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779章 懵逼的岑啸威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779章 懵逼的岑啸威

    实际上,以殷十方的精明,如果不是见到岑家落入下风,他纵然和陈飞宇联盟,也绝对不会冒险和岑家撕破脸。

    换句话说,他现在之所以挺身而出,除了和陈飞宇的口头协议外,更重要还是陈飞宇和琉璃的实力把他震撼到了,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就让老夫来会一会岑家的高招。”殷十方虽然年迈,可眼神凌厉,强大的气势爆发出来,突然出手,向岑敬元攻去。

    岑敬元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立即出招应敌。

    只是他一来状态不在巅峰,二来士气低落,所以刚交手便落在了下风,只能苦苦支撑。

    武无敌和凤莲生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出手,分别向江海舒和端木烈冲去。

    四人立即斗在一起,他们都是“传奇初期”境界的强者,彼此之间实力相差无异。

    不过鬼医门作为传承千年的古老家族,武学底蕴深厚,武无敌和凤莲生仗着武技比对方玄妙,很快便将江海舒和端木烈二人给牢牢压制住了。

    另一边,琉璃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陈飞宇这边,眼见陈飞宇危机化解,顿时松了口气。

    接着,她眼中厉芒闪过,专心对付岑今歌,强大的寒芒犹如大海波涛,一波强似一波。

    岑今歌难以抵挡,被琉璃打的连连后退,发出阵阵不甘的怒吼!

    “我说过,你的实力令人失望。”

    琉璃冷哼一声,攻势更急,寒霜剑爆发出一阵龙吟之声,霎时间穿透岑今歌绵密的刀芒,一剑砍伤了他的右臂。

    霎时间,他伤口处散发出森森的寒气,向他体内经脉肆虐而去。

    岑今歌打了个寒战,只觉得浑身经脉冰冷刺痛,连忙大喝一声,运转体内真元,脑袋上冒出丝丝白色蒸汽,将寒气给逼出体外。

    不过他也因此憔悴了一分,更加难以抵挡琉璃剑威。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岑今歌的落败,已经是迟早的问题。

    陈飞宇收回目光,心中信心大增,接着看向不远处落单的蛇跃光,将七星宝剑插在冰面上,道:“看来我的对手就是你了。”

    蛇跃光脸色微微一变,色厉内荏道:“陈飞宇,你休得嚣狂,我修为远胜于你,而你又身受重伤,真要打起来,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如果这样自欺欺人,能够给你壮胆的话,那我无所谓。”陈飞宇轻笑一声,眼神逐渐凌厉,右手捏成剑诀,无边剑意透体而出:“刚刚你们联手追杀我的时候,好像很爽的样子,现在角色互换,看看你能否从我剑下逃生!”

    蛇跃光顿时打了个寒战,高声怒喝道:“那就来吧,我就不信我堂堂蛇家传奇强者,连一个身受重伤的小辈都打不过!”

    说罢,他由惊惧转化而来的愤怒,促使着他抢先向陈飞宇出手,脚踏坚冰向陈飞宇冲来,手一抬,两只红色细小毒蛇从他袖口飞出来,在半空中露出锋利的毒牙,出其不意地向陈飞宇撕咬过去。

    “蛇家果然都是宵小之辈。”

    陈飞宇轻蔑而笑,屈指连弹,两道锐利剑气破空而出,直接将两条毒蛇的脑袋给削了下来。

    蛇跃光趁机跃到陈飞宇跟前,大喝一声,握起沙包大的拳头,施展全力轰向陈飞宇的脑门!

    顿时,传奇强者的内劲,悉数爆发出来!

    陈飞宇周围地面上的坚冰,顿时纷纷碎裂。

    不过,陈飞宇没闪躲,更没必要闪躲,伸出右手,直接把蛇跃光的拳头抓在了手中,一股强大的吸力,源源不断吸走蛇跃光的内劲。

    蛇跃光惊骇道:“这就是‘无极拳’?”

    他是第一次单独跟陈飞宇正面交战,虽然听说过“无极拳”的大名,可还第一次亲身尝试,发现“无极拳”的吸力,比他之前所想象的还要强大,惊骇之下就要撤拳后退。

    “的确是‘无极拳’……”陈飞宇右手吸纳蛇跃光内劲,左手捏成剑诀,指端红芒闪耀,凛然道:“而这是‘斩人剑’。”

    顿时,无边红芒迸射而出,直取蛇跃光喉咙。

    蛇跃光心神骇然,在死亡的恐惧下,爆发出自身潜力,千钧一发之际将陈飞宇的手掌给震开,立即向后方跃去,把“斩人剑”给躲了过去。

    “陈飞宇武技再神奇,又如何奈何得了我?”

    蛇跃光心里刚松了口气,突然,“噗”的一声,一道利刃自他后心穿透而过,从胸前露出半截红色剑芒,正是第二道“斩人剑”。

    剧烈的疼痛传来,蛇跃光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喉咙上下鼓动,“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重重摔在了地上,生机渐渐消散。

    “这一招是‘极意仙诀’。”陈飞宇从他身前走过去,轻瞥他一眼:“对付你,连第三道‘斩人剑’都不需要。”

    蔑视!

    极端的蔑视!

    蛇跃光瞳孔猛然收缩了下,脑袋一歪,再无半丝气息。

    围观众人一片哗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虽然早就知道陈飞宇武技玄妙,可是看到陈飞宇轻而易举就斩杀一位“传奇初期”强者,还让他们心生震撼,对陈飞宇的实力又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被蛇跃光的惨死所影响,江海舒、端木烈两人神色惊恐,心底涌上绝望之感,本来就处于下风的他们,出招的时候更加没有章法。

    武无敌和凤莲生两人精神大振,招式虎虎生威,很快,江海舒和端木烈两人的身上,便多了不少伤势,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相继擒下。

    至于另一处战场,岑敬元修为本就不如殷十方精纯,再加上连番激战,导致实力大损,更加不是殷十方的对手。

    殷十方则是越战越勇,这二十年来,殷家无时无刻不在仰岑家鼻息而活,装得跟个孙子一样,殷十方心里早就憋了一股气。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发泄的机会,殷十方自然不会留情,手上力道似有万斤巨力,打的岑敬元连连后退,口中呕血不止。

    岑家,已经是全线溃败!

    而在众人目光最中心处,岑今歌已经守多攻少,完全被琉璃无边的剑芒给压制下去。

    他越战越是心惊,越战越是心凉,再这样下去,只怕连他也会丧命在凤凰山上。

    “此地不可就留。”

    岑今歌立即做下决定,手上的力道下意识收回三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一旦寻找到合适的机会,就立即转身逃离凤凰山。

    琉璃心神通透,第一时间便察觉到岑今歌的意图,手中剑芒更加凌厉,出招之际还伴随着强烈的寒芒,不断侵袭岑今歌周身毛孔,丝毫不给岑今歌逃跑的机会。

    被寒气入侵下,岑今歌体内经脉渐渐凝滞,眉毛上更是出现一层白白的冰霜,出招的动作也逐渐迟缓,更加不是琉璃的对手,没多久身上便多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寒气入体越发严重。

    他心中升起一股绝望之感!

    突然,陈飞宇深吸一口气重新加入战场,手持七星剑向江海舒以及端木烈跃去,心念一动,两道“斩人剑”破空而出,分别袭向两人。

    江海舒和端木烈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生怕步了蛇跃光的后尘,本就处于下风的他们更加手忙脚乱,施展全力逼退武无敌和凤莲生后,连忙侧身躲开“斩人剑”的夹击。

    陈飞宇轻喝一声,觑准两人的动向,“斩人剑”附着在七星宝剑上,挥出一道巨大的红色剑芒。

    江海舒和端木烈骇破了胆,不敢直撄“斩人剑”之威,只好再度向后闪避。

    有了陈飞宇的加入,武无敌和凤莲生精神大振,连忙追击而上,不给江海舒和端木烈丝毫喘息之机。

    在三人的联手之下,江海舒和端木烈很快便重伤倒在地上,被武无敌和凤莲生给擒了下来。

    一时之间,只剩下岑敬元和岑今歌还在负隅顽抗,不过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很快岑家就会彻底溃败!

    凤莲生擦掉额头的汗水,和武无敌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胜利的喜悦。

    他拱手向陈飞宇提前道喜:“今日一战,岑家注定败亡,陈先生和琉璃小姐不但除掉心头大患,拿到‘天行九针’下半卷,而且还会成为中月省最有名望的人,真是可喜可贺。

    而我们凤家阻止龙家参与决战,还擒下江海舒等人,虽不敢说居功至伟,也算幸不辱命,陈先生是否该履行之前的承诺了?”

    “拿着。”陈飞宇从口袋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花瓷瓶,抛给凤莲生:“我陈飞宇一向言出必践,这是‘化水丹’解药,每隔七天服下一颗,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化水丹’的毒就会自行解掉。

    另外替我向凤寒秋转告一句话,下次再来招惹我,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凤莲生大喜过望,连忙将解药放进口袋,喜道:“陈先生尽管放心,我代表凤家在此保证,凤家绝不会再与陈先生为敌,以后陈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说话,凤家只要能做到绝对不会推辞。”

    实际上,凤莲生被琉璃和陈飞宇的实力吓了一跳,不说凤家无一人是琉璃的对手,单单说陈飞宇,虽然实力只有“半步传奇”,但以陈飞宇展现出的资质,只怕最晚十年,就能够彻底碾压凤家。

    对于这样潜力无限的人,既然难以灭杀,不如趁早交好,免得给凤家带来灭顶之灾。

    突然,岑啸威悠悠醒转,见到自己父亲岑今歌出关迎战,先是大喜过望,紧接着,只见岑今歌身上到处都是伤势,被一个白衣女子打的溃不成军,顿时瞪大双眼: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还在做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