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449章 江湖再战百年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9章 江湖再战百年

    魏雅萱快步跑到那位老者身前,挽住了他的胳膊,甜甜笑道:“爷爷,我和大哥来看你了。”

    这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是魏雅萱的爷爷—魏江!

    魏江宠溺地笑道:“你这丫头一向古灵精怪,该不会是又做了什么错事,来让爷爷向你大哥求情吧?”

    魏雅萱皱皱瑶鼻,道:“才不是呢,这次来找爷爷,真的是有正事。”

    “是吗?”魏江心中讶异,下意识向陈飞宇的方向看去,默默打量着他。

    陈飞宇已经跟着魏风凌、萧雪菲走了过去。

    魏风凌笑道:“爷爷,义父,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和雅萱在长临省安河市认识的好朋友—陈飞宇,要不是他关键时刻救了我们,只怕我和雅萱都没办法平安回来。”

    “你就是陈飞宇,果然是一表人才。”魏江心中讶异更甚,道:“想不到还这么年轻。”

    显然,他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陈飞宇的事迹,所以见到陈飞宇比想象中的还年轻后,才会如此惊讶。

    魏风凌继续介绍道:“飞宇,这就是我跟雅萱的爷爷。”

    “魏爷爷您好。”陈飞宇恭敬地笑道,以他和魏风凌、魏雅萱的关系,喊一声“魏爷爷”,也不算过分。

    魏雅萱听到陈飞宇也喊“爷爷”,顿时心里美滋滋的,悄悄瞥了陈飞宇一眼,眼中满是喜意。

    她这含羞带喜的一幕,怎么能瞒得过魏江这种老狐狸?

    眼见心爱的孙女也有了意中人,魏江不由老怀大慰,对陈飞宇的态度立马亲近了许多,哈哈笑了起来,道:“你是长临省的大人物,严格来说,我们应该平辈论交才对,你这声‘爷爷’,真是折煞我了。”

    魏雅萱立即说道:“才不是呢,爷爷直接叫他飞宇就行,要是陈飞宇敢跟您平辈论交,看我不揍他!”

    说着,她还朝陈飞宇挥舞着小拳头,眼神中满满的威胁之意。

    魏江等人顿时笑了出来。

    魏风凌继续介绍道:“飞宇,这一位我来隆重介绍下,这是我的义父,也是雪菲姐的父亲,更是我们魏家护卫队的队长—萧天则。”

    陈飞宇早就在关注着萧天则,听到魏风凌介绍后,顺势向萧天则看去,只见萧天则年纪约50左右,两鬓微微有些斑白,眼中似乎蕴含着无尽沧桑,而且呼吸绵长、气态沉稳,处处显露着高手风范。

    陈飞宇点头笑道:“萧先生好。”

    萧天则上下打量着陈飞宇,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年少,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还在被师父逼着练功呢,而你现在已经成了名动华夏的少年俊杰,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不行啊。”

    陈飞宇笑道:“萧先生过奖了,以我的眼光看来,您同样宝刀未老,至少还能江湖再战百年。”

    萧天则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道:“好一个江湖再战百年,那我就承陈小友吉言了。”

    他去年的时候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后期境界,这辈子有很大的概率还能继续突破到“传奇境界”,到时候极大延长寿元,自然可以江湖再战百年。

    萧雪菲嘴角也翘起一丝笑意,对陈飞宇的印象又好了一分。

    “对了,听雅萱说,你们来找我有正事,到底是什么事情?”魏江好奇问道。

    魏风凌笑道:“爷爷,您前段时间不是中了白草菱花之毒吗?虽然解了毒,但我担心还有一些后遗症,正巧飞宇医术高超,所以带他来给您诊断一番,假如没有后遗症或者残留的毒素最好,如果有的话,正好让飞宇出手解决了。”

    “你有心了,那就劳烦飞宇了。”魏江呵呵笑道,对于魏风凌的孝心,自然欣然接受。

    很快,魏雅萱便主动搀扶着魏江的胳膊,走到了房间里。

    陈飞宇进去号脉后,发现魏江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但体内并无毒素,便开了一副药剂,用来调养身体。

    魏风凌兄妹这才放下心,留在屋内,陪着魏江说话。

    陈飞宇虽然跟魏雅萱关系暧昧,但也不方便听人家的家事,便主动走了出去。

    魏江看着陈飞宇出去的背影,突然炯炯有神地望向魏雅萱,问道:“雅萱,你跟爷爷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陈飞宇?”

    此言一出,魏雅萱顿时羞涩不已,双手轻轻纠住了自己的衣角,脸色红红的,偷偷瞪了魏风凌一眼。

    魏风凌知道魏雅萱不想让自己听到,清咳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出去了。

    卧室内,只剩下了魏江和魏雅萱两人。

    魏雅萱内心一阵羞涩,道:“爷爷,我……我的确是喜欢陈飞宇。”

    魏江点头道:“陈飞宇不但一表人才,而且年纪轻轻就已经创下偌大的名头和事业,以后成就绝对不可限量,从这一点看,陈飞宇的确是良配,对了,那陈飞宇喜欢你吗?”

    魏雅萱脸色更红,小声道:“他……他昨晚还偷亲了我。”

    魏江笑了出来,连眉毛都是笑意,道:“既然陈飞宇偷亲了你,那想来也是喜欢的。”

    魏雅萱羞涩地笑了笑,接着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脸色一变,狠狠地道:“但最可恶的是,陈飞宇这个大猪蹄子太花心了,身边有好些个女人,而且都是一顶一的大美女。”

    “什么?”魏江吃了一惊,连忙问怎么回事。

    魏雅萱这才开始讲起陈飞宇的事情。

    却是陈飞宇走出房间,重新回到庭院。

    柳树下,萧雪菲替代了魏江的位置,正在跟萧天则下象棋。

    陈飞宇走了过去观战,只见萧雪菲的红色棋子丢了一个炮、一个车,整个局势都在被萧天则压着打,只怕用不了多久,萧雪菲就得认输投降。

    这时,魏风凌也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间,来到陈飞宇身旁,一起观战。

    果然,不出陈飞宇所料,片刻之后,萧雪菲已经被杀的丢盔弃甲,只剩下一只马在负隅顽抗。

    突然,萧雪菲一推棋盘,恼道:“不玩了,每次都输的这么惨。”

    萧天则哈哈大笑,道:“雪丫头,这下棋跟武道一个道理,最重要的是要沉得住气,如果心态急躁、贪功冒进,就算你有绝世功法,照样练不到大成。”

    萧雪菲不服气地道:“下棋哪有练武有意思?不玩了,不玩了。”

    萧天则对萧雪菲的反应毫不在意,突然看向了陈飞宇,道:“之前萧某听闻陈小友的各种传奇事迹时,就已经心生向往,想要跟陈小友切磋一番,现在机会正好,不知陈小友可有兴趣?”

    陈飞宇笑道:“萧先生是想跟我比武吗?”

    萧雪菲眼睛一亮,她父亲已经是宗师后期强者,属于“传奇境界”以下无敌的存在,而陈飞宇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是武道界一颗最为璀璨绚烂的新星,出道至今从未一败。

    这两人决斗起来,肯定十分精彩!

    萧雪菲心中充满了期待。

    魏风凌同样期待。

    然而,出乎萧雪菲和魏风凌的意料之外,萧天则笑着摇头,道:“不,这里环境宜人、气氛祥和,在这里动刀动枪的,有伤祥和之气,而且就算不比武道,比别的事情也同样可以分出胜负。”

    陈飞宇一愣,笑道:“那萧先生想比什么,莫非是下象棋?”

    “没错!”萧天则一拍大腿,兴奋地道:“就是下象棋。”

    萧雪菲心里一阵失望,嗤笑道:“还真是无聊。”

    萧天则摇头道:“你可别小看这象棋之道,所谓‘象棋似布阵,点子如点兵。河界三分阔,智谋万丈深’,这下棋之际,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智谋与性格特点,我知道雪丫头醉心武道,可空有强大的武力那也只是莽夫,唯有智勇双全,才是我辈应该追求的。”

    “是是是,你教训的对。”萧雪菲翻翻白眼,心里不以为然,同时起身,给陈飞宇让开了位置。

    陈飞宇笑道:“既然萧先生想比试象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他顺势坐在了萧天则的对面。

    萧天则开怀大笑,一边重新在棋盘上摆放棋子,一边道:“不知道陈小友棋力怎么样?”

    陈飞宇耸耸肩,道:“马马虎虎,还算可以吧。”

    萧雪菲顿时嗤笑道:“既然这样,你还是尽早认输吧,我爸他生平最得意的三件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是什么?”陈飞宇好奇问道,同时摆放着棋子。

    萧雪菲笑道:“第一件得意的事情,就是有我这么漂亮的宝贝女儿,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萧家的家传枪法,至于第三件事情……”

    魏风凌抢着说道:“第三件事情就是象棋,我义父棋力高深,在棋盘上罕逢敌手。”

    萧天则听着自己宝贝女儿和义子这样吹嘘自己,不由得老怀大慰,哈哈大笑起来,“谦虚”地摆摆手,道:“什么罕逢敌手,浮云,都是浮云而已。”

    陈飞宇忍不住笑了起来,萧天则虽然是宗师后期强者,但却难得的没有一丝高手的傲气,性格平易近人,让人有一种亲切感。

    萧雪菲接着笑道:“陈飞宇,如果你的棋力真的马马虎虎的话,我劝你还是尽早投降才好,免得到时候被杀的丢盔弃甲,让你产生心理阴影,以后再也不敢跟我爸下棋了。”

    这时,陈飞宇已经在棋盘上摆好了棋子,笑道:“还没开始比呢,谁输谁赢尚在未定之天,萧小姐,你这样说的话,未免把话说的太满了,万一我到时候赢了,你岂不是被打脸了?”

    此言一出,魏风凌和萧雪菲一愣,听陈飞宇这话的意思,他好像对自己很信心?

    萧雪菲摇头笑道:“你还是别异想天开了,我可不信你能赢我爸。”

    “那要不打个赌?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就教你一门武道功法或者武技,怎么样?”

    萧雪菲眼眸顿时一亮,难得的流出女儿娇态,拍掌笑道:“好啊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如果输了,那就教我一套武功。”

    “那要是我赢了呢?”陈飞宇挑眉问道。

    “你不会赢的!”萧雪菲对自己父亲的棋力很自信,道:“你要是赢了,我可以任意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任意一个条件?那岂不是说陈飞宇到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

    魏风凌顿时惊呼一声,萧雪菲玩的也太大了吧?

    萧天则本来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陈飞宇和萧雪菲打赌斗嘴,但听到这句话后,嘴角笑容顿时一僵,我去,要是我输了这局棋,岂不是连宝贝女儿也跟着输掉了。

    顿时,萧天则燃烧起一股强烈的斗志。

    “哈。”陈飞宇轻笑一声,道:“这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

    “本姑娘又岂是食言而肥之人?少废话,开始吧。”萧雪菲可不信陈飞宇能赢。

    “为了让你输的心服口服。”陈飞宇笑了笑,突然对萧天则道:“萧先生请先下吧。”

    此言一出,魏风凌和萧雪菲又吃了一惊。

    所谓一步先,步步先,陈飞宇竟然让对方先走,难道他真的这么有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