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日之劫 671 训练
    峡谷内,周白看着脚下自己回忆并绘制的地图,又让埃姆指认了一下现在的位置,心中暗道:“北面吗?这里过去的话,我小心一点,飞慢一点,不引起太大动静的话,大概最多也就两三个多小时能到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周白捏了捏下巴,虽然想好了要去取原始道藏,但是现在身边不止是他和克莉斯缇娜、艾莎,还有人皇剑、玄女、埃姆,那么带谁去,不带谁去就是个问题了。

    人皇剑和玄女都想跑,埃姆则需要一直使用愚者的能力来控制她的智慧,免得她被天魔女皇所操纵。

    这三者都需要周白看管才足够安全,周白想来想去,不把她们都带着,他是不放心的。

    “可是都带着的话,埃姆还好,虽然看上去像是血肉之躯,但作为天魔她的构造别说和人了,和任何生物都不同,完全可以变形隐藏,但人皇剑和玄女随身携带有点不方便啊。”

    周白想了想:“人皇剑也不是没办法。”

    想到这里,他伸手一抓,人皇剑便被他的元神力隔空抓取了过来,上面的癸亥黑煞也被他收了起来:“初之,我知道你对我的选择感觉到不满,但是我有我的理由,关于现在的天魔、人族、天庭,我有很多事情感觉到了奇怪,现在要好好调查一番。”

    “接下来一年时间,你愿意配合我的话,一年以后我就放你离开。你同意吗?”

    初之的声音缓缓传来:“……可以,但你不准把我在泡在屎里!”

    周白翻了个白眼:“这是癸亥黑煞,是天材地宝,不是屎。”

    初之:“你还骗我?!都臭成这个样子了,这就是屎!”

    周白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辅助修炼系统面板上的情况,没有发现初之的名字,说明他刚刚说的话,对方是完全不相信了。

    “唉……初之,既然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我就只能暂时封印你了。”周白伸手一招,一大团癸亥黑煞飞了出来,直接朝着人皇剑涌了过去。

    初之惊道:“你干什嘛!我信你啊,我说了我信你,跟你一年的啊!”

    周白看了看面板,摇了摇头:“你不信。”

    便看到人皇剑爆发出一道道恢弘的剑气,不断抵抗着周白召唤来的癸亥黑煞。

    初之:‘可恶!没人操纵的话,我没法穿梭空间……’

    作为人道圣剑,人皇剑不但拥有仙神之下的顶尖攻击力,最厉害的一点在于持剑者可以用元神力驱动人皇剑,几乎无限制地穿梭空间,闪烁挪移。

    但如果无人使用的话,光凭人皇剑自己是不能穿梭空间的。

    而无人使用的九境法宝,威力不显,更是被周白彻底压制,用癸亥黑煞做了个剑鞘给人皇剑套上。

    人皇剑感觉到眼前一黑,下一刻就感知到了剑鞘内部那密密麻麻的文字,稍稍阅读了其中的几句话,整个剑身逐渐安静了下来。

    暂时收起了人皇剑,周白又看向了玄女:‘如果能把玄女好好调教一下,让她死心塌地为我做事就好了。’

    正在休息的克莉斯缇娜一下子醒了过来:“什么调教?什么死心塌地?周白你要干什么呢?”

    周白没有回答,只是想了想自己目前掌握的能力,突然想到了贪灾。

    便看到他抽出了末法天畸剑,看着玄女说道:“想要这个吗?”

    玄女目光陡然亮了起来,不过下一刻就又被她很好地隐藏了下去。

    周白笑了笑,让埃姆解开了玄女身上的封锁,然后将末法天畸剑丢向了对方。

    玄女微微一惊,下一刻就欣喜地接过末法天畸剑,抚摸着剑身上的螺旋,感觉到一阵阵血脉相连的感觉传来,就好像是这剑本该和她一体的一样,在不断地呼唤着她。

    外加贪灾的作用,玄女可谓是越来越喜欢眼前的元神武装。

    看着玄女摸剑摸个不停,一脸沉迷的样子,周白咳嗽了一下说道:“想要这把剑的话,接下来你都得听我的,行不行?”

    玄女虽然很喜爱手中的末法天畸剑,但听到周白说的话还是哼了一声:“我凭什么听你的?”

    “嘿嘿,没事,你迟早会听的。”

    周白干脆也不走了,他打算驯服了玄女以后再去拿道藏。到时候玄女身为畸变体,在拿上末法天畸剑,穿上深渊冥龙甲的话,能成为他手上的一大战力。

    特别是身为畸变体,遇到扭曲现象都不怕畸变了,一定很好用。

    而穿上深渊冥龙甲的玄女,也相当于九境战力了,再加上末法天畸剑和她自己的畸变能力的话,那打起来更是天生克制仙道体系。

    ‘不过得把她训得服服帖帖才行。不然这女人力量越强越危险。’

    一旁正摸着末法天畸剑的玄女突然感觉身体似乎微微一寒,抬起头来,就发现周白正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玄女:“你想干什么?”

    周白心念一动之间,末法天畸剑这把元神武装已经微微一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玄女紧紧盯着周白手中的末法天畸剑,似乎想要抢回来。

    周白却是不在意对方的目光,反而是当着玄女的面,随意地在末法天畸剑上摸来摸去。

    甚至还随意地收回识海,又放了出来,展现了自己对于末法天畸剑的超强掌控力,看得玄女心中越发不痛快起来,有一种夺爱之恨不断升起。

    周白随意拍打着末法天畸剑的剑身:“只要我愿意的话,不论你带着这把剑逃到哪里,我都可以瞬间把他抓回来。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你一辈子别想碰他,你知道了吗?”

    看到玄女一脸冷淡的模样,周白笑了笑,握着末法天畸剑指向了玄女:“跟我握个手的话,剑就借你玩。”

    玄女冷笑一声:“呵呵,周白,你就算打死我,也休想我听你的命令。”

    但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瞟向周白手中之剑。

    本来末法天畸剑作为畸变之力的体现,就和玄女有着一种血脉相连的感应,现在还有贪灾的逐渐诱惑,更是让玄女对剑越来越上心。

    周白缓缓伸出了右手手掌:“握个手而已,握个手我就把末法天畸剑给你玩半小时,这句话我真的没骗你。”

    玄女咬了咬牙,转过身去:“休想。”

    周白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这个女人还真是倔强啊……不行的话,只能把末法天畸剑放在她那里,等贪灾的作用发挥个几天了。’

    想想之前那批仙神种被元神武装刺激的贪婪模样,周白感觉这方法应该没问题。

    下一刻,周白突然感觉手中微微一沉,一股凉意已经袭到了他的掌心,让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握住了一块冰一样。

    “事先声明,我们之间的关系,最多就只是握手,而且这个握手什么意义都没有。”玄女冷冷地看着他,伸出另一只手说道:“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