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凌画宴轻〕〔催妆〕〔野猪传〕〔启明1158〕〔迷踪谍影〕〔超级军工科学家〕〔凡世歌〕〔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医尊 第1000章 以身相许
    www..,最快更新天行医尊 !

    第1000章 以身相许

    市中心,瑞天咖啡厅。

    柳潇月和林月凰这两个大美女坐在幽静的角落里,点了两杯卡布奇诺,因绝美的容颜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月凰,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柳潇月担忧地问道。

    “别提了。”林月凰用小匙子摇晃着杯中咖啡,道:“刚刚去了趟警局做了下笔录,还问了我一些问题,竟然花费了我一个小时的时间,都快无聊死了。”

    柳潇月笑着道:“谁让你昨晚被绑架了,警察找你做笔录,也是他们的职责。”

    “所以我才一直配合他们。”林月凰说到这里,突然疑惑地道:“奇怪,昨晚千佳姐姐跟我一同被绑架,可是为什么不见警察去找千佳姐姐做笔录。”

    柳潇月猜测道:“或许是千佳姐姐已经去做过笔录了吧。”

    林月凰点点头,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她们也想不到更合理的解释了。

    她俩哪里知道,寺井千佳身份特殊,柳天凤直接出面跟负责侦办此案的人员通了话,免除了寺井千佳的笔录。

    “对了,你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快来跟我说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绑架这种事情。”柳潇月眼眸一亮,昨晚林月凰已经在电话里说过一次,但毕竟没有当面说的清楚,有一些事情柳潇月都不清不楚的。

    当即,柳潇月再度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着重说了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险,她又是多么临危不乱,而红衣姐姐又是多么的英姿飒爽,最后气愤地道:“没想到凶手会是沈鑫他们,亏我们林家还和沈家交好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也没想到,沈家的人竟然会绑架你。”柳潇月轻蹙秀眉,总觉得这件事情哪里透着古怪。

    只听林月凰道:“可惜不知道真正救我的人是谁,希望待会儿陈非来了之后,能帮我算出来。”

    柳潇月脸色越发的古怪,道:“你该不会真的想以身相许吧?”

    林月凰俏脸一红,突然昂起小脑袋道:“是又怎么样?”

    “我看你是被封建迷信思想荼毒了。”柳潇月一捂额头,无语道:“你都没见过他,万一他是个抠脚大汉怎么办?”

    “你真当我的傻啊?”林月凰神秘地笑道:“我早就已经想过各种可能了。”

    “怎么说?”柳潇月有些惊讶,看来林月凰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一根筋。

    “我虽然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长相,但是那位红衣姐姐把我救出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林月凰神色得意,笑得像个小狐狸一样。

    “什么秘密?”

    “红衣姐姐虽然很冷淡,像一个冰山一样,可是她提起她‘主人’的时候,眼中的那种爱意和温柔怎么都掩饰不住。”林月凰嘿嘿笑道:“这说明派她来救我的人,绝对是一个大英雄,不然的话,那么厉害的红衣姐姐也不可能迷恋上他。”

    “呃……就从这一点,你就判断出他很厉害,所以想嫁给他?”

    “还得加上他救了我这一点。”林月凰昂首挺胸道:“这才是关键。”

    柳潇月彻底无语了:“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就算他真是个大英雄,可万一他长相惨不忍睹,又或者是个四五十岁的人怎么办,如果你还坚持嫁给他,不就掉入火坑里了?”

    林月凰坏笑道:“那我就把你介绍给他当做报恩,把你推进火坑里。”

    “去你的。”柳潇月柳眉倒竖,抬手佯装要打她。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成吗?”林月凰咯咯笑着求饶,打闹完后捋了下鬓边的秀发,笑道:“好了,说认真的,我可不是那种一根筋的傻丫头,如果对方真的不是我的菜,我当然会拒绝啊。

    有个段子怎么说来着,男人救了女人后,如果男人颜值高,那女人就说公子大恩无以为报,小女子唯有以身相许,如果男方颜值低,那女人就说多谢公子大恩,小女子下辈子做牛做马再来报答公子。”

    柳潇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来闺蜜已经把所有情况都考虑到了,她也没什么好担心了。

    她心情大好,道:“现在就只等着陈非过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就到。

    她话音刚落,咖啡厅的门打开,陈飞宇手插口袋走了进来。

    柳潇月眼睛一亮,站起来挥手招呼陈飞宇过来,接着坐下后,她叮嘱林月凰道:“现在是你有求陈非,记得待会儿语气好一点,必要时候求求陈非也没什么。”

    “切,我才不会求他呢。”林月凰撇撇嘴,一脸的不爽。

    陈飞宇走了过来,在多双羡慕的眼神中,坐在了柳潇月的身边。

    “喝点什么?”柳潇月笑着问道,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雷天力说的话,陈非有可能成为她的知己,她突然俏脸一红,连忙低下头喝了杯咖啡掩饰。

    “我对咖啡不挑剔,随便来一杯就行。”陈飞宇挑眉道:“你把我喊过来,到底是什么事情?”

    柳潇月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神色也恢复了正常,一努嘴,道:“是月凰找你,我只是替她把你约出来。”

    陈飞宇向林月凰投去疑惑的目光:“什么事情?”

    林月凰俏脸微微一红,让她开口求陈飞宇,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她微微犹豫后,突然柳眉倒竖,问道:“昨晚你去了哪里,知不知道千佳姐姐昨晚被人绑架了?”

    我不但知道,我还把你们救出来了呢。

    当然,这些话陈飞宇不会跟林月凰说,便点头道:“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昨晚千佳姐姐被人绑架的时候,最希望来营救她的人就是你?可昨晚你又在哪里?”林月凰道:“在千佳姐姐危险的时候,都看不到你的人,千佳姐姐看上你还真是瞎了眼。”

    柳潇月越听越不对劲,林月凰这哪里是在求陈非占卜,分明是在训斥陈非,晕,果然不该相信林月凰。

    陈飞宇不置可否,一语双关道:“我昨晚自然在我应该在的地方,好像你没有知道的必要吧。”

    “是,我是没必要知道你在哪里,而且我也不想知道。”林月凰越说越激动,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千佳姐姐对你很失望,你知道不知道?”

    陈飞宇摇头道:“我还真不知道她很失望。”

    “你……你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气死我了。”林月凰气愤地道:“果然受偏爱的人有恃无恐,要不是千佳姐姐对你一往情深,你哪里能这样无视千佳姐姐的感受,甚至连千佳姐姐受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你都不在身边,哼,和那个救我们的人相比起来,你真是没用!”

    就算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陈飞宇?

    听着林月凰连珠炮似的训斥,陈飞宇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喜,皱眉道:“你把我喊过来,就是想对我发泄不满吗?”

    柳潇月一听要坏,连忙打圆场道:“陈非你别误会,月凰昨晚被人绑架了,心情难免不好,你别在意。”

    接着,她又把林月凰拉到卫生间,无语道:“你干嘛呢,你不是要让陈非替你占卜吗,你把他骂跑了,谁还给你占卜?”

    林月凰哭丧着脸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陈非那张脸我就来气。”

    “好了好了,你收敛一下你的大小姐脾气,就算真想跟陈非互怼,也得等他给你占卜之后再说。”

    “好吧,我知道了。”

    林月凰重新补了一个淡妆,调整下心情后,就和柳潇月重新走了回去。

    陈飞宇的面前已经有了杯咖啡,他随意喝了一口,淡淡地道:“如果你们喊我来,只是想对我发泄不满的话,那我觉得,我没必要留在这里。”

    柳潇月安抚道:“你别误会,月凰是真的有事情找你。”

    陈飞宇皱眉,见林月凰欲言又止的样子,道:“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可真走了。”

    林月凰顿时急了,要是陈非真的走了,谁还能给她算卦?当即道:“别走,我说还不行吗?”

    “我的耐心有限。”

    林月凰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此时此刻,也不得不忍受下来,把她被绑架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陈飞宇皱眉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而且知道的比你还详细,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说重点。”

    你比本小姐知道的还多?扯淡!

    林月凰心里翻翻白眼,还以为寺井千佳给陈飞宇讲过,便直接开口道:“我想知道是谁派红衣姐姐救的我们。”

    陈飞宇一愣,难得她们怀疑是自己做的,所以才当着自己的面旁敲侧击?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柳潇月进一步解释道:“月凰是想请你算一卦,算出她的救命恩人的身份。”

    原来是这样。

    陈飞宇恍然大悟,接着问道:“他既然没告诉你们身份,那就是故意隐瞒,你们又何必刨根问底呢?”

    林月凰突然扭捏羞涩起来。

    陈飞宇心里惊讶,怎么林月凰像是见到情郎一样?奇怪。

    仿佛是察觉到陈飞宇异样的目光,林月凰俏脸一红,恼羞成怒道:“到底算还是不算,痛快给句话,磨磨唧唧的,像什么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