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937章 手下败将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937章 手下败将

    围棋社内,周围众人都在关注着这一场事关男人尊严的棋局。

    陈飞宇神色轻松,下棋如飞,速度之快似乎根本不需要思索,偏偏他每一步棋都精妙非凡,仿佛能预先料知到段敬源的棋路一样,对段敬源的白棋展开步步紧逼。

    段敬源额头冷汗越来越多,只见棋盘上黑棋的进攻无处不在,只要下错一步,就会面临万劫不复的危险。

    “他的棋力竟然这么高?我不会真的输给他吧?”

    段敬源心里又惊又悔,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拿着棋子的手在空中摇摆不定,不知道该往哪里下。

    围棋社众人越看越是惊讶,这小子有点猛啊,难道他也有职业选手的水平?

    棋局仍在继续,随着陈飞宇的不断紧逼,段敬源的白棋节节败退,只能不断收缩,所占领的范围也不断缩小。

    现在的局面谁都能看出来,胜负已经明了。

    没多久,陈飞宇黑棋大龙连接起来,在棋盘上彻底成势,完全将段敬源的白棋给压制住了。

    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别说是段敬源了,就算是柳潇月亲自下场,也已经回天乏术。

    柳潇月叹了口气,原本以为陈飞宇只是单纯的狂傲自负,没想到还真有一点本事,不过想来也是,如果没有真本事的话,也不会被秦羽馨这样的大美女看中。

    棋盘上,段敬源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脸上神色变换不休,手中拿着棋子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下,不,严格来说,不管他怎么走下一步棋,都改变不了他惨败的结局。

    陈飞宇等的有些不耐烦,挑眉道:“我大龙已成,别说是你,就连棋圣聂广平来了也翻不了盘,你觉得继续下去,还有意义吗?”

    段敬源脸色一变,手中白棋掉落在棋盘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无奈道:“我……我输了。”

    虽然早知道段敬源无力回天,可见到段敬源认输后,周围众人还是一片哀鸿遍野。

    秦羽馨姐妹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意,飞宇果然是最厉害的。

    “按照约定。”陈飞宇道:“你现在输给了我,你该去雁鸣湖裸奔了,你们谁想去拍照的话,可得抓紧时间。”

    “我……我……”段敬源脸色难看,嘴唇嗫喏说不出话来,他压根就没想过会输给陈飞宇,哪知道陈飞宇的棋力比他高这么多?

    他堂堂燕京段家的大少,要是真的去雁鸣湖裸奔,别说他以后会成为燕京富二代圈子里的笑柄,估计他老爹得气的把他逐出段家不可。

    总之,脱了衣服沿着雁鸣湖跑一圈,打死他都不可能同意!

    陈飞宇嘴角笑意逐渐变得嘲讽起来,道:“不要告诉我,你不打算履行赌注?”

    “我……”段敬源脸色微变,突然心一横,昂首说道:“我的确输了,但你的条件本大少接受不了,换一个。”

    周围众人纷纷点头,怎么说段敬源在京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做这种有损脸面的事情?

    陈飞宇眼神越发嘲讽,道:“男人嘛,本该是掷地有声、说一不二才对,如果是我输了,我二话不说,立马下跪道歉。

    而你段敬源,比试之前耀武扬威,输了之后出尔反尔,如此行径没有一点男人该有的担当与气魄,着实令人不齿,以后哪家姑娘要是跟了你,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柳潇月轻蹙秀眉,虽然觉得段敬源去裸奔不合适,但不得不承认,陈飞宇说的没错,段敬源在这么多人面前出尔反尔,这样的品质是有点说不过去。

    “谁说我出尔反尔的?”段敬源恼火道:“你换一个条件,除了刚刚的江诗丹顿手表和信用卡,我再额外给你两百万华夏币,一共价值五百万华夏币,这个条件怎么样?”

    说完之后,他心里就是一阵肉疼,五百万华夏币可是他半年的零花钱啊,妈的,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以后一定要连本带利让这小子吐出来,反正在京圈里他有的是人脉和资本,还怕玩不过一个过江龙?

    周围众人惊呼不已,五百万华夏币,这对大多数人来说,一辈子也就只能挣这么多了,段敬源真是大手笔!

    柳潇月也松了口气,五百万华夏币已经很多了,那个嚣张的小子应该会同意,虽然段敬源花了不少钱,可如果能息事宁人,倒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秦家两姐妹心里不屑,区区五百万华夏币就像让飞宇换条件,看不起谁呢?

    果然,陈飞宇摇头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众人齐齐惊讶,靠,五百万华夏币都能拒绝,这小子已经有钱到这种地步了?

    柳潇月已经晕了,这人是不是傻了,放着五百万华夏币不拿,他非得把段敬源给得罪死才行?燕京段家可不是好惹的。

    她虽然看陈飞宇很不爽,但是也不想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导致陈飞宇被燕京段家打击报复。

    “你敢不同意?”段敬源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恼怒道:“小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等等!”

    突然,柳潇月清脆婉转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

    众人齐齐向柳潇月看去,陈飞宇轻瞥她一眼,嘴角翘起一丝轻笑。

    段敬源皱眉问道:“潇月,你有话说?”

    柳潇月点点头,看向陈飞宇,道:“你的棋力很高,但是我不信你真能战胜八段、九段的巅峰选手,所以,我要跟你比一场,如果我胜了,你和段敬源之间的赌约一笔勾销,如何?”

    周围众人眼睛一亮,齐齐称赞起来。

    “社长这是打算给段大少出头了啊,霸气,真是霸气!”

    “不愧是咱们围棋社的社长,关键时刻就是有担当,以社长的棋力,绝对能够战胜这小子,为咱们围棋社出口气!”

    “社长,我们支持你,一定要战胜这小子,杀杀他的锐气,让他知道我们围棋社的厉害!”

    段敬源内心还涌上一股激动,柳潇月竟然会为了他而站出来,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难不成他的苦苦追求,终于有了回应?

    他哪里知道,柳潇月之所以站出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来她不想看到陈飞宇因为这点小事彻底得罪段敬源,从而招致段家的报复,二来,她也着实想跟陈飞宇比试一局,好好杀杀陈飞宇的锐气!

    此刻,柳潇月昂起洁白完美的下巴,向陈飞宇挑衅道:“怎么样,你敢应战吗?”

    “原来你是想为他出头。”陈飞宇转而看向了段敬源,嘴角翘起玩味的笑意,道:“你呢,一个堂堂大老爷们,愿意躲在女人的身后,让女人为自己出头吗?”

    简简单单一句话,杀人诛心!

    要是段敬源同意,那他无疑承认自己要靠女人来“保护”,那他以后就弱了柳潇月一头,还怎么追求柳潇月?

    “妈的,原本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被这小子一强调,自己就变成了小白脸一样,靠!”

    段敬源脸色一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柳潇月一皱眉,心里越发不喜,声音中带着一丝气愤,道:“你是看不起女人?”

    “非也,我认识很多女人,她们大多是各行各业的精英,我由衷地感到佩服,又怎么可能看不起女人?”陈飞宇玩味地道:“不过我看段敬源为难的样子,好像承认要靠你出头,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看不起女性吧?”

    果然,柳潇月眼见段敬源犹犹豫豫的模样,顿时柳眉倒竖,气愤之意溢于言表。

    段敬源脸色再度一变,知道再犹豫下去,非得把柳潇月给得罪死。

    他当即站起来给柳潇月腾地方,义正辞严道:“谁说我看不起女人的,潇月,这小子就交给你对付了,让他知道咱们围棋社不是好惹的。”

    柳潇月脸色一缓,坐在了陈飞宇的对面,一边收拢着棋子,一边道:“我们可以开始了。”

    “慢着。”

    “怎么?”柳潇月抬头看向陈飞宇,漆黑的双眸中闪过一丝轻蔑,道:“你怕了?”

    陈飞宇笑道:“咱们这一局棋,好像比得不太公平,如果我输了,那我跟段敬源的赌约一笔勾销,可如果你输了呢?”

    “那……那你想怎么样?”柳潇月一愣,以往的时候,别人巴不得跟她一起下棋,可偏偏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跟她下棋还要提条件?晕!

    “除了段敬源裸奔之外,你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不然的话,我为什么要跟你下棋,这不是多此一举吗?”陈飞宇继续道:“而且,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想怎么样才对,总得有对等的赌注,你说,你打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柳潇月一阵犹豫。

    段敬源脸色一变,怒道:“你少得寸进尺……”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陈飞宇都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已经豪不客气的打断,而且看都没看他一眼。

    强势而霸道!

    段敬源都要气疯了,他堂堂燕京段家的大少,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无视过?妈的,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