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784章 但愿世上人无病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784章 但愿世上人无病

    在开山老人的提议下,岑啸威吩咐人在后花园中摆了一桌酒宴。

    桌上只有陈飞宇、琉璃与开山老人落座。

    至于岑啸威,则端着酒壶站立在一旁侍候,根本没有入座的资格。

    他温了一壶竹叶青,缓缓给陈飞宇倒上清澈的酒水,一股浓郁酒香,散溢在花园中。

    接着,岑啸威神态恭敬,微微弓腰,向后退了两步。

    谁能想得到,就在一天前,他还是中月省最强家族的家主,无人胆敢违逆他的话语,那是何等的威风凛凛、意气风发!

    转眼之间,他就成了陈飞宇的阶下囚,是生是死全在陈飞宇一念之间。

    这种强烈的反差感,使岑啸威内心充满了苦涩。

    “我说过,我陈飞宇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凤凰山上发生的事情,我承你的情,我可以放岑家一马,不过……”

    陈飞宇话语停顿了下来,他端着酒杯,却并没喝酒。

    开山老人笑着没说话,向岑啸威使了个眼色。

    岑啸威从凤凰山回来后就已经冷静了下来,不再想着和陈飞宇同归于尽,毕竟,如果能活着,又有谁会甘愿去死?

    当即,他连忙弓腰问道:“陈先生请说,不过什么?”

    陈飞宇笑,呡了口酒,斜觑岑啸威:“岑家接二连三找我麻烦,害得我受了一身的伤,甚至差点死在凤凰山上。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给我造成了沉重的伤害,就这么放过岑家的话,我多多少少都会觉得心里不平衡。”

    岑啸威心里顿时大骂不已,靠,我们岑家的传奇强者全都被你和琉璃给杀了,连“天行九针”下半卷都落在了你手里,岑家才是真正的损失惨重好不好,你再卖惨,还能惨得过岑家?

    当然,腹诽归腹诽,他可不敢当面骂出来,恭恭敬敬地道:“陈先生说的是,我们岑家的确做的不对。

    这样吧,为了弥补岑家对陈先生造成的伤害,我们岑家旗下有一家价值3000万华夏币的五星级酒店,我愿意无条件转让给陈先生,希望陈先生能够消气。”

    “五星级酒店?”陈飞宇轻笑摇头:“你觉得你的性命,就只值一家五星级酒店?”

    “陈先生教训的对。”岑啸威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继续道:“另外,岑家旗下还有两家私立学校、一家娱乐公司,都可以献给陈先生和琉璃小姐。”

    陈飞宇摇头:“不够。”

    “另外还有三家餐饮公司,价值好几个亿,不知可否换取岑家上上下下的平安。”

    陈飞宇依旧摇头:“不够。”

    这下连开山老人脸色都变得精彩起来,陈飞宇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啊,这小子年纪不大胃口不小,岑家得罪了他,只怕哭都没地方哭了。

    琉璃倒是抿嘴笑了出来,觉得颇为有趣,她喝了杯酒,绝美的容颜上浮现出两抹酡红,娇艳如花。

    岑啸威脸色十分难看,神色间纠结犹豫,见陈飞宇仍旧自顾自地喝酒,他一咬牙,道:“岑家还有两家医药公司,以及一家新闻报社,算上之前的产业,粗略估计的话,价值三四十亿华夏币。

    如果陈先生看得上眼的话,我愿意把这些产业全部转让给陈先生,只求陈先生能放过岑家。”

    说完之后,岑啸威一阵阵心疼,中月省的经济发展本来就不咋滴,他说的几家公司,已经是岑家最为赚钱的产业了,怎么能甘心送人?

    可是为了保住岑家,他也只能忍痛割爱,把这些产业全部献出去!

    陈飞宇喝完杯中温酒,笑道:“既然岑家诚心道歉赔偿,那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多谢陈先生赏脸。”岑啸威擦了下额头的冷汗,心里欲哭无泪,把自己产业全献出去,最后还要向谢谢陈飞宇赏脸收下,靠,这叫什么事儿啊,要是早知道是这种后果的话,当初打死他都不会打陈飞宇的主意了。

    陈飞宇嘴角翘起一丝笑意,他来中月省的目标,已经全部圆满完成,而且还额外得到了这么多的产业,又能赚到不少钱,爽!

    “等等。”琉璃突然开口,道:“如果我没理解错,这些产业里面,应该也有我的份,我同样有权力处置这些产业,没错吧?”

    “当然。”陈飞宇点头,严格来说,这场决战琉璃居功至伟,如果没有琉璃的话,他早就死在岑今歌手上了,现在岑家转让的这些产业,琉璃本来就应该占大头。

    琉璃究竟会怎么处置这些产业,陈飞宇心里充满了好奇。

    开山老人没说话,仰头喝了杯酒,心里冷笑连连,琉璃这等学佛之人,面对几十亿的资产,也动了花花心思,看来这些所谓的佛教徒,果然都是虚伪之人。

    “既然这样,那就按照我说的来办。”琉璃正色,开口道:“两所私立学校,一所改成希望小学,一所改成希望中学,让一些条件困苦的孩子免费接受教育。

    课本费、学杂费、住宿费等等费用一律全免,而食堂伙食则由三家餐饮公司轮流免费提供,如何?”

    开山老人一愣,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琉璃,放下酒杯,心里对琉璃升起三分敬意。

    陈飞宇有些惊讶,道:“没问题,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给穷苦孩子免费提供教育,才能真正改变他们的命运,这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好事,我没有反对的理由。”

    琉璃眼中赞赏一闪而过,继续道:“另外还有一家新闻报社,我希望能在线上线下免费开展一个国学专栏,专门提供儒释道、诸子百家、二十四史等传统文化知识,可否?”

    “当然可以。”陈飞宇点点头应承下来,这对他来说,完全是小事一桩。

    开山老人心里敬意又提高了三分。

    琉璃继续道:“另外,还有两家医药公司,我希望能变成公益性质的产业,所售药品的价格,我希望能低于市场价格的一半。

    另外每隔一段时间,两家医药公司轮流组织慰问活动,给一些条件困难的患者免费送药品和营养品,可否?”

    开山老人心中敬意提高到了十分,连身体都坐直了。

    正如他之前说的,他不是个好人,但是他尊重好人,而琉璃此刻的行为,已经足以让他尊重。

    陈飞宇笑了出来,真按照琉璃说的来做,大幅度降低药价,绝对会遭到医药行业的敌视与反对,甚至还会用出不少阴暗手段来对付他,不过,他陈飞宇何等人也,岂会怕了这些宵小手段?

    当即,他点头道:“‘但愿世上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让穷人买得起药、看得起病,这是每一位有良知的医生都应该尽心做到的,正巧我是个中医大夫,所以我全力赞成。”

    “很好,至于剩下的产业就留给你吧,否则的话,我怕你会亏到吐血。”

    琉璃抿嘴而笑,看得出来她很开心,只是眼眸中闪过一丝歉然。

    按照她说的来做,陈飞宇无疑会损失很多钱,但她说的都是于社会有益的好事,还能积功累德,远远不是钱能够衡量的。

    陈飞宇嘴角泛起温醇笑意,花费千金换取琉璃一笑,已经值了!

    “陈先生宅心仁厚,琉璃小姐菩萨心肠,在下心里佩服万分。”

    岑啸威赔笑拍着马屁,连忙给陈飞宇和琉璃倒满酒,实际上心里痛的差点难以呼吸,琉璃拿出来做慈善的产业,可特么全都是他岑家的财产啊!

    他现在哭都没地方哭去。

    陈飞宇挥挥手,端起酒杯看向岑啸威,道:“至于你嘛……”

    岑啸威浑身一震,腰又往前低了三分,心里紧张不已。

    “我不怕岑家以后会来报复我,但我也不想无端给自己惹来不少麻烦,而且我相信,岑家继续留在中月省,只会成为众人的笑柄,甚至还会有不少仇家趁机来找岑家报仇。

    我想,你也不愿意岑家虎落平阳被犬欺吧?等岑家旗下产业完成转让后,你就离开中月省吧,是出国也好,还是隐居也罢,总之,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了。”

    “是……多谢陈先生和琉璃小姐的不杀之恩……”

    岑啸威深深弯腰,心情很复杂,嘴角边越发的苦涩,以往岑家种种的荣耀,将成为东逝流水,再也回不来了。

    开山老人抚掌笑道:“如此甚好,两位没有让我对岑今歌的承诺落空,多谢,我敬两位一杯。”

    说罢,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挥挥手,对岑啸威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事情,要对陈小友和琉璃小姐说。”

    “……是。”

    岑啸威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去,曾几何时,他竟然也变成了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人物?

    不过他也知道,他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怎么可能奢求得到别人的好态度?

    “唉,正如陈飞宇所说,岑家彻底在中月省除名了,早知道就不该招惹陈飞宇的。”

    他背影落寞,肠子都悔青了。

    花园里,只剩下了陈飞宇、琉璃和开山老人。

    开山老人把玩着手中空荡荡的酒杯,道:“两位可否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柳清风,在禹仙山上围攻琉璃小姐?”

    陈飞宇和琉璃对视一眼,对于这个问题,他们很好奇。

    开山老人也没想着他们会回答,自顾自地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数十年前,岑今歌去了一个圣地,以至于他修为暴涨,横扫整个中月省。

    我当时听闻消息后,立马去找了他,希望他能把圣地的去处告知于我,借此提升自己的修为和寿元。

    结果岑今歌闭口不言,那一天,我和他不欢而散。这也是在凤凰山上,我和他翻脸的另一个原因。后来,柳清风找到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