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674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674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姜梦、红依菱等人微微动容。

    戈安国神色欣慰,看来小善真的长大了。

    “起来吧。”陈飞宇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只需要跪天跪地跪父母就行了,我不需要你的下跪。”

    “是。”小善应了一声后,恭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戈安国老怀大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和一张镀金名片,身体微微前倾,恭敬地双手递给陈飞宇,笑道:“陈大夫,大恩不言谢,这张卡里面有100万华夏币,当做是陈先生先期的酬劳,等小善身体完全康复后,另有大礼相送。”

    “那我就不客气了。”陈飞宇不客气地收了下来。

    姜梦微微皱眉,虽然小善的怪病的确很难治,但是陈飞宇直接收下对方100万,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戈安国倒没什么想法,见到陈飞宇收下后,反而笑容更浓,笑道:“陈大夫,不知道可有时间,一起去山下喝两杯,也好让我们父子感谢陈大夫的大恩。”

    “不必了,我还要去参加武家的中医比试大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山,以后有缘再见吧。”

    戈安国惋惜地叹了口气,道:“那好吧,等以后陈大夫有时间去了燕京,我再好好摆上一桌酒席宴请陈先生。”

    接着,戈安国跟陈飞宇交换了电话后,便喜滋滋地带着小善一同向山下走去了,不同于来时的沉闷,他俩这回脚步轻快了许多。

    陈飞宇看向武文与武帅二人,道:“依照赌约,这回我能进去了吧?”

    武文连忙笑了笑,以陈飞宇所表现出来的医术,只怕连家族中的那些大佬,也未必是陈飞宇的对手,不由伸出大拇指,由衷赞叹道:“陈大夫医术高超,我们武家举办的中医大赛,需要的正是陈大夫这样的人才,请。”

    说着,武文便依照赌约,恭恭敬敬地带领陈飞宇向武家走去,甚至他见彭文一直跟在陈飞宇身旁,都懒得去向彭文要请柬。

    红依菱心心念念想要得到陈飞宇的针灸法门,一跺莲足,连忙追了上去。

    姜梦无奈下,只好快步跟上。

    吴哲看着陈飞宇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黄振兴小声说道:“吴少,咱们原先以为陈飞宇只会装逼,没想到他的医术,竟然高到了这步田地,现在吴少跟陈飞宇定下中医大赛的赌约,怕是最后要吃亏。”

    施未平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哼!”吴哲冷笑一声,轻蔑道:“你们别忘了,陈飞宇已经中了‘玄阴穿肠丹’,他再厉害,也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

    黄振兴结结巴巴地道:“可是……可是陈飞宇医术这么高明,万一他……他解掉了‘玄阴穿肠丹’之毒怎么办?”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吴哲自信道:“‘玄阴穿肠丹’是我们吴家最新研制的毒药,除了吴家之外,天下无人能解,包括陈飞宇也一样,另外,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陈飞宇医术这么高,说不定对我们反而有利。”

    “哦?这点怎么说?”黄振兴和施未平一脸奇怪。

    吴哲得意地道:“你们别忘了,这场中医大赛的获胜者,可是有丰厚奖励的,既然陈飞宇医术这么高明,那他取得第一名的希望会很大,等他拿到冠军后,我再以‘玄阴穿肠丹’来威胁他,让他把奖品给我,来交换‘玄阴穿肠丹’的解药,到时候,他辛辛苦苦赢下的比赛,就为我吴少做了嫁衣,啧啧,我可真特娘的是个天才。”

    黄振兴眼神一亮,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皱眉道:“可是吴少跟陈飞宇打过赌,要是输给他的话,不是要吃一棵树吗?”

    “你特娘的是不是傻?陈飞宇都中毒了,我还怕他个鸟,再说了,这年头发誓都能随便发了,违背区区一个赌约又算什么,陈飞宇还能杀了我的不成?”吴哲摇摇头,道:“你俩一点都不知道变通,朽木不可雕也。”

    “吴少英明。”

    黄振兴和施未平立即竖起大拇指。

    “少废话,走,跟上他们。”吴哲得意洋洋,大手一挥,立即向着姜梦、红依菱等人的方向追去。

    却说陈飞宇跟着武文一路沿着左侧台阶而行,没多久,只见前方台阶尽头处,有一处雕梁画栋的庄园,大门口站着两人,同样穿着西服,应该是和武文一样,都是武家安排的接待人员。

    彭文心情隐隐激动,终于到武家了,等找到机会摆脱陈飞宇后,他就想办法找到武家的话事人,争取让他们出手对付陈飞宇。

    “陈飞宇竟然敢让我带路来武家,真是找死!”

    彭文心头冷笑,看着陈飞宇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嘿,陈飞宇。”红依菱突然快步走到陈飞宇身边,红着脸嘻嘻笑道:“你的医术竟然那么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简直太帅气了。”

    两人挨得很近,从红依菱身上传来一阵幽幽暗香,传到陈飞宇鼻中。

    陈飞宇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道:“怪哉怪哉。”

    “哪里奇怪了?”红依菱好奇问道。

    陈飞宇玩味道:“早上的时候,你对我还一脸鄙夷,现在却又主动向我示好,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红依菱主动挽住了陈飞宇的胳膊,胸前的饱满摩擦着陈飞宇的胳膊,嘻嘻笑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唯一不变的就是善变,你和女人讲道理,这怎么讲得通?”

    “是啊,女人善变。”陈飞宇抽出胳膊,道:“说不定你到了晚上,又会对我冷淡,为了避免自己尴尬,还是互不招惹比较好。”

    说罢,陈飞宇已经加快脚步,甩下红依菱,走到了武文身旁,向武文问起了武家的情况。

    武文亲眼目睹陈飞宇的医术,知道陈飞宇在这次中医大赛上必定大放光彩,以后说不定还会名震中月省,是以不敢怠慢,捡一些能说的说了下,大抵是一些以往中医大赛的规则。

    红依菱眼见陈飞宇甩下她,却跟一个接待人员聊起来,不由心生气恼,一跺脚,恨恨地道:“混蛋陈飞宇,一点都不解风情,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姜梦无奈地摇摇头,道:“陈飞宇虽然高傲,可看着也像是一个聪明人,连我都能看得出来你接近陈飞宇心怀不轨,陈飞宇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我劝你,还是收起你的小心思……”

    突然,姜梦的话还没说完,红依菱已经一把捂住了她的樱桃小嘴,连忙向陈飞宇看去,只见陈飞宇和武文已经走远,似乎并没有听到,这才松了口气,放开姜梦的嘴,小声道:“梦梦,你小声点,万一被陈飞宇听到怎么办?我还指望学到陈飞宇的针灸法门,好让自己永葆青春呢。”

    姜梦翻翻白眼,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又岂是一套针灸法门能逆转的?你就听陈飞宇吹牛吧,小心到时候你自己反而陷进去。”

    “切,我红大小姐一向玩弄男人于鼓掌之中,怎么可能陷进去?”红依菱得意洋洋地道:“你等着瞧好吧,我一定会让陈飞宇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等他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后,我就让他把针法教给我,到时候我就让梦梦也试一试永远年轻漂亮的滋味,咯咯。”

    说完之后,红依菱重整斗志,立即换上笑颜,快步向陈飞宇追去。

    “永远年轻漂亮?”姜梦心头一阵憧憬,接着摇摇头,苦笑道:“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来到庄园门口后,武文跟门口两人招呼了一声,就带着陈飞宇等人走进了庄园内,这时吴哲三人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陈飞宇环视一圈,只见庄园依托山体环境而建,同时借鉴了苏州园林的风格,只见院子里柳树飘飘,流水潺潺,假山巍巍,鸟鸣啾啾,可谓是处处春意,在在风情,别有一番格调。

    “陈先生,您跟我来。”武文带着陈飞宇等人穿过院子,一路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庭院前,笑道:“陈先生,中医大赛要等到后天才会开始,这是天竹院,一间客房外加一个小院,您在武家这段时间就先住在这里,祝您在比赛中竹子开花节节高。”

    “天竹院,名字不错,兆头也不错。”陈飞宇笑道:“有劳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武文客气了两句,又领着姜梦、红依菱等人去了别的房间。

    红依菱和吴哲等人临走之前,不约而同地向陈飞宇的天竹院看了看,眼神中若有深意。

    陈飞宇走进小庭院中,只见院子环境清幽,角落里种植着几株月季花,在山风中随风摇曳,艳丽、多姿。

    他点点头,心中挺满意,推开厢房的门走进去后,只见房间内打扫的很干净,空调、饮水机、电脑等等应有尽有。

    陈飞宇还不知道,这间天竹院,正常情况下只有武家子弟才能够入住,因为在外面台阶上陈飞宇所展露出了一部分中医水平,武文认定以陈飞宇的医术,以后必定能够名扬整个华夏中医界,所以为了向陈飞宇示好,对陈飞宇十分关照,才把这见天竹院安排给了陈飞宇。

    至于姜梦、红依菱等人,则要住在十分普通的客房中,享受不到他这么好的条件,更别说还带一个小院了。

    不过,如果让武文知道,陈飞宇已经跟他们鬼医门势成水火,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