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917章 落荒而逃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917章 落荒而逃

    “你不用想着逃跑,因为你逃不出我的手心,去吧,今晚能不能杀死陈飞宇,就全看你的了。”

    乔纳·布罗姆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仿佛盘旋在上空的利剑,让生戈心里发颤。

    他走出雪林的一刻,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乔纳·布罗姆是西方世界鼎鼎有名的‘天使之矛’,杀人一向是雷霆手段,我如果不听从他的吩咐,他肯定会杀了我。

    可陈飞宇更加不好惹,连武藏万里这种站在世界武道巅峰的人,都被陈飞宇给杀了,他抬手一剑不就把我给秒杀了?妈的,进也是死,退也是死,早知道的话,就不来东瀛凑这份热闹了。”

    生戈欲哭无泪,有心放慢了脚步,好给自己拖延一点时间,说不定还能想出逃命的方法。

    突然,从他身后传来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似乎是乔纳·布罗姆正不满地看着他。

    生戈心里顿时一颤,一咬牙,妈的,横竖也是死,上去找陈飞宇拼了,说不定陈飞宇真的虚弱不堪,没办法再跟人动手,那他还能有一线生机,如果能因此杀了陈飞宇,那他生戈的名字,将会响彻整个世界!

    想到这里,生戈心里存了一丝希望,加快脚步向陈飞宇走去。

    乔纳·布罗姆等人在林中看着他,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重要时刻。

    却说陈飞宇和武若君正“优哉游哉”地下山,突然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老者快步走了过来。

    武若君心里一急,小声问道:“糟了,是不是他们发现你的状况了?”

    陈飞宇皱眉道:“他们应该是有所怀疑,但还拿不准具体的情况,所以让一个炮灰来试探我。”

    “那怎么办?”武若君扭头远远地向生戈看了一眼,发现他只有“宗师中期”的境界,微微犹豫后,道:“他只有‘宗师中期’境界而已,不如让我去对付他吧,配合上我的毒药,应该不会输给他。”

    “不行。”陈飞宇立即摇头否定,道:“如果他们对我有一点点了解的话,就知道我绝对不是让自己女人上场,而自己却在一旁看着的人,如果你上去跟人动手的话,更加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那怎么办……”武若君下意识问道,突然柳眉倒竖,纠正道:“我可不是你的女人。”

    陈飞宇笑了笑,没理会武若君的后半句,道:“办法嘛,总是有的。”

    “什么办法?”武若君连忙问道。

    陈飞宇摇摇头,生戈已经走了过来,只是小心翼翼地站在十米开外不敢过来。

    武若君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有一种带着陈飞宇快速下山的冲动,只是出于相信陈飞宇,相信陈飞宇口中所说的“办法”,她才强行按下冲动,从而站在原地。

    陈飞宇看向生戈,露出怜悯的神色,道:“你真是个可怜人。”

    别看生戈瘦削黝黑,但实际上,他也是懂华夏语、东瀛语、英语的全才,而且相对来说,他的华夏语比英语好得多,毕竟,南阳岛国距离华夏很近,受华夏影响也很深。

    听到陈飞宇的话后,内心的十分的惊讶,难道陈飞宇已经知道他被当做炮灰的事情了?

    不过这也不奇怪,以陈飞宇的实力,肯定能发现他们跟在陈飞宇的后面,既然如此,陈飞宇猜到他们的用意,以至于陈飞宇猜到他被人当做炮灰也在情理之中。

    想到这里,生戈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道:“原来你猜到我们的用意了。”

    陈飞宇傲然道:“跳梁小丑,鬼蜮心肠,我陈飞宇自然一清二楚。”

    武若君忍不住翻翻白眼,明明都快死的人了,还不忘时时装逼。

    “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不杀我们,任由我们跟在后面?”生戈眼睛一亮,脸上重新焕发出了神采,甚至嘴角边还翘起了一丝笑意,难掩兴奋地道:“看来你真的虚弱到杀不了我们的地步了,甚至,你施展秘法的后遗症发作了?”

    “不。”陈飞宇摇摇头:“你的答案,错了十万八千里。”

    突然有风起,吹动地上的雪花飘了起来。

    生戈觉得身上有些发寒,皱眉道:“你说我错了?难道不是因为这样,你才不杀我们?”

    “我不杀你们,是因为没有杀你们的必要。”陈飞宇挑眉反问:“蝼蚁虽多,但是你会闲着无聊专门去灭掉蝼蚁吗?”

    短短一句话,气势十足!

    武若君心里不得不佩服,不管陈飞宇是不是装出来,至少,他的逼格真的是拉满了。

    生戈脸色微变,被陈飞宇气势所摄,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突然看到陈飞宇眼中的轻蔑之意,他不由恼羞成怒,忍不住重新向前迈出一步,色厉内荏道:“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

    你跟武藏万里的决战那么激烈,而且你还受了不轻的伤势,甚至还施展出了强大的秘法,我就不信现在的你,真的能够杀得了我……我们,我告诉你,在我的后面,还有十多位强者,甚至其中还有‘传奇’强者,陈飞宇,这次你是插翅难飞!”

    他原本想说陈飞宇杀不了他,话刚出口,便发现他一个人不够分量,所以后面加个“们”字,显得人多势众,让陈飞宇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手杀他。

    武若君的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之色。

    然而,陈飞宇眼中的轻蔑却是越发的明显,道:“你想用人多来吓唬我?可惜,你口中的同伴越多,越显得你是个可怜人。

    要不然,在那么多的人里面,为什么偏偏就挑选你作为炮灰呢?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你,他们内心忌惮之下,只怕会吓得四散而逃,哪里会跟你一样站出来挑衅我?”

    生戈脸上神色苍白,说不出话来,因为陈飞宇说的完全正确!

    陈飞宇神色更加轻蔑,不再理会生戈,突然转身,搂着武若君向山下走去。

    将其视若无物!

    生戈一急,要是陈飞宇走了,雪林中的乔纳·布罗姆绝对不会放过他,急忙道:“你给我站住!”

    “我的确受伤,也的确消耗很多,但是我要杀你,甚至包括你口中的那位‘传奇强者’,只需要我升起一个念头就能办到,你们挡不下更逃不了。”陈飞宇看都没看生戈一眼,透露着浓浓的不屑,依旧搂着武若君的纤腰下山,道:“看在你是个可怜人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回头吧,说不定还能保住一命。”

    生戈一呆,完完全全被陈飞宇的话给震慑住了,甚至内心还起了一丝恐惧,眼看着陈飞宇越走越远,打死他都不敢上前对陈飞宇动手,但同时也不敢返回到雪林中。

    他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突然一咬牙,纵身就朝其他方向跑去,既然前后都是死路,不如逃向其他的地方,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陈飞宇察觉到后方生戈的举动,稍稍松了口气,轻声道:“可算把他给吓走了,万一他真逼得我动手,后果不堪设想。”

    武若君下意识跟着陈飞宇下山,她都已经惊呆了,什么叫装腔作势,什么叫极致的装逼?

    明明陈飞宇虚弱不堪,处于完完全全的弱势地位,可是几句话的功夫,就把生戈这样一位宗师强者给吓得落荒而逃,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

    “你可真够厉害的,几句话就能吓退一位宗师强者。”武若君忍不住感叹道:“如果我以后想杀你的话,一定不能让你开口,否则的话,一定会被你给忽悠的找不到北。”

    “想不让我开口说话?很简单,堵住我的嘴就可以了。”陈飞宇仰天大笑,豪气干云,突然搂着武若君纤腰的手臂用力,把她拉向了自己,在武若君的惊呼声中,陈飞宇对准她娇艳的红唇,已经吻了上去。

    武若君脑海中“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这可是她的初吻!

    等武若君反应过来时,陈飞宇已经开始肆意的品尝起来,而奇怪的是,她非但不反感,反而有种舒服享受的感觉,尤其是在漫天雪地之中,更是觉得浪漫到了极致,内心甜蜜,仿佛吃了蜜一样。

    “罢了罢了,我如果推开陈飞宇的话,说不定会被其他不怀好意的人看出破绽,先顺从他一次,以后再想办法报复陈飞宇。”

    内心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后,武若君便心安理得的享受起初吻的甜美感觉,甚至片刻之后,还伸手搂住了陈飞宇的脖子,主动拥吻起来。

    却说百米之外,乔纳·布罗姆等人见到生戈被陈飞宇几句话吓得逃命,而陈飞宇又跟怀中美女热吻起来。

    这种局势的发展,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甚至他们看都看不明白。

    其中一名同样来自西方世界,金发碧眼的男子傻眼道:“布罗姆阁下,这……这是怎么回事?”

    乔纳·布罗姆阴沉着脸,道:“肯定是被陈飞宇给吓住了,以至于落荒而逃,亏生戈还是南洋岛国有名的强者,却如此胆小畏死,真是废物!”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派人去追杀生戈?”那男子开口问道。

    “暂时不用,这笔账等到以后再跟生戈算账。”乔纳·布罗姆阴沉着脸道:“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杀了陈飞宇。”

    说到这里,乔纳·布罗姆突然看向一位天竺的宗师强者,道:“这次换你去试探陈飞宇,如果你敢和生戈一样逃跑,就算追到天竺,我也会杀了你!”

    那名天竺来的强者一脸懵逼,紧接着,内心涌上极大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