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村姑召夫令 第七十七章 没牙老太太
    明月忙用手抹着脸上的水,刘氏这才抚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道:“你可吓死娘了,嘴里叫唤啥‘别追我、别杀我’,定是和你奶一样,被猫妖魇着了,咱也去老宅请那个道长给驱驱妖。”

    明星跳到地上就要往外跑,明月张嘴想叫住,却发现喉咙已经嘶哑得说不出话来,只有使劲的摇手。

    刘氏想着翟氏的可怕的样子,以为明月是怕翟氏吓到明星,忙唤了明星回来道:“你姐提醒得对,明星,你自己黑灯瞎火的去老宅万一碰着猫妖怎么办,还是娘自个儿去。”

    明月急忙扯住刘氏的袖子,抢过水瓢喝了一大口水,缓了半天,才嘶哑着发出软弱无力的声音道:“娘,我没事,只是白天让我奶给吓着了,我敢保证我不是什么猫妖附体,别花那个冤枉钱,老宅不是下午请的仁德观的道长吗?怎么道长到现在还没走?猫妖驱得怎么样了?我奶安然无恙了吗?”

    刘氏不放心的摸着明月的额头,虽然还发着烧,较睡梦时却降了不少,看来真是被吓着了,梦境也定是个可怕的梦境。

    刘氏用手摸了摸明月的小耳垂,抓了抓明月温湿的头发,这是老辈人安抚娃子惊厥的土办法。

    小翠从外屋端了药来,递到明月唇边道:“我用凉水镇过了,不冷不热刚刚好,有些苦,一口刍喽。”

    明阳登登跑了出去,不一会拿过小半碗桔梗,用手扯着一条递到明月嘴边,让明月吃桔梗去药味儿。????明月会心的一笑,头一次见过这种去苦味儿的方法,正常情况下不应该说是饴糖或蜜饯吗,明月不由得有些自责,自己来到这里时日也不短了,与其他穿越的前辈们比,自己简直弱爆了,不仅没有达到吃香的、喝辣的、住大门楼的小康生活不说,还欠了魏知行那个恶毒的家伙一屁股债,小命随时别在裤腰带上,时不时防着头上悬着的那口大铡刀。

    明月叹了一口气,不能辜负明阳的心意,张嘴吃了一口桔梗,等着刘氏的回答。

    刘氏半晌才道:“你小叔刚刚来过了,说县里的道士果然名不虚传,将你奶的牙齿全部拨下来了, 说是猫妖的毒牙,所以才要张口咬人,王道士拨了你奶牙后,你奶果然老实下来,不吵不闹了,情绪也稳定了,哼哼半天就睡下了。这王道士法力果然高超,将猫妖给赶跑了。”

    明月不由一阵悲哀,任谁被生生拨了牙齿也无力反抗了吧?任谁痒得不眠不休也会安静的睡一会儿吧?到最后反而都是猫妖的错了!只是魏知行还没有恶毒透顶,翟氏的命还在,总算没有想象中的更糟糕,明月长长舒了一口气,此事因己而生,心里难免有些愧疚。

    第二日一早,明月早早起炕,亲手做了一碗白面疙瘩汤,撑着病体给翟氏送了去。

    屋子还是如昨夜一般的昏暗,唯一不同的是,翟氏己不再哭丧着脸喊,取而代之是更为恶毒的谩骂,而被骂的对象从昨天捆她的三个儿子,最后焦点全部落在了四婶宋娇娇身上,因为,当初是她的一块猪肉皮引来的猫妖,她就是最魁祸首。

    有骂人的精力,说明翟氏的身体好转了不少,明月将疙瘩汤端正屋内,饶是有思想准备,还是被翟氏吓了一跳,捆着翟氏的绳子已经松开,被捆怕了的翟氏也不再张牙舞抓要挠人,只是如老佛爷一般坐在炕头上,拿着扫炕的扫帚头儿边拍打着炕沿边张嘴骂,拍打声与叫骂声结合一处,竟似那尼姑敲木鱼一般有节拍和韵律,看来骂的时候不短了。

    叫骂的声音也是如破旧的风箱一般,四处落风,因为没有牙齿,两腮向内扣着,形成了无数的肉褶,登时老了十多岁的样子,好好的一个精神矍铄、手脚利落、头发如狗舔般油光锃亮的农村中老年妇女,经过猫妖事件,最后竟变成了一个牙齿脱落、说话漏风、两腮内兜的没牙老太太。

    明月进屋时,宋娇娇正哭着捡着扣在地上的一碗小米粥,显然是被爆怒的翟氏给掀翻的,翟氏正指着宋娇娇的身形骂着:“你个扫把星,嫁到我们殷家就没好事,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俺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

    宋娇娇脸色变得苍白,却是无力反驳,似乎翟氏骂得也没有什么不对,自从她嫁进来,这个家发生的这些变化都与她有些关系,可是,她怎么舍得与如胶似膝的殷才分开?只要翟氏原谅,她受再多的委屈都能承受的。

    明月将疙瘩汤刚要放在炕沿上,翟氏一虎身将扫帚疙瘩飞了过来,这是要重捣刚刚宋娇娇的覆辙,掀翻明月的汤碗,饶是明月眼疾手快,扣盖的盘子还是被扫帚头扫落了地,露出下面碗里香气扑鼻的疙瘩汤来,汤汁被震得撒了一些出来,翟氏登时抽动着鼻子,眼睛盯着汤汁,就差口水流出来了。

    没扑洒,翟氏火大;没吃到嘴里,翟氏火更大,冲着明月开始破口大骂:“你个小娘皮,和你娘一样是个心发黑、腹流浓、下边生花-柳的臭婊砸,每天只知道勾引男人暖炕头自己快活,不知道孝顺公婆,派个小下三烂来气俺黄土埋半截的老婆子......”

    过去的翟氏虽然也是张嘴闭嘴骂明月、骂刘氏,但大多时候骂什么赔钱货、偷懒耍滑,还留得一分情面在,从来没有这么赤-裸-裸的骂这么恶心的话,明月脸色登时就白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阴暗的想,魏知行在银子上下的药还是太少了,怎么不将这个老虏婆给毒哑了,让她一辈子说不了话,骂不了人。

    明月“咣”的一声将碗放在了炕沿上,理也没理翟氏,转过身就走了。

    翟氏哪里还有功夫骂明月,拿起汤碗,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吸溜吸溜几下就将疙瘩汤喝了个底朝天,眼睛登时就立了起来,随即狡猾的一眯,这汤,有咸淡,有油腥,这三房果然是心黑的,有好东西现在才拿出来。

    翟氏狠狠剜了一眼宋娇娇,神情不悦道:“没眼力见的窝囊废,把你大嫂叫过来,俺有话对你大嫂说。”

    宋娇娇唯唯诺诺的站起来,伸手一并将明月家的空碗、空盘子收起来,翟氏恶狠狠道:“以后我就用这碗和盘子吃饭,你若是像上回一样帮着三房,把碗给三房送回去,我定扒了你的衣裳,赤-条-条的送回到老宋家,说你是扫把星。”

    宋娇娇叹了一口气,若说原来的翟氏是个不可理喻的婆母娘,那么现在的翟氏就是一个十成十的疯狗,见谁咬谁。

    明月往家走着,心里似被掏空似的,脑袋一片空白,总觉得头重脚轻,走着走着,竟然转了方向,待有些清醒驻足观瞧时,人己是到了苏宏图家的门口。

    明月怔了一瞬,还是坚定的敲了敲门,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摆平债主魏知行,虽然机会渺茫,但总得努力才知道结果。

    现在唯一的契机就是认识了骆平,虽然她到现在也不知道骆平是做什么生意的,只知道骆平常年奔走各地,似乎人脉也不错,和他处好关系,让他在外县帮自己再购一只砗磲来,虽然不能做到一模一样,但总会减少魏知行的怒火吧?她可不想像翟氏一样,变成一个未老先衰、精神变态的没牙老太太。

    前来开门的是苏氏,见是明月,本来一脸桃花开的脸登时变得如寒冬的冰霜,眼睛偷觑了一眼明月背后,似轰赶瘟疫似的向外轰明月道路:“殷明月,老娘说过的话当做耳旁风是不是?我家宏图是干大事、当大官的人,你这个坏了名声、没了品德的女子离他远点!否则别怪老娘挠你满脸花!!!”

    明月披头盖脸的被苏氏骂了一顿,怎耐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些道:“那个,苏婶子,我,只是来找苏童生借个笔墨纸砚而矣,买也行。”

    不说这些还好些,一说如此这般,苏氏如被捅了肺管子一般就开骂:“小娘皮,老娘还不知道你的主意?你定是听说今日黎小姐今日要踏山赏冬景,前来耍心机的,你的心肠咋赁的坏?看不得别人过得好?有你那样的娘,有你这样的品性,你只配和嫁给谢磕巴、王瘸子之流一辈子受穷,我们老苏家门你想都别想......”

    明月本来苍白的脸被骂得变成了青皮色,自己只不过想贪图方便,上门来借些笔墨纸砚罢了,怎么就成了小三儿上门示威了?而且被人骂了自己不说,还捎带上了老娘刘氏?

    明月身子发虚,不想和苏氏废话,转身要走,村里唯一的一条官道上已经“得得”响起了马蹄声,一乘青围马车已经渐行渐近,苏氏吓得脸色发白,将明月赶走已然不及,随手将明月扯进了院子,塞进了墙角堆积的柴禾垛之下,明月猝不及防,被扯得直接跌了进去,那柴禾下有一方小坑,明月本就体力不济,半天也没爬上来,搛了一会儿力气想要再爬坡上来之时,院门已经二次洞开,那个什么所谓的黎小姐已经进了院子。

    明月小脸一塌,自己此时爬出去,就真的被扣上“小三儿”的帽子了,只得忍着冻,从柴禾垛缝缝里看着院子中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