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581章 第三条腿?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581章 第三条腿?

    疯了,奚存心真的疯了!

    这些天陈飞宇就像是一柄夺魂利剑,悬挂在各大家族的头顶,纵然是奚存心这等家族精心培养的精英,也被陈飞宇压的透不过气来。

    现在又被白玉清嘲讽,将他完全贬低了下去,愤怒、嫉妒、恐慌、欲望等诸多情绪下,奚存心恶从胆边生,对白玉清起了歹意,一步步向白玉清逼近,哪里还有往日风流潇洒的世家大少形象?

    白玉清脸色微变,虽惊不乱,连忙向后退去,厉声道:“我警告你,白家巡逻队每十分钟都会来回巡视一遍,而且白家还有两位宗师坐镇,你绝对瞒不过他们的耳目,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我保证,只要你转身离去,我可以当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

    奚存心狞笑道:“你这句话骗骗别人还行,又怎么骗得了我?以我对你的了解,如果你真有恃无恐的话,你就不会出言警告,而是等我被擒下后,再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高高在上地羞辱我一番,我说的可对?”

    白玉清脸色一变,白家的两位宗师,因为别的事情,目前不在白家,而且她来庭院的时候,特地吩咐过,不让任何佣人过来,也就是说,现在整个庭院内,只剩下她一人。

    一股绝望之感,从白玉清心头升起,一边向后退去,一边眼眸左右轻瞄,规划着逃跑的路线。

    奚存心看了一眼就知道白玉清打得什么主意,冷笑道:“你认命吧,今晚你绝对逃不过我的掌心,就算是陈飞宇来了,我也要当着他的面干你!”

    说罢,奚存心立即跑上去,想要抓住白玉清。

    白玉请花容失色。

    突然,只听“嗤”的一声,一道凌厉剑气夹杂着无边怒火破空而出,在月色下瑰丽万千,直接从奚存心膝盖穿透过去。

    奚存心扬天惨叫一声,顿时右腿残废,摔倒在地上,鲜血染红地面,额头冷汗如注。

    白玉清浑身一震,眼中出现难以置信之色,道:“飞宇……是飞宇来了,飞宇来救我了……”

    月色下,陈飞宇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张开双臂,嘴角挂着温醇笑意,道:“玉清,我来了。”

    终于再度见到心中念念不忘的意中人,而且还是在极端绝望的境地,白玉清激动之下,眼眶中泛起透明的雾气,连忙快跑过去,扑进陈飞宇怀里,双眸中已经流出晶莹的泪水,哽咽道:“飞宇,我……我好担心……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前些天她听到陈飞宇在文湖山被传奇强者和宗师强者围杀,内心一直在为陈飞宇担心,后来听到陈飞宇大胜而归,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担心陈飞宇恼恨白家,从此不再与她见面,心里一直患得患失。

    而就在刚刚,以她高洁的性子,如果真被奚存心玷污的话,只怕会立刻自杀,绝不愿意苟活于世。

    就在她最绝望的时刻,陈飞宇及时出手救了她,她内心喜悦激动可想而知。

    感受到怀中佳人对自己的情谊,陈飞宇内心涌上浓浓的感动,同样伸手抱住了白玉清。

    实际上,听到白玉清那番话后,陈飞宇就已经知道,陷害自己的事情和白玉清无关,松了口气的同时,内心也浮上一层对白玉清的歉意。

    这些天来,他都能想象得到,当得知他在文湖山被一种强者围杀后,白玉清肯定担忧不已,而他却因为对白玉清的怀疑,没有第一时间来见白玉清,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这些天来,白玉清内心肯定是万分纠结痛苦。

    想到这里,陈飞宇内心就是一痛,柔声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嗯嗯,我相信飞宇。”白玉清重重点头,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

    陈飞宇笑道:“乖,等解决掉碍事的苍蝇,我再和你叙旧,来一场浪漫的花前月下。”

    “嗯。”白玉清从陈飞宇怀中起来,俏脸微红。

    陈飞宇这才看向奚存心,眼神立即冰冷下来。

    一股浓重的肃杀之意,瞬间将奚存心笼罩住!

    奚存心只觉得腿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强烈痛楚,原本英俊的五官都开始扭曲,歇斯底里地道:“陈飞宇……你……你杀了我吧,反正……反正你早就想杀我了……”

    陈飞宇缓步走了过去,神色冰冷的仿佛万年寒冰,道:“给你一个痛快?你认为我会那么便宜你?”

    奚存心脸色大变,道:“你……你还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陈飞宇嘴角翘起嘲讽的笑意,人已经来到奚存心跟前,眼神睥睨,居高临下道:“你们奚家想杀了我,派出奚海潮等人在文湖山布下埋伏,现在你又想对我女人不轨,你说我想做什么?”

    话音刚落,陈飞宇手捏剑诀,一道白色剑气再度破空而出,再度击碎奚存心另一条腿的膝盖。

    顿时,奚存心两条腿皆成了残废,剧烈疼痛下,双眼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陈飞宇翻翻白眼,摇头失望道:“这承受力实在是太差了,我还打算打断奚存心第三条腿呢,要是在他昏迷中下手,反而是便宜了他。”

    第三条腿?

    白玉清立即就明白过来,俏脸为之一红,轻啐了一声。

    陈飞宇一脚将奚存心踢飞到灌木丛中,来了个眼不见心静,转过身,重新面对白玉清,哪里还有刚刚的冷漠嗜血?

    他嘴角再度翘起温柔的笑意,道:“好了,碍眼的苍蝇不见了,咱们两个可以尽情地谈情说爱了。”

    要是在平时,听到陈飞宇这么露骨的话,白玉清说不得要轻嗔薄怒一番,但是现在,白玉清却感觉内心一阵平安喜乐,走到陈飞宇身前,重新进入陈飞宇怀中,甜甜笑道:“老公,那你想怎么谈情说爱?”

    一时之间,明月下,花园中,一对男女依偎在一起,仿佛神仙眷侣。

    突然,一声惊呼,却是白玉清错不急防之下,被陈飞宇横抱在怀中吓了一跳,连忙搂紧陈飞宇的脖子。

    陈飞宇走到旁边的长椅坐下,让白玉清坐在自己怀里,轻轻吻了下她的眉毛,将她眼角的泪水舔掉,歉意道:“玉清,这些天苦了你了……”

    一根纤细的手指,伸到陈飞宇嘴边,挡住了他接下来的话,白玉清摇摇头,眼眸中有一丝黯然之色,道:“不怪你,我知道是白家对不起你,要不是我爸在背后陷害你,你也不会在文湖山遭遇遭遇围杀。

    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我心里已经绝望了,还以为……以为你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动白家,也会终生不愿意见我,当时我的心好痛,我以为世间只剩下了黑白,再也没有了彩色。

    现在,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你不但来救了我,而且依然把我抱在怀里,我依然能感受到你对我的喜爱,我……我很欢喜。”

    说完后,白玉清神色温柔,主动献上香吻,在陈飞宇嘴上啄了下。

    陈飞宇心中感动,道:“因为我相信你,我知道在背后陷害我的人一定不是你,而且正如你刚刚面对奚存心所说,我陈飞宇恩怨分明,白家是白家,你是你,我分的很清楚。”

    白玉清眼眸中闪出惊喜之色,随即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哀怨道:“终究是我爸对不住你,在他心目中,黄家就是无敌的存在,纵然你是我未婚夫,他依然毫不犹豫地把宝压在黄家身上,而且为了不被你牵连,才主动和黄家合作,一起来对付你,飞宇,你……你会怎么对付我爸?”

    陈飞宇一阵头疼,他怀里还抱着人家的宝贝女儿,总不能真把白海宏给杀了吧?那样做的话,只怕他这一辈子都跟白玉清无缘了。

    看着白玉清紧张、期待、害怕的眼神,陈飞宇暗暗叹了口气,瞬间有了决断,道:“罢了,看在玉清的面子上,你爸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以后就让他退下白家家主之位,在家好好享受生活吧,至于白家家主之位,以后就让玉清来当,反正以你的手腕和魄力,白家在你手中,只会更加蒸蒸日上。”

    白玉清眼眸中再度绽放出喜悦的神色,她对白家家主之位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能够保住父亲的性命,这让她激动不已,原本一直压在心头的郁结,全部一扫而空,激动喜悦下,主动献上了香吻,道:“老公,谢谢你。”

    她知道,以陈飞宇的性格,不杀白海宏,只是简单的让白海宏退下白家家主之位,这已经是宽宏大量。

    陈飞宇享受着白玉清的香吻,同时双手伸到白玉清裙下,在她洁白滑腻的大腿上,缓缓游走起来。

    “嗯啊……”白玉清娇吟一声,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现在心情大好,立即按住陈飞宇作怪的大手,红着脸笑道;“飞宇,先别闹,你跟我讲一下文湖山的事情吧,我想听你亲口说一遍。”

    “好。”陈飞宇便将文湖山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就连澹台雨辰的事情也没瞒着。

    白玉清以前只知道陈飞宇在文湖山大胜而归,并不知道具体的过程,现在听陈飞宇讲起,只觉得惊心动魄,一双玉手紧紧抓住陈飞宇的胳膊,纵然知道陈飞宇平安无事,而且现在正抱着自己,她内心依然紧张万分,生怕一不小心,陈飞宇就会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