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95章 破日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95章 破日

    “陈飞宇,受死吧!”

    仇剑清大喝,剑身光芒耀眼如朝阳,速度迅猛如流星。

    这一招,已经是仇剑清的最强一招,他很有自信,就算陈飞宇的修为强过自己,也绝对会在这一招下陨落。

    他的嘴角,已经出现一丝笑意。

    陈飞宇神色凛然,呼吸顿时一紧。

    下一刻,璀璨的金光,瞬间把陈飞宇吞噬。

    望江楼外,成仲、蒋天虎等人全都看傻了眼,无数金光从楼中激射而出,把他们都给照耀成了金色。

    “难怪都说宗师之下皆是蝼蚁,这么强大的招式,简直闻所未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会相信。我们这些人枉称为一方大佬,平时坐拥荣华富贵自以为是,但是在这等强大的力量面前,跟一只蝼蚁没有任何的分别。”成仲喃喃道。

    厉尘生嘴角冷笑,说道:“仇宗师这一剑的威力,估计和一枚导弹也相差无几了,陈飞宇虽然厉害,但毕竟刚成为宗师不久,绝对有死无生!”

    众人沉默,心里深以为然,同样觉得陈飞宇死定了。

    赤练站在一旁,双手紧张地抱在胸前,祈祷陈飞宇平安无事。

    突然,望月楼里爆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原本将近20米高的望江楼,瞬间坍塌,激起数米高的灰尘,金光也随之消散。

    仇剑清一剑之威,直接毁掉一栋建筑,众人瞠目结舌之余,心中更是惊骇,连忙紧张盯着废墟中央,只不过烟尘弥漫,被遮挡住了视线,看不到里面的场景。

    “蒋老大,你觉得是谁赢了?”成仲紧张地问道,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蒋天虎还未说话,厉尘生已经冷笑起来:“成老爷子,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仇宗师这一剑的威力这么强大,陈飞宇就算再厉害,肯定也死翘翘了。”

    突然,赤练猛地看向厉尘生,眼中杀机密布,冷声道:“如果主人死了,我会让你陪葬!”

    厉尘生一惊,随即大怒,他是平时高高在上的一方大佬,而且还是武道高手,除了陈飞宇、屠岩柏和仇剑清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威胁过?

    “哼,你等着,等待会看到陈飞宇的尸体后,看你还怎么嚣张,不过陈飞宇倒是好艳福,连侍女都这么漂亮,连我都忍不住心动,等陈飞宇死后,说不定我还能有机会,把她收到我的帐下来暖床,嘿嘿。”厉尘生心里得意地笑了两声。

    蒋天虎默然,也觉得陈飞宇有死无生,心里叹了口气:“唉,陈先生这样的少年英才,竟然也死在了这里,先不说以后怎么抵挡玉云省的地下世界势力,单单是谢小姐那里,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废墟中央,灰尘渐渐消散,露出了两个人的身影。

    众人连忙定睛看去,都在等着这一战的最终结果,赤练更是紧张地注视着,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很快,烟尘完全消散,陈飞宇和仇剑清两人错身而立,相距不足3米,两人同样持剑,不同的是,陈飞宇的衣服上,沾染着鲜红的血液,看上去触目惊心。

    赤练神色惊骇,整个心都纠在了一起:“难道主人输了?”

    厉尘生一惊,随即彻底放下心来,哈哈大笑道:“我说什么来着,仇宗师天下无敌,陈飞宇和仇宗师动手,绝对必死无疑!”

    蒋天虎和成仲等人对望一眼,心里五味杂陈。

    “罢了罢了,少了陈先生这样的少年英豪,咱们长临省地下世界,估计以后就会被玉云省给吞并了……”成仲摇摇头,忍不住苦笑起来。

    可惜,他们并没有看到仇剑清惊愕与痛楚的神色,否则就不会认为陈飞宇输了。

    场中,仇剑清背对着陈飞宇,缓缓转过身来,眼中带着愕然、费解以及惊艳之色,问道:“你刚刚用的是什么剑法?”

    “这是无极剑法中的剑招,鸿蒙开判,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万物,道本无名,所以这一招没有名字,不过既然你的剑法叫做‘日芒’,那我这一招便命名为‘破日’吧。”陈飞宇淡淡地道,神色无悲无喜。

    当日在滨海之畔,陈飞宇和谢星军决斗的时候,他用的就是“无极拳法”,只不过现在把拳法改成了剑法,威力反而更强。

    “破日?好一个破日,好惊艳的剑法,仇某输的心服口服。”仇剑清苦笑一声,突然,“噗”的一声,自他胸前喷出一股血箭,将整个青色长衫都染成了暗色。

    仇剑清站立不稳,以剑拄地,强撑着身体才没有倒下去,下一刻,脑袋软绵绵的垂下去,已经没有了声息。

    就算是死,仇剑清依然站立着,这是作为宗师的尊严。

    月色如水,轻洒在他身上,悲壮,苍凉。

    陈飞宇没有看他一眼,朝赤练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竟……竟然是陈飞宇赢了?”

    众人震惊无比,尤其是厉尘生,更是眼露惊骇之色,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陈飞宇怎么可能是仇剑清的对手,这一定是假的……”

    赤练惊喜地尖叫一声,从原地跳起来,快步跑到陈飞宇的身前,又惊又喜道:“主人,你……你没事吧?”

    陈飞宇摇摇头,笑道:“无妨。”

    “那主人身上的血迹……”赤练担忧地道。

    “这是仇剑清的。”陈飞宇笑了笑,摸摸鼻子,回想起了和仇剑清决战的最后一幕。

    就在刚才,仇剑清用“日芒剑式”向陈飞宇攻来,陈飞宇在一瞬间,的确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决定不再保留,施展出“无极剑法”,立于原地不动,于千钧一发之际,手中长剑刺入金色光芒的中心,堪堪与仇剑清的剑尖抵在一起,瞬间,金光大作,把陈飞宇和仇剑清同时包裹在里面,强大的剑气冲击下,整个望江楼瞬时土崩瓦解!

    仇剑清神色愕然,因为他感受到陈飞宇的剑上,有一股玄妙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而且更令他震惊的是,自己原本滔天的杀意与剑意,瞬间消散于无形。

    仇剑清惊愕的一瞬间,陈飞宇错身而上,银芒闪过,长剑已经贯穿仇剑清胸口,仇剑清嘴角喷出鲜血,溅在了陈飞宇的身上,这才有了众人刚才看到的一幕。

    “让你担心了。”陈飞宇捏了下赤练的脸颊,嘴角翘起柔和的笑意。

    这还是陈飞宇第一次对赤练这样亲昵,赤练俏脸一红,心里震惊主人修为高强的同时,更是有一股甜滋滋的感觉,让她早就因为做杀手而冷寂下来的心,再度火热起来。

    随即,陈飞宇看向蒋天虎、成仲等人,眼神逐渐冰冷。

    凡是被陈飞宇目光扫视的人,心中纷纷一寒,一股凉意沿着脊椎升到了头顶。

    这些人里面以成仲年纪最大,脸皮也最厚,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连忙小跑着来到陈飞宇跟前,鞠躬谄笑道:“陈先生剑法通玄,今日斩仇剑清于剑下,肯定会名动整个华夏武道界,恭喜陈先生,贺喜陈先生。”

    瞧他真心恭喜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之前临阵倒戈的事情。

    就连陈飞宇都忍不住都看了成仲两眼,心里暗骂了一声:“够无耻。”

    蒋天虎、程立夫等人眼见成仲带头,纷纷醒悟过来,跑过去恭喜陈飞宇,一个比一个谄媚,就连厉尘生也混在人群之中,暗暗祈祷陈飞宇能够饶过他这一次的背叛。

    赤练站在一旁,内心充满了鄙夷。

    陈飞宇在人群中环视一圈,随即,嘴角翘起玩味的笑意,说道:“厉尘生,我记得你这已经是第二次临阵倒戈了吧?”

    众人脸色顿时一变,知道陈飞宇开始清算了,一个个心里发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厉尘生脸色如土,额头的冷汗瞬间滚滚落了下来,恐惧地道:“是……是……陈先生,我知道错了,求你再原谅我一次,我以后一定对你忠心耿耿,我……我可以发誓……”

    “噗通”一声,厉尘生跪倒在陈飞宇的身前,不住磕头求饶,哪里还有一方大佬的尊严?

    陈飞宇情绪没有一丝的波动,淡淡道:“之前蒋天虎介绍你的时候,说你智谋无双,当时我还对你心存期待,然而这一连串的事情证明,你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聪明反被聪明误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我之前说过,你如果再敢背叛我,我会定斩不饶,我陈飞宇行事,一向言出必践……”

    厉尘生脸色铁青,突然一狠心,猛地一跃而起,双掌偷袭,拍在陈飞宇的腹部。

    赤练等人顿时惊呼一声。

    厉尘生嘴角露出狰狞的冷笑:“我厉尘生好歹也是‘通幽’中期的高手,就算你是宗师,这么近的距离受我全力一掌,肯定也会受伤,陈飞宇,要怪就怪你太自以为是了。”

    “所以我说,你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宗师之下皆是蝼蚁,你以为这句话是空穴来风吗?”陈飞宇继续鄙夷道:“区区‘通幽’中期,就敢来偷袭宗师强者,这是谁给你的勇气?”

    厉尘生眼中露出惊骇之色,正准备向后逃跑,突然,眼前银芒一闪,陈飞宇一剑斩断他的头颅,鲜血喷涌而出。

    纵然蒋天虎等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地下世界大佬,见到眼前这一幕,依然心惊胆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