有被打断的可能,所有需要实体产品的生意人都必须考虑以前根本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不过从产业界的反馈来看,因为天朝的高科技产品价格低质量好,而且国内供应链更完整,所以在这场比谁先死的比拼中生命力很强。

    因此虽然国内企业叫苦连天,但比外国那些连叫苦资格都没有的又强了不少。就华为被加实体名单之后这么短短的几天,米国科技股板块整体暴跌,其中华为主要供应商全都是瀑布式暴跌,只跌20%的算优质个股。

    更搞笑的事情还在后面。

    米国自诩科技水平高,但问题是,高科技的供应链企业需要高科技的客户来买货,否则这么高科技的产品卖给谁呢?

    名单的事情一出,硅谷各个做实体的高科技公司全部傻眼了,供应链从中截断,谁特么也别想卖!然后,硅谷马上灯火通明,所有人开足马力打鸡血,加班加点三天不睡觉给华为造货,一定要赶在名单生效之前多吃几口。

    这在米国工厂身上是难以想象的盛况,几十年不得一见。仿佛全世界资产阶级在这一刻终于联合起来,乃至于像发泄报复一样,把其它企业的单子统统往后推,发出的是绝望的呐喊。

    更绝望的是大疆也要上这份名单了,再加上之前的中兴,这是米国举全国之力发起一场和天朝粤东省鹏城市南山区粤海街道科技园区之间的战争。

    当然,那些纯做移动互联网的企业因为都是轻资产,不但可以隔岸观火,而且还能敲钟上市呢。

    共享出行界鼻祖uber最近就敲钟了,负责敲钟的uber的传奇女工奥斯汀,而创始人卡兰尼克已经被赶出公司,因此被禁止上台。

    这位奥斯汀曾经因为吸毒而进戒毒所,加入uber的时候连电子邮件都不会发,只能地推发传单乃至做电话客服,现在已经是自动驾驶的运营负责人。她的人生经历充满高光,激励着杜泽涛也激励着伊丽莎白,因为奥斯汀现在才是硅谷女性创业者的代表,取伊丽莎白而代之。

    伊丽莎白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就要出征,时间并不是特别充裕,不但要把国内的代工厂搞定,要能按照小康给出的设计方案试车,而且她还必须抽出有限的精力着手组织起研发项目组。东南亚某些个性化的研发不能全都推给小康本部,小康的研发是一条精确的链条,随便加塞会被打乱。

    考虑到小康和东南亚都对地图有很高的要求,而且国内用不了谷歌地图,国外用高德也不太好,最好还是有自己的地图,所以楚垣夕为了避免重复造轮子,决定建一个地图研发的小型化服务中台,同时供给小康本部和东南亚使用。至于伊丽莎白其它的研发需求,比较零散而且费用比较低,都由得她自己抓。

    这个地图中台早晚也是要建立的,但最早最早也要在小康单车投放运行平稳之后。因为小康单车这个版本是接入高德的,如果不平稳,需要人力把它梳理平稳,稳定一个版本之后才能把人力抽调出来组建一个单独的地图项目组。

    这是下一步的工作,而现在楚垣夕的工作就是压阵,以督战的形式保证里程碑3能够在这个周末平稳的开启。

    特别是这次涉及到巴人和小康的配合问题,巴人的宣传工具第一次被楚垣夕明晃晃的用到小康头上。结果还算值得欣慰,周五到周日三天里通过微博发出去的优惠券使用率达到百分之三十,通过微信的略低,但通过外部本地生活类抖音大号的推广效率简直超高,周末的全部客流中几乎有百分之四十都是开着抖音来打卡的,简直神器一样的存在!

    关键是这个视频在楚垣夕看来也就平平无奇,up主骑小康的单车哔哔几句,说了说单车福利,然后到店下车,进店拿优惠券扫了扫货又哔哔几句,说了说商品种类有多丰富有多便宜,最后以口红一哥的夸张式口吻赞了赞小康的自助结账流程,跟粉丝说可以开着抖音去打开,有优惠,如此而已。

    当然拍摄水准和节奏把控的都不错,但也就是不错而已,和大量美食探店的视频并无实质区别,结果带来了五千个付费用户!

    这事搞的楚垣夕都愣了,讲道理这视频是作为交换资源存在的,但是如果是拍钱直接买广告的话,顶多十万一条。一个用户二十块钱本身也不贵,但如果是“本地付费用户”的话就是超便宜,因为他们还会向外传播。

    如果是小县城的话,促销根本不用打广告,别说打七折了,就算一件商品比市场最低价便宜个五毛钱,如果它是刚需,全县城的人都会蜂拥而至,生怕来完了活动结束。封闭区域内通过口口相传就是这么快速。

    而帝都这种开放性的地区没有这种传播优势,需要一定的种子用户进行裂变,即使是大力度的促销也是一样。因此促销力度并不是最关键的,打49折和打79折的揽客效力并不会差很多,但种子用户多个几千人,而且是熟悉社交媒体的种子用户,效果绝对非同凡响,可以预见后面几天客流量还会持续增长。

    看到这种情况,楚垣夕简直追悔莫及,立刻让陆羽着手去做几个自己的本地生活类账号。这个品类是巴人所欠缺的,一直都没搞,就连楚垣夕都觉得价值一般般,有需求的话就找做本地号的抖音up主交换资源也很方便,但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

    转过天来到了周一,楚垣夕决定去干一件大事,就是去拜访一下格拉比的创业天团。他们的公司已经注册了,名叫开门客,总部在国贸2期,非常高大上,但让楚垣夕成迷。

    格拉比的帝都研发中心在中关村二条,按说开门客的总部也应该就近才对,就算一个是总部的研发中心一个是分公司,不说相互照应,至少研发上应该尽量避免重复造轮子吧?再说让一群it民工跑到国贸来上班这也行为艺术啊?

    难道他们内部也有一些什么杯葛不成?

    带着猜测楚垣夕准备开车,结果刚进地库朱魑又追出来了。

    楚垣夕简直想要仰天长啸了,心说朱魑你要想追我你就直说行不行?爱情这事并不都是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结果朱魑居然舔着脸说好久没见阿哑了,要跟着去叙叙旧,楚垣夕心说您知道我是过去踢馆的吗?还叙旧,不被人打出来就不错了!

    楚垣夕黑着脸热车,朱魑坐在副驾上,一边扣安全带一边问:“当初齐雨拍那个古驰古驰普拉达,就是在这吧?”

    “在前边,那个柱子旁边,你看上边那个指示牌没有?就那。”

    “嘿你记得还挺清楚啊。”

    朱魑脸上似是无喜无悲,但楚垣夕听出一丝酸味,“那当然了,这个地下车库可是促成了巴人第二大自媒账号,给估个几千万我觉得不成问题,我记性好一点有问题?”

    “去你的吧,什么都估个值,你记性没问题但你的世界观有问题啊!”朱魑生气的揪了揪安全带,等楚垣夕踩油门发车之后,在奔驰轰鸣的马达声中问:“你雇的那个女侦探,到底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你为什么雇一个连汉语都不会说的米国人当总裁助理啊?”

    “因为,因为她的估值高啊。”

    朱魑不由得把白眼一翻,“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谁啊?”

    “哟,连你都知道她是谁了?”楚垣夕有点惊奇,他不知道如果一个女人觉得另一个女人是情敌的话,那恐怕连祖宗十八代都能查出来,比说区区一个背景身份了。

    只听朱魑冷冰冰的问:“你跟她,有没有那个?”

    “那个是哪个啊?”楚垣夕假装摆出一副迷惑的神情,然后做恍然大悟状:“噢,那个啊,有,太有了!”

    “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